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開常人心結 多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下面把我們這些年面對面講真相的體會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各位同修交流。

一、修好自己是救人的基礎

工作中經常相處的同事,家庭中朝夕相伴的親人,他們對大法弟子的言行最了解,大法弟子的表現他們也會有意無意的與大法相聯繫。我們體會到,大法弟子用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的表現,就是最具說服力的證實大法,修好自己是救人的基礎。

在工作單位中,我們按照修煉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認真努力的幹好工作,不爭名、不爭利,有口皆碑,用單位同事們的話說,咱們單位好人才煉法輪功,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有一次我們跟一個廳局級幹部講真相,告訴他現在對法輪功的宣傳都是誹謗中傷,「天安門自焚」是對法輪功的有意誣陷,叫他在法輪功問題上千萬別參與迫害。他說,你們放心,我心裏有數,你們是甚麼樣的人、人品怎麼樣我都知道。他還說,同樣接待上訪,法輪功的人跟別的人比,言談舉止都不一樣,素質都很高。因他明白了真相,這些年一直沒有參與迫害。

在家庭中,我們也是用煉功人的心性標準要求自己,用自己的行為證實和維護大法。有個親友的兒子念高中,被電視宣傳欺騙受害很深,看到街上貼的大法真相也去撕,還告訴他哥哥不要聽我們講大法真相。因他父母幹個體顧不上他,晚飯他跟別人吃。在我們回去的時間,主動照顧他,每天晚飯都給他單獨炒二三個菜,讓他吃新鮮的,第二天我們吃剩下的。他親身體會到了大法弟子與不修煉大法的人對他的確不一樣,從思想上轉變了自己對大法的態度,他的學習成績年級排名也一下子提高了一百多名。順勢給他和他的父母講真相,效果很好。

師父傳給我們的是性命雙修的功法,真正修煉後煉功人的身體變化都很大,不但沒病,人還會變的很精神、很年輕。一個廳級幹部就是從通過觀察我們的身體情況開始,一點一點明白真相的,他說:江澤民對法輪功所做的全是妖魔化宣傳,所以這幾年我才會看你們的眼光就像烏眼雞似的。(法輪功)這麼好的東西被他糟蹋,江澤民真的是民族的罪人、歷史的罪人,他造成的這場浩劫比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後果更慘、更烈。

我們體會到,講真相時大法弟子本人能否被對方認同,對講真相的效果影響非常大,他心裏認同你了,你講的話他才相信,你講的真相他才會聽。所以,大法弟子唯有修好自己,才能真正承擔起助師正法中的責任和使命。

二、解開心結是講清真相的關鍵

開始講真相的時候,我們只按照自己準備好的內容和思路講,把自己想講的講完了,對方能接受就高興,不能接受就著急、就埋怨人家,有時甚至還在心裏嘀咕這個人不可救;有時會不自覺的越講越高,還自我感覺講的不錯;有時還出現爭執。通過不斷的學法,我們認識到,講真相只是手段,救人才是目地。後來講真相時,我們先注意看對方的心結是甚麼,再圍繞怎麼解開他的心結去講,效果就好多了。

有一個縣級幹部,是屬於被中共邪黨洗腦毒害較深的人,開口閉口黨文化的東西很多。他說,法輪功現在又是發《九評共產黨》,又是勸三退的,這就是參與政治,這就是不善不忍。知道了他的癥結,同時也從心裏覺的一個生命迷失了自我後的可憐。我們懷著一個慈悲的心態跟他講真相,通過日本科學家水結晶試驗的例子告訴他,你有這些想法是因為你長期接受的就是這些東西,腦袋中裝進了甚麼就是甚麼,只不過正的信息對人體有正的作用,負的信息對人體會有負的作用;又引用明慧網發表的《看不見的未必不存在》中講的兩個故事,告訴他,不敬神會遭到報應,法輪功就是修佛修道的修煉大法,中共迫害修佛修道的人能不遭報嗎?遭報了就說不善不忍,是那麼回事嗎?再通過「藏字石」告訴他,「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經過中科院專家鑑定是天然形成的,石頭說話也參與政治了嗎?它只是告訴了人們一個天機,這是上天慈悲於人,給人一次從新選擇的機會;又用《聖經啟示錄》中關於打獸印、抹獸印的記述和去年四川大地震中三退後保命的實例,告訴他三退的重要性和必要性,勸三退只是為了救人,跟政治不政治的沒有關係;最後點醒他,共產黨只要給你扣上「參與政治」的帽子就可以任意開槍,以前講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手段的殘忍好多人不相信,現在它已經把迫害法輪功的手段陸續拿出來對付更多的老百姓了。經過這樣討論後,解開了他的心結,他明白了,也就得救了。

在這些年的講真相中我們體會到:當今大陸的人,由於長期受中共邪黨洗腦的毒害,頭腦中正統的道德觀念和傳統的文化思想已經少之又少,在很多方面已經變的非常遲鈍和麻木了。要想講清真相,很多時候必須得把要講的話講透、講到位,就好像只有把窗戶紙捅破了,他的心裏才會透亮;否則,你說了半天,他可能聽的都不得要領。

