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

  • 致故城縣鄭口鎮父老鄉親的信

  • 一時強弱在於力 千秋勝負在於理

  • 給昆明市中級法院法官楊曉華的一封信

  • 請關注六號樓裏那些可惡而又可憐的人

  • 致故城縣鄭口鎮父老鄉親的信

    父老鄉親你們好:

    你可知道在你身邊發生的迫害,多少人間悲劇就發生在你我的身邊──這小小的鄭口。

    張金生,男,今年53歲,是鄭口西城鎮有名的老實人,言語很少,一家四口純樸善良,靠賣菜維持生計,雖不是很富裕,但夫妻和睦加上兩個女兒懂事,生活的很幸福。

    不幸的是1999年中共開始打壓法輪功,法輪功學員張金生、妻子房新芝就沒有再過過安生的日子,夫妻二人因堅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到故城縣非法610組織(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及公安人員、西城鎮村委會的騷擾、綁架及非法關押。2001年夫妻二人均被綁架,並送石家莊勞教所非法勞教,妻子被他們非法勞教3年,張金生2年。

    在此期間大女兒上大學,家中只有小女兒在家孤苦度日,她自己在父母的菜攤上賣菜,早晨起早去批菜,自己再騎三輪車回來賣,這幾年她流過多少眼淚無人知曉,默默的往自己肚裏吞,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溫馨,有誰知道小小的心靈在承受著怎樣的傷痛。像這樣的遭遇,在這個邪惡中共幾年來對法輪功的無端迫害中只是冰山一角,罄竹難書!

    比妻子早一年回到家中的張金生又黑又瘦,兩年非人的牢獄生活使他身體很是虛弱,但還得起早貪黑賣菜,帶兩個女兒艱難度日。

    就這樣的日子也沒過多長時間,2005年下半年當地610再次非法闖入家中綁架張金生至故城看守所,一個月後被故城公安局非法判刑3年勞教,送往高陽後又轉至邯鄲市勞教所迫害,本來身體虛弱的他,在邯鄲勞教所精神和肉體再次受盡折磨,腿上碗口大小的疥瘡折磨了他一個月,晚上癢的難受,肉爛的能看到骨頭,一個拳頭都能塞進去。

    妻子房新芝在石家莊受迫害三年後回到家中, 2006年再次被鄭口派出所強行綁架,被非法關押在鄭口看守所,那時丈夫還在勞教所受迫害,家中又剩下了兩個女兒,一個月回到家中後身體就出現了嚴重不適,在身體和精神遭到雙重打擊下,於2007年10月12日含冤離世,臨終也未能見丈夫最後一面。

    三年的時間,張金生卻從未見到自己的親人前去探望,家裏究竟發生了甚麼,他全然不知,於2008年6月才回到家中。那天到家的時候已接近中午,懂事的孩子做好了午飯,他問孩子:「到吃飯的時間了,怎麼你媽還不回來?」(他原以為妻子去賣菜了),孩子這時再也忍不住了,哇的一聲就哭了,說:怕您承受不了,沒敢告訴您,我媽去年就不在了。彷彿晴天霹靂,此噩耗使他呆滯了,那一刻好像空氣都跟著凝固了,他呆坐了好長時間才回過神來,沒有語言,也沒有眼淚,有的只是認清中共的邪惡與狠毒,原本幸福的家殘缺了。家破人亡的境況無聲的創擊著這個心地善良的老實人,他當時所承受的痛苦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

    歷經五年多的勞教迫害,身心均受到嚴重的摧殘,再加上失去妻子的悲痛,又黑又瘦的張金生已經弱不禁風,有一天騎車出去買菜,被風刮倒壓在了自行車底下,腿瘸了好長時間,在女兒精心照顧下身體好了很多。

    不幸的事再次發生,2010年7月21日早晨6點半左右,鄭口鎮政府部長於廣軍、鄭口鎮政府劉全力、西城鎮村委書記老黑、村長吳章印,大隊劉迎新,夥同衡水非法組織的610人員及故城縣非法組織的610人員8人,闖入西城鎮村法輪功學員張金生家,強行又把張金生綁架到衡水市洗腦班受迫害,當時家中只有張金生一人,他的兩個女兒都不在家。

