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某地法輪大法小弟子修煉心得(三)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黑龍江省某市召開了大法小弟子心得交流會,通過這次交流會,讓我們看到了大法小弟子們都能如同雄獅般的勇猛精進,對我們這些成年的大法弟子也促進非常大。同時,我們也意識到為大法小弟子們開創學法環境是多麼重要。下面是青年弟子們在這次交流會中的部份發言稿件。

  • 珍惜修煉機緣,堅定正念

  • 初中生學法的體會

  • 破除觀念,精進不停

  • 從常人走向修煉人

  • 珍惜修煉機緣,堅定正念

    文/小豐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跟爸爸、媽媽修煉法輪大法的,聽爸爸說那時我才二十個月,當時的情景我也不記得了。得法不到一年,瘋狂的迫害就開始了。爸爸進京上訪被綁架,家人急於救人,沒時間看管我,我不得不放棄了學法。

    走回大法修煉中來是在二零零三年,爸爸早已回來了。我們家自己買了新房子,從爺爺奶奶家搬出來,少了親人的干擾,我才又溶入到大法的修煉中來。以後修煉的路我走的磕磕絆絆,有一次差點又放棄學法。不過,我還是走了過來。以下是我個人修煉過程與自己的體悟。不當之處請指正。

    在法中昇華

    由於小時候很貪玩,每到學法煉功時,我總是挑短的,讀完或煉完後趕緊出去玩。那時把學法煉功當成負擔。每到學法煉功時就趕緊逃避,或者是讓爸媽放錄音帶,自己在旁邊聽。那時有個想法,就是寧肯多聽一個小時的錄音帶也不願去讀一講《轉法輪》。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的,我也習慣了到時間就學法煉功,這顆不情願的心才消失。

    平衡好學習與學法的時間關係

    在上小學時,功課比較少,多數時候在學法前能夠完成作業。這樣就能夠和父母一起去學法點集體學法。但上中學以後各科的功課就多了,完成作業時,已經是晚上九點鐘左右,因此就沒有時間學法。後來,為了能夠有時間學法,爸媽便將我學法的時間安排到了週五晚上和雙休日。這樣每週有三天時間和爸媽在一起集體學法了。到了寒暑假,每天都能堅持到大法小弟子學法小組學法。有時也背一些經文和《洪吟》。

    在修煉中提高心性

    學了大法以後,我知道要做一個好人,首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轉法輪》)。在這方面,對我的考驗很多。有時把握不好,心裏就不舒服。有時候把握的好,很坦然就過去了。

    有一次,一個同學罵我,我當時心頭一緊,正想過去和他理論,突然想起煉功人要「忍」。便笑著對他說「接著罵」,他就罵的更來勁。最後他見我不生氣,自討沒趣,就來了句「不罵了。」但是有時候氣在火頭上,火憋不住,就火冒三丈的和人家幹起來。過後便後悔。挖挖根,和別人幹仗的原因還是放不下面子,是這顆愛面子的心在作怪。師父在《洪吟二》〈心自明〉中寫道:「放下執著輕舟快 人心凡重難過洋」。是啊,如果把愛面子這心放下了,那麼這個關應該很容易就過去了。我悟到:在塵世中,我們應該放下各種執著、慾望,才能在修煉的路上精進,否則,就是難以過關了。

    面對迫害堅定正念

    二零零七年的一月二十三日,爸媽同其他同修一起去非法關押大法弟子的黑窩近距離發正念。結果,媽媽被惡警綁架。爸爸和其他同修營救媽媽,連續多日不在家,我大伯把我接到奶奶家。在那裏,爺爺、奶奶和其他親屬一起勸我放棄修煉大法。大姨甚至對我說:你再煉下次被抓的就是你了。無論他們怎麼勸,我也不動心,就是不作聲。我知道一旦口出「不煉」二字對煉功人來說就是個恥辱,也是自己表了態,那就會被邪惡抓住把柄,藉機迫害。所以我選擇了沉默。親人拿我沒辦法,只好放棄了。


