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為法而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九六年五月,有人送我一本《轉法輪》。那時的我,滿腦子是無神論、唯物論那一套,翻翻覺的太玄,放在了一邊。九六年八月,生活中的是非矛盾讓我心煩意亂,想去找一位老同學訴訴苦,沒想到她也在修法輪功。她跟我洪法,談自己的修煉體會,我一下就聽進去了。從此我也走上了修煉之路,明白了生命原來就是為得法而來的。

死裏逃生

這是我十六歲時大媽給我講的事。我老家在西北農村,姐姐才一歲多,母親又生下了我。因為太窮,母親想溺死我,把她的奶水都給姐姐。就在我被按到水盆裏眼看不行時,大媽不顧一切的把我拽了出來。母親一看又是個女孩,堅持不要我,不給我奶吃,我餓的哇哇直哭,無奈,大媽抱走了我。想不到四個月後,姐姐不慎掉進一鍋開水中,死的很慘。母親的奶水沒人吃了,又把我抱了回來。真沒想到,我一生下來就過了一個生死大關。

二零零八年我回老家看望母親,似睡非睡中看到一個景象:天邊突然翻起一片黑雲,一個天兵天將從黑雲中飄落到我的身邊,呼喚我起床。當時意念中清楚的感到:他,就是我這一世的母親。我終於明白了我與母親的宿緣,深深感到得法不易。舊勢力的安排,早就為我們設下了巨關巨難,從我一出生,就想害我。我是來得法的生命,我的一切由師父在高處掌握著,讓我活了下來,有緣走進了法中。不過我也悟到,生生世世造業,早還早好。看來我從出生起,就在痛苦中消業,魔難其實不是壞事。

墜落紅塵

我剛得法時,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在一個美麗聖潔的地方,那兒碧水澄清,滿眼翡翠珊瑚,白天鵝浮在水面,我好快活。突然,我掉入了一個黑洞,那洞很深很深。掉啊掉啊,不斷的往下墜落,最後我一下坐到了地上。回過神來,我不解的問:「這是甚麼地方?怎麼那麼髒啊?」這時,我聽到正前方上空師尊正在講法,師父洪亮的聲音在我耳邊迴盪。於是我大喊一聲:「我要修煉!」突然從夢中驚醒。師父曾在經文《精進要旨》〈真修〉中告訴我們:「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的心。」我親身體會到了那個可怕的往下掉的過程。現在有緣得法,就有了返回去的希望。我知道,師父借夢境催我珍惜機緣,勇猛精進。

實修去人心

我走入修煉,是被「真善忍」所吸引。我想能做到「真善忍」該多好,這一生再也不會有煩惱與憂愁了。從此後,我嚴格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從內心改變著自己,不記苦樂,不記怨仇,遇到矛盾向內找,不與別人爭高低。境界的提高也改變了周圍的環境,一切變的祥和了。有一次有同事突然對我出言不遜,挖苦的話讓我剜心透骨,第二天煉功打坐時,那人惡狠狠罵我的表情又翻了出了。我想我已修了大法,就是最幸運的人,不跟常人一般見識。這麼一想,不由自主抽泣起來,雙盤的腿瞬間不疼了,只感到強大的能量流在身體裏湧動,那種感覺妙不可言。煉完功,功友們都說,你哭的那一陣子,連我們打坐時腿都不疼了。那時修煉還不到半年。我悟到,作為一個修煉人,無論在順境還是逆境,只要按大法標準去做,結果都是最好的。

修煉前,我的人生觀是要多掙錢,所以為了私利在單位勾心鬥角,憤憤不平,把自己搞的一身病。看見別人發財,心裏不平衡,逼著丈夫下海撈錢,結果搞的焦頭爛額。修大法後,明白返本歸真才是做人的目地,生死由命,富貴在天,一切順其自然為好。有次家人外出途中出了車禍,車都被擠破了,父子倆卻平安無事。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五、超常感受