    張金生現被非法關押在衡水市洗腦班,這個非法組織是在衡水市610在一自來水管廠臨時成立了這麼一個迫害好人的非法場所,由被迫害人員大隊負責人及家屬陪床,進行洗腦迫害,從精神與肉體上摧殘法輪功的修煉者。

    每逢年節,正是萬家團圓之時,多少故城縣的法輪功學員曾經身陷囹圄,又有多少人被迫害流離失所,他們的親人只能淚眼相對,無語哽咽。

    從1999年至今,中共鎮壓法輪功已長達10年了,多少法輪功學員蒙冤入獄遭到滅絕人性的種種酷刑,已知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學員多達三千三百多人,還有數目不詳的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出售以牟取暴利。無數幸福家庭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10年多的時間,這樣的家庭這樣的一位老實人幾乎沒有過幾天的安生日子,今又遭綁架,天理難容啊!那些無端迫害好人的人,拷問你們的良心何在?善惡有報是歷史的規律,誰也逃脫不了。

    中央電視台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的製片人陳虻患胃癌死亡;前些年播放污衊誹謗法輪功新聞解說最多的羅京,去年也身患絕症死亡;江澤民的幫兇黃菊掌握全國財經大權,撥出國庫收入四分之一,用來鎮壓法輪功,結果怎樣,自己早早地踏上了不歸路。最典型的是被中共大肆報導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任長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2004年4月14日晚乘坐的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車,車上其他三人都沒有事,但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被撞死了,而且死後一直閉不上眼。她自己的妹妹都說她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了。

    我們真誠勸告那些附和、參與迫害好人的人,要把眼光放的遠一點,不要為了眼前一點小利就助紂為虐,種善因會結善果,種惡因會結惡果,「害人終害己」這些古話可是不能忘啊!當你們在法律的名義下抓捕、關押、審判這些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時;當你們用野蠻暴力手段逼迫這些善良人放棄他們的信仰時,你們是否在違背「人民執法者」的良知?你們是否在褻瀆法律的神聖尊嚴?你們不但令國人蒙羞,而且還把自己及家人的未來推到了極其危險的境地。關係自己前途的大事要三思而後行,只要那一天還沒到來,你就有贖回未來的機會,「亡羊補牢,為時未晚」。

    公道自在人心,我們將堅持不懈的將真相講給故城縣鄭口鎮的每一位父老鄉親,直到迫害停止的那一天,我們相信,故城縣的父老鄉親們都會對善惡正邪作出理性的判斷。

    你身邊的法輪功學員


    一時強弱在於力 千秋勝負在於理

    位於湖北省應城市東馬坊的七二八鹽廠,在依據工齡分發買斷錢時,由應城市市委辦公室(高嵩)、勞動局(瞿健華)、公安局(吳小垱)、司法局(熊局長)等單位組成的「改制辦」,對九人的買斷錢非法剋扣。

    「改制辦」聲稱他們的依據是湖北省勞動廳的信函。信函稱:被勞教、判刑過的人,被勞教、判刑之前的工齡不計。這九人當中包括四名被非法勞教、判刑過的法輪功學員。

    湖北省勞動廳的信函中沒有出示證明其行為合法性的具體、確鑿的法律依據,沒有相應的法律給予授權。因此信函不能作為「改制辦」剋扣工人買斷錢的依據。憲法規定「任何人的合法權益都一律平等地受到保護」、「在法律面前,任何人不得使公民受到法律以外的處罰」、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鹽廠的任何一個職工(包括被勞教、判刑過的人)都應依法平等地得到按實際工齡計算的買斷錢。「改制辦」非法侵害公民的合法收入,其違法行為應受到法律追究和輿論譴責。

