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耶穌的門徒是在「搞政治」嗎?(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接前文)

3.早期基督徒是如何「澄清謊言」和「護教」的

早期基督徒遭受的誹謗和迫害,以及他們的反抗,包括澄清謊言,拒絕轉化,挑戰羅馬宗教,甚至直陳羅馬皇帝背後的力量來自魔鬼,等等,同今天法輪功學員面臨的情形和反迫害的行為,有著許多的相似之處。

1)迫害總是以謊言開道

尼祿在位期間,公元64年7月18日,在羅馬城內圓形競技場附近突然發生大火,並釀成一場可怕的持續五天的大火災,四分之三的羅馬城被燒毀。尼祿乘機在廢墟上營造起竭盡奢華的「黃金之屋」,民間一直傳聞大火是尼祿的陰謀。在大火災發生以後,尼祿為了平息民眾中的不滿情緒,嫁禍基督徒,把他們描繪成一群做惡多端的人,為正式迫害基督徒製造藉口。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兩千年後,江澤民集團和中共在天安門廣場製造了震驚世界的自焚騙局,用來煽動仇恨,以便進一步升級迫害法輪功。中共這種謊言波及的全球性,以假亂真的電視畫面帶來的聲情並茂的感官刺激性,是古羅馬再殘酷的皇帝們做夢都想像不到的。海外法輪功學員製作的記錄片《偽火》,利用中共電視台的慢鏡頭清楚顯示,當場死亡的劉春玲是被現場便衣擊打致死的。所謂的組織者王進東,渾身衣服被燒得七零八落,可是他兩腿之間還有兩個完整無缺的裝有汽油的雪碧瓶。就是這樣破綻百出的拙劣鬧劇,因為信息封鎖,老百姓看不到真相,在中國人中煽動起了巨大的仇恨。

在古羅馬,為了激起民眾的反基督教情緒,還有人從基督教的經書中斷章取義,編造謠言。比如,耶穌曾對門徒說過「吃基督的肉,喝基督的血」(eating his flesh, drinking his blood) ,這本來說的是一個有關他們自己信仰精神層面的一個理,與吃人肉毫無關係,但是,反基督者就把這些話斷章取義拿出來,加工成基督徒們在拜神時要殺死嬰兒並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間習慣上互稱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對者描繪成他們亂倫等等,在百姓中製造各種惑眾謠言。基督徒還提到有「另一個王國」(another kingdom),也被人斷章取義認為是對羅馬不忠。對於一些基督徒樂於殉道的舉動,羅馬皇帝馬可•奧勒留(Marcus Aurelius)認為基督徒的所為並非來自勇氣,而是一種追求惡名的不正當慾望(a perverse desire for notoriety)。

羅伯特•威爾肯(Robert Wilken)在「羅馬人如何看待基督徒」(The Christians as the Romans Saw Them)中列舉了古羅馬的一些攻擊基督教的文化和政治精英,比如普林尼(Pliny), 蓋倫(Galen) ,塞爾蘇斯(Celsus)和斑岩(Porphyry)。這些人都從他們自己的背景出發來批判基督教。普林尼是東部省份的一個總督,他把基督教看成一個政治滋擾;身為醫生的蓋倫認為基督教信仰的神是在希臘和羅馬傳統所理解的所有自然法則之外的外道;塞爾蘇斯是第一個出來攻擊基督教的學者,他視基督教為猶太教的叛逆者;哲學家斑岩斷定基督教是不可理喻的信仰。總的來說,那些古羅馬反對基督教的精英一般都認為基督教只是一種喜歡吸引窮人的盲目信仰(a blind faith that appealed to cheap emotion)。

