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耶穌的門徒是在「搞政治」嗎?(三)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接前文)

6、昔日獅子吃人,今天人吃人

大概鬥獸場餵獅子這種殘忍的刑法給人的印象太深刻了,早期基督徒所受到的迫害2000年來一直讓後人心驚肉跳。其實,那是當時羅馬處決犯人的一種方式,並不是專門為基督徒而發明的。而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到底都幹了些甚麼,目前還大量地被掩蓋著。當歷史揭開這一頁時,人類不知道會驚駭到甚麼程度。光是2006年3月初曝光出來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都已經出乎人們的想像,驚呼這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2006年由一名中國記者和一名瀋陽的醫院工作人員在美國首先曝光出中共大量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該醫院工作人員的前夫曾親自參與活摘手術。此事引發了外界對於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各個勞教所和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特別是大量失蹤的法輪功學員的關注。中國的確在前幾年出現了一個器官移植高速發展的時期,而且中國器官移植市場有著不同尋常的特點,比如中國一些醫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時間縮短到不可思議的1-2週甚至幾天而已(國外要等2-3年)。器官從哪裏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提供了另一個完全不同的器官來源。 

2009年11月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出版了新書《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該書公布了作者幾年來調查收集到的大量翔實的關於法輪功學員在中國被活體摘取器官的證據,包括調查團打到中國器官移植醫院的電話錄音。同年,明慧網也發表了一篇題為《「死刑犯」撐不起中國器官移植市場上的蘑菇雲》的長篇報告,針對中共把長期否認的盜取死刑犯器官推出來企圖掩蓋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進行了重點分析。文章通過公開的數據和資料,特別是大量來自中國官方的報導,證明中國在2003-2006年出現的一個器官移植高潮,無論在數量上還是質量上,以及器官等待時間上,都是不可能由死刑犯支撐的。報告還特別關注那些大量的因為不報姓名住址而長期失蹤的法輪功學員,這些學員很可能成為了活體器官庫的犧牲品。

2008年11月「聯合國反酷刑委員會」發布的一份報告指出,「中國器官移植熱的興起與迫害法輪功幾乎同步,這不能不引起人們的憂慮。」但是,中共拒絕外界調查事件真相。面對這種可怕的指控,這種拒絕本身,無疑就是一種證據。 

我們無意去拿餵獅子的受害者與被活摘器官的受害者來比較,我們看到的是施暴者如何變得更加陰毒、險惡和變態。古羅馬是獅子在吃人,而中共是為了發洩私憤和撈取金錢去殺人,是用活人的器官去賺取暴利,等同於人吃人。

7、甚麼叫「愛你的敵人」?

有人對法輪功學員反迫害不理解,就引用早期基督徒常用的話,叫「愛你的敵人」來做對比。因為耶穌和殉道的基督徒會說,「我寬恕這些無知的人吧」。

其實,很多人並不理解他們這麼說的真正含義。正如前面我們講到的,如果沒有在背後起作用的邪惡因素,人是不敢迫害神和神的信徒的。當然,邪惡勢力之所以能利用人來發動迫害,也是因為那些人足夠壞,才能被利用來幹壞事。所以,當殉道者說「寬恕這些無知的人」時,他們寬恕的正是那些被惡魔利用的無知的人。但是,他們不會寬恕那個真正的惡魔。「愛你的敵人」,愛的是那個被操縱的「無知的敵人」,而不是那個真正的背後的魔鬼敵人。所以,當正信遭到邪惡勢力的迫害時,如果用「愛你的敵人」來為出於各種怕心而 「躲起來偷偷信」的做法找藉口的話,那就大錯特錯了。那些殉道的早期基督徒在被害前的一生中都在公開地反迫害,維護信仰,積極護教。

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展現的也正是一種大慈悲。法輪功學員知道,表面上是法輪功學員在受迫害,但是,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被謊言毒害了的民眾。因為相信了謊言、敵視「真善忍」的人,是沒有未來的。在自己受到嚴酷迫害的環境下,法輪功學員沒有怨恨,依然義無反顧地去講真相,就是為了救度那些被邪惡的謊言所矇蔽了的眾生。法輪功學員在反迫害中展現的大慈大悲,與「愛你的敵人」一樣,那是修煉人的一種境界。 

8.假如門徒彼得舉起了橫幅,他是在「搞政治」嗎?

