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實法中的幾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九月十日】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恩浩蕩中,我摔摔打打走過了十二年。三千多個日日夜夜,要說起大法的好處與神奇,寫幾部長篇心得集也寫不完,用盡人間的語言,也難以表達師父對我這個悟性不好的弟子的付出與呵護。下面只寫今年發生的幾件事,證實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玄妙、師父無時不在加持我救度眾生。

(一)嫂子病危之後

今年新年過完開始上班後,我雖離娘家不遠,但一直不知道他們那邊的情況。一日,單位一同事要我帶他去政府機關找我哥哥給他打官司。我們到機關一問,哥哥的同事都說,你嫂子病了,病的差點死了,他去醫院照看你嫂子去了,這麼大的事你還不知道?我趕快請人打通我哥哥的電話,一問,真是那個情況。

聽到我嫂病危的壞消息,返回單位後,我又給哥哥撥了個電話,問了詳情。哥哥告訴我說:嫂子已經靠上氧氣來維持了七天多生命了,醫生沒辦法,說她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死。我感覺哥哥很痛苦無助。不過他最後說了幾句刺激我的話,意思是說我煉法輪功,家裏人卻遭難。因為我哥哥嫂嫂倆人都是中共邪黨成員,受中共洗腦幾十年,加之他們都在大法被迫害期間,受中共的污衊宣傳,敵視大法,對我更是有滅親之舉。比如到我單位搜我的大法書、煉功服、煉功帶、師父法像等,然後一把火燒掉或毀掉;到非法關押我的黑窩去罵我,要所謂的管教將我老實教育好,讓我早日脫離法輪功;當著千人百眾把我罵的狗血噴頭;當眾打我;威脅說要把我弄去判刑;還讓我前夫阻止我煉功;硬要我同意前夫對我的誣告離婚罪名,跟他離了算了……。由於他們自願迫害我,結果都成為「六一零」成員了。

按常理,我怎麼也不想去看他們的。因為他們做的太過份了。而且他們昔日幹的壞事,像放電影一樣,在我眼前翻來翻去。我又要上課,不好請假,我該怎麼辦呢?

我內心掙扎了一會兒,想到哥哥說的那句氣話。說明他還是想讓大法師父救救嫂子。我決定到校辦室向校長請假。沒想到校長爽快的答應了我的要求,給我批假去照看我嫂子。

我就回家做了一些準備,出門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校長。他看我提著包,就說,你等一會兒,我們的車也要到市裏去,就乾脆坐我們車去算了。他們就用車直接將我送到了醫院,然後辦自己的事去了。

到醫院後,嫂子一個勁的說:完了,一切都完了,心臟都壞了,哪有心臟壞了的人還能活的?我含著淚說:姐,沒事的。我就給了她一個真相護身符。哥哥神情沮喪的說:沒事?氧氣一拿就完蛋了,下午四點做彩超看結果。

時間很快到了四點,嫂子被車推到了彩超房。哥哥比嫂子還緊張。我就說,哥哥你出去吧!嫂子做檢查時,我請求師父:救救我嫂子,該救就幫我救,不該救就是天意。彩超幾分鐘後,得到的結果是:心臟基本正常,只是有些飽滿。

一聽這個結果,哥哥如釋重負。嫂子也心情放鬆了許多,連推她去的那位護士都認為我嫂子太幸運了。我哥哥當晚要回家一趟,我就給他一個大法真相光盤,他在這十一年中,第一次認真接過去了,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包包裏。聽人說他還將嫂子掉的那個護身符也收好了。

同病室的人一聽我嫂子的結果,很高興。我送給他一個真相護身符,他愉快的收下了。據他老伴說,他以前甚麼都不信的。這次他居然接了。晚上,他老伴又要我跟她到樓下病室去送真相護身符給她正在住院的姐夫。我一去,那位夫人的姐夫全身發腫,昏迷不醒,醫生說是腎衰竭。我們就叫那位夫人的姐姐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會對她的丈夫有好處。那位夫人的姐姐答應了。第二天早上那位夫人又去看她姐夫,說腫消了。她就更信大法了。她對我說,對門院長的父親不行了,是肺癌,拖來等著到醫院斷氣。她叫我去給他送護身符,我就趁他老人家的家人不在時,在他耳邊說:伯伯,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家點頭,我就將一個護身符放在了他的口袋,讓他保存好。下午時,我看到他能坐起來吃飯了。