    中國司法部門對法輪功學員的勞教、判刑,本來就是非法的。法輪功學員堅持自己的信仰、散發真相資料、依法上訪,何罪之有?他們的行為既沒有侵犯他人的人身權,也沒有侵犯他人的財產權。既不偷,也不搶,更沒有損害公共利益,沒有絲毫的社會危害性,憑甚麼抓他們、判他們?!信仰無罪,講清迫害真相同樣無罪。司法部門給他們扣上「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請問他們破壞法律實施的行為何在?他們究竟破壞了哪部法律?正所謂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法輪功已在世界上100多個國家廣泛傳播,贏得了全世界億萬人民的信仰。法輪功學員的正念正行已向世人證明,法輪功不是「×教」而是堂堂正正的「正法大道」,理應受到法律保護。鹽廠四位道德高尚、可愛、可敬的法輪功學員無辜蒙冤,令每一個有良知的中國人蒙羞!

    希望「改制辦」的瞿健華、高嵩、吳小垱、司法局熊局長等人依法律和良知辦事,公正地對待每一位職工,把所有職工的買斷錢分發到位,不要依仗權勢追隨中共一條黑道走到底。善惡有報是天理。江澤民、羅幹等20多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凶在世界各地都被以反人類罪和群體滅絕罪等罪名告上了多個國家的法庭。

    新《公務員法》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無數歷史教訓告訴今天的人們:歷次搞運動都是既禍害百姓,又禍害所有參與迫害的各級公檢法、武軍政人員。迫害人民的人,必將被人民清算。希望「改制辦」人員棄惡從善,為自己和家人選擇美好未來!

    附相關責任人電話:
    應城市市委辦公室(高嵩):13508693585
    勞動局(瞿健華):13972693935
    公安局吳小垱:13907293493
    私人老闆陳億林:18907198888
    肖常斌(湖北省七二八鹽化有限公司邪黨委書記):0712-3511487(宅),13508693400


    給昆明市中級法院法官楊曉華的一封信

    楊曉華:

    據記錄,你曾經參與過多次對法輪功學員的非法審判,最近你於七日六日非法庭審昆明法輪功學員郭玲娜,之前你還對東川區三位法輪功學員非法庭審,所謂罪名是「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這是非常荒唐的,這是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公然迫害,同時對參與迫害者、如你本人生命也非常不好。

    三名法輪功學員是在人行天橋等地懸掛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的條幅遭綁架,而郭玲娜是給兩個學生贈送了一張「美國紐約神韻藝術團新年晚會」的光碟遭綁架。

    其實從法律的角度上講,作為法官,你應該比我們更清楚:法輪功從未被中國法律禁止過!迫害法輪功是江澤民違法所做的個人決定,是江澤民在99年11月25日對法國記者誣蔑法輪功後,11月27日《人民日報》應聲發表評論員文章,這些能是法律依據嗎?這場迫害完全是江澤民、中共、中國政府相互利用製造的一個個千古冤案,也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一場浩劫。

    你知道嗎?郭玲娜原本也有一個好的工作單位,也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但是僅僅因為她堅持對「真善忍」的信仰,向世人講明法輪功遭受迫害的真相,二零零七年八月三日被昆明市劉家營派出所警察綁架後送往雲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郭玲娜被非法勞教期間,她所在單位又單方非法解除勞動合同,將她開除。郭玲娜的丈夫也在單位以工作相要挾下,與郭玲娜離婚。郭玲娜遭綁架後,還在讀書的女兒和八十多歲的父母無人照顧。郭玲娜的哥哥也因郭玲娜再次遭綁架受刺激後精神再次失常。

    十一年來,中共公然違反憲法,在全國範圍內大肆迫害信仰民眾。花費了數不清的人力物力,浪費了多少人民血汗資財;並濫用公檢、法、司機構,嚴重混亂司法問題與社會問題的界限,人為的製造社會動亂,使全民族性的道德意識嚴重下滑!數百萬人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被罰款、降職、停薪,被開除公職和學籍,甚至被非法抄家、搶劫私人財產,被非法抓捕、關押;數十萬人被勞教、判刑。致使很多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現在有據可查的,因毒打、酷刑逼迫放棄信仰而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經超過三千多人,致傷、致殘者更是不計其數,甚至還發生了中共秘建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的人間罪惡。

