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六旬婦女張雪芹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七日】(明慧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安陸市法輪功學員張雪芹,女,65歲,原住湖北安陸市護國村。她因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屢次遭到邪黨警察的綁架、關押。

張雪芹原患有全身內外風濕、膝關節炎、婦科病、心臟病和發黑頭暈(心臟猛跳,兩眼一黑,頭腦沒有感覺,人就倒地)等十幾種病。一九九六年臘月,她開始學煉法輪功,一身病都不翼而飛了。她嘗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內心無比感激李老師,感激大法。

說真話遭綁架

九九年,法輪大法遭到邪黨迫害。張雪芹決定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二零零零年四月初八,張雪芹和法輪功學員毛翠蓮去北京,在廣場金水橋拉開大法橫幅,被警察抓住送到孝感駐京辦,第二天被安陸市公安局接回,關押在四里看守所,九月才被放回家。

惡警下藥

二零零一年四月,張雪芹、王家芬等法輪功學員包車去北京上訪,在廣水市街上被警察劫持回安陸四里看守所。張雪芹絕食反迫害,惡警強行灌食,並對她注射一種藥針,頓時,張雪芹感覺到全身麻木,一股說不出的難受勁湧到心臟處,頭沉沉的昏死過去了。惡警就把她扔到廁所裏幾個小時不管。後看守所怕擔責任,叫張雪芹的老伴把她接回家。當老伴和街坊質問警察為甚麼把人弄成這樣,警察輕鬆說:用錯藥了。

張雪芹回家學法煉功一個星期就好了。二零零二年,張雪芹再次去北京廣場打開大法橫幅,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被惡警抓住送到一個新建的勞教所,獄警搜身、搶錢,扒光張雪芹的衣服。她為了小法輪章不被搶去,就吞了。他們三男一女:二個男的壓她手臂,一個男的壓住兩腿,女的一手抓住她的頭髮提著頭使勁上下抖,另一隻手伸進喉管摳法輪章。她的頭髮被扯下一大片,疼得昏死過去了。不知甚麼時候她醒來,發現自己在停屍房,他們又強行她按手、腳印。

一次,張雪芹看見一警察手裏拿著一個小瓶(像青黴素瓶),向給她們吃的麵條碗裏倒藥粉,不小心還掉地上了,撒了一地的白色粉末。於是法輪功學員們拒絕吃麵條,並絕食抗議。

後來張雪芹她們被關押在四里看守所,這裏的惡警也在飯菜裏下藥,張雪芹絕食。看守所把她折磨得沒有脈搏了才放人。

非法勞教

二零零二年剛過完年的一天晚上十點多鐘,惡警陳旭東(女)、李寧、沈超、陳新潤、梅德安、黃亞軍五男一女,騙開她家的門,強行將她拖走。那一晚,公安局非法抓捕了許多大法弟子。

隨後,安陸市公安局以張雪芹到北京上訪為由,非法將她勞教二年。張雪芹體檢血壓240,沙洋女子勞教所拒收。看守所獄醫楊鈞煉、岳中貴用錢買通醫院和勞教所,勞教所違章留下張雪芹。

張雪芹被非法關押在沙洋女子勞教所二大隊,大隊長楊某,副大隊長龐某。

從警校畢業的劉某因張雪芹不配合、不放棄信仰,用電棍電她,不料卻把自己電疼了。劉某叫來幾個吸毒犯,把張雪芹拖到她們牢室,逼她面壁站軍姿,頭抵牆,身體站直,不許動,不許上廁所,不許睡覺,吸毒犯還不時用皮鞋尖踢她後腿。一站就是幾天幾夜,張雪芹心裏非常難受,嘔吐不止。(後來這些吸毒犯也遭到報應,下身和腿都爛了。)

張雪芹還親眼看到二大隊惡警對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殘酷摧殘:用電棍、棍棒將全身電得鮮血淋漓;用皮鞋尖踢女學員下身;把掃帚把在大便裏攪和後往學員嘴裏塞;有的法輪功學員眼睛被打瞎,被打殘、打死。

惡警還逼她背監規、背邪黨的東西,不背不讓睡覺,罰站或站軍姿、跑步。她還遭強行勞役:扒花生、挖樹坑、挖荒地等,不讓有休息的時間。定額不完成不讓吃飯,一般晚上只准睡4─5個小時。

在勞教所被迫害二年,導致張雪芹視物不清,耳朵聽不見,頭腦昏昏的。

被迫搬家

二零零七年四月,幾個惡警又闖進張雪芹家,搶走了大法書籍、經文和光碟,並且強行她按手印。為了不被惡警騷擾和肆意抓捕,她和老伴搬了幾次家。

一個六十多歲的婦女,不偷不搶、不官不貪,僅僅因為強身健體、說真話、做好人,竟被一個政權不容,三番五次的遭綁架、關押、酷刑折磨。如此殘害百姓的政權,上天能允它一直橫行下去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