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謝師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二日】我出生湖南,自幼隨父母遷居北京。「文革」後期,伴著邪黨「忠字舞」的旋律,帶著豪言壯語,我離開北京奔赴三線。誰知北京的戶口很快被人頂替,再回北京已毫無希望。飽嘗被欺騙的屈辱,面對黃土山溝,我度過了艱難的十四個年頭。在一次次的痛苦折磨中,最後總算在江南落了戶。

一、好奇的童年

我的姥姥和母親都信佛,姥姥常常在半夜裏敲木魚念經,那時我才兩三歲。姥姥的天目是開的,有些小功能,會驅鬼招魂。有次姥姥告訴我:窗外趴著好多鬼魂在聽她念經。姥姥與母親時常告誡我們:人不能做壞事,天上有眼看著呢!姥姥也常常給我講些神奇的故事,我總好奇的問這問那。有時,我會把我的奇想與小狗傾訴;有時我會凝視著滿天星斗遐想:我是誰?從哪兒來?我會老嗎?我會死嗎?有時我會莫名的流淚,覺的那麼孤獨無望,冥冥之中總有一種期待,到底期盼甚麼?我不知道。

二、苦難與拼搏中清醒

父親因所謂的歷史問題「文革」受衝擊,天天挨鬥,逼迫他交代那些「莫須有」的罪行。一天半夜醒來,我見母親挽著父親的胳臂哭成一團,父親承受不住要去自盡,母親哭著求他:看在這五個孩子的面上,你不能走啊!父親被戴上「反革命」帽子後,我在「狗崽子」的罵聲中成長。歷經多次政治運動的我,親眼見到自己崇拜的小學班主任被打成右派,初中生物老師被造反派活活打死。在那種欺騙、為私、你死我活算計人的環境污染下,我學會了保護自己,為了名利去爭去鬥,稍受挫折就整夜不眠,活的好苦好累。有一年過節,單位每人發一箱酒,我與一位領導有點小矛盾,竟當著他的面把酒全摔碎了。修煉大法後,每想到此事,羞愧難當。有一天終於找到機會向那位領導賠禮道歉,後來他對別人說:「這個功(法輪功)好不好,看看她的變化就會知道。」

一退休,當三十年爭權奪利的日子結束時,我心裏空蕩蕩的,感到被社會遺棄了。壓抑、失落、孤寂死死纏著我,身體一下垮了,連公交車都上不去。我患上了風濕性關節炎、心律不齊,過敏性皮膚病等,腰痛的下不了床,心裏煩躁的整天就想哭。可我不死心,還想打工掙錢,結果事事不順,出盡了洋相。

其實那時我已看過大法書,受業力阻礙,懵懵懂懂,似修非修。兒子對我說:「媽,您年齡大了,記性不好,別幹了。」當我的工作被兒媳頂替時,我傷心流淚,一下又覺的無比失落。

那天我隨手翻開大法書,師父的法像微笑著慈善看著我,我突然想通了:還是找個煉功點好好學法煉功吧。這念一出,家裏壞了多年的錄放機上的彩燈全亮了,整個屋裏一片紅光,我愣住了。那是師父在鼓勵我呀,欣喜的熱淚流了下來。

三、得法的喜悅

我終於正式走入了修煉行列。接連幾天學法,一陣陣熱流從頭通到腳,覺的全身上下有法輪在轉。多年的關節炎不翼而飛,其它的病也無蹤影了,身體舒服輕鬆,紅光滿面,神奇和驚喜把我帶入了玄妙的世界。

走入了修煉後,我事事按「真善忍」歸正自己,修心向善,待人平和、寬容、真誠,不再為得失計較,每天都是樂呵呵的,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了。大法法理使我的人生觀和宇宙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懂得了生命的真正意義是返本歸真,返回自己先天純真善良的本性,當時心裏的充實,真是無以言表。我和同修們天天學法煉功,切磋交流,時時沐浴在師尊慈悲呵護的法光中。