「耶穌扛著沉重的十字架,走過耶路撒冷的街巷,不時摔倒在地上,市民們更加瘋狂地向他湧來,發洩他們肆無忌憚的無知與怨恨,風聲淒涼,愁雲慘淡……」,好萊塢導演梅爾•吉布森在影片《耶穌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中,再現了耶穌受難前的最後12個小時。耶穌最忠誠的門徒彼得,為求自保,面對憤怒的人群,三次不肯認主。看著受難的耶穌,彼得遠遠地躲著,啜泣著,影片中一曲「彼得不認主」(Peter Denies Jesus),強烈地烘托出了彼得的那種驚恐萬狀和悔恨交加的心態。

三次不肯認主,是彼得畢生的恥辱。許多年後,當彼得在羅馬殉道之時,他要行刑者把自己倒過來掛在十字架上,因為他自覺與耶穌不配。


米開朗基羅的油畫,「聖彼得受難」

如果時光倒錯,歷史再給彼得一次選擇,我們可以想像,彼得一定不會讓屈辱重演,面對血腥暴力,他會勇敢地站出來,高喊「停止迫害」。用今天的話說,他還可能打出一條「還耶穌基督清白」的橫幅,公開地為自己的信仰,為救贖自己的主鳴不平。他如果這麼做了,人們很難把「搞政治」的帽子套到彼得的頭上,相反,贏得的一定是後人們的尊重和敬佩。


法輪功學員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

當年彼得沒有能做到的事,今天千千萬萬的法輪功弟子做到了,他們喊出了「停止迫害」,「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的心聲。如果認為彼得舉起橫幅不是「搞政治」,那麼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的反迫害同「搞政治」又有甚麼關係呢?

9、結束語

也許是這個宇宙的智慧不夠,所以形成了一個慣例,那就是一個正信要流傳開來,必須要經過嚴厲的考驗。在這個混亂的末世,真的是形形色色甚麼都有。如果在十年前,人們還不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到底怎麼樣的話,十年過去了,經歷了殘暴的非人迫害之後,人們在看清中共的邪惡的同時,也更加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法輪功走向了世界,這是當初要迫害法輪功的那些惡人們絕沒有想到的。

後人們說,羅馬皇帝對基督徒的迫害,反而壯大了基督教。這是事實。一方面,迫害正信者在迫害中反而把其殘暴和邪惡暴露無遺,另一方面,反迫害者表現出的對信仰的堅定,對邪惡的揭露,真相的傳播,激勵和吸引著更多的信徒。假設人們頭腦裏裝滿了對基督教的那些污衊之詞,假設人們還對羅馬神崇拜有加,基督教又如何能壯大起來呢?

如果說歷史是一種安排的話,那麼過去發生的事情一定是為了讓今天的人們能從中吸取正面的教訓。現在法輪功學員經歷的也許正是早期基督徒走過的路,只是中共的欺騙性和掩蓋性使得這條路更為艱辛。「搞政治」被中共作為一根打人的「棍子」,被賦予了特定的含意,用中共的「搞政治」來看待法輪功學員爭取信仰自由,維護「真善忍」的努力,顯然是不合適的。宇宙中正與邪、神與魔的較量,早已超出了人間骯髒的政治範疇。

法輪功學員是念在方外的修煉人,對政權沒有興趣,正如麥塔斯和喬高在《血腥的器官活摘》一書的結語所說,不是法輪功學員會成為中國的君士坦丁,而是中國未來的君士坦丁會成為法輪功學員。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