    就雲南本省而言,根據明慧網報導,已知有二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關押、勞教、判刑,送精神病院。在看守所、勞教、監獄關押期間,法輪功學員遭受到了強行墮胎、電擊、毆打、竹籤釘、吊掛、睡死人床,用腳鐐和手銬將人固定成十字狀等酷刑折磨。

    在雲南省女二監,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被「嚴管」,強迫坐小凳子(雙手放膝蓋上,不准動彈),每天長達16-17個小時,不准洗漱、不准洗澡,更無人道的是不准「衛生用水」,月經期也不准用衛生紙,有的時間長達數月或幾年。這就是中共媒體宣揚的所謂「法治」與「和諧」社會之「盛世」。

    在中共歷史上要打倒誰,不出三天,這個人就銷聲匿跡了,包括對國家主席劉少奇也是如此。江澤民開始曾叫囂「三個月內鏟除法輪功」,要在精神上、肉體上、經濟上消滅法輪功。可是中共迫害十一年,結果法輪功不但沒有被迫害倒,反而洪傳世界114個國家,江澤民及其同伙羅幹、劉京、曾慶紅、周永康等被法輪功學員以「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罪名告上數十個民主國家的法庭,西班牙國家法庭已經起訴了江澤民、羅幹等五名惡人,阿根廷聯邦法官發出了對江澤民、羅幹的逮捕令。

    二零零二年,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迄今已有兩億七萬年的「藏字石」,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經中科院地質專家考察證實:六個大字渾然天成。這是天意!至今已有7600多萬人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天滅中共」早成定局,江氏集團在國內被送上歷史審判台的時間不會太長了。

    法官是維護社會公平和正義的最後一道防線,是民眾的希望所在。可是這些年來,很多法官卻拋棄法律原則,違背正義和良知,依據某些人的指令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判決,把無數的法輪功學員關入監獄。你可知道,在你的公訴書和判決書下,多少人失去人身自由,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多少法輪功學員飽受酷刑折磨,有的甚至失去寶貴的生命。你於心何忍!

    楊曉華法官,我們給你講這些,是真心的為你好,也是為了世人好。因為對法輪功學員的一切迫害也都是在迫害你自己啊!《九評共產黨》中有句話:「你在哪個問題上相信了共產黨,你就在哪個問題上丟掉性命。」回顧中共幾十年的歷史就是這樣的。那麼如果誰還要跟著中共江氏集團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後的結果是非常可悲的。「善惡有報」是天理,無論人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其結果必然是這樣的。

    最後,我們還得告訴你,明白法輪功真相,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進行「三退」(退黨、團、隊),是神給生命的一線希望,這生命包括你。


    請關注六號樓裏那些可惡而又可憐的人

    ──致唐山八大局的各位領導

    文/唐山法輪功學員

    八大局院內的各位領導:

    不知道你注意過沒有,在你工作的八大局院內的六號樓裏邊有這樣一些人──我們幾乎看不到他們做甚麼具體工作,他們幾乎從不下發文件,只是偶爾打打電話,可工作人員的手機號碼卻經常換,進出辦公室的身影也常常顯得飄忽,彷彿魅影一般。總之,他們似乎不想讓人們知道他們在幹甚麼,也不想讓人們知道他們是誰。那麼他們到底是誰呢?他們到底在幹甚麼呢?

    他們就是人們偶爾談起的「六一零」。「六一零」是「六一零辦公室」的簡稱,是中共為系統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凌駕於法律之上的機構,它是以中共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設立這個機構的時間而命名的。是指揮各級機構專門迫害法輪功,對法輪功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為目的的,它是自中央到地方龐大的、專職的、系統的、嚴密的、凌駕於一切政府機構之上的恐怖特權組織。形象的說,「六一零」就像希特勒的蓋世太保,或者說就像當年的「中央文革小組」。

