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退休教師煉功受益 被當局迫害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二日】(明慧通訊員湖北報導)湖北安陸市退休女教師孫賢芬修煉法輪功後,身體獲得了健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當局迫害法輪功後,她受到安陸公安局等單位人員的多次騷擾、迫害,身心受到極度的摧殘,在承受近十一年的身心迫害後,於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含冤離世。

煉功受益

孫賢芬,女,一九四五年生於湖北安陸市,是安陸市實驗初中的一名退休教師。她一生未婚,潔身自好,自尊自重,為人真誠,善良。任教期間工作兢兢業業,對學生關心、愛護,學生家長也喜歡到她家與她交流、談心。

四十五歲那年,她因患腰椎間盤突出,骨質增生等疾病,生活不能自理,病休了將近一年,多方醫治無效。醫生說她的病無特效藥,建議她練氣功輔助治療。從此她就苦苦尋找,相繼學過幾種氣功,花了不少錢不說,也沒見有多大作用,直到一九九六年六月底,才有幸尋得大法。

修煉法輪大法的每一天都是充實幸福的,她按大法「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心靈得到昇華,身上的疾病也在不知不覺中不翼而飛。從而更加堅定了她修煉大法的信心。

被迫害離世

然而好景不長,九九年七月,法輪功無端遭迫害,然而她修煉法輪功的心始終未變,也由此開始了安陸惡人惡警對她無休止的干擾迫害。每到邪黨的所謂「敏感日」,總有人去她家干擾,威脅,恐嚇,去的最多的是安陸市公安局政保科的陳新潤。府城辦事處、派出所及她單位領導經常以開會等名義把她騙去,逼迫她寫「不煉功、不上訪」的保證,還時常打電話到她家,所謂「點名」,查看她是否在家。

二零零二年五月三日晚,陳新潤、李凌等三人以查戶口為名騙開門,一進門就到家裏翻東西,被孫賢芬阻攔,陳新潤惡狠狠的說:「我總要把你抓去關起來,叫你知道厲害」。當晚他們非法拿走了一些大法真相資料。幾天後,五月九日陳新潤等人及她單位領導,又闖進她家,非法搜查、抄家,拿走大法書籍等,之後又相繼去騷擾了幾次,逼迫她在筆錄裏簽字,他們經常在她家附近監視她,他們每去一次,孫賢芬就給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自己親身受益的經歷,極力的勸善,可是沒有人理會。

二零零三年五月,她學校的領導打電話說找她有事,一開門進來的又是陳新潤、李凌、陳旭東,他們一進門就開始亂翻東西。可憐的老人,一生安分守己,只想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卻如此備受欺凌,面對他們多次無恥欺騙,無理騷擾、迫害,孫賢芬高聲喊出「法輪大法好!」。

惡警們把她綁架到安陸四里看守所,與殺人犯關在一起,不准她煉功,她的左臂被陳新潤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右腳也被踩青了。在看守所裏面對迫害,她絕食抗議,看守所警察岳中貴就打她耳光。

在安陸四里看守所這個人間地獄裏,她的身心受到極度的摧殘,看守所裏設置了監控裝置,監控著人的一舉一動,在那裏,近十個月的時間,日夜不能睡覺,大腦得不到片刻寧靜,晚上聽到的是各種陰森恐怖的聲音,還有從審訊室裏傳來的淒慘叫聲,那時她的精神極度緊張。

這期間,她還曾被帶到府城教育站,陳新潤、李凌、陳旭東、沈超、還有府城辦事處的陳卉等人,他們三班倒,輪流審問,二十四小時不讓睡覺、不准坐有靠背的凳,她的腰疼痛難忍,身心極度疲憊,在這樣的情況下,惡警們逼迫她寫保證,被她再次拒絕。他們將她帶回看守所,把她單獨關進號子裏,號子的門日夜不許關,每天由外牢的男犯輪流看守她,大熱天,上廁所,洗澡,換衣都極不方便。她本來就緊張的神經就更緊張了,她哪敢躺下睡覺,幾乎夜夜和衣坐著。

從看守所出來回到家,她的精神一直處於極度緊張、恐懼的狀態,神情恍惚,不能正常生活,害怕別人監控,說話都怕被別人聽見。就在她處於這種狀態期間,惡警們還不放過她,上門騷擾她,脅迫她簽字,被孫賢芬拒絕。

孫賢芬修大法獲得了新生,中共邪黨的迫害卻使她失去了生命。但願世人能從她的遭遇中認清惡黨的流氓本質,遠離邪黨,重獲新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