    初中生學法的體會

    文/ 小茹

    尊敬的師父好!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小弟子,跟隨奶奶一同修煉。雖然有時難免會有磕磕碰碰的時候,但我堅信自己能闖過這一關,我為自己成為一名大法小弟子感到無比的自豪與欣慰。

    小時候,我因高燒患了感冒,奶奶就告訴我,讓我心裏默默念「法輪大法好」。我心裏想為甚麼要說這句話呢?我當時思索了半天。後來真沒有料到,念完這句話,頓時頭腦裏清醒了許多,為此我感到很高興,從那時起,我就記住了,如果有甚麼困難我常念這句話。奶奶也不斷的給我講真相讓我明白「法輪大法好」的涵義。

    上學的時候我和同學講這件事,他們都不相信,說:「這怎麼可能呢!」我說,這就是事實,後來,我讓他們三退,他們很猶豫。因此我和他們講真相,讓他們明白其中的道理。他們聽了我講這些話,他們也理解了,也三退了,這時我心裏很高興,心裏一下子也變的輕鬆了,舒服了,從此心裏下定結論,奶奶那麼大年紀都講真相,我也要讓那些受矇蔽的人,從此不再反對大法,有個美好的未來。從此我就開始和同學講真相了。

    後來一點點的,奶奶開始教我煉靜功,當時感到特別累,我實在挺不住了,學了很多次都不是完全成功的,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呢?

    不久放假了,我去了補課班補課,那時還沒有成立學法點,等我補到十幾天的時候,學法點已經成立了,鄰居讓我去學法點學法。一開始我想補課又想學法,這真使我進退兩難啊!怎麼辦呢?我去補課班讓老師改時間,也說了許多我的原因,可老師沒有答應,很多次都是這樣,我也沒有辦法。

    後來決定了,我要放棄補課,去學法,可真的沒有想到,老師聽了這件事來到我家找我,他問我原因,我說:「老師這是時間的問題。你說不能改時間,那沒有辦法我只能放棄。」後來不知怎麼搞的,老師樂呵呵的說可以改時間,這沒問題。此時,我在想,這麼快就答應了,這就是師父對我的一個考驗吧!最後師父還幫助我讓我的兩種選擇完美,我很高興,終於能學法了。

    在學法點上,剛開始去有些害怕,怕自己堅持不下來,心想這多丟人呢!到煉靜功的時候,怎麼辦呢?當時我很著急,我心想,把心放正,心態要穩就會好的,漸漸的,當我在煉靜功時,沒有疼痛的滋味了,這是怎麼回事呀?就像兩隻手瞬間沒有了感覺一樣,但是拿下來的時候會很疼。過後,我就想這是師父在幫我,等我第三次來的時候,煉起靜功來那是沒有問題的,就像完全放鬆了似的,沒有像以前那樣疼,那麼累。

    我認為這個學法小組對我們小大法弟子來講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讓我改變了很多。自從到學法點以後,我的脾氣改了,不像以前那樣了,我感到很慶幸,我非常感謝師父,明白這麼多法理。我想我無法用語言來感謝,那麼我會在以後的日子裏好好學法,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個人體悟,難免會有不足的地方,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破除觀念,精進不停

    文/彼岸花開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們好!

    從談笑風生的大學,到現在忙忙碌碌的工作,轉眼間,已經一年多過去了。這一年多,有充足的時間,有良好的環境,有熱心的同修……然而,時間變的寬裕了,而我卻變的放鬆;環境變的寬鬆了,而我卻變的懶惰;同修依舊熱心,而我卻慢慢冷漠。這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越來越無所適從,每天的碌碌無為讓我找不到生活的意義,每天的忙忙碌碌讓我像個陀螺一樣不停旋轉。終於盼來了假期,可以讓自己停一下,能夠有時間,有目地的找一下自己長期以來過不去的瓶頸。

