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陸市善良婦女祝本明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安陸市法輪功學員祝本明是一個平平常常的婦女。修煉法輪功之前,由於生活的壓力大,她得了一種頭疼病,吃藥也不好使,發病時痛的要命,每次都把她折磨得死去活來,真是痛苦不堪。一九九九年二月,她有幸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多方醫治無效的頭疼病很快就好了,從此無病一身輕;身心愉快,心胸也變得寬廣,做事先考慮別人。並按照大法「真、善、忍」的要求主動善解了與幾個鄉親過去的恩怨。鄉親們親眼看到她的身心改變,都由衷的說:「法輪功真好!」

法輪大法給祝本明的人生帶來了無限的美好和希望。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中共非法打壓法輪功以來,祝本明為了堅持自己的信仰,多次受到中共當局的殘酷迫害,在安陸市「610」、公安局、國保大隊、安陸李店鎮派出所等的非人迫害下,幾次險些失去生命。她曾先後遭受安陸「610」河西洗腦班迫害一次、沙洋勞教所迫害一次、安陸四里看守所迫害四次,給她與她的家人造成了極大的傷害與痛苦。

沙洋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十個月的時間把祝本明一個好端端的人迫害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這段殘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一、上訪遭綁架、家人遭恐嚇

二零零零年十月,她去北京上訪,在河北邯鄲火車站遭到邯鄲警察的綁架。邯鄲警察與安陸市警察相互勾結將祝本明劫持到安陸四里看守所迫害。在安陸四里看守所裏,惡警劉黎光強迫她照像,不照像動手就打,三天兩頭對她非法提審一次天,跟犯人一樣對待。在那裏,她每頓吃的飯裏都有灰,有時菜裏也很髒,土、灰都能看的見。

這期間李店派出所的蔣文兵,胡明五經常到她家威脅她家人,並揚言要把她家的樓房踏平,給她的丈夫和孩子心靈深處造成了極大的傷害,精神遭到嚴重的摧殘。那時一家人好像天塌了一樣,度日如年,有時孩子嚇得半夜一驚一驚的哭,丈夫嚇得半個月都不敢出門。直到58天後,蔣文兵向她家人勒索了一千元錢,並強行逼她家人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才放她回家。

二、強制洗腦、精神折磨

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早晨,安陸「610」幾個警察與李店派出所的胡明五、李店街道書記、李店鎮政府鄭享林、計生辦的兩個女孩等一群人闖進祝本明家,胡明五、鄭享林用偽善騙她丈夫,說安陸市辦了學習班,讓她去「學習學習」,學習好了就回來。這個所謂「學習班」就是安陸市「610」辦的河西洗腦班。她被騙去的當天夜裏,她正煉功,洗腦班「610」四人闖進去大聲罵她,其中一人對她拳打腳踢,威脅她:「再煉打死你」。第二天這夥人逼她去看誹謗大法和她師父的錄像帶。她堅決不去看,用手緊抓住門,這些人強行把她往外拖,公安局的塗亞東蠻橫地把她的手抓出了血。

在河西邪惡洗腦班裏,她看到整個院子、走廊、電視屋裏到處掛滿了誹謗大法與大法師父的惡毒標語,這些無知而又愚蠢的人做出這些惡毒的事,她的心被深深的刺痛了。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讓人道德回升,對社會對家庭有百利無一害,這不是顛倒黑白是非,善惡不分嗎?她開始給610頭目李綿楚講真相,勸他趕快把這些東西撤下來,告訴他善惡有報是天理,這是謗天法,誰做這樣的事誰要遭報的。李綿楚不但不聽,還繼續逼她看邪黨電視,還找來甚麼佛教的人向她灌輸亂七八糟的東西,誹謗大法。她不聽,就把她關小號,唆使610幫兇迫害她,對她強行灌食,並揚言把她送沙洋勞教,企圖對她做所謂的「轉化」。她說,這麼好的大法往哪轉啊,那不是毀人嗎?她堅決不配合惡人,不簽字。2個多月的精神折磨,身體折磨,最後在她第二次絕食的第八天,身體已經不行了,惡人們才放她回家。

三、非法關押、撬掉三顆門牙

二零零一年五、六月份,剛回家一兩個月的時間,有一天,李店派出所一惡警突然闖進祝本明家無故搜查,搶走了真相標語。她直接到派出所去要標語,善意的給搶真相標語的那人講真相,告訴他不能這樣做,法輪大法是正法,這些標語是救人的,讓他趕快還給她。惡警不僅不聽,反而還打電話給安陸公安局,夥同警察把她劫持到安陸公安局,後又把她綁架到四里看守所。

在看守所的第四天,所長劉黎光陰笑著把她騙出去關進了一個小黑屋裏,她大喊「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劉黎光瞪著雙眼唆使兩個20歲左右的男犯人狠毒地把她推倒在地上,用鉗子撬掉了她三顆門牙,吐了一地鮮血,接著又把她關進小號,唆使六七個男犯人監控她。

幾天後在獄醫楊均煉的帶領下,一群惡警、犯人闖了進來,像要吃人一樣的架勢,兇狠的把她推倒在木板上,一群人對她蠻橫的灌食,嗆的她上氣不接下氣,痛苦不堪。這些邪惡的壞人還不罷休,接著抓起她的頭髮,提著她的頭狠毒的往木板上撞,將她的頭髮都扯掉了一把。

