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幾位大法弟子遭受迫害的事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26日】

* 我修煉大法後附件炎、胃炎、乳腺增生等都好了,精神也好了,家裏一直不富裕,供兩個兒子上學很困難,修煉後身體好了並節約了一大筆醫藥費,供我兒子讀完了大學,一家人真正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大法的美好。

7.20江氏集團鎮壓大法後,湖北安陸李店派出所多次到我家騷擾,要我放棄修煉。我是親身受益的怎麼能相信電視的謊言呢?沒有答應他們的要求,年底李店派出所正副所長,紅石村主任,書記等6人天未亮就翻牆進來撞開門抄走了大法書七本、煉功帶、錄音機等,並把我也帶到了派出所要我寫保證,我沒有屈從。

2000年上半年,李店派出所和紅石村主任、書記共8人一起到我家威脅我,房產證也要拿走,我病中的丈夫與他們講理,他們就要打我丈夫,被鄰居們來攔住了,但房產證還是被他們拿走了。要我拿3萬元去取回,我們一直沒有答應他們的無理要求。

2001年上半年,為避免邪惡的迫害和連累家人,我準備到廣州打工。七月份,主任、書記、李店派出所所長等6人又到我家,見我不在家把我丈夫抓到派出所關押了一天,直到我放棄了廣州的工作後。公安局政保科陳新潤等6人還到我家抄家,把整個房屋翻了一個底朝天,甚麼也沒找到。

2002年十一月份,李店派出所胡所長又帶了8個人闖到我家,沒等我吃完飯就把我拉上了警車送到河西洗腦班,關押了10多天。自從7.20以後他們經常三更半夜敲門騷擾,我家人簽字保證,我及家人、親友從精神、肉體、經濟上的都受到了許多迫害。不管江氏集團怎樣瘋狂,我要緊隨師父的正法進程,一修到底。

* 我是安陸市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因患有多種疾病:高血壓病、風濕病、乳腺增生、胃病。打針吃藥無數,花了許多錢,給家裏帶來了沉重的經濟負擔,但是病情無好轉。每年夏天,常常咳嗽不停,夜間不能入睡,吵得家人也不得安寧,每年長達幾個月,同事們開玩笑說是「百日咳」。

1997年,再次咳嗽,我到醫院輸液,一位法輪功學員對我說:「我以前一身病,後來煉法輪功煉好了,你也去試試看!」我抱著試一試的心情走進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行列,經過三天的修煉,病情奇蹟般的好轉,夜間能睡個安穩覺了。從此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各種疾病全無,身體輕鬆,心情愉快,家庭和睦。

1999年7.20後,江氏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大法。公安局惡警數次到我工作的地方騷擾,因單位領導怕受連累,將我辭退。我本是一名下崗女工,找到一份工作是多麼不易。只因為我為了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修煉了法輪大法受到它們如此的迫害。不僅如此,後來他們又到我家裏來騷擾,原來和睦的家庭從此也不得安寧。

一日,二位老同事到我家來看我,我家附近一位監視我的惡人給派出所打電話報警,惡警們迅速將我家圍住,並翻牆而入,氣勢洶洶的將我二位同事進行盤問,當我二位同事回答它們說不是煉法輪功的,惡警們還不相信,企圖將她們帶回派出所進行關押審問,後來打電話到單位核實後,才將她們放行。

「十六」大前夕,他們又無故將我綁架到洗腦班關押了二個星期。逼著我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迫我寫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所謂的保證書。我深知大法的美好,和給我帶來的幸福,堅決不配合邪惡,後來他們就自欺欺人的自己代替我寫所謂的保證書。

憲法賦予每個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但是我的信仰要被它們剝奪。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個具有「真、善、忍」的人,做一個好人,但是他們要把我轉化。你說把一個好人往哪兒轉化?真邪惡!

* 我是安陸市的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因患有風濕病、附件炎、乳腺瘤,我每天得看著時間吃藥,每隔2個小時吃一次藥,仍然毫無好轉,就在醫生讓我準備做乳腺瘤手術的前一天,我聽一位煉法輪功的學員說,法輪功可以祛病健身,她以前有好幾種病都是煉法輪功煉好的。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行列。從此,我百病消除,丟掉了藥瓶子,再也不用看著時間吃藥了,人從此精神起來了,心情也愉快了,家庭也和睦了。

就在我修煉法輪大法將近半年的時候,江氏邪惡集團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因為一位同修被關押剛被放出來,就在我去探望她的時候,被一個監視她的惡人撞見了,就這樣我被送進拘留所關押了半個月。