    「六一零」的頭子從中央到縣一級一般都由政法委書記或副書記親自擔任,因為政法委可以有效的干預公、檢、法,在迫害法輪功的問題上取得一致。名義上「六一零」是政府下屬的一個辦公室,可它並不是例行政府職能的機構,幹的是非法限定人身自由、劫持關押公民、指揮公安、安全局監聽、監控、秘密綁架法輪功學員,干涉法律公正、強制洗腦、實施暴力、非法入侵民宅、策劃恐怖行為、製造謊言、任意胡作非為、自立土政策,執有生殺大權。它既不理政,而又超越憲法,取代法律,一黨之下,萬政之上,它實際上是中共專制體制下誕生的無法無天的怪胎,是地地道道的非法組織。

    那麼,這個「六一零」到底幹了甚麼,現在正在幹甚麼呢?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六一零」已經是血債累累,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來的十多年中,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並已確認的有3383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特別是二零零零年後,很多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為了不給自己的親人和單位帶來麻煩,被綁架時拒不說出自己的姓名,被作為無名氏判刑,被秘密關押,甚至被活摘器官獲取暴利。

    在被迫害中,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搶劫了財物,很多法輪功學員在「六一零」下達的綁架命令中,被公安人員綁架後,酷刑逼供中受盡了折磨,有的在痛苦中失去了生命;有的被劫持到洗腦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迫害;有的被強行注射破壞神經系統的藥物致使精神失常成了廢人;有的被殘酷迫害致傷致殘;有的甚至被活活打死,使得無數法輪功學員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據不完全統計,從九九年至今,僅唐山地區至少有55名法輪功學員被「六一零」操控下的派出所、轉化班、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直接虐殺。而且目前唐山各地仍有不少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勞教、判刑,在看守所、勞教所、監獄遭受迫害。

    下面說幾個典型的例子:

    一、陳素香女士,唐山市開平區東窯下村人。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二日,她被前屈莊大隊治保主任李志強劫持,遭到李志強及保安的毒打,下午被警察綁架到開平派出所,整整折磨一天一夜,第二天死亡。陳素香遇害後,家屬悲痛萬分,去開平派出所鳴冤,要求懲辦元凶。「六一零」及其操控下的人員先是連蒙帶騙,後來乾脆威脅,稱陳素香是病死的。

    二、李恩英先生,53歲,唐海縣五農場人。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九日下午,在唐山豐潤區,李恩英被唐山公安局「六一零」指揮大約二十名警察綁架,並於一月二十五日將李恩英劫持到石家莊勞教所。

    勞教所對李恩英殘酷折磨六個月,迫害的生命垂危,為了推卸責任,二零零七年七月勞教所通知家屬讓李恩英保外就醫。七月十七日,在李恩英父子離開之前,勞教所官員威脅他們,回去後一旦有「問題」,不管他身體是否恢復,就馬上把他抓回來。

    李恩英回到家的十三天時間,都是在痛苦中度過,渾身浮腫,呼吸和吃飯都很困難;劇烈咳嗽,吐痰不止;一直沒有躺下睡過,身體極為虛弱,面無血色,總是虛汗淋漓。於七月二十九日含冤離世。

    三、宋淑葉女士,60歲,家住唐山市燕京裏。二零零一年宋淑葉因聯名上書訴說法輪大法的美好,被派出所綁架至唐山市第二看守所,非法關押三年。當時的女隊長邢立新竭力迫害法輪功學員,對宋淑葉大打出手,還經常扇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嘴巴子,藉口宋淑葉不穿犯人的衣服,不服管教等,拿電棒、膠棍打宋淑葉,有一次竟把宋淑葉打昏,不省人事,無論是胸部、頸部、劈頭蓋臉,打的到處都有瘀傷,邢立新手段之狠毒難以言表。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隊長邢立新用鐵絲勒宋淑葉身上,強制她坐小鐵椅子;又把她的胳膊反銬在小椅子上,蹲不得,站不得,不讓大小便,不給水喝、飯吃。

    宋淑葉因堅守信仰,經常被殘酷迫害,身上,頭部多處創傷,頭部有瘀血。二零零四年因血壓持續200多,才被放回家中,不久癱瘓,雙目失明,並導致褥瘡病變,於二零一零年4月離世。

