四川彭州市農婦卿光蓉遭洗腦班毒打灌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卿光蓉,今年四十八歲,是四川省彭州市丹景山鎮馬桑村四組農家婦女。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卿光蓉被彭州市丹景山鎮「六一零」綁架至三聖寺洗腦班達四個多月之久。卿光蓉遭毒打、野蠻灌食等摧殘。

「六一零」是中共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凌駕於公檢法之上。三聖寺洗腦班對外掛牌為「中共彭州市防×教轉化中心」,實為中共這個真正的邪教劫持迫害無辜公民的黑監獄。

一、村書記老婆探路,彭州市丹景山鎮政府惡人綁架卿光蓉

二零一一年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卿光蓉正在田裏撒稻種,彭州市丹景山鎮馬桑村邪黨書記曹國光的老婆辛老六來找卿光蓉。卿光蓉問她啥事?辛老六說:丹景山鎮政府的汪志祥(彭州市丹景山鎮六一零主任)叫她來看卿光蓉在家沒有。卿光蓉給她講真相,告訴她說:「不要聽信壞人的謊言,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並要她轉告她的丈夫曹國光不要追隨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給自己和子孫後代留條活路。」

大約半小時後,彭州市丹景山鎮政府和彭州市關口鎮派出所來了二十人左右,有穿警服的、穿便衣的,其中帶隊的是汪志祥和裴鎮長。

他們站在卿光蓉鄰居的院壩裏叫卿光蓉開門,汪志祥說:「她家不在這兒,在那兒。」有七、八人照汪指的位置,強行闖進卿光蓉家,抄走了卿光蓉的《轉法輪》書,大法經文,真相護身符和光碟,還搶走了卿光蓉準備給兒子買摩托車的五千元現金,然後強行把卿光蓉塞進警車。由丹景鎮政府的劉遠鬆開車,惡人汪志祥和兩個警察直接把卿光蓉劫持到彭州市桂花鎮豐樂場三聖寺洗腦班迫害,達四個多月之久。

二、三聖寺洗腦班毆打、灌食迫害

彭州市三聖寺公開掛的牌是「中共彭州市防×教轉化中心」。卿光蓉被劫持到三聖寺後,惡人們把她單獨關進一間屋子,大約有十八平方米左右,包括廁所在內,屋子外面貼的:「這裏是健康心靈的家園,崇尚科學,反對迷信」,裏面貼的盡是誹謗大法的內容。卿光蓉順手就把它撕下丟了,接著卿光蓉就打坐煉功。做飯的尹五姐(她丈夫袁二哥也在三聖寺洗腦班做飯)、彭州市「六一零」副主任范澤俊就來搬卿光蓉的腿,搬不動。范澤俊就打電話叫來陪教錢英、郭興會一起搬,還是搬不動。卿光蓉繼續煉功。

第二天,彭州市六一零成員張雪梅與陪教錢英、郭興會為了阻止卿光蓉煉功,就把卿光蓉的腿拉直,張雪梅就坐在卿光蓉的腿上。後來彭州市六一零成員喬立君一看見卿光蓉煉功,就指使郭興會、錢英三人一起撓卿光蓉的癢癢。

三月三十日晚上六點過,卿光蓉正煉功,彭州市六一零的科長毛順志上前就打卿光蓉一耳光。卿光蓉對他正色道:「你打人犯法,打人是侵犯人權,你身為公務員,沒有素質。」惡人毛蠻橫的說:「你去告嘛。」惡人范澤俊說:「誰打你了,沒看見。」

後來,參與毒打卿光蓉的還有彭州天彭鎮派出所的莊某某(身高一米七左右)、歐某某(一米八左右),他倆對卿光蓉拳打腳踢,把卿光蓉推過去,連鋼架床都拉垮了。

有一天,彭州市濛陽鎮協警唐露向卿光蓉吼道:「你不『轉化』,我就想弄人(意為打人)。」卿光蓉說:「我在做好人,做世界上最好的人,你們把我往哪轉化,真是邪惡至極的醜態百出。」唐說:「我們就是要把你轉化成壞人,好人就要遭整。」

二零一一年四月三十日上午九點過,在彭州市六一零主任常平、陳萬平、范澤俊的授意下,喬立君指使陪教錢英把電視音量開到最大,目的是折磨卿光蓉,錢自己受不了了,跑到室外壩子裏,嘴還在不斷的罵著髒話。卿光蓉把音量調小一點,惡人喬立君就用拖鞋打卿光蓉的頭和臉,並說今天就是收拾你。直到她打累了,打不動了,還用手掐卿光蓉的臉、手、脖子,掐的卿光蓉渾身是傷,現在傷痕都還在。

三聖寺村的書記萬文學一邊打卿光蓉耳光,一邊說:「沒有打你,誰看見打你了。」惡警唐露把卿光蓉的頭往牆上撞,把卿光蓉的頭髮、手背往牆上擦,擦掉了很多頭髮,頭髮都被牆灰染成了白色,耳朵與脖子都糊了厚厚的一層白灰。手背被擦傷。六一零惡人喬立君喊把門窗關上,陪教郭興會、錢英立即就關上門窗。他們就大打出手,直到把卿光蓉打昏死。惡人喬立君心虛地對行兇的人說「她裝死。」然後馬上打電話給在彭州市坐鎮指揮的「六一零」惡人陳萬平報告情況。

酷刑演示:抓住頭髮往牆上撞
酷刑演示:抓住頭髮往牆上撞

一會兒,陳萬平、毛順志等就趕到三聖寺,陳萬平假惺惺的說:「快起來打坐煉功,你這麼年輕,不要想不開,男人死了,再找一個就是了,你不吃飯,只要四天就開始灌,有的是辦法。」然後踹卿光蓉一腳,帶領一夥人揚長而去。

卿光蓉絕食抗議對她的迫害,到了第四天,陪教郭興會自告奮勇的對惡人范澤俊說:「給卿光蓉灌食。」做飯的尹五姐就拿湯匙撬開卿光蓉的牙,王禮菊(陪教,六一零主任常平的表姐)用開口器撐開嘴,惡人萬文學按住卿光蓉的頭掐住卿的鼻子,彭州市關口派出所的惡警胡建華、陪教錢英按住卿光蓉的腳,郭興會就往裏灌,灌的卿光蓉喘不過氣來。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第二天,惡人常平直接指揮他表姐王禮菊、尹五姐拿開口器繼續灌,開口器把卿光蓉的口腔撬爛了,卿光蓉痛了七八天。

彭州市「六一零」主任常平、陳萬平(書記)、范澤俊(副主任)、毛順志(科長)、郭局長(司法局借調來的)輪番找卿光蓉談話,目的是想摧垮大法弟子的意志,達到轉化的目的。其中范澤俊、郭局長找卿光蓉談的次數最多,毛順志陰毒的說:「這兒是療養院,療養三、五個月就可以了,時間長了就只有養療了(意在加劇迫害)。」陪教尹五姐、錢英、經常在大法學員中散布:「文件都下來了,七至八月份還不放棄信仰的,就送成都洗腦班或郫縣教轉中心,郫縣的正在撥款修建。」

卿光蓉於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三日回到家中。

今年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有:李永賢、卿光蓉、趙雲、譚順敏、張友義、盧三福、鄭維剛、張國方、張志芬、周玉松、劉順國、周玉琴、張義祥、蔡道鳳。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彭州市三聖寺洗腦班遭受著殘酷迫害還有:李永賢、譚順敏、張友義、鄭維剛,張國方、張義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