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安陸市大法弟子自述一家人幾年來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6月11日】我原單位是湖北省安陸市建設銀行,全家人未煉法輪功前,父親患心肌梗塞、動脈硬化;母親患胃癌、心律衰竭;姐姐患氣胸、肺氣管破裂;愛人有肝炎、心臟病;我則是腎出血達13年之久。我一家人沒一天好日子過,在病痛中煎熬。自從有幸修煉了法輪大法以後,師父無條件的教我們做一個好人,解除了我們的病痛,使我們全家人得到了健康的身體,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地,生命存在的真正意義,我們全家人對師父的感激難於言表。

1999年7月,江××出於個人妒嫉,操縱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瘋狂鎮壓、造謠、栽贓、誣陷,欺世大謊矇騙毒害了全國人民。

我全家於2000年10月11日去北京上訪,反映法輪功的真象,卻發現信訪辦成了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機構。我們毅然來到天安門廣場,看見廣場上警笛呼叫,警車拖走一車車法輪功學員,我們在廣場右側煉功並告訴遊人:法輪功是講「真、善、忍」的好功法,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師父是清白的!遊人紛紛鼓掌落淚。警察、便衣將我們強行綁架上車,惡警用皮鞋踢我愛人。我們被關在天安門公安分局的鐵籠子裏,後被公安惡警用銬子帶回安陸。

我們被關押在安陸看守所,親屬送的食物被犯人瓜分,衣物被截留,兩個人合吃一份飯。我父親被非法關押45天,我母親被關押39天,姐姐被關押25天,我愛人被關押50天。按15元每天勒索生活費,吃的米是多年陳米,菜裏沒有油。菜盆裏,土、蟲、黃葉、硬梗都有。我被關押25天,遭到犯人的迫害,出來後被單位開除公職。

2001年3月8日婦女節那天,我姐姐被惡警抓進洗腦班,遭到關小號迫害。對外宣稱學習,實際是在第二看守所。

2001年6月23日,我愛人貼真象資料時被惡人舉報,惡警將我愛人抓進看守所,我愛人絕食抗議,惡警劉所長、王所長指揮男犯人把我愛人按倒在桌子上,抓住頭髮,捏住鼻子,把漏斗強行插進嘴裏,野蠻灌食,我愛人當時就暈了,水和飯灌不進去,犯人嚇壞了,惡警卻指揮繼續迫害。陳新潤、沈超等4名惡警迫害我愛人2天1夜不准閤眼,惡警陳新潤出口污穢,侮辱人格。後來把我愛人抬到外面審訊室,又要強行灌食,看見我愛人雙腳全部發紫,最後強行輸液,犯人24小時監視,輸了藥水後,整個人腦袋發脹,全身發熱,嘴和鼻子散發出濃烈藥味,心跳加快。長期關押後,我愛人全身長滿了紅疥瘡,身體瘦得皮包骨頭。有時惡警親自上陣,強行灌食,把插管從鼻子硬插入胃裏,插管帶出來的都是血,嘴裏吐的都是血,我愛人被非法關押4個月後(其中絕食30天),惡警怕出人命才放回。

2001年6月23日我愛人被抓的同日,陳新潤等4名惡警強行破門,非法抄我的家,抄走大法書、錄音帶、資料、錄音機,把我綁架到看守所,牢頭指揮犯人,打得我胸部一呼吸就痛,晚上不能翻身。將我非法關押5個月後,送湖北省沙洋農場非法勞教一年半。到沙洋勞教所三大隊的當天,惡警強迫我面壁,從上午11點到晚上8點。後來搞軍訓,站式、下蹲等,強迫做蛙跳。有次仙桃、洪湖2名吸毒犯把我拖到廁所,把我拳打腳踢在地。下午,惡警向我們灌污衊大法的言論,強迫我們坐一個小凳上不准動,不准說話,吸毒犯看著,不順就是一拳。我的屁股坐爛了,褲子粘在肉上。從嚴管隊過來的惡警、吸毒犯整人更狠,吸毒犯利用中午飯後的時間,強迫重複下蹲,強迫勞動,讓人一直在疲勞中。我被宜昌的吸毒犯迫害得吐血、便血,才被保外就醫放回。

2002年1月10日,4惡警闖入我家,非法抄家,將我母親和我愛人綁架到拘留所,我母親絕食抗議,口裏吐血,它們怕擔責任將我母親放回。我愛人被關進看守所後絕食抗議,後來嚴重高燒,惡警找來一位老中醫,老中醫號脈後大驚,搖搖頭說「不行了。」第二天又強行插管灌食,獄醫看見我愛人整個臉發白,嚇得轉頭跑出,後來讓家人把我愛人接回。2002年5月29日,又來8名惡警把我愛人綁架到看守所,他絕食抗議後被放回,被迫流離失所。

2003年3月29日,當地610惡人夥同單位助紂為虐的,把我父親騙出,然後綁架到武漢洗腦班。

2004年2月19日,我姐姐被惡警陳新潤、沈超盯梢、跟蹤,圖謀綁架,我姐姐被迫離家出走。

世上善良的人們,請你們明辨是非,中國人幾千年來都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請不要被謊言毒害,善待大法,你們將得到福份,你的子孫、親人都有福報。安陸的610人員,你們不要追隨邪惡的江××一條黑路走到底,為了你自己的生命,趕快清醒過來吧,善待大法及大法學員,這是你們最好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