    來到了集體學法的環境,一直在抱怨:怎麼離我家那麼遠呢?這一個來回,只是花在路上的時間就得有一個多小時,這一個小時我能多看多少書呢?表面上是在為這來之不易的時間而惋惜,實質上是一顆怕吃苦的心在作祟,正是暴露了我的求安逸心。想到這裏,才發現口是心非的是自己,多麼需要這樣集體的環境來打磨我更多的執著之心,雖然心底的深處還是有那麼一點的不情願,但還是強壓住那小小的不愉快加入了整體的環境。

    溶入了整體,我感受頗多,從法中我明白了:師父給我們留下的路就是集體學法,才認識到自己以前走了多麼狹小的小道啊!

    工作的時候,養成了一個不成文的習慣。每個週末都會和同事兼同修出去小吃一下。一週的工作壓力似乎只有在那個時候才能得以消釋,一開始的時候,我們還能找找自己的不足,後來演變成了一種訴說,忘了這些小小的矛盾正是我們所要藉以提高心性的。就這樣,這條不成文的習慣比我每天早期晨煉還要規律的多。直到在這個整體的環境中,我看到了其他同修是如何珍惜時間的,才知道自己有多麼渺小。他們的年齡幾乎都比我小,可是在法理上卻有獨到的見解;他們的時間都比我緊,可是參加完這個學法小組,她們各自又都有自己的學法小組,幾乎一天的時間都用來學法修煉;就連新入門的同修也能精進不停。再回頭想想我的行為,真的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嗎?和現在變異的人類又有何異?

    想到這些,我們決定最後出去一次,在這「最後的晚餐」中,我們找到了好多心,例如:我們互相之間依賴的那種情,對待事物的一種慾望,還有追求享樂的求安逸之心等等。我們約定,要把這種情轉變成真正的為對方負責,把我們之間那種無話不談的默契,變成良藥苦口的忠言來善意指出對方的不足,共同提高。讓我們成為互相促進、共同精進的真正同修。

    一直沒有提及,也最不願提及的就是家庭中所過的關,總被「家醜不可外揚」這句舊理來阻礙著。「家家都有難念的經」,我家也不例外,爸爸、媽媽之間都很關心對方,然而他們好像找不到正確的方式,總是以「惡」的表現來表達自己的想法與感情,而我也一直在他們的吵吵鬧鬧中生活,就這樣我一度產生厭世的想法,有時還天真的想:哪怕讓我失去全世界,我也想換回家庭的和睦。卻沒有想到是舊的勢力抓住了我的執著不放,變本加厲的用我父母之間不和,來考驗我對親情的執著。我走進了舊勢力的圈套,還在那裏面苦苦的尋找出路而欲罷不能,反而把修煉中的提高當成了一種常人的痛苦。

    看穿了舊勢力的詭計,我放淡了對父母的執著,無論他們在我面前表現的有多麼的針鋒相對,我也能平靜的對待這種考驗,慢慢的我能開始調和了,當他們開始拉緊弓弦,劍拔弩張時,我便不順著他們的表現而為,而是玩笑般的岔開話題,就這樣,我們一家從一個不是冤家不聚頭,變成了其樂融融的幸福的一家。當然都是修煉人,在生活中還會有要碰到的關,還會有要遇到的魔難,我想只要放棄都對家人的情,理性、智慧的對待,我和有著相似經歷的同修也一定會從家庭的魔難中超脫出來。

    在修煉的過程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魔難,當你覺的走到盡頭,當你覺的沒有出路的時候,讓我們靜下心來,換一種角度,換一種思路,我相信,當你再睜開眼,一定會有另一番景象。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從常人走向修煉人

    文/小波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們好!