盤腿是我修煉的第一個難關,開始散盤也坐不住,單盤腿翹的老高,兩腿又疼又麻還鬧心,我在心裏求師父幫幫我,這時耳邊清清楚楚響起師父的聲音:「這忙是不能幫的。」太神奇了,師父時刻都在我身邊啊!師父的法理立刻打入腦中:「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洪吟》〈法輪大法〉)。很快我像換了一個人,我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快樂的人。一天單位領導來看我說:「你變化好大啊,比退休前精神多了。」我說:「十幾年前我連公交車都上不去了,十幾年後的今天,我走路輕的就像飄著一樣。」

得到了這麼偉大的佛法,我要讓更多的有緣人受益。九九年三月,我們洪法小分隊到市郊幾個縣鎮,幫那裏建功點。白天教功、看講法錄像,晚上與新學員切磋交流。有人當即感到小腹部位法輪在轉;一對姐妹打坐時,姐姐看到一個鮮豔的法輪在妹妹身邊轉,心想:法輪怎麼不到我這兒來呢?剛一想,法輪就轉到她身邊來了,姐妹倆喜極而泣。有個三、四歲的小男孩看到師父法像時,高興的喊:「法王!法王!」同修們都被感動的流淚了。

四、最幸福的時刻

九八年八月二十二日,在新加坡國際法會上,我幸運的見到了慈悲的師父。當師父的身影出現在會場門口時,全場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師父高大偉岸,面容慈祥可親,微笑著向我們走來。頓時百感交集,我閉著眼雙手合十,任憑淚水盡情流淌。師父經過我面前時,拍了拍我的肩膀,大步向講台走去,我與同修相擁而泣。

下午交流切磋,師父到各組看望大家,解答問題。有位小弟子拉著師父的手,請師父到自己的小組去,師父笑瞇瞇的跟去了。師父是那樣的平易近人,灑脫超凡的言談舉止,牢牢銘刻在我的心中,令我永世難忘。

八月二十三日晚,會務組宣布師父要和大家合影,夢寐以求的願望終於實現了。拍攝時,我蹲在師父前面,回頭一眼不眨的看著師父,就像走失了多年的孩子終於找到了媽媽。與師父告別時,我們一步三回頭,師父再三囑咐我們:「回去要多看書,多看書。」直至今天,慈悲的話音仍時時迴盪在耳邊,學法成了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

五、一人煉功親人受益

一次,我兒子和同事開車到外地出差,與一輛貨車相撞,車前側都撞癟了,車燈玻璃撒了一地,可人一點沒傷著。在場的人嚇呆了,竟然沒傷著人,連交警都覺的神奇。兒子用手機拍下撞壞的汽車給我看,我知道是師父保護了他們。他們身上帶著護身符,車上也掛著護身符,心裏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當然會保護他們。

我妹妹五歲的孫子瘦小單薄,在幼兒園被人撞倒。後腦殼磕在水泥地上,昏迷不醒,醫院下了病危通知。醫生說即使做開顱手術,也不一定能醒來,就是醒過來,也會殘廢。可手術一週後奇蹟發生了,孩子恢復的非常快,不僅沒影響智力,至今還彈的一手好鋼琴。我知道這是明真相得到的福份。

同修的兒子是長途大貨車司機,不久前的一天晚上,在送貨的路上出了車禍。當時貨物裝滿了車廂,以90碼的車速駕上了高速公路,途中突見前面一根很大的方形鋼筋水泥橫樑躺在路中央,剎車已來不及了,只聽一聲巨響,車向前滑行了70米後停住了。同修的兒子好一會才緩過神來,只見輪胎爆裂,輪胎鋼圈嚴重變形,可車廂的貨好好的一點都沒撒落。再看自己,不僅沒受傷,連皮都沒破。交警來了,覺的不可思議,這樣的車禍都是車毀人亡,怎麼都好好的?那是因為他父母都是大法弟子,他也受益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