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搞政治 是告訴您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八日】

正常社會的政治

在中國古代並沒有現代人所謂的政治概念,人所說的「政治」實際上是包含了「為政」和「治理」兩個方面的意思。

孔子說過:「為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眾星共之。」「政者,正也。子帥以政,孰敢不正?」政者,左「正」右「文」,正的文化是也,也就是用正的文化使國家得到治理。

近代,孫中山先生還說:「政治兩字的意思,淺而言之,政就是眾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眾人的事便是政治。」「政治」在西方社會也是個很平和的詞,人們將大家關心的公眾事務叫政治,除宗教、商業外的社會活動都可視為政治活動。這不正是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嗎?不正是「天賦人權」、「信仰自由」、「人身自由」、「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嗎?這樣的政治當然對人類是有益的,是人類不可缺少的,是應該肯定、維護和積極參與的。

在正常的政治觀念下,參政議政是被執政者樂於接受的,《左傳》中記載鄭國有許多人到鄉校裏議論國家政治。有人建議子產(鄭國的政治家)把鄉校毀了。子產說:為甚麼要毀掉鄉校呢?人們議論一下施政措施的好壞有甚麼不好?他把敢於說話的人稱做自己的老師。結果鄭國在子產寬厚仁道政策的治理之下經濟發展,社會秩序井井有條。

共產黨的「政治」

恩格斯說:「任何政治鬥爭都是階級鬥爭」。毛澤東說「都是階級對階級的鬥爭」。共產黨的政治說到底就是權力的爭奪,所謂的參與政治就是它認為誰威脅到它的政權,扣上這頂大帽子,就可以毫不留情地大打出手。

於是,甚麼「大清洗」、紅色高棉大屠殺,甚麼「工人運動」、「農民運動」、「整風運動」、「土改運動」、「鎮壓反革命運動」、「反右派運動」……「文化大革命」、六四屠城、迫害法輪功等「政治運動」就必然的發生了。「政治鬥爭」、「階級鬥爭」、「路線鬥爭」、「思想鬥爭」、「政治宣傳」、「政治學習」、「政治工作」、「政治面貌」、「政治立場」、「政治生命」、「政治覺悟」、……可謂「政治」滿天飛。

在共產黨「搞」的「政治」中,鄉紳們被扣上「地主階級」的帽子加以消滅和專政,作為一個國家必不可少的資本家階層被消滅,知識份子由於說了幾句真話而被打成右派,……如此這般被害死的無辜的中國人僅從一九四九年到現在就有八千多萬。

在共產黨的邪惡「政治」中,中國人連信仰的自由都沒有,甚至許多堅持自己信仰的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都變成了中共手裏沉甸甸的鈔票……多少詐騙、偷盜、搶劫、吸毒、賣淫、賭博、拐賣婦女兒童、行兇報復、殺人害命……多少土地荒漠化鹽鹼化、水質污染、大氣污染、噪音污染、水災、旱災、蟲災、泥石流、地震以及各種傳染病……多少礦難、虐殺兒童、虐待婦女、強制拆遷、非法征地、官匪勾結、毒大米、毒麵粉、毒奶粉、地溝油、垃圾豬等等滾滾而來,真叫人防不勝防。而中共的高官們都是高高在上特供特護,或者早已把自己的子女、財產都轉移國外,時刻準備著逃之夭夭和已經成功的外逃了……

搞邪惡「政治」的共產黨卻一直在造謠說法輪功在「搞政治」。法輪功學員依法上訪被誣為搞政治、法輪功學員講出自己的受迫害真相被誣為搞政治,法輪功學員講法輪大法好被誣為搞政治、傳播《九評共產黨》一書被誣為搞政治……,真正的原因是為它們的迫害尋找藉口。多少被邪黨文化洗腦的人不敢說共產黨不好,卻認為法輪功就是「反黨分子」、「反革命」,是「政治問題」,要殺頭的,甚至於迫於壓力或追求利益而參與其中助紂為虐──這是共產黨幾十年如一日的「政治洗腦」強加給人們的一個歪理。

所以共產黨的邪惡政治和我們人類的正常的政治是完全相反的格格不入的。

耶穌的門徒是在「搞政治」嗎?

尼祿在位期間,公元64年7月18日,在羅馬城內圓形競技場附近突然發生大火,並釀成一場可怕的持續五天的大火災,四分之三的羅馬城被燒毀。在大火災發生以後,尼祿為了平息民眾中的不滿情緒,嫁禍基督徒,把他們描繪成一群做惡多端的人,為正式迫害基督徒製造藉口。為了激起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還有人從基督教的經書中斷章取義,編造謠言。比如,耶穌曾對門徒說過「吃基督的肉,喝基督的血」,反基督者就把這些話斷章取義拿出來,加工成基督徒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間習慣上互稱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對者描繪成他們亂倫等等,在百姓中製造各種惑眾謠言。基督徒還提到有「另一個王國」,也被人斷章取義認為是對羅馬不忠。

面對各種誹謗,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學者,比如賈斯汀、特土良、雅典那哥拉、克雷芒、伊格那丟、波裏家等,開始著書立說,駁斥反基督教的言論。他們被稱作「護教士」,主要是辨明那些反對基督教的人的話是虛妄且毫無根據的,指出反對基督教的知識份子故意捏造虛假的事來污衊教會。用今天的話說,相當於上訪陳情,或者講真相的活動。

力勸武帝不當滅佛的高僧是在「搞政治」嗎?

