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安陸黃學軍遭九年迫害 生活無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八月三十日】黃學軍,湖北安陸普愛醫院職工。九年來,黃學軍被安陸市國保惡警、孝昌「610」等持續迫害,曾被非法關押在孝感勞教、沙洋勞教所、孝昌看守所等。2008年4月份,流離失所的黃學軍回到單位要求上班,醫院院長趙國升、副院長鄧友法、劉駿配合聽從「610」惡人聶漢章的旨意,不予安排,使黃學軍全家生活沒有來源。

黃學軍是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得法前,人生迷茫,不知為甚麼而活著。得法後,家庭和睦,身心健康,活得充實而有意義。過去折磨黃學軍十幾年,中西藥都未治好的慢性鼻炎、咽喉炎,不到半年不翼而飛。工作中,講道德,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好人,任勞任怨,管藥時的巨額回扣一分錢都不要。這部使民眾道德回升、身心健康的高德大法,卻從九九年至今遭到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黃學軍全家從此陷入紅色恐怖下的深淵,失去了往日的快樂與幸福。

一.安陸市國保惡警非法審訊、監視居住

99年7月22日晚,黃學軍被安陸市國保惡警塗亞東、惡警梅德安、惡警陳新潤非法帶到公安局審訊,並要求黃學軍寫「不修煉的保證」。當晚抄走大半箱大法書籍與大法錄音、錄像帶、師父法像等私有財產。惡警陳新潤對黃學軍進行非法監視居住。

99年10月份,黃學軍和安陸市幾個大法弟子商量到北京上訪。惡警塗亞東與陳新潤將黃學軍帶到公安局非法審訊,黃學軍義正詞嚴,當時被釋放。三日後,黃學軍在單位上班時,惡警陳新潤、黃亞軍將他帶走。當時國保隊長李某將黃學軍非法送到孝感,勞教一年。

二.被關押孝感勞教,遭毒打酷刑

在勞教所,黃學軍受到了各種非人的待遇。在勞教所惡警的授意下,縱容犯人隨意折磨黃學軍。比如,用頭呈九十度「挖牆」、「貼牆」、罰跪。用笤帚抽打的全身是血印,用碗口粗行軍床的方形棒子打後背,拳打腳踢是家常便飯。冬天在雪地裏凍得嘔吐近休克,夏天在太陽下曝曬做苦力,死皮一層層往下掉。不准睡覺,逼著看誹謗大法的書、錄像,洗腦、精神折磨,要他寫假「保證」,包「轉化」的惡警好領效益工資……

三.再遭綁架

2000年10月份,黃學軍回單位後,三個月單位不給他安排工作,勞教期間的所有工資都被非法剝奪。

2001年8月29日,黃學軍講真相被不明真相者告發,在單位上班時,被孝昌「610」三個惡警與安陸惡警陳新潤綁架,陳新潤拳擊黃學軍。

在審訊室裏,黃學軍聲明:「我沒犯法,你們不配審問我。」黃學軍拒絕回答任何問題。一司機進來對黃學軍拳打腳踢,黃學軍不理他;另一惡警進來,把黃學軍雙肩架起,用膝撞黃學軍前胸,用手臂上肘猛力撞黃學軍,又把黃學軍頭往牆上撞,邊撞邊叫:撞死算自殺。

黃學軍始終不語,該惡警惱羞成怒,用電棍威脅黃學軍。又拿來一把鐵絲準備抽打黃學軍,被另一警察擋住。就這樣2天2夜未閤眼,沒吃一粒飯,沒喝一滴水。頭部是傷痕累累,腿上是血痕斑斑。

還是沒得到他們想要的東西,一科長惡狠狠地將黃學軍送到看守所,口裏不停發狠:「看我怎麼收拾你。」

過了3天,法制科派人來非法提審,黃學軍說政保科惡警對他行刑逼供,並把腿上傷痕給他們看。他們問黃學軍在家煉功沒有,黃學軍說:怎麼不煉?惡人問黃學軍怎麼認識法輪功,黃學軍說:法輪功是真理。