    今年五月,在上海開了世博會,中共「六一零」藉此人員和信息流動量較大的時機,以「宣講提綱」為題,發放了一份七頁紙的秘密文件,大力抹黑法輪功,企圖指揮和維持各地繼奧運之後對法輪功學員的再一次大規模迫害。該文件抬頭標明「機密」「內部資料、不得上網」字樣。

    據悉,此機密文件已通過「六一零」組織傳給全國各地。地方「六一零」組織,如河北省的各級「六一零」辦公室,也紛紛據此發布「機密」級文件,如遷西縣「六一零」辦公室此次發布的機密文件,題為「中共遷西縣委防範和處理×教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關於做好上海世博會期間防控工作的通知」。

    十年多來,每逢年、節、紀念日、大型會議或公眾活動,「六一零」都不失時機地製造藉口抹黑法輪功,並利用其組織機構,監控、綁架和騷擾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據明慧網上已經報導的迫害資料統計,從二零一零年一月至五月份,在唐山市區、遵化、遷安、遷西等地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近五十名。

    難道就真的沒有天理,任這些人無法無天的作惡嗎?不,當然不是,天理昭彰,自古而然,只是糊塗的人不悟罷了。

    近幾年來,「六一零」、警察、各級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人遭報應的越來越多,他們很多人年輕力壯卻突然得怪病或暴死,有的出車禍或蹊蹺的意外死亡,有更多的是得了絕症,還有的是突然意外傷殘或者家庭遭遇種種不測,……僅在國外明慧網上公開曝光的已有一萬多例。指出這些只是希望人能夠警醒,引以為戒。在此只舉幾個典型例子:

    樹為典型的任長霞被撞死:被中共謊言包裝成全國英模的河南登封市公安局長任長霞,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三日,她乘坐的車追尾前面的車,車裏其他人都安然無恙,她坐在後排最安全的位置卻偏偏死亡,且死後三天都閉不上眼。該市很多警察都知道她迫害法輪功非常賣力,其妹還跟人說:「過去我不信法輪功說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現在我真相信了!」 任死後的很長時間裏,該市都沒再出現過迫害法輪功的事情。

    強姦犯何雪健得陰莖癌:河北警察何雪健,當著另一警察的面,強姦了兩位與其母年紀相仿的法輪功女學員劉季芝和韓玉芝。一年後何雪健患上了陰莖癌,其陰莖和睪丸全都被切除。熬受著生不如死的痛苦,曾三次自殺未遂。這是現世現報中「生不如死」的活證。

    唐山市「六一零」副主任遭惡報暴亡:戚廣斌部隊轉業後,到河北省唐山市任「六一零」副主任,分管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一日晚上九點左右,原來身體健康的戚廣斌突然腦溢血死亡,時年四十九歲。

    不僅如此,我還想告訴你:正義的審判已經開始。二零零三年成立的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旨在追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體和個人,到二零零五年六月止,全球已有29個國家35位律師組成了全球公審江澤民集團的律師團。目前,包括江澤民、吳官正、羅幹、曾慶紅、賈慶林、周永康、王茂林、李長春、劉京等30多位中共高官已在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瑞士、日本、新西蘭、秘魯等30多個國家以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非法監禁罪被起訴,有的已經被判有罪。等待江澤民、「六一零辦」及協從者的將是比二戰後清算希特勒及其蓋世太保更為嚴厲的制裁。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西班牙國家法庭做出了一項史無前例的裁定,決定以「群體滅絕罪」及「酷刑罪」,起訴江澤民、羅幹、薄熙來、賈慶林、吳官正五名迫害法輪功的中共元凶。法院通知書表示,若被告的罪名成立,將面臨至少二十年徒刑,並附帶經濟上的懲罰。

    經過四年調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阿根廷聯邦法院第九庭法官Octavio Araozde Lamadrid作出一項深具歷史意義的裁決: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六一零」辦公室頭目羅幹因迫害法輪功而犯下的反人類罪行而下令阿根廷聯邦警察局國際刑警部逮捕該二名中共高級官員。

