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某地法輪大法小弟子修煉心得(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黑龍江報導)黑龍江省某市自二零零三年起,開始重視法輪大法小弟子的學法煉功了。那時小弟子們只限於跟著父母學法。二零零六年,本地區的同修為小弟子們建立了寒暑假學法小組,今年又增加了多個學法小組。小弟子們在一起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二零一零年八月六日,某市召開了大法小弟子心得交流會,通過這次交流會,讓我們看到了大法小弟子們都能如同雄獅般的勇猛精進,對我們這些成年大法弟子也促進非常大。同時,我們也意識到為大法小弟子們開創學法環境是多麼重要。也希望各地區的同修們重視起來,配合好幫助大法小弟子們在正法中發揮他們的作用。

下面是小弟子們在這次交流會中的部份稿件。

  • 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

  • 神奇的經歷

  • 堅定

  • 我的修煉故事

  • 學法修心,救度世人

  • 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

    文/小爽

    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已經十三歲了,從小就跟隨媽媽學法煉功,在修煉的過程當中有時還會常常偷懶,總是不好好學法,我就說一說我是怎樣修煉的吧!

    記的我開始學法的時候,字還不怎麼認識,媽媽就教我學法、背《洪吟》。媽媽和我說大法是神奇的,那時我還有點懷疑。有一次我感冒了一直流鼻涕,媽媽就念大法書給我聽,幾天過去了,沒有吃一片藥就好了,還真神奇。從此以後,我就相信了大法,堅持和媽媽學法煉功。

    這不,今年我家的鄰居組織了一個大法小弟子的學法煉功點,當時鄰居的奶奶就通知了周圍所有的大法小弟子,還要大法弟子把自己的同學、朋友、親人一起帶來學,我很高興,當時我就答應了。

    我們就定了一個時間,每天早上八點鐘開始學法,學完法就煉功,每天用三個小時左右的時間。在這段時間裏,總覺的時間過的太快了,就這樣一天一天的過去了,我也一天比一天願意學了。只不過就是煉第二套功法的時候,第一天也不怎麼願意煉,雖然手在那做著動作,可是腦子裏還是會胡思亂想。總是靜不下心來,堅持的非常困難,滿臉是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落,臉還蠟黃的,當時我就想把手拿下來,可是又一想,拿下來這不白煉了嗎?我一定要堅持,等煉完以後,我就一下蹲在地上,眼淚不住的往下流,腿也麻了,站不住,腦袋還一直迷迷糊糊的,要是起來就感覺要吐。老同修說沒事,這是師父給淨化身體,下次就好了。到第二次抱輪我有點害怕,怕像頭一次那樣,這時心裏就想我今天一定要煉下來,我就在心裏默默的求師父加持。到兩側抱輪的時候,感覺兩隻胳膊下就像有兩根柱子支撐著似的,也不累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過的這一關。

    有一次也不知怎麼了,小弟子每人讀一段《轉法輪》的時候,我精神不集中,別人在那裏認認真真的看,而我卻在那裏瞅瞅這個,看看那個,到我讀的時候,那一段讀完也不知道讀的甚麼了。有的大同修告訴我,那是你不好好用心去學法,心不靜的原因。於是我聽了同修的話,就天天認認真真的學法,法理也明白了許多。

    在學校我也曾經和老師同學說過大法的事,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記住這句話會得福報的,大多數人都知道了大法好,只有幾個同學不明白真相,有的不但不相信大法,還說些不好的話,我就告訴他們不要說大法不好,會遭報應的,以後你會明白的。我還和他們講退出中共黨團隊保命的事,相信大法好的都退了。

    今後我要和同修多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回家。


    神奇的經歷

    文/ 小新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是一名從三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小弟子。十多年的風風雨雨,摔摔打打的走過來了,也有一番心得體悟,在此寫出來與同修們分享大法的神奇與美妙。

    記得有一次我突然高燒的厲害,爺爺讓我打針吃藥,媽媽對我說:「信師信法一定能過去的,現在咱倆一起來學法。」我很聽話,我也堅信師父一定會幫我,堅持學了一講法。晚上睡覺醒來,出了一身汗,被子都濕透了,早上起來甚麼事也沒有了。

    上初一的時候,有一階段法學的很少,又一次讓舊勢力鑽了空子,騎自行車把門牙磕歪了,到醫院醫生用兩個鉗子掰也沒有掰正,只好回家。我堅信師父一定會幫我,看完講法錄像就睡著了,夢中感覺自己門牙兩下劇痛,師尊給我直了過來。我醒來一看,牙真的直了,我又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心裏無比激動,謝謝師尊還管我這個不爭氣的小弟子。

    假期裏,我們成立小弟子學法小組,大大的增加我們的學法時間,以前在家不願煉功,到了學法小組,小同修們都在比著,誰也不肯把腿拿下來,一直堅持到煉功結束。年齡大一點的起個帶頭作用,而年齡小的也堅持到最後,人人都懂得了謙讓,知道我們都是為法而來的。抓住提高的機會,在修煉的道路上勇猛精進,再精進。

    個人體悟,有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堅定

    文/佳佳

    師尊好!
    同修好!