高僧慧遠俗姓李,是南北朝至隋朝早期在淨影寺修行的高僧。在南北朝時的北周和北齊佛教很盛行,寺院僧人眾多。但北周武帝宇文邕自己不信佛,而且詔令滅佛教。他的目的是想以此使國家有更多的人從事生產、增加國庫稅收。武帝來到鄴城,以君主的身份和眾高僧「商討」三教廢立之事,慧遠和尚高聲抗辯,據理力爭:「陛下今恃王力,破壞三寶(佛教名詞指佛、法、僧),是邪見人,阿鼻地獄不論貴賤,陛下安得不怖?」武帝聽後大怒,眼睛直瞪著慧遠說:「但令百姓得樂,朕亦不辭地獄諸苦」。慧遠搖頭道:「陛下以邪法化人,現種苦業,百姓當共陛下同墮地獄,何處有樂可得?」武帝不聽勸告,在原北齊境內鋪天蓋地廢除佛教,一切經像盡毀於火;廟產入官,僧尼勒令還俗。

慧遠乃有道高僧,眼見皇帝要入地獄,佛家以慈悲為懷,自然捨命相勸。那為甚麼慧遠又說「百姓當共陛下同墮地獄」呢?這是因為一旦「政府下令取締」,所以肯定會有很多不明真相的百姓跟著起哄,作踐經書、僧人、甚至落井下石等等,按佛經講這都是要下地獄的罪業。所以慧遠說「陛下以邪法化人」,百姓跟著遭殃。這也是為甚麼慧遠作為出家方外之人,明知當權者已經「定了性」的,還偏偏要「搞政治」,不惜冒犯龍顏相勸。此外還有僧猛「進京上訪」,與周武帝論述不宜滅佛,靜藹法師亦面見周武帝論其滅佛之過,皆被逐出。宜州僧人道積,與同伴七人絕食而死,其事蹟極為壯烈。這些高僧之所以「不忍」,乃不忍無知者入地獄,是為大慈悲之心。

北周武帝消滅佛教的目的,本來是想振興國力,做一番大業的。誰想天不遂人願,他在北齊「取締」佛教的第二年就身患惡疾,全身糜爛而死。不到三年,楊堅殺死周靜帝自立為帝,就是一統中原的隋文帝,而北周武帝一生試圖發展其國力、建霸業的北周至此也亡了國。

法輪功講真相是「搞政治」嗎?

法輪功學員是真正修煉的人,對於個人的利益得失是超脫的,更不會去爭奪誰手中的權力,這是修煉人的本份。

可是當我們正當的修煉權利被剝奪的時候,當我們的師父被肆意污衊,我們的信仰被任意踐踏的時候,當大法被許多人誤解的時候,當成千上萬要做好人的人被抓被勞教被判刑被虐殺甚至活摘器官還被人們認為是「活該」的時候,這如同慧遠所言,所有參與者都犯下誹謗佛法、惡意傷害、殺戮無辜修煉人,按佛經講這都是要下地獄的罪業,按法律講也是罪不可赦,我們應不應該出來說明一下事實真相?向大家說明法輪大法是甚麼,迫害法輪功的共產黨是甚麼呢?對那些正在做惡的人說一聲「住手,你這樣做首先害的是你自己」的忠告呢?這不是在維護正義與良知,勸人棄惡從善嗎?這不是在制止人行兇作惡、免遭地獄毀滅之難的慈悲嗎?難道說一旦說明事實真相了就是「搞政治」?所以講真相、傳播真相是順天意得人心、利國利民、積德行善的大好事,就像當年基督徒在虐殺面前、佛教徒在法難面前堅持真理不屈不撓一樣。

朋友,請您選擇

朋友,如果可以選擇,您是選擇文革呢還是選擇文景之治、貞觀之治或康乾盛世呢?如果可以選擇,您是選擇西方的自由民主政治還是毛澤東式的「人民民主專政」?您願意了解真相、反對迫害還是甘願做江澤民的「610組織」的馬列惡徒呢?雖然歷史不能選擇,但是做怎麼樣的人走甚麼樣的路我們完全可以選擇。如果您選擇的是做一個有良知善念、有健康體魄,渴望走向生命回歸正途的好人,那麼就請您堅守道德,退出共產黨的黨團隊組織,迎接上蒼給予我們每一個人應有的幸福、光明和殊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