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神韻、講清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日】我是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十年修煉的風雨歷程,都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的。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使我在實修中成熟。從二零零零年至今一直穩健的做著面對面的講清真相、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的事。

我居住在縣城,有三個孩子正在念書和上學前班,所以講真相、送資料、發光盤等走不太遠,但有時也和同修們配合去外地做救人的事。一般的都是在大街上、集市場面對面講真相、送光盤,堂堂正正做著我該做的事。

自從神韻晚會光盤對大陸發行以來,我就更加快了救人的步伐,尤其是在推神韻上,既要利用和發揮神韻的救人效果,又要講究實效,力求讓每一套神韻光盤都能夠救度更多的世人。我認為,神韻光盤代價很高,每一套VCD都是三盤裝的,在我的手裏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浪費。

我做的時候,是先問對方有沒有影碟機,如果有,就向他推神韻,如果沒有,就光和他講真相並勸三退。每一次帶的數量不等,三十套、五十套、一百套都拿。一般都送給三十歲以上的人,我總是以為歲數大一點的人比較穩重、理智,不會輕易的將光盤丟棄(這也許是一種觀念吧)。

一次我出去救人拿了五十套神韻光盤,騎車剛走到街上,迎面過來一位中年男子,我只怕錯過有緣人,於是就大聲說:「大哥,送你一套神韻晚會光盤看看吧,不要錢,是高檔饋贈品,裏面演的有《劈山救母》《唐僧取經》等等。」他說:「為甚麼不要錢呢?」我說:「大哥,神韻藝術團現在正在國際巡迴演出,將來還要到咱們這兒演出哪,我們提前看看光盤,你看了就知道有多好。將來神韻來了,你會和人們說,快看神韻吧,我看過神韻的光盤,演的就是好。」他說:「你別說,還真是這樣」,然後一邊接光盤一邊連聲道謝。

剛轉身又過來一位男士,四十多歲騎著摩托車。我向他招手,他停下車。我說:「大哥,送你點東西看看吧,這是一套神韻晚會光盤,演的非常精彩,號稱世界第一秀。」他說:「那就快給我兩套吧。」我說:「這光盤做一套挺貴的,你可千萬要珍惜啊!」他接著說:「我們單位人多,我帶回去大夥輪著看。」

凡是接收神韻光盤的世人,我都要囑咐他們,讓家人一塊看,連小孩也不要錯過,然後再送給親朋好友,會功德無量的。一般人都會說:好好好!行行行!謝謝你們!

這時又過來一位女士,五十多歲。我上前就說:「大姐,送你一套神韻晚會光盤看看吧。」她馬上說:「不看,這是演法輪功的。」我很和善的跟她說:「大姐,這是一套歌舞晚會,又不是讓你看怎麼煉功的,你不看我也不強求,這麼珍貴的東西,無緣人還見不到呢,而且還是贈送,為甚麼非得給你呢?」她說:「每回法輪功都是白送。」我說:「人家煉法輪功的不收錢是為了救人,現在人人都知道。我今天的神韻也是白送,你看了就知道多麼的好。神韻、神韻那裏邊真的像是神仙在演。我說的再好也沒裏邊演的好,如能靜靜的看,好像你也在天上似的。」這時她心動了,說:「真這麼好?聽你這麼說我還真得好好的看看。」然後就拿了一套。我又對她說:「看完送給別人,會給咱添福報。」她點點頭走了。

就這樣,五十多套光盤不到一個小時就送到了世人的手中。

還有一次,送完光盤後,離我接孩子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的時間,我就想:還是講真相救救人再回家吧。正想著,走到一拐彎處,發現有好幾個人跟我笑,而且在那站著不走,我以為他(她)們認識我哪。我走過去和一位女的開門見山的說:「大姐,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她說:「不知道,我不是這兒的人,我是某縣某地人,今天來你們縣城賣點東西一會兒就走。」我說:「大姐,三退就是退災難,不給中共邪黨做墊背。共產邪黨殺人太多了,咱不說別的,就說『六四』殺了那麼多大學生,大學生是反腐敗、貪官,替咱老百姓說話,咱老百姓供一個大學生容易嗎?你知道嗎,大學生臨死的時候都大喊:『人民的軍隊愛人民,為甚麼殺我們?』還有煉法輪功的都是按真善忍做的,大姐的家庭需要真善忍,社會更需要真善忍,法輪功學員們是好人,只因不放棄信仰,被中共無辜的迫害,死了那麼多人罪在邪黨,現在神要和它算賬,我們必須和它脫離關係退出它的組織,才能平安。」大姐說「行行行,你就給我退了吧。」我說「咱們今天就跟神退了,你們心裏知道就行了,你叫甚麼名?」「我叫某某某,入過團。」我說,「回去和咱家所有人說,讓他們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說「行行,一定的,謝謝你,今天太好了。」