在這以後,公安局、派出所的惡警們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到我家裏來騷擾,原本平靜的家庭,全因為他們的到來,而不得安寧。

2001年3月8日,他們又將我強行綁架到洗腦班關押了一個月。在洗腦班他們逼著我看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迫我寫背叛師父,背叛大法的保證書。因為我深知大法給我帶來的健康,帶來的美好,我堅決不配合邪惡。他們就找我丈夫,我丈夫又找人代替我寫了所謂的保證書。

憲法賦予我們每個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權利,因為我修煉法輪大法,按照師父的要求提高自身的道德水準,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具有「真、善、忍」的人,他們卻要把我轉化,你說在哪裏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壞人越少越好嗎?他們把一個好人往哪兒轉化?

*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我一直是在政府的迫害中生活過來的(包括家人也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苦),九九年七月底,社區工作人員王麗華、片警到我家逼我交出大法書籍、煉功帶,圖片等大法物品,還要寫甚麼不修煉的保證書。

九九年12月31日下午,王麗華帶領東西湖區公安局一科幹警唐某、宋某到我家,說是有人找我談話,沒有通知我家任何人強行將我帶到東西湖區公安局一科,說出現了「法輪大法好「各種橫幅,懷疑我知道×××功友的下落,在沒有任何憑據的前提下,非法審問我。

晚上,6、7個人換班審問,其中有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大隊長邱漢華,東西湖區公安局局長李光明,一科科長馮××工作人員唐某,我甚麼也不說,接著來了兩個又高又大的惡警,用大衣包住我的頭蒙住眼睛,從三樓綁架拖至一樓不知是甚麼地方,在這期間,將我雙手反銬,拿電棍威脅我,還要我丈夫下崗,哥哥免職。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千禧年的第一天,世紀之交的日子中,當人們沉浸在與家人團聚的幸福時刻)而我卻被邪惡迫害戴著冰涼的手銬押到漢陽公安局養老院,更令人恐懼的事要發生,罪不容赦的邱漢華拿著師尊偉大的佛像逼我說出××功友的下落,把師父法像在我面前晃動,當時我被銬在椅子上,我去保護師父的像,還被邱漢華搧了兩耳光,參加迫害者還有漢陽公安局李萍(女)等人。最後我被無理關押26天,扣押生活費400元,保證金5000元,在關押期間有幾天不讓上床睡覺。

參加迫害者:武漢市公安局一處大隊長邱漢華、原單位電話(85817117)住宅電話(84823125)。

2000年3月份東西湖區政法委書記肖作義點名要抓我,於是(吳興南村居委會工作人員王麗華、片警徐志海)去到我家騙人說新村派出所新所長找談話,於是我準備到派出所跟所有人洪法,卻被送進東西湖區吳家山氣象局洗腦班,家人找關係將我擔保放出來了,無理收取40元一晚的住宿費,工作人員的費用也要我交。參加迫害者肖作義原辦公室電話(027-83891868)。

2000年7月16日,我準備上京說明法輪功真象,在漢口火車站被抓住送至新村派出所罰200元,後被關押婦教所15天,期滿後緊接著送東西湖吳家山六支溝警校關押十幾天,交100多元生活費。

2000年9月20日,做完家政在回家的路上見到了幾個功友說了幾句話,卻被惡人舉報,以說我進京護法為理由,將我強行送何灣勞教一年。

2003年6月10日,我被轄區片警劉正,工作人員李光明等6、7人強行綁架送進東西湖區法教班,虐待體罰,幾天幾夜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氣溫高達38-39度,不讓洗澡,他們對大法師父不敬,把師父的名字寫在地上,劃一圈把學員強行推進圈中站在上面。我們由於不配合他們,他們恨得咬牙切齒,惡狠狠把學員的腳踩紫、踩腫,工作人員李俊傑、吳阿芳還把師父的名字寫在我身上,用盡各種卑鄙手段,後被他們強行轉化後,610還無恥的要求家人送一面錦旗。

2003年12月21日,一同修講真象被當地居民舉報,我去勸解,只因這又被送進武漢市第一收容所行政拘留十五天。

2004年3月10日中午,片警劉正和5、6名執法人員(當時執法人員剛喝完酒)闖入我家,只因兩會期間要完成指標亂抓無辜充數,他們將我拖至樓下,在拉扯的過程中,我滿手、腳全是血痕還光著腳,在群眾的譴責聲中才給了一雙鞋,後被綁架至東西湖三店法教班關押,除此外還經常在特別敏感的日期,經常有居委會和公安的到我家中騷擾,電話騷擾。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