中共也是以誹謗法輪功為其鎮壓開道的。99年7月20日剛過,中共就出台了一大堆誣蔑誹謗法輪功的謊言,包括對法輪功書籍的斷章取義,編造了諸如不吃藥,1400例,斂財等等荒唐可笑的東西來妖言惑眾。動用一批科痞文痞,上躥下跳。中共控制著全國數千多家報紙雜誌、數百家電視台和電台、無以計數的網站,謊言滿天飛,從上到下,全民動員,如文革再現,卻不給法輪功任何一點辯護的機會。光是不讓說話這一點,就證明了中共的那些惑眾妖言是經不起辯駁的,同時,這種不讓對方說話的環境也更加造成了編起謠來無所顧忌的後果。

中共誣蔑法輪功時,還有一根很喜歡用的棍子就是所謂的「迷信」。在古羅馬也是如此。早期的羅馬作家並不把基督教看作一種對神的信仰,而是當作一種「迷信」(superstition)。羅馬總督普林尼(Pliny)稱基督教為「過分的迷信」(superstition taken to extravagant lengths),歷史學家塔西圖(Tacitus)稱基督教是「致命的迷信」(a deadly superstition),歷史學家蘇埃托尼烏斯(Suetonius)稱呼基督徒是相信「一個新的、惡作劇迷信的一群人」(a class of persons given to a new and mischievous superstition)。羅馬人把新出現的,不符合他們自己意識形態的東西,稱作「迷信」,這一點同中共迫害法輪功時,把不符合中共意識形態的東西就貼上「迷信」標籤的做法可說是如出一轍。要說掄起「迷信」的棍子來打人,沒有誰能出中共之右了。古羅馬只是紙上談兵,中共能通過它特有的全民動員機制,把所謂的迷信批判運動延伸到社會的每個角落,連小學生都不放過。

2)澄清謊言與「護教士〝

面對各種誹謗,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學者,比如賈斯汀(Justin,又譯為遊斯丁)、特土良(Tertuliano)、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克雷芒(Clement )、伊格那丟(Igantius)、波裏家(Polycap)等,開始著書立說,駁斥反基督教的言論。他們被稱作「護教士」(Apologist),主要是辨明那些反對基督教的人的話是虛妄且毫無根據的,指出反對基督教的知識份子故意捏造虛假的事來污衊教會。用今天的話說,相當於上訪陳情,或者講真相的活動。

在這些「護教士」行列中,以極負盛名的賈斯汀(Justin,103年-165年)為代表。他後來殉道,因此被稱為「殉道者賈斯汀」(Justin Martyr)。賈斯汀的「第一護教辭」(First Apology)是寫給羅馬君王畢尤(Antoninus Pius,公元138-161在位)和其諸子嗣及政要的公開信件,說明基督教不應當受到政府及教外人士的批評。賈斯汀的「第二護教辭」(Second Apology)接著前本著作,是投訴給羅馬元老院的信件。他直言假如基督徒有罪,應該公開審訊,證實有罪才可定案,而不可只因其身份就加以定罪。針對基督徒不是好公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被說成自殺狂之說法,賈斯汀等人都向羅馬皇帝做了解釋。賈斯汀說,基督徒是社會好公民的典範,不但足額繳納所有的各種稅賦,更是維持社會穩定和平的重要力量。

特土良(Tertuliano,150年-230年) 是早期基督教著名的神學家和哲學家,積極為教會的學說辯護,將自己的信仰用希臘哲學和羅馬辯論的形式表現出來,有著作《護教辭》。《護教辭》最主要是為基督徒的無辜作辯護,反對迫害基督徒的言論,內容與用詞完全像律師的風格。除此之外《護教辭》也詳盡的解釋基督徒的生活,敬拜與信念。

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約130年-190年)是二世紀後半葉的基督教護教者。他也寫有《辯護文》(Apology),是一個哲學家以哲學為根據,為了基督徒的公道而寫作的一篇書面請願。請願書抗議基督徒所受到的歧視和誹謗,也回答了關於無神論的指控(這是當時基督教徒受到的主要指控之一,因為基督教徒不相信羅馬諸神而被認為是無神論)。他為基督教不參加羅馬教神祇的祭祀而辯護,他認為這樣的祭祀是荒謬而下流的。最後,對於針對基督教徒道德的控訴,他指出基督教信徒相信純潔的理想,平等的思想,以及婚姻的神聖。他以基督教對墮胎的憎恨來反駁了基督教徒食人的指責。