講的過程中,旁邊站著的那些人也都在靜靜地聽著,他(她)們都明白了,我又勸他們做了三退。特別有一位中年男士,非常感謝的說,「你們真好!我一定把法輪大法的美好帶給親朋好友,太謝謝你了!」就這樣很順利的半個小時勸退了十五六個人。回家的路上,我流下了眼淚,感謝師父將有緣人引到我身邊,他們得救了!

在平常講真相時,我一般都要講發生在自己身邊的真實故事,和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以前甚麼樣,現在甚麼樣,真善忍不是說在嘴上,要有實際行動,我們修煉人都是這樣。

還有一次出去發神韻光盤,臨走時不知怎的,心裏總想拿一本《九評》,可是我又一想,拿這麼多光盤,就不必再拿《九評》了。出門時不由得心裏還想拿一本,但我還是沒拿。我發完光盤就講了一會真相,碰到一位老人,當我給這位老人講真相後,他非常感動地說,「謝謝你孩子,我想看一本《九評》。」這時我真後悔,說「大爺,我今天沒帶書,以後你一定會看到的,我們大法弟子太多了。」臨走時他還嘟囔著說,「我就想看一本書!」

有時講真相和對方本來不認識,有的人卻說:「這麼長時間沒見你了,怎麼也不去家裏玩?」我馬上就會順著她說:「就是,這麼長時間沒見了,我先送你一個護身符吧!」就這樣一邊取護身符一邊勸三退,一般都用真名退了。

還有一次我和兩個同修說好,第二天我們坐班車去外地講真相,結果一同修來遲了,就說:「今天別去了,都快十二點了,下次再去吧。」可是我心裏就是想去,每回想幹甚麼,如果沒幹成,心裏總是不舒服,於是我就和另一同修切磋。同修說:「我也有同感是這樣的,那就咱倆去吧!」

我倆出去找車,正好一輛班車正在那等人呢,司機說:「你倆快上來,咱們馬上就開車走。在車上近座位的人,包括司機我們都給講退了,回來時車上十六七人也都退了。」這一天一共退了一百多人。如果我們今天不去,這一百眾生都在那裏等著呢!

每次出去救人我心裏甚麼也不想,就是救人,師父就在我身邊,引導我把真相講給眾生,在修煉中,只要我心裏想做甚麼事就得必須去做,因為我知道,當自己一動念時,師父就已經把事情給安排了。

大法弟子就是活真相,無論走到哪裏都要把真、善、忍體現出來。在車上講真相,有老年人,有領小孩的我們都給讓座位,所以坐車的人一般都願意聽,有的還幫我們說話:「都退了吧!她們都是好人,為咱好。」售票員也幫著說:「快退了吧,真應該謝謝她們!」

去年夏天,有一次我晚上九點多領著孩子去洗澡,臨走時我抓了一把護身符,因為去的晚了,洗澡的只剩下七個人,我一邊洗一邊和她們講真相:「大姐,我和你們說個最重要的事,你們聽說過三退沒有?」有的說:「都這麼大歲數了,也沒的退。」我就把三退的重要性講給她們聽,她們聽明白後都用真名高興的退了,我拿出那一把護身符一一發給她們。不多不少正好七個,真神奇啊!

隨著正法的推進,我體悟到:在救度眾生中,當你真正放下自我去做的時候,雖然面對各階層不同眾生不同的表現,只要你心裏對他們沒有任何分別,抱著一顆慈悲的心,正念正行,真正為他們好並且表現輕鬆樂觀的時候,他們也對你沒有任何戒備心理,也能夠友善地聽你講真相,因為人的本性都是善良的,眾生都是為法來的,他們的思想就會溶入你慈悲的場中。如果你想的是自己:不出去救人又怕影響自己的層次,見到世人首先想對方是甚麼身份,對自己安全有沒有影響?那時對方的第一反應就是:還沒等你開口,他的目光就會直視著你,神情就像受到驚嚇似的。或對你惡、或趕快溜掉,這時你會用人心想:怎麼世人這麼難救?!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