    九六年我兩歲的時候和爸爸媽媽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到九九年「七﹒二零」鋪天蓋地的媒體造謠污衊誹謗大法,在這極其惡劣的環境下,爸媽相繼被非法勞教,家裏只剩下七歲的我和七十七歲的奶奶相依為命。奶奶體弱多病生活自理都很困難,因承受不了這沉重的打擊,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奶奶就含冤離世了。

    奶奶去世後,大姨把我接到她家。可是不到一個月大姨和姨夫也都被關進了洗腦班。我再一次無家可歸了。後來大伯以種我家的地為條件才收留了我,他們不讓我信法輪大法,我只能在心裏默默的背《洪吟》。大伯一家都誹謗大法,當我不接受他們那東西時,他們就罵我,說和我爸媽一樣死犟死犟的。我不聽他們的,就堅信大法,他們也拿我沒有辦法了。

    不只是在家,在學校也一樣,老師和同學都歧視我,同學們都不和我玩。我只好蹲在台階上看著他們玩。不料,一陣大風把我刮倒滾到台階下,因當時我瘦的皮包骨,滿腦袋蝨子和蟣子,同學們在一旁哈哈大笑。我強忍著痛從地上慢慢爬起來,蹲在那兒默默的哭。同齡孩子所享受的幸福我沒有,我心裏只有一個信念那就是等到法正人間那一天,爸爸媽媽就回來了。

    八個月後媽媽回來。當走到家門口的時候,我們都哭了。兩間茅草房被高高厚厚的雜草遮擋的嚴嚴實實,家裏簡單的生活用品,包括手紙等都沒有了,僅剩的半袋子糧食都長綠毛了,我和媽媽就這樣生活著。後來是靠二姨打工賺的一點點錢來維持我們兩家的生活,因為二姨夫也被非法勞教。

    在媽媽回來四個月後,爸爸從勞教所回來了,我們一家人終於團聚了。我原以為再也不會和爸爸媽媽分開了,可是在零八年奧運前,爸爸被鄰村村長構陷,再次被非法關進長林子勞教所迫害。

    在爸爸被非法關押的兩個月間,我和老姨家的小妹妹兩次去單城派出所要人。我說:「我爸爸煉法輪功犯甚麼法了?你們為甚麼抓我爸爸?」他們就互相推諉,最後就把門鎖上避而不見了。兩個月後,爸爸被迫害的生命垂危,長林子勞教所給送回家。爸爸吐的都是膿血和爛肉,滿屋臭得令人喘不過氣。九天後爸爸在極度痛苦中含冤離開了人世。

    我和媽媽在極度痛苦的情況下,從沒有間斷過做三件事。每天到學法點學法煉功,有時間我就抄大法書。我和媽媽比學比修,我們一塊到外村散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因為這是我們的使命,是師父要的。當然我也有不足,比如有時和媽媽意見相左時,我就和媽媽爭犟,沒有把媽媽當同修,就當成是媽媽,也沒把自己當成修煉人。我一定修去這些,把自己真正當成一個修煉人,走好師父安排的路,再精進!


    我的修煉故事

    文/小慧

    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今年十歲了,是個大法小弟子。

    在我五歲的時候,有一天,我要和媽媽玩,可是,媽媽正在聽師父講法錄音。我想我先睡一覺吧。我醒來後,一看媽媽還在聽講法錄音,我一氣之下把媽媽的磁帶給摔壞了。媽媽不高興了,把我給打了。我一看心想:哎,這回可別想和媽媽玩了。

    到了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在平地上,看到師父在很高的山頂。師父給了媽媽一朵蓮花。我也想坐在媽媽的蓮花上,可我搆不著,我喊媽媽,媽媽不理我,師父也不理我。媽媽坐在蓮花上,跟師父飛走了。我哭醒了,媽媽問我怎麼了,我把夢裏看見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給媽媽聽。媽媽告訴我,以後別再干擾媽媽學法了,要尊敬師父,要尊敬大法,跟媽媽一起學法吧!

    還有一次,媽無緣無故就打了我,過後媽媽問我:打你的時候你在想甚麼?我說:我就想我哪做錯了!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很多穿著綠色衣服的仙女把我接走。飛了好長時間,把我帶到一個很大的房子裏。台下坐了好多人。仙女把我領到師父身邊。師父把我抱到腿上,和我說了一些話。醒來後,我非常高興地跟媽媽說。媽媽問我:師父跟你說甚麼了?我說我沒記住。媽媽說:是不是告訴你要好好學法,我說是有這句話。

    還有我現在上小學三年級,開學就上四年級了。我的學習成績一直很好。而我沒有上過幼兒園、也沒有補過課。媽媽說這是大法給的智慧。感謝師父!

    謝謝大家!合十!