在安陸四里看守所這個邪惡黑窩裏,惡人們二十天把她折磨得不像人樣。回到家裏,鄉親們看了心裏都很難過。

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八日,李店派出所有一個人無故闖進她家,強行要她去李店派出所。祝本明去了之後,原李店派出所所長段紅偉氣急敗壞的把她的頭推到牆 上撞,惡徒蔣文兵也打她,兩人對她拳打腳踢,嘴裏罵個不停。之後他們再次將她綁架到四里看守所迫害。寒冷的冬天,洗的是涼水,蓋的是單薄被。九天的煎熬,她的身體、 精神遭到了非人的摧殘。惡人們看到她身體已經完全不行了,人已經站不住了,才讓她回家。

四、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月份,晚上八點鐘,祝本明正在煉功,突然公安局十幾個惡警闖入她家,一直衝到二樓,像土匪一樣瘋狂的踢門,瘋狂的罵人。他們連打帶踢強行將她再次綁架到四里看守所。在無任何法律程序和手續的情況下,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鐘,她與十幾個同修被安陸610 等直接送沙洋勞教所非法勞教。

沙洋勞教所是個邪惡的黑窩,十足的人間地獄,邪惡的壞人們為達到所謂轉化大法學員的目地,利用種種卑鄙下流的手段對祝本明的肉體、精神進行摧殘:

一、綁架她到沙洋七里湖醫院打毒針。很多學員被打毒針後,精神恍惚,痛苦不堪。

二、惡警小劉唆使女犯把她的頭髮剪的亂七八糟,以此羞辱她。並用白膠布貼住她的嘴,不准她說話。

三、精神折磨。先問她家裏幾個人,都幹甚麼。然後陰險地欺騙她說,她到這一來,她丈夫就不會要她了。妄圖摧毀她的精神意志。

四、不准睡覺、毒打。惡警汪晴(音)唆使2個犯人日夜盯著不准她睡覺,不准坐。犯人陳有章對她打罵不停,逼她站著,還把她的頭往下用力按,另一猶大用手狠毒打她的臉和嘴,還罵髒話。

五、利用猶大迫害她。惡警小劉唆使猶大不停地在她耳邊灌輸邪悟的東西,她根本不聽,猶大們氣急敗壞的罵她師父,罵大法。一次下流的把她推到一個小屋,逼她掛牌子(牌子上都是誹謗大法的),逼她踩地上寫的她師父的名字。她死活不配合,犯人、猶大、惡警們就對她打罵個不停。女犯人陳有章狠毒的把她的手反到後背使勁往上提,她當時大喊師父救命,惡人嚇得一下鬆手了。嘴裏還罵個不停。

六、多次殘酷灌食迫害。惡警汪晴幾次把她綁架到七里湖醫院強行灌食,管子插到胃底,一口氣上不來,隨時就有生命危險,幾次差點灌死在醫院裏。有一次,惡警汪晴勾結孝感十幾個男惡警,對她灌食。一男惡警揚言:「祝本明你白天死白死,晚上死瞎死,到時我們就說你是自殺身亡!」多惡毒呀,這幫拿著百姓的血汗錢,反過來坑害百姓的惡警甚麼惡毒的事都做得出來,甚麼惡毒的話也說的出來。還有一次,惡警小劉唆使兩個女犯人用繩子把她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她的手腳、全身不能動。一女犯人用一把鐵湯匙橫插在她嘴裏,又用另一把鐵湯匙使勁的在她嘴裏絞動,疼得她當時就暈過去了。那天晚上惡警和犯人們拿出一個塑料瓶,強行塞在她嘴裏,四個人把她按在鐵床邊,另兩個人不停從瓶口往她嘴裏塞髒東西,嗆的她當時就口腔出血。僅僅七個日日夜夜,沙洋勞教所就把她迫害得全身浮腫,雙腳腫得走路都沒有知覺,隨時都會倒地。

七、用卑鄙手段逼她轉化。有一天十幾個犯人與猶大把她手按在桌子上,逼她寫甚麼所謂的與大法「決裂書」,她把紙用手全部頂破也沒寫。後來一個黃石的叫袁怡珍(音)的猶大用偽善的手段欺騙她,一群人強行逼她簽字。

八、做奴役。強迫做外勞,在車間做手工,每天到深夜。

在沙洋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裏,十個月的時間把祝本明一個好端端的人迫害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這段殘酷的迫害,令她至今不堪回首。

二零零六年大約五、六月份,祝本明和一同修在小賣部說話,一輛警車突然停在她們面前,陳新潤等三個安陸惡警不由分說強行綁架她們到府城派出所。後又非法綁架她們到四里看守所,惡警梅德安像審犯人一樣問她現在還煉不煉功,她理直氣壯的告訴他們說「當然要煉」。她當面指控他們二零零二年勾結沙洋勞教所把她迫害成那樣,回家後人躺在床上,全身都不能動,差點死了,還是法輪功救了她,法輪功是好的,當然要煉。你們這樣做是錯的。看守所警察時不時威脅她,你這樣說,這樣做不可能放你回去,又經過了三十多天的身心折磨。最後她家裏的親朋好友多次到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才把她要回家的。

今天在這裏寫出祝本明遭受迫害的經過,別無他意。只是希望所有還在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人們懸崖勒馬,立即停止迫害!為你們自己,為你們的家人,真正的去了解一下法輪功真相。不要再被中共邪黨欺騙了,不要再被眼前的利益矇蔽雙眼了。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洪傳全世界!真心希望人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希望人們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