三、從人最關心的問題講真相

現在人的道德底線相當低,唯利是圖,一切向錢看。有不少人你跟他講真相,他認為你在害他,他怕丟官,他怕既得利益受到損失。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他認為法輪功的事與己無關。在講真相中我們就注意圍繞與他「有關」這個問題下功夫。

現在人普遍關心的是自己和家人的身體健康、生活質量。在講真相中,我們從明慧網中找有針對性的文章,把念九個字後出現的神奇變化的事例匯成小冊子給人看,也讓他念九個字,這樣一般人都能接受。當他真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後,身體就會出現不同變化,他也會由不信到信。這時再根據他的實際情況告訴他,身體變化多少與自己的思想轉變多少是對等的,你變是給你自己變,念是給自己念,然後再跟他講真相、勸三退,一般效果都很好。這樣聽真相的人中,過去反對過大法的人、六一零成員、離退休老幹部、黨政軍人員、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得了怪病的人,通過這種方法講真相基本都轉變過來了。

現在人們關心的另一個問題是人生平安、家庭平安、兒女平安。這幾年天災人禍和各種傳染病大量出現,人心都在犯嘀咕,也害怕自己遇到。我們就製作了真相護身符,把明慧網刊登的修煉大法、相信大法後出現的神奇事例和四川大地震中三退保命的文章彙集成冊,把《石說石話》打印出來,作為真相材料送給人看,再結合勸三退,效果也很好。人都有明白的一面,誰也不會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賭注的。

四、抓住機會講真相

一次在街上碰到一個小伙子問路,我意識到這是來聽真相的人,就跟他說,咱們同路,你跟我走吧。其實我是有意想告訴他真相。就邊走邊聊天了解到,他是今年高考的落榜生,因家裏困難出來找工作。剛出校門的年輕人觀念少,就直接問他:聽說過三退的事嗎?然後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的真相,講藏字石,講人不治天治的道理,小伙子聽明白後在三退的同時,還激動的說,你再跟我多講點,我也想加入你們。

有一天突然接到了一個分別二十幾年的老同事打來的電話。立即想到這可能是在等著聽真相的人,我們馬上專程去看望了他。他告訴我們,法輪功學員發《九評》,他挨家挨戶去收。我們就告訴他,這種事你可千萬別再做,做了對你不好,給他詳細講了藏字石的事,告訴他,法輪功學員散發《九評》是在救人,我們專程來看望你們也是為了告訴你們這件事情,咱們都要順天而行、順天而動。他老伴聽明白了,當時就提出來全家人都三退。我們告訴她,本人不點頭是沒用的,她說我會跟他們講清楚的(這個同事的耳朵聽力有毛病)。

這幾年我們除了在當地講,還專程到過外地十二個城市講真相、勸三退。在講真相中,即使有人當時沒有三退,但他聽到了大法真相,可能會為他以後了解明白真相做了鋪墊,只要這件事情還沒結束,那他就可能還有機會。

五、找回昔日的同修

九九年「七二零」前走進大法中修煉的人,那是自己的選擇、自己的本意。九九年「七二零」後,昔日的同修儘管在邪黨的高壓迫害下違心的放棄了修煉,那是舊勢力的安排,不是他們的本意。

師父說:「人哪,一個生命在歷史上的今天能夠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運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時候,大家知道那面臨的是甚麼?是很可怕的,因為賦予那麼大的責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沒有完成的時候,那相對來講和一個生命的圓滿那是成反比的,那個生命,那真的要進無生之門了。你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給我拋下一個人,不管這個人有甚麼樣的錯誤、他是個甚麼樣的人,我都想給他機會。」(《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找回昔日的同修,是師父的期盼,也是對舊勢力的否定、對昔日同修的負責。昔日同修一旦從新回到大法中來,得救的不止是他一個人,而是他負責的一個體系,並且他還能承擔起他的責任,救度一方人。所以找回昔日同修,無論從哪方面看,都意義重大。

我們以前也在做找回昔日同修的事,但思想中沒有這麼強烈的緊迫感。學習了師父這方面的講法後,我們主動上門找他們,跟他們交流,增強他們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正念,把師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發表的講法和經文不斷送給他們看,把師父以前的講法錄音放到MP3里送給他們聽,讓他們有法可學。現在已有幾人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了。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注意把握住一點,多給昔日同修增強正的能量,我們堅持平時在發正念時加持昔日同修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正念,面對他們時也發出這樣的正念。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心思也要用在多救人上。一個人行與不行,都存在著變數,最後要用法來衡量、由師父來判定。對一個常人我們都能做到堅持不懈的講真相,對昔日同修我們更應盡到自己的責任。

正法修煉時期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責任與使命,學法是承擔起這個責任和使命的根本保證。「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修煉的路上沒有榜樣,正法修煉中沒有現成的路可以參照,但我們老老實實的聽師父的話,老老實實的遵照大法修煉,我們腳下的路永遠都是光明的。

請慈悲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