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家長不要忽視身邊的小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讀了《明慧週刊》第四四三期《請家長同修不要忽視身邊的孩子》這篇文章後,我也深有感觸。看到99年「7﹒20」之前的身邊的大法小弟子,今天還在法中修煉的屈指可數。而家長都還沒有離開大法。我也曾找過這些孩子們,把個別的孩子接到家中,引導他們學法,交流。但我也看到他們被現實社會迷住了。後來和家長同修切磋,他們多是說機緣還未成熟,或是推脫說沒辦法。有的直截了當的說我管不了他,我也不管他,他愛幹啥幹啥,與我沒有關係。有的甚至反問我你說咋辦。

這裏我想講一個我和孩子修煉的故事。98年年初,我喜得大法,那時孩子不滿十歲,由於我努力按照師尊的法去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行,身心的變化使得身邊的親人、同事對大法有了很好的認識。孩子也隨我一起在大法中修煉。99年「7﹒20」之後,家裏人怕事,他們看到把我說服不了,也只好不管了。但是對孩子卻是連哄帶嚇的不讓煉,只要看見我和孩子一起學法,就採取多種方式干擾。好在孩子根基好,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沒有被家裏人嚇住,總是在寫作業的時候看身邊沒人,就把大法書拿出來看。我倆經常在一起交流。在我眼裏我始終認為她是我的好同修,如果我無意做了不符合大法法理的事時,她就會給我指出來,每次我都誠心誠意的接受她的建議,並非常誠懇的感謝她能夠指出我的缺點。同樣,她哪些地方做的不符合法理時,我也善言善語的給她指出來,她也是明白後能夠誠心誠意的感謝我。我們就這樣互相督促和鼓勵著走在修煉的路上。

記得99年「7﹒20」之後的寒假,有一次孩子表面上出現了發高燒的症狀。當時我不在家,丈夫在家中玩電腦遊戲,沒有發現孩子的症狀。等我下午兩點多從外面回來一看孩子這個樣,就說累了吧,來休息一下(那時孩子不敢說自己哪兒不舒服,家裏人聽到後會按照自己的思維給孩子餵藥的)。我就摟著孩子到臥室讓她躺下了,只見孩子嘴唇蒼白,臉色發青,額頭滾燙,四肢冰冷,呼吸急促。我立刻拿出溫度計一量近40度的體溫。只見孩子緊閉著雙眼說著:媽媽,這不是病,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師父說了,我不會有危險的,師父說了:「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我不怕,我沒有事的。我說:好,你躺著,我們一起學法,我讀,你聽,如果你能睡著你就睡。我把《精進要旨》〈病業〉這篇經文反覆讀著,同時又時不時的用涼毛巾冷敷孩子的額頭,直到孩子睡著。那天在師尊的呵護下,夜裏十一點多孩子體溫降下來了。凌晨三點多起來喝了幾口水後就平靜的睡著了。第二天早上,孩子起床後,表現的一點啥事都沒有,她輕鬆的叫我過來。我走到她面前卻驚奇不已,只見她面若桃花,粉白粉白的,大眼睛水靈靈的,嘴唇紅紅的,小鼻子稜稜的。啊,好一個小美人啊。我拉著她去照鏡子,她看著鏡子裏的自己也笑了。以後再提起這事她都會說,媽媽,那是師父給我脫胎換骨了,就像哪吒死後他師父用另外空間的物質從新造就了一個新哪吒一樣。而那一天我丈夫卻也一反常態,從下午到第二天早上上班都沒進我和孩子的房間。

後來孩子上中學時,功課較忙,但學法還是一直在堅持。高考的日子裏,每天至少半小時學法是雷打不動的。在三退後,孩子堅決不交團費,班裏的團支部書記氣急敗壞的強迫孩子交,並說要麼交費,要麼寫申請退團。孩子當即說道:「入團、退團本是自願的事,哪有強迫人的。」提筆就寫了一張退團書交給了那孩子。畢業時,孩子聽同學說她的團關係還在學校,於是從學校取回來後就燒掉了。現在孩子更是儘量抓緊時間,系統學習師尊的所有大法書籍,在法理上突飛猛進。上面說了這些,大家也可以看出來,我家的孩子能走到今天,就是沒有忘記學法。