走入修煉,只想做好人,沒想治病,未料到嚴重的子宮肌瘤煉功僅十天瘤子就不見了。從此,我紅光滿面,換了個人。碰到熟人,總是驚奇的問我:你怎麼那麼年輕,氣色又那麼好?」我愉快的告訴他們:「因為我煉法輪功。」有一次睡覺時,我鼻子堵塞無法入睡,突然一股熱流從頭頂灌透全身,瞬間,鼻子就通了。後來從法中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給我灌頂。剛開始修煉時,我一睡覺,就有一個披頭散髮的人朝我撞來,我喊師父,後來就不再出現了。有一次夢中我要去一個地方,有人告訴我,路上有關卡。突然我看到兩隻狐狸一眨眼變成了兩個人來攔我,我告訴它們: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對方說:你是李洪志的弟子?那就過去吧。也有一次,我坐在床上,突然看見三隻大眼睛,我想師父法中說有一隻大眼睛,我怎麼看到三隻呢?後來一想別管它。那時,我經常出現一種情況,元神突然從頭頂出去,直往上飛,一想要回去,就又回來了。我對師父說到的「元神離體」有切身體驗。

六、天梯難上

修煉是難的,真是「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洪吟》<苦其心志>)。掉進骯髒的塵世,身上沾滿了污泥濁水,心想脫出來,卻仍被「名利情」纏繞。我深深感到,要真正達到「真善忍」的標準其實很不容易。有一次,我在夢中爬天梯,梯子下面是萬丈深淵。身邊有人在議論:爬不好掉下去就是粉身碎骨。有幾個人剛爬幾級就不敢再爬,又有一些人掉下去了,最後只剩我一個人還在爬。天梯在晃動,我沒害怕,一直爬到了頂頭,我看到了一層天。我知道,那是師父在點化我,鼓勵我,要我克服困難,堅修到底。後來看到北宋邵雍的《梅花詩》「蕩蕩天門萬古開 幾人歸去幾人來」,我深有感觸。想當初那麼多高層生命下到人間,可真正能修回去的又有多少?沒有信師信法的堅定信念,沒有百折不撓的堅強毅力,要想回到天上去,那是不可能的。大法已給了我們一部上天的梯子,得到了一定要珍惜。

七、恒心舉足

我為修煉吃了很多苦,多次因講真相做資料被迫害關押,一個又一個的魔難我都挺過去了。可又一次關押在勞教所時,感到自己的承受力已到了極限,肉體與心靈的摧殘與煎熬,讓我的意志發生了動搖。就在那時,師父點了我一夢:我在一個直立的牆壁上走,牆壁金光燦燦,儘管我知道上面有多美好,可我實在沒有力氣再往上走了。可我根本無法下去,往下看,牆根深不見底,我只能向上。想起師父《洪吟》<登泰山>中的那句詩「停於半天難得度」,我只有抬起萬斤之腿,咬緊牙關繼續往上。終於看到了希望,最後我拽著一棵樹根,躍了上去。師父說:「其實你們再也不是常人中的人了,你們都回不去了,你們真的回不去了」(《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我真切體會到了這段法理的內涵。

八、親人期盼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越來越認識到修煉的珍貴,天上的親人都在等著我們,盼著我們。有一次,我在夢中又在攀登,那次是在爬一塊巨石,很難啊,我爬不上去。後來上面有人伸手拉我,下面有人往上推我,我一下躍上去了。只見上面有好幾位親人在迎接我,一個小孩在我臉上親了又親,那高興激動的樣子,至今還記憶猶新。師父說:「所以你真正的父母,正在那兒看著你,盼你回去你不回去,迷在這裏,還覺的這裏都是親人。」(《悉尼法會講法》)我的心又一次被震動。生命為法而來,天上的一切才是真實的,那麼人間的東西還有甚麼捨不下的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