    法官詳盡地評估了中共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及江澤民、羅幹在其中所起的作用。「實施的群體滅絕政策中,採用的手段無所不用其極,對人的生命和人類尊嚴是極大的蔑視。」

    在告訴了你以上這些的之後,我還想說明一下:儘管這些「六一零」幹下了如此多傷天害理的勾當,一次次的充當著恐怖的黑手,給眾多的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造成了巨大的損失和傷害,但作為心懷「真善忍」的修煉者,法輪功學員並沒有把他們當作敵人,更不希望看到他們因無知作惡而最後害了自己。從人生的長遠和未來看,他們才是正在被利用著走向懸崖的可憐者,他們正在為蠅頭小利充當中共邪黨打人的兇手和陪葬品。通過以上的這些文字,如果你明白了法輪功學員的良苦用心,那麼請你在方便的時候告訴那些六號樓裏的「六一零」們,放下屠刀,懸崖勒馬,回頭是岸。他們或許說,這是他們的工作,他們的職責,是上級的命令,那麼這時候請你把下面這個真實的小故事講給他,告訴他:你還有別的選擇。

    故事發生在柏林牆倒塌之後的德國。一九九二年二月,統一後的柏林法庭上,舉世矚目的柏林圍牆守衛案將要開庭宣判。這次接受審判的是四個三十歲不到年輕人,他們曾經是柏林牆的東德守衛。

    兩年前一個冬夜裏,剛滿二十歲的克利斯和好朋友高定,一起偷偷攀爬柏林牆試圖逃向自由。幾聲槍響,一顆子彈由克利斯前胸穿入,高定的腳踝被另一顆子彈擊中。克利斯很快就斷了氣,他不知道,他是這堵牆下最後一個遇難者。那個射殺他的東德衛兵,叫英格•亨里奇,他也絕沒想到,短短九個月之後,圍牆被柏林人推倒,而自己最終會站在法庭上因為殺人罪而接受審判。

    辯護律師稱,這些士兵是執行命令的人,他們根本沒有選擇的權利。不過這樣的辯護最終沒有得到法官的認可。因為類似的辯護,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在紐倫堡審判法西斯戰犯時已有先例。當時各國政府的立場不約而同:不道德的行為不能藉口是奉政府命令所為而求得寬恕。任何人都不能以服從命令為藉口而超越一定的道德倫理界線。

    柏林法庭最終判決英格﹒亨里奇三年半徒刑,不予假釋。法官這樣對被告解釋他的判決:「東德的法律要你殺人,可是你明明知道這些唾棄暴政而逃亡的人是無辜的,明知他無辜而殺他,就是有罪。這個世界在法律之外,還有『良知』這個東西。當法律和良知衝突的時候,良知是最高的行為準則,不是法律。尊重生命,是一個放諸四海皆準的原則;你應該早在決定做圍牆衛兵之前就知道,即使東德國法也不能抵觸那最高的良知原則。」

    作家龍應台曾經問過一位曾經擔任過邊境守衛的前東德人,「你說,圍牆的守衛在改朝換代之後受審判,公不公平?」得到的回答是:「當然公平。」「……是總理命令他們開槍的沒錯,可是沒人命令他們一定得射中呀!」「開槍可以說是奉命,不由自己,可射中,就是蓄意殺人嘛!」

    是的,英格﹒亨里奇完全可以有自己的選擇,只要他願意聽從良知。這件舊事發生在德國的昨天,但類似的審判,會不會發生在中國的明天呢?其實已經有許多良知復甦的警察,選擇了在自己能力範圍之內保護法輪功學員;更有一些獄警、看守不但選擇了善待法輪功學員,而且積極為自己贖罪:把作惡者的罪證悄悄記錄,作為將來對罪犯審判的證據……正義的審判已經到來了。當英格﹒亨里奇開槍射擊克利斯的時候,他沒想到轉眼之間,那個「背叛社會主義」的「叛國者」是無辜的,而自以為「捍衛社會主義」而不必為開槍負責的他卻因為殺人罪而受到懲罰!正義到來的如此迅速!而在審判到來之前,上蒼已給每個人留下用良知選擇未來的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