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號臥鋪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七日】在列車上講真相、勸三退有些風險,因車上人多口雜,乘警與列車員又時不時來回巡查,過去不少同修因此而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構陷而遭乘警綁架。但為救眾生,再風險也得講真相呀。我有多次在列車上講真相勸三退的經驗,在此與同修們分享這不輕鬆、但讓人愉快的在列車上講真相勸三退的故事。

今年五月中旬,我與老友(常人)坐五一八次火車從東北去上海辦事,我仍用我的一技之長,將善念從容的溶入到講真相中,讓旅伴們覺的這真相就是家長裏短中的趣事,他們很感興趣,有三人當場三退,他們分別是吉林省松原、遼源和河南信陽三地的居民,其中叫子斌(化名)的中年老闆多次歡呼:「法輪大法好!」其呼聲由六號臥鋪傳遍半個車廂中。

那天上車後,我與老友就有意嘮起我們在長春站向老友的高中同學老賈講真相故事勸三退的事,坐六號下鋪的壯漢子斌在一旁聽後對我說:「這位大叔,你是中醫大夫,還是看相算卦的?」 我笑道:「你看呢?」子斌說:「我猜兩都是,大叔你看我有甚麼病?」我笑著說:「看你偏食,你患有內分泌失調症,這糖尿病可別佔你身體喲?另外,你心臟咋也有毛病呢?」子斌先一愣,但馬上狡黠的一笑說:「瞧我身體這麼壯,哪像有大病的人呀?!」我沒理會這一激將話語,又講:「你上有哥吧?」

子斌沒料想到我又一準確提問,但為了自己的健康問題,他收起了耍小聰明的把戲,爽朗地說:「大夫,我服了你了,我四十歲了,過去常檢查身體,啥事也沒有,二十歲還因一項測試沒通過而沒進飛行學院當空軍。前幾年,醫院用CT與B超等儀器,才發現我心臟瓣膜有缺陷。我嫂子是朝鮮族,她做的狗肉湯飯特好吃,我好喝酒、吃肉,結果落下了糖尿病。大夫,我搞不明白了,大醫院用CT與B超等先進儀器有時還發現不了的病,你咋一瞅就準呢?」

我屈指數數道:「中醫有望、聞、問、切,陰陽平衡之術,這『望』有個層次之分,高人扁鵲、孫思邈、華佗、李時珍等有透視的特異功能,華佗能『瞅』出曹操腦中有瘤;根據人身體內的氣血運行正常與否,老中醫能從人體外表瞅出來。你貌似健壯無病樣,但你的飲食起居已反映出了一些反常現象,比如,你喝啤酒吃肉時,愛用生菜包著肉吃,你只喝幾口酒就小心的把罐子放一邊;你躺著的時候,這手這麼放在胸下,你好右側臥;你三十五歲左右出了一件險情,雖度過了,明年將有不測之險。」子斌說:「我是遇了危險,但我這不測是病情惡化呢?還是甚麼別的事?你能幫我化解嗎?你若幫我化解了,我就到你那兒跪謝你!」

我知子斌求解心切,就向他講了明慧網與我遇到的人們因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而病魔遁無蹤、遇難呈祥的故事。然後我對他講:「你們那兒有法輪功學員散發的許多真相傳單,你得好好看看;至於化解之事,你身邊的親友中有煉法輪功的,你想辦法找到他們,他們會給你化憂解難的,你一定要找他們呀! 」

子斌聽後講:「現在難找啊,警察抓的厲害,但我有個朋友的母親是煉法輪功的,十年前,她進京向人們講她得過許多病,快要死了,是煉了法輪功後,她才活過來,才活的健健康康的,她講:『是李大師救了我!』但她的實話卻被他X的中共當作反動言論給抓起來,讓我們市派幾個警察硬將老人押回松原市蹲了好長時間看守所。唉,老實巴交的人吃虧了,我跟朋友去牢房看過老人,勸她別跟他X的中共鬥了,但老人不聽,出獄後她又發傳單,她講:人太危險了,快快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才能得救;現在她又講甚麼『三退』的事,我搞不懂了,這退有啥好處,退了能退倒他X的中共?」