一個生命若離開了法,人間的一切對其的誘惑都會使他忘記自己來時大願的。捫心自問,我們這些家長同修是否把您的孩子當作您的同修了,他(她)能和您成為一家人,這是多大的緣份啊,有關這方面的法師尊也講過啊。我們天天在救眾生,卻把身邊的小同修給忽視了。您忘記了他(她)曾經和您一起煉功學法的情景。您忘記了他(她)曾經和您一起交流天目中看到的師尊為救眾生層層下走的悲壯景象。您忘記了他(她)曾經在外面不論吃了多大的虧,也總是用大法的法理來要求自己,不與人爭。您忘記了在那些邪惡鋪天蓋地的日子裏,他(她)曾經和您一起走上了天安門,一起被關進了監獄遭到了惡警的打罵恐嚇,回家後還要承受學校給他(她)們帶來的心靈上的傷害;您忘記了他(她)曾經和您一起艱辛的做真相資料,智慧的發資料的情景;您忘記了他(她)曾把不乾膠貼在您想不到的地方;您忘記了他(她)曾經和您一起流離失所時的那份擔驚受怕和遭受的痛苦,居無定所,天寒地凍,有上頓沒下頓的漂泊生活。還有許許多多可歌可泣的修煉故事!等等等等。您若能想起這些,那您還能說他(她)緣份未到?不是修煉人?您也沒辦法?同修啊!請您拿出修煉人的慈悲和孩子耐心的坐在一起回憶回憶吧。有句老話叫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師父在《轉法輪》〈根基〉中講到:「根基決定人的悟性,但也不是絕對的。有的人根基很不好,可是家庭環境很好,很多人都煉功,也有一些人是宗教居士的,很相信修煉的事。在這種環境中,也能促使他變的相信,悟性變好,所以也不是絕對的。也有的人根基很好,但是往往受我們現實社會現有那點知識的教育,特別是前些年絕對化的思想教育方法,使人的思想變的非常狹隘,超出他知識面的一切東西他全都不相信,也能使他悟性受到嚴重干擾。」「這樣看來根基也不完全制約於悟性。」我個人認為:人世間的一切本身就繁雜,各種因緣關係又錯綜複雜。我們是走在修煉路上的人,一思一念應該以法為師。甚麼都不要多想,就是儘量修出一個良好的修煉環境,引導孩子走正路。有些家長同修一提孩子就撓頭,這是家長同修對孩子情的執著還沒有放下,沒有意識到他(她)首先是一個珍貴的生命。其次才是因為與您有緣,才會是您的孩子。但他(她)更是一個為法而來同化大法的一個無比珍貴的生命啊!

今天,昔日的這些小同修們,你們已從當年天真爛漫的孩童,成長為今天風華正茂的青年人,你們不會忘記自己曾經做過的這些或那些無論多少都令神、人為之震撼的修煉故事吧。不要在世間誘人的慾海中沉淪了。咱們回來吧,跟著師父,聽師父的話,拉著師父的手回家!你看今年的神韻晚會了嗎?裏面有個《劈山救母》的故事。你看到了嗎,沈香小的時候看到媽媽被押在山下,想救出媽媽,經過神仙的指點,他勤學習武,長大後用神斧劈開了大山,救出了母親。你們覺的小沈香和你們像不像?你們小的時候,親眼看到的是這個邪黨造謠誹謗,無事生非,把咱們原本幸福美滿的家迫害到家破人亡,妻離子散。把疼你的媽媽,愛你的爸爸,和無比關心你的爺爺奶奶以及其他親人關進了監獄,有的至今還在慘遭迫害。這時,你是不是也應該讓人知道此事的真相,去盡力做些救人的事啊。回到大法中來吧,多學法,在法中修出正信正念,去救出自己的親人,救出被謊言矇蔽的眾生。要知道,六道輪迴中,你生生世世的親人無以計數,他們現在正在被邪惡迫害著、被謊言矇蔽著。你現在看到了嗎?他們急切的正在盼著你能去給他們講清真相,揭穿謊言,得到救度。回來吧,我昔日的小同修,世間的一切都是過眼煙雲,你留不住它的。若過份執著的話,它會很輕易的毀了你的生命中最珍貴的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