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獲新生,三尺講台上救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

一、幸遇大法獲新生

我於一九九七年暑假有幸得遇法輪大法並開始修煉。修煉前,年紀輕輕的我在常人的名利情場中已是百病纏身。一遇熱天曬,頭就要疼,咽喉炎,腸胃消化不良,婦科病,經血長流不止,手生皮膚病,洗碗洗菜洗衣服要戴手套。左手腕關節一到天氣變化就疼,還有香港腳。這些病,長期服藥都不見效。丈夫一點也不關心我,冷眼相看,百般譏諷。那個時候,若不是不想讓父母傷心,真想讓車撞死算了。

尋醫無門的我想從氣功中尋找治療方法,我當時的住處有法輪功學員義務傳功,我抱著試一試的心買了一本《轉法輪》,當時聽一常人說,在眾多的氣功中,法輪功的場能量最強。我想:邊煉功邊吃藥,那治病的效果一定很好。後來聽功友介紹,煉這個功法可以不用吃藥,祛病健身的效果同樣很好,我聽了不以為然,但不知怎的,看書後不久,我因太忙忘了熬藥,而身體狀況反而好轉,等到熬藥時,藥鍋又被燒糊了,一連兩次,我想:是不是真的不用吃藥了,我把藥和鍋一起都端掉了,一心一意煉起功來。身體終於一點一點的好轉起來。任何東西都可以吃,不用戒吃了,手腳的皮膚病好了,月經正常了,頭疼病也好了。這些,全靠慈悲的師父的幫我淨化身體,雖然我只是一心一意煉功,觀念轉變並不快,但身體仍然一點一點的好起來。每過病業關時,血大塊大塊的往外排,當時,只有一念,「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憑著這一念,我闖過了許多關。個人修煉階段,大法的無限殊勝深深的紮根在我的腦海中,我也度過了有生以來最快樂的兩年。每天煉功,學法,日子過的充實而又有朝氣,吃甚麼都香,做甚麼事情都樂呵呵的。

剛煉功不久,我那原本就因我的身體不好、性格不合而面臨解體的短暫婚姻也解體了,其中,有我心性不到位的原因,更有前夫嫌棄我身體不好的原因在內。我被淨身出戶,多年的存款沒了,共同建的房子也沒我的份,我帶了幾件衣服和大法的書籍搬到單位的宿舍住,還背了為他和我姐貸的兩萬元錢的債務(每人各一萬塊錢),這些錢的利息是每月2%,當時我的工資每月不足六百塊,身體又還沒完全恢復,周圍不解的眼光,若沒修大法,不死也瘋了,是大法使我平靜而堅強的承受了下來,一直到現在,前夫都沒來還當時的欠款,這些錢,在當時可買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六年前,我笑著把這協議還款的書撕掉了,我知道,一切皆有因緣關係,是大法讓我坦然的面對這一切。

二、三尺講台上我助師正法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而來,我一時呆住了,心裏想:「大法好不好?我是不是被騙了?」我坐在花圃呆呆的坐了近一個鐘頭,法給我帶來一切變化,自己那麼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法輪大法是好的,我一定堅修到底。

我們同修從開始不敢來往,到晚上一起到沿江路切磋,到同修家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同修們漸漸意識到要走出來,有的同修到北京證實法,而我這時還是怕心特重,對怎樣證實法感到一片模糊。

通過學法我懂的:修煉人的一切都跟證實法有關,我利用當教師職業的方便,充份利用三尺講台講真相。現在的學生,學的是中共黨文化那一套,學生學了這套歪理邪說之後,人變的衝動,不相信善惡有報,不孝敬父母,打架、抽煙、早戀等等,不知道傳統文化的仁義禮智信,忠孝節義,一提起法輪大法,哄笑置之。剛開始,學生遠遠看見我,便取笑般的喊「法輪功」,聽到學生喊這些話,我的心裏又驚又氣,冷靜下來,用法衡量,我知道一切都不是偶然,我先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因素,然後找到這些學生,與他們交談,講我煉功的原因,收穫及法輪功的弘傳情況,很多學生因此改變了對大法的認識態度,遇到我也熱情的打招呼了。

講台上,我以滲透式的方式,給學生一點一點的講中華傳統文化,結合課文,如教到孔子的文章,則順便介紹道家。釋教的一些相關的知識,講到現代科學給環境及人類帶來的極大傷害,再進一步講現代實證科學和中國古代科學的不同,破除學生的無神論,認識現代科學的侷限性,然後根據思想品德中對法輪功的毀謗為話題,舉出科學技術(如電視,電影,原子彈)被不講道德的人掌握,不僅可隨意造謠,而且可挑起戰爭,因極具欺騙性,群眾無力辨別和操縱,法輪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被當局打壓、毀謗的。通過講真相,很多學生深刻認識到文革等運動的危害性及其根源,有一些學生明確表態,支持「真善忍」,反對血腥暴力,講真相的過程是一個破除自身黨文化的過程。從原先膽膽突突的講,到理直氣壯的講,從片言隻語到系統清晰的講,在講的過程中修去了部份顧慮心、怕心等。

其次,從生活中的小事引導學生認識甚麼事才符合「真善忍」的要求,在潛移默化中讓學生認同「真善忍」的理,明白真相後的學生精神面貌好,學習成績進步很快,與其他班的學生相比,成績高一大截,上線率要高50%。

三、凡事向內找,重視發正念

修煉人只有無條件的向內找,才能提高心的容量,找出問題的癥結,有力的破除舊勢力的安排,重視發正念,時刻記住老師就在身邊,就能開創穩定的修煉環境。

有一次,合班的老師在教室裏摔杯子,大發雷霆,罵天下沒有像你們這樣亂的班,我聽了真不是滋味。誰不希望自己的班被人說好,況且剛開學三個星期,學生行為思想還沒定型,被你這麼一罵真是又丟臉又難開展工作,況且學生只不過是在他布置作業時說小聲話而已,何必這樣大動肝火。心裏難受歸難受,還是要無條件向內找,一找,求名的心,想被人家說好的心,怕被說的心就出來了,我足足用了兩天兩夜的時間剜心透骨的找自己,才使心平靜下來,感到心的容量也擴大了。

通過發正念,(長時間發,整點發,有空就發)配合講真相,周圍的環境改善了,欠的債還清了,房子從一間到現在擁有兩套房子。親人也都很平安,經濟狀況大有好轉,有的住上了大房子,這其中有他們明白真相帶來的福報。特別是我大姐,按算命先生說她前年有大難,但她明白真相,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雖然生了一年的病,但最終逃過一劫,活了下來,且長的白白胖胖的;我媽今年生了一場病,她也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身體也十分健康,日子過的很開心。我們一家人沐浴著大法的洪恩,在大陸的血雨腥風中見證著法輪大法的慈悲。遺憾的是父親和另一個姐姐現在還沒退出中共組織,有待以後努力。

以上是我在十年正法修煉中的一點體悟,與做的好的同修相比,差距還很大,這有待以後繼續努力。無限感謝慈悲的師尊,是您,救了我,洗淨我,使一個瀕臨絕境的人成為大法徒,「師父,謝謝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