法輪功遭到誹謗和殘酷迫害之後,維護法輪大法,證實法輪大法,澄清謊言,講清真相也就成為了法輪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到北京上訪,到天安門打橫幅,製作和散發真相資料……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力度顯然也遠遠超過了當年的基督徒,這是因為法輪功學員面對的是比羅馬帝國強大無數倍的中共強權。中共對言論封鎖的徹底程度,對社會各個階層各個角落的控制力度,對筆桿子和槍桿子運用的登峰造極之無與倫比,傳播謊言和輸出仇恨的那種從國內到海外無遠弗屆的覆蓋能力,以經濟利益威脅利誘全世界、收買和踐踏人類道德良知的流氓習性,是兩千年前的那些古羅馬皇帝們所望塵莫及的。

4.「羅馬法」與「610辦公室」

羅馬帝國的法律體系非常發達,起源於古羅馬的「羅馬法」是現今許多國家法律體系的基礎,所謂的「民法」就起源於羅馬法,當時的辯護制度已經成熟。但是,法律並沒有保護基督徒不受迫害,相反,法律還成為迫害基督徒的工具。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帝就頒布了四個針對基督徒的法令(Edict of Diocletian),包括禁止集會,基督教堂的私產被充公,基督教的書籍被燒毀,後來要求基督徒要麼放棄信仰,要麼被處死(因為迫害不得人心,這些法令並沒有被積極執行,很多基督徒得以逃脫懲罰)。

中共迫害法輪功,也是發布了各種違背憲法的條令規章,包括不准法輪功集體煉功,不准為法輪功上訪,全面收繳和燒毀法輪功書籍,強行所謂的「轉化」,不放棄信仰就讓你丟掉飯碗,關進洗腦班和勞教所,遭受非人折磨,甚至被酷刑迫害致死。 

中共對法律的玩弄更是駕輕就熟,超過了古羅馬人的想像。中共口口聲聲說要健全法制建設,可是,一上來就建立一個從上到下的類似於中央文革小組的「610辦公室」,完全凌駕於公檢法之上,繞開了法律體系,讓法律完全失去了保護人民權利的作用。同時,中共讓各地的負責人兼任「610辦公室」領導,以迫害的力度,包括轉化率(要求高)、上訪率(要求低)等作為一票否決的考核指標,把整個國家動員起來,拖入對法輪功的隨意打壓。另一方面,又操縱法律走過場,走所謂的「法律程序」來做秀,來掩蓋迫害,給迫害披上「合法化」的外衣,用法律形式欺騙迷惑外界;私下發通知不讓律師為法輪功作正當辯護,敢於站出來為法輪功說話的律師,也成為了被中共打壓的對象;在所謂的「法律程序」中,請不請律師辯護,結果一樣,都是非法重判。同時,中共在暗地裏舉辦很多洗腦班,非法抓捕關押法輪功學員,用殘暴、欺騙的手段讓學員放棄信仰(所謂的「轉化」)。

要是古羅馬人遇到了中共這幫玩弄法律於掌股之間的流氓,真是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5.解體羅馬魔教與 「傳《九評》,促三退」

歷史上對正信的迫害,從表面上看,是擁有權力的統治者出於維護專制和私利而對其公民信仰自由的踐踏;其實,從深層實質看,人是不敢與神作對的,也沒有這個膽量和本事;真正的原因,是邪魔在起作用,在操縱人,在利用人間的壞人,才使得人敢於對正信發動迫害。

早期基督徒在反抗迫害的過程中,也認識到了這一點。有人明確的向羅馬帝國的宗教和神權挑戰。當然,這完全是信仰上的分歧,而不是為了奪取政權。普林斯頓大學的宗教學教授伊萊恩•帕赫爾斯(Elaine Pagels)在她的一本有關早期基督徒的著作《亞當,夏娃和蛇》(《Adam, Eve, and the Serpent:Sex and Politics in Early Christianity 》)中,有一章專門講述了基督徒挑戰古羅馬的事(Christian Against Roman Order)。下面的內容來自這一章。