    學法修心,救度世人

    文/新宇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叫新宇,今年十歲,剛上三年級。跟媽媽修煉法輪大法已經十年了,下面我想把我的修煉心得和大家交流一下。

    (一) 學法和煉功

    我的學法方式基本上是和媽媽一起背法,有時也抄法。背法時我的最大感觸是需要用純淨的心去對待,得放下自我,不急不躁,不能求多,一句一句的背。背法入靜時感覺很玄妙,也感覺時間特別快,根本不夠用。我背法也不拘於形式,有時能背幾句就背幾句,有時學法時間長就能背一段或兩段,也有時一句也記不下來。

    記的有一次,媽媽的狀態不太好,我也精神不起來,在學校除了玩就是玩,回家寫作業時就想睡覺,看《轉法輪》也睏。看我一塌糊塗的狀態,媽媽也著急。一天,寫完作業我又想睡覺,媽媽讓我和她一起背法,我心不在焉的讀了一會,一句也沒記住,隨便找一個藉口「背不下來」就想倒頭便睡,媽媽很生氣,把我拽起來讓我站著讀,每句讀十遍,要不急不躁,不讀完不許睡覺。剛開始我是一把鼻涕一把淚,迷迷糊糊,漸漸的越讀越精神,等我讀完法,已經是半夜十一點了,可第二天我照常起床,白天上課也沒睏。意外的發現晚間讀的法都背下來了,而且一個字也沒落,還一句句的總從腦子裏往外返,從那以後再學法就不那麼睏了。以背法的方式學法很方便,有時走路也能背,玩的時候也能背一兩句。

    有時我也和媽媽抄法,背法雖然好,也不如抄法靜,一個字一個字的去抄,一句話有時抄兩遍或三遍的,抄完了也背下來了,記的特別紮實,每個字都能顯現在眼前,可玄妙了。我感覺參加晨煉有時也很舒服,可迷於安逸心有時起不來,總得需要媽媽督促我,這也是我需要克服的不足。

    (二)救度眾生

    我最願意做的就是和媽媽出去散發真相資料,救度眾生。媽媽去的地方大多是帶有防盜門的樓房,有時防盜門不好開,我就和媽媽配合,由媽媽發正念,我跟在回家人的後面,把門把住不讓它關上。冬天有時回家的人特別少,我是東跑一趟、西跑一趟,等媽媽把資料撒完了我也滿頭大汗了,可心裏卻美滋滋的,特別輕鬆,感覺做了一件特別神聖的事。

    有時我也跟同學講真相,在學校裏,我沒有透露自己是大法弟子的身份,所以就用第三者的身份講。記的一次,我跟一個同學講,我說:「我姥姥家的鄰居煉法輪功,他告訴我經常念法輪大法好和真、善、忍會得福報的,大災大難的時候會留下」。然後我又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就像黑暗對光明似的,黑暗是永遠對不過光明的。這時我的同學說:光明和黑暗永遠都是朋友。我說:光明和黑暗如果都是朋友的話,那世界上就沒有警察了,世界上的人都是好人了。然後他問:「共產黨為甚麼迫害法輪功?」我說:其實法輪功沒有錯,是共產黨為了堅持它的謊言才迫害法輪功的,我曾經在家的門上撿到一本書叫《九評共產黨》,那裏全都說的是共產黨的邪性。他說:我在家的門口也撿到過一本書,是小本的。我問他你撿到後你看了嗎?他說:我剛要撿起來就被我媽媽給扔了。我說退隊是對你有好處的,將來大災大難時會有福報。他說,那你就給我退了吧!

    (三)歸正一思一念

    我覺的只要用心就能救度眾生。當然要做好這一切,還離不開時時歸正自己,向內找。就在我臨參加上個法會之前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因為一聽到讓我參加小弟子法會我就很開心,心裏總想著怎麼樣去寫稿,沒想到就這一點歡喜也被鑽了空子。第二天集體學法我就發睏,晚間和媽媽背法我也走神,不能靜心,有點兒飄飄然的感覺。

    媽媽發現了我的執著給我指出,我根本就沒有意識到這也是執著,就左右辯解:讓我參加法會我當然想著怎麼寫稿了,你們讓我參加法會的,要不我就不參加。媽媽一看我不悟就讓我住嘴,然後又對我說:你覺的自己狀態對,那你聽到讓你參加法會你昇華了多少?我一下子明白了,做甚麼事情都不要執著。媽媽又跟我切磋:讓你參加法會就有自己要提高的了,這是師父的安排,要珍惜師父給你的機緣。參加這次法會需要注意修正自己,一個是在助師正法方面看大法小弟子修煉的整體還存在哪些不足,自己還需要在哪些方面去嚴格修正,來彌補整體的不足,救度眾生;另一個是在實修方面通過每個小弟子的表現,去查找自己的不足、執著,歸正自己。這是師父通過法會讓我們比學比修,共同精進,而不是表現自我怎麼好讓別人去借鑑。

    媽媽還告訴我,做一件事之前不要先追求結果,得看自己助師正法的角色的需要,能修正多少,就能出現多少美好,自然有美好的結果。由於我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性得到昇華,也很輕鬆,再學法就能入靜了。

    我想和大家就切磋這些,不對之處請指正。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