我講:「你朋友的母親真是好樣的,她講的對,當初,這中共江魔頭動用國家四分之一財力驅使國家鎮壓機器來迫害講真、善、忍的好人,到目前已有三千多法輪功學員被它殘害死,有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關押在集中營、監獄、勞改營等魔窟中受迫害,法輪功學員親友億萬人被江魔頭株連打壓,你想想法輪功學員只因強身健體就遭非人道迫害,人神能不憤怒嗎?特別是已被揭露和證實的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且焚屍滅跡』,是歷史上從來沒有過的反人類罪行,成為整個人類的恥辱、令天地震怒、人神共憤。古代竇娥冤死,而天降大雪警示人;現在億萬百姓受迫害,天滅中共為期不遠。你看,二零零二年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發現的二點七億年前形成的『藏字石』,崩裂的巨石斷面的天然石頭紋路呈現著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還有古今中外的聖人們,他們在不同朝代、不同國度卻預言著同一件事,那就是今天法輪功在全世界洪傳而中共因迫害法輪功和其修煉者走向滅亡。不久的將來中共江魔頭將被世人審判。所以,人們要抓緊時間三退,不然跟著中共惡黨跑的,並發了毒誓的人真的都要當犧牲品了。

這會兒,子斌插話道:「大夫,你講的好像與我朋友的母親講的是一樣的,今天我不會猜錯的話,你也是煉法輪功的!如果是這樣,你現在幫我化解我的不測吧!」我說:「你像故事中的人一樣,也三退了,並每天誠念法輪大法好,神會幫助你的!」

子斌問:「就這麼簡單?好,你幫我三退了。」過會兒,沒想到的事發生了,子斌突然振臂一呼:「法輪大法好!」他這一呼,附近的旅客都伸長脖子往六號臥鋪方向張望著,不一會,一乘警和列車員匆匆從六號鋪邊走過。我說:「為你安全,你可以在心中默念大法好,你高呼聲別被惡警、惡人抓了你的把柄了!」子斌說:「我不怕,叫『法輪大法好!』能保我安全,這有啥不好叫的?!」說完他又一呼:「法輪大法就是好!」

他這一呼「法輪大法好」,把鄰鋪的二十多歲的山東營銷員曾亮(化名)給呼樂了,他講他曾在延吉空軍機場當過兵,也聽過法輪功真相,但部隊管的嚴,當兵的不敢吱聲,若一旦被人發現了「不正常行為」,馬上就會被部隊開掉軍籍,押送原籍迫害。聽說三退能保命,他也當場退了邪團組織。

曾亮三退了,引起六號上鋪的遼源市二十歲叫薛婷(化名)的小姑娘的注意,再加上多次聽了子斌這「法輪大法好」的歡呼聲,剛才還用手機對對像暴怒的她,卻也異常溫和的退出了中共的少先隊。薛婷因其對像講錯啥話,傳言傳到薛婷的小姨父耳中,這長輩一早就從遼源打電話罵薛婷,接著薛婷又打電話罵在遼源的對像,並衝他暴跳如雷,喊殺不絕,旅客都覺得今日碰到了母夜叉了,周圍的空氣似乎凝固了;後其對像弄清原委叫冤不止,薛婷的心才軟下來。我說:「薛婷,你對像真是個好性子。」女孩笑了。

薛婷之父與其母離婚,她不知父長啥樣。母改嫁後,她寄養在姨家。待大後,她不甘寄人籬下的生活,於是漂泊流浪。近二十歲的她,十二歲就打工,在深圳打工兩年。這次她去滬打工,只有朋友的地址。這來到陌生地,兩眼一抹黑,她希望朋友能來接站,但朋友講今有事接不了站,「唉──」見女孩嘆息聲,我勸說道:你也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興許朋友會來接你這小天使的。我邊說邊指著其穿著有白絨布翅膀的黑T恤衫,周圍的旅客都會心的笑了。

說也神奇,沉默許久的手機響了,朋友告訴薛婷,在上海火車站東南出口處接她。她高興地回頭對我說:「我默念了,真靈!爺爺,這東南出口處怎麼走?」我說:「我走西南出口處,你隨我老友走東南出口處就是了。」薛婷講:「太謝謝兩位爺爺了!」 薛婷帶有羞怯的道謝,又引來六號臥鋪周圍的旅客的歡笑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