第三天時,病人老伴的姐夫又去做檢查,說甚麼病都沒有,辦了出院手續後,就請他們夫婦去上館子吃了一頓後回家了。同室病人本人已三天不想吃飯了,他老伴第二天送飯時,我勸病人說,吃,沒事的。他果然能吃了。又住了幾天,病情穩定,做了三退後,他們回家了。他們二人很感激法輪功。

我嫂子呢,當天夜晚,我照顧她,她說因為我煉功發正念,她一夜也沒睡。第二天,要趕我走,並將我從小到大的一切不足,全當著別人數落了一番。我差點兒沒守住心性,跟她幹了起來。我想我是修煉人,要無條件的對別人好。我就忍了下來。只給她提供服務,自己出錢給她買飯等。幾天後,她對別人說:以前我說她她還嘴,現在怎麼也不還嘴了。法輪大法好不好,我不去討論,真善忍是真好。再後來,她完全不說我甚麼了。我去外面休息時和別人聊天,一聽說我是姑子在照看嫂子,別人都覺的不可思議。有一老公安局長知道我在看護嫂子,敬佩的對我豎起大拇指。

(二)放下一切恩怨去救前夫的父老鄉親

我因帶著過重的人心去北京,被邪惡鑽了空子,幾次被抓,多次被抄家。前夫膽小怕事,明明知道大法好,還帶煉不煉的學過,在高壓下,他放棄了,並且十分常人化了。趁我被關到黑窩時,居然與一女同事做了不齒之事。隨後,他們一不做二不休,在我正在受邪惡日夜折磨,弄的我神志不清時,他們將一份誣告帶到勞教所強迫要我簽字。那時對師父講的關於婚姻方面的法認識不清,認為跟他離了免得他因我煉功而受牽連,為了他好,自己受點罪都值得,就這樣稀裏糊塗的簽了字。

我回家後,隨著心性的提高,我覺的自己不能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了。要放下一切心,慈悲救度一切有緣人,無論善緣還是惡緣。前夫不修了,他所在家鄉的人誰來救呢?本來我可以作為他家鄉的兒媳去救那一方眾生的,離婚後被舊勢力有意破壞了。雖然夫妻關係不在了,我救度那方世人的責任還在。我一定要按師父的要求去做,不被人情所帶動。

我把這個想法給另一同修一說,她馬上說好,咱們現在就去。我們背上了真相資料,走出街道口,突然遇到一外地與我們單位做生意的熟人。他主動問我們要不要坐車。我們要去的地方離街上很遠,如走的話,還要走幾個鐘頭呢。我就說:我們要坐車。他們就帶我們上路了。我們就給他們父子講大法真相,給他們送護身符。他們將我們送到目地地,水也沒喝一口就走了。

我下車後,村裏一長輩說:某某的女兒回來了。因為沒離婚前,他們那兒的人都稱我是那地方的女兒。連忙幫我去田裏喊我以前的公婆回家。

村裏見著我的人都很高興,與我說長道短。公婆給我們做飯吃後,我們又坐著聊了一會兒。到下午二點時,我說我要出去送真相了。於是,我一人去挨家挨戶的送真相資料。有的送神韻光盤、有的送資料、有的送護身符,幾乎人人都接。我還勸退了好幾人。幾十份資料、幾十個神韻光盤、幾十張護身符,不到一個鐘頭,就面對面的送光了。其中還有一人說:下午到我家吃飯。還有人說,哪家哪家你給他們沒有?意思要給他們。

我們臨走時,公爹又用人力車送我們,直到將我們送到家。

我們不陷在舊宇宙的業力輪報中,走師父安排的路,天地是多麼的寬廣啊!正如師父所說「大法盡解淵源」(《洪吟二》〈解大劫〉)。

我在實際中真切的領略到大法的圓容不滅,師父的無邊智慧,法力浩瀚無邊啊!

我在修心方面,有時還做的很差,與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還很大,更不用說離師父的要求多遠了。相信,師父給我們救人的時間一延再延,一定能成全我們所有大法徒兌現誓約的願望。我們堅定的跟著師父走吧,最後的結局一定是個大圓滿。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