羅馬人對神的崇拜貫穿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可是,一些早期基督徒中的知識份子敢於公開指出羅馬人崇拜的神不是真正的神,直接否定羅馬人的宗教生活。亞歷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是早期基督教神學家,他認為許多羅馬人在家裏展示的崇拜神的東西實際上都是來自魔鬼的非自然激情(unnatural passions of the demons)。「他們在臥室裏掛著(放蕩的)裝飾畫,把放蕩視為宗教……這些就是傲慢的神學,這就是你們的神的指示,讓你一起幹不道德的事」;革利免還說,羅馬人崇拜的神祇中,有的不過是人而已,而且是人中的人渣(the worst of the humankind)。

早期基督教哲學家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也說過,羅馬人宗教生活中有很敗壞的東西。羅馬人慶祝宙斯(Zeus)強姦男孩木衛三(Ganymede)的做法,不但鼓勵人們去誘惑男孩兒,而且也鼓勵商人們去提供這樣的不道德的市場,供人享受這種敗壞的樂趣。

羅馬皇帝要求公民去祭祀皇帝像,因為皇帝被認為是神的代表。賈斯汀(Justin)說,基督徒發現了一個可怕的秘密:背後那些支撐羅馬地方法官權力的,特別是皇帝權力的東西,不是神而是惡魔,是一股活躍的旨在敗壞和毀滅人類,讓人看不到真相的邪惡勢力。賈斯汀在寫給皇帝的公開信中,直接挑戰有關羅馬神權的官方宣傳,說他揭示了一個秘密身份──羅馬神祇無非是墮落的天使(fallen angels)。賈斯汀警告康茂德(Commodus)等羅馬皇帝們 「一定要警惕,不要讓被我們一直在攻擊的惡魔欺騙你,讓你分心而不能閱讀和理解我們說的話」,「這些惡魔拼命地要你們做他們的奴隸」。

伊萊恩•帕赫爾斯(Elaine Pagels)教授在文章中大量展示了這種早期基督徒直接挑戰、否定羅馬神和羅馬人宗教生活的言論。可以想像,這些言論帶給羅馬帝國的衝擊是巨大的。但是,對早期基督徒來說,走到這一步也是很自然的過程。因為早期基督徒與羅馬皇帝的根本分歧就是要不要給羅馬神祇和皇帝像上香,基督徒寧肯被殺頭也拒絕合作,那麼,講真相講到一定地步,就必須要揭示出為甚麼不能去祭拜羅馬神祇和皇帝像,因為在基督徒來看,那些東西的背後是魔鬼而不是神,當然不能退步。

《大紀元時報》2004年11月19日發表了《九評共產黨》,以此為契機,法輪功學員開始了「解體中共、制止迫害」的訴求。這場迫害,從表面上看,是始作俑者江澤民和中共相互利用,操縱整個國家機器迫害法輪功,已經走到了不可能由中共本身來結束迫害的地步。究其實質,如同羅馬皇帝敢於迫害早期基督徒,是源於背後支撐其權力的惡魔一樣,中共敢於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也是因為中共背後的邪靈和宇宙中的敗壞勢力使然,操縱人間的敗類和人渣來迫害正信。《九評共產黨》明確指出了中共背後的邪靈,隨後引發了「退黨(三退)大潮」(退出黨、團、隊),因為當初人們宣誓入黨或者加入其附屬組織共青團、少先隊時,發誓要把生命交給這個邪靈,實際上就被打上了獸印。「三退」就是幫助人們抹去獸印,以免成為中共被淘汰時的陪葬品。

有人說,「傳《九評》,促三退還不是搞政治」?可是,當我們知道了這背後發生著的原來是宇宙正邪的較量,還能用人間骯髒的政治去看待這件事情嗎?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