    我是二零零九年十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青年大法弟子。修煉前自己說話總帶髒字,修煉後自己的身心發生很大變化,剛開始看《轉法輪》的時候,第一遍感覺是教人做好人的書,到第三遍時,感覺是一本修煉的書,就這樣開始每天去學法小組學法,然後晚上煉功。這樣幾個月下來,從常人慢慢走向修煉人,同時,師尊還給我淨化了身體,當時全身發冷,幾個星期後說話的聲音和骨骼都發生了變化,我從此更加堅信大法。

    在學法期間,我也找到了一份工作,同時也在工作環境中講真相,在白天上班時,基本都是在外面,每天都有在我工作的地方附近等車的,有一次,有個五十多歲的大娘領個小孩在等車,我過去打招呼,我說:「大娘等車啊!」她說:「是啊,和外孫女準備回家。」我說:「大娘這邊灰大,去那邊坐坐。」她笑著樂呵呵的答應著。我心想是時候給她們講真相了。就說:「大娘小學畢業還是初中畢業啊!」她說小學畢業,家窮,我又問,那你也戴過紅領巾吧!她說戴過。我說:大娘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嗎?回答聽說過。我就接著講共產邪黨在竊取權力以後,搞了很多次運動,屠殺老百姓多達八千萬,而且還宣揚無神論破壞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不讓信佛,信神。法輪功也是被迫害的,又講了天災人禍不斷,及天安門自焚是騙局,只有退出中共邪黨,才能保平安,大娘我幫你退了吧!她說行,退了吧!隨後也給她小孫女退出少先隊了。臨走時她們向我招手,同時我感謝師尊把這兩個有緣人送到這裏,救度他們。

    在白天上班時每天都有在我工作的地方附近等車的,我也基本上都上去搭話,然後講真相,有退的有不退的,我想師尊也會安排讓別的同修去救度那些還沒有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的人的。在講真相時不要有人心,就想著慈悲救度他們,同時請師父加持發正念清除邪惡,這樣效果是最好的。遇到有不想三退的人,就儘量給他好印象,以便別的同修進一步講真相救度,現在的人一跟他說真相他都能明白。我相信自己一定會救度更多的眾生,兌現自己誓約。

    在這一年的修煉當中,心性也在不斷的昇華,有對自己說不好聽的,有傳瞎話的,我都把它當成是幫助自己提高心性過關的好機會。一年了,自己成熟了許多,知道作為大法弟子的責任重大,同時也感到自己無比的幸運。

    在心性修煉上,我也一直受到色魔的干擾。就在前幾天的晚上,睡覺時感覺自己身邊有東西纏著,於是喊發正念的口訣,由於自己正念不太強,沒出太大效果,後來馬上想到發正念,那個纏著我的東西就跑了。心想我得追上它滅掉它,當時好像有點歡喜心,於是剛到跟前就感覺上當了,那個東西馬上變成一個美女,但我看不清她的模樣,當時掙脫不開,感覺那魔說了一句話,意思是就要往下拽我,後來沒守住。醒來後我對這魔很生氣,決心一定要去掉它,滅掉它。白天在外面時思想總往上反,總想看著街上的異性,意識到不對就排除它,那不是我,是色魔,心裏喊滅它,不看。想到師尊的一句話:「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 《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現在這個想法出來,我就能用正念去對待了。

    一個多月前我參加了青年弟子集體學法小組,抱著一顆能跟青年同修比學比修、共同精進的心,走入學法小組。初期,自己總有一些放不開讀法的心,有一些緊張,身邊的同修可能也有一些,在交流時這問題被提出來,說有怕讀錯丟面子的心,指出後漸漸的抑制,放下自我專心讀法。開始大家七、八個人交流時,總感覺像有一層隔膜在擋著我們,大家不能夠敞開心扉的談,從而耽誤了心性的提高。通過這一個多月的集體學法,同修之間互相切磋交流並找出不足,然後互相圓容補充,那種隔膜逐漸消失。在這個學法小組,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正念,三件事都要做好,不管道路如何艱難,自己一定走好師父安排的路,要盡自己最大努力救度世人,兌現自己的史前誓約,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