四.沙洋勞教所迫害遭洗腦

在孝昌看守所,黃學軍絕食6天。被非法關押1個月後,惡警把黃學軍送到沙洋勞教所。

進所第一天,惡警強迫黃學軍蹲在地上,不讓上廁所,並強迫黃學軍寫「保證書」。黃學軍不答應,兩惡警把黃學軍雙手反銬,按在地上,用電棍電黃學軍後背、臉。

在沙洋勞教所前半年,惡警為強迫黃學軍放棄信仰,強迫黃學軍背監規。每天晚上只睡幾小時,採取各種體罰。如用兩刑事犯把他牽著跑,累得他精疲力竭,半死不活。「蛙跳」,幾小時蹲在地上來回跳。跳完後,黃學軍第二天走路都跛。連續做幾百個上下蹲、幾百個俯臥撐。再就是所謂的「蹲姿」,一隻腳一蹲就是幾個小時,蹲得他頭昏眼花。

一群群猶大來對他進行斷章取義、歪曲事實的說教,威逼利誘地勸他寫「保證書」。再接著強迫看污衊大法的錄像帶、洗腦,直至背叛大法。在這種情況下,黃學軍違心妥協。

五.安陸國保大隊繼續迫害

2002年8月份,黃學軍回單位後,勞教期間的所有工資又都被非法剝奪。上班後三個月的效益工資被單位書記施發斌全部取消,並要黃學軍寫「保證不煉」。

2004年3月份,安陸國保隊長唐建國帶領女惡警陳旭東、惡警黃亞軍等在黃學軍上班時,把黃學軍從工作單位抓走,並非法抄家。惡警柯繼成(音)、陳旭東、陳新潤、梅德安、李凌對黃學軍非法審訊。

兩天後,夥同安陸「610」惡人聶漢章將黃學軍送至武漢湯遜湖洗腦中心一個月強制洗腦,費用全部逼迫家人承擔。在洗腦班,不讓睡覺,每天逼著看誹謗大法的錄像。兩人24小時監控,然後威脅黃學軍說要判刑。

2004年9月份,黃學軍在車上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出賣,被煙店派出所非法抓捕。惡警用手銬銬著黃學軍,惡警黃亞軍一邊搧黃學軍的耳光,一邊非法審問。後黃學軍被送到市看守所,在看守所照樣煉功、學法、發正念、講真相,喊「法輪大法好」 ,後被非法拘留十五天,無條件釋放。

2007年3月22日,上午八點多,黃學軍正在上班。安陸國保隊長唐建國、惡警黃亞軍帶領雲夢國保隊長張黎明,惡警喻猛、惡警阮運平和另一名惡警,非法將黃學軍抓捕。雲夢四惡警將黃學軍帶到雲夢國保辦公室非法審訊。在辦公室,張黎明搜走黃學軍現金200多元,100多元的手錶,沒有任何手續。黃學軍講真相,說共產惡黨迫害好人,希望你們不要助紂為虐,給自己留一條後路。惡警喻猛對黃學軍行兇。

當天,黃學軍被關進雲夢看守所。在看守所,黃學軍繼續煉功,惡警(音邱姓)唆使一個殺人犯、一個吸毒犯、一個盜竊犯把黃學軍往死裏打。打得黃學軍半月不能動彈,胸骨幾乎骨折。

3月22日當天,安陸國保女惡警陳旭東夥同雲夢國保隊長張黎明非法抄了黃學軍家,把黃學軍的家用電腦搶走,也沒有任何手續。黃學軍多次向安陸國保索要私人財產,隊長唐建國以電腦有法輪功信息為由不予歸還。

惡警喻猛到看守所非法提審黃學軍時,黃學軍要其歸還錢物,他對惡警阮運平講,說是充作了油費,至今不歸還。

黃學軍被非法關押近四個月,雲夢法院以取保候審放黃學軍出來。回單位工作不到兩月,雲夢法院想對黃學軍進行開庭審判。為了避免再次受到迫害,黃學軍被迫流離失所在外。2008年4月份黃學軍回到單位要求上班。院長趙國升,副院長鄧友法、劉駿積極配合「610」惡人聶漢章,不予安排,使黃學軍全家生活沒有來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