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二日】

  • 給楊玉坡屯村民的一封信

  • 你們的出路在哪裏?

  • 給大慶天然氣公司器材站宮百臣的信

  • 給楊玉坡屯村民的一封信

    楊玉坡屯的鄉親們:

    大家好!

    2010年6月9日上午,慶安縣八十歲女法輪功學員任玉蘭,去你們屯講真相,遭一青年毆打,任玉蘭老人左眼、右臂、臉部都被打傷,左眼眶被打成紫青色,鼻子被打出了血。而後打人者又向建民鄉派出所誣告。致使任玉蘭老人和其他兩名同伴被警察帶到派出所,後來又送到了慶安縣公安局。由於縣公安局的警察早已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很快便把三位老人放回家中。

    此事雖已過去幾天了,但每每想起的時候,總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青年壯漢在光天化日之下毆打八十歲老人,有村民甚至說該打。我們楊玉坡屯的民眾曾經多麼樸實,民風多麼淳樸,如今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不能不說是一件讓人遺憾和痛心的事情。也許有的人對法輪功的真相還不太了解,但無論如何也不能成為打老人的理由。

    你們知道嗎,九九年七二零以來,電視、電台、報紙、雜誌等等對法輪功的那些報導都是對法輪功的誣陷,都是謊言。你們有人可能還不太相信,覺的共產黨怎麼能撒謊呢?事實就是這樣的。共產黨六十年當政的歷史,就是撒謊的歷史,看看它搞的那些政治運動,遠的不說,就說文化大革命和八九年「六四」鎮壓大學生、還是今天迫害法輪功,都是一樣的,都是謊言開道,愚弄民眾在先,都是為了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就說轟動全國甚至世界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吧,很多人從電視新聞上看到以後,對法輪功恨得咬牙切齒,以至於都根本無法靜下心來考慮考慮到底是真是假?正所謂「外行人看熱鬧,內行人看門道」。其實那就是江澤民及其打手直接策劃、導演的,目的就是為了栽贓法輪功,製造廣大民眾對法輪的仇恨,為殘酷迫害法輪功編造理由,使迫害合法化。不信,我把其中的疑點給你說出幾個,你一下子就明白怎麼回事了:

    1、按報導,參與自焚的有五個大人,他們是同時點火自焚的,並在一、兩分鐘內一下子幾十個滅火器就都到場參加了滅火。天安門廣場如此廣大,廣場根本沒有安放滅火器,也從未見過任何一個警察背著滅火器巡邏,那麼這幾十個滅火器一下子都冒出來了,它們是從哪裏來的呢?如果不是事先準備好的,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到現場呢!?

    2、電視裏看到,天安門自焚的燒傷者躺在醫院裏,被紗布層層包紮的嚴嚴實實。常識告訴我們,燒傷的創面是不能包紮的,只能暴露在外面,否則換藥的時候病人無法忍受那巨大的痛苦。這些天安門自焚者相反,被包扎得如此嚴實,請大家想一想那是為甚麼?

    3、大夫說怕小女孩劉思影窒息死亡,給她進行了氣管切開的手術。其實氣管切開的人在相當一段時間內是不能說話的,是無法正常發聲的,可是記者採訪劉思影時,劉思影說話的聲音清晰,而且還能給記者唱歌!江澤民的打手本來就是些政治流氓,根本沒有基本的醫學常識,所以造假造得漏洞百出。

    4、我們在電視裏看到的畫面,有遠距離的,有近距離的,還有對王進東的特寫鏡頭。請問,自焚是突發事件,怎麼這些畫面這麼完整?如果沒有人事先準備好,怎麼可能在一兩分鐘內拍攝到這麼多完整畫面?顯然是有事先準備好的攝像機從頭到尾跟蹤拍攝的。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只要是造假,就肯定會有漏洞。「天安門自焚」事件,漏洞還有很多,在這裏就不一一的給大家列舉了。你們想一想共產黨連這麼邪惡的事情都幹的出來,還有甚麼它幹不出來的呢?還有甚麼樣的假是它造不出來的呢?八九年它屠殺大學生時,動用了坦克、機關槍,天安門廣場血流成河,它卻在電視裏向全國人民,甚至全世界撒謊,說甚麼一槍沒放,一人沒死。多少年過去了,現在我們不也知道屠殺大學生的真相了嗎?所以共產黨說甚麼,我們不能一味盲目地相信,要學會思考才行。

    你們想一想,如果法輪功真像電視裏所說,修煉的目的是「為了自焚圓滿升天」,那麼修煉法輪功的人肯定會有很多人去自焚,可為甚麼放眼全世界(如今法輪功已弘傳全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包括中國的香港、台灣和澳門),自焚的卻只有天安門廣場一例?就我們慶安縣修煉法輪功的又何止成百上千,你聽說過誰「自焚」了嗎?聽說過有一個人做過壞事嗎?為甚麼身邊的事實不願相信,卻偏偏相信電視裏的造謠呢?其實有的人就是因為相信了電視裏的謊言,才對法輪功產生了不好的印象,甚至有的人一提到法輪功就有些害怕,其實是你們上當了,又上了共產黨的當了!

    八十歲的任玉蘭老人,在沒煉法輪功之前體弱多病,自從修煉法輪功以後,不但病好了,身體健康了,精神也快樂了。如今老人已是兒孫滿堂,孫賢子孝,並且自己也有退休勞保,自己完全可以在家裏安享晚年的幸福生活。可她為甚麼偏偏頂著三十幾度的高溫酷暑,大老遠的從縣城跑到我們楊玉坡屯來,給我們的父老鄉親講大法的真相,勸大家「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呢?現在的人都是無利不起早,不得到好處誰會白白地付出呢?那麼任玉蘭老人她圖的是甚麼呢?要你們一分錢了嗎?吃你們一口東西了嗎?老人要的不是名,不是利,更不是你們的熱情款待,她只希望你們和你們的家人,在大劫難來臨之時,都能夠平安,這才是她來你們屯子的真正目的。

    今天人類的道德在一日千里地下滑,各種天災人禍接連而至。歷史上許多的預言都預測到:中共的產生與滅亡;人類此時將有大劫之憂;法輪大法的弘傳及對人類道德的挽救,從而救人於危難之中。

    共產黨當政幾十年來,戰天鬥地,迫害神佛,政治運動不斷,迫害死中國民眾八千多萬,可以說是罪惡累累,罄竹難書。「善惡有報」是天理,欠下的東西,就要去償還。一個人如此,一個政黨也不例外,所以「天滅中共」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並不是我們想讓共產黨怎樣,而是天要滅它。

    中共是甚麼?它不是一個抽象的名詞,它是由加入它的幾千萬黨員組成的。你加入它的組織(入黨、入團、入隊)的時候,它讓你向它發誓,讓你把生命交給它。你就成了它的一份子,即使你沒有直接做壞事,但就因為你是它的成員之一,它做的壞事你就要替它償還,天滅中共之時,你就在劫難逃。

    法輪功學員明白這一切,知道你們如今已到了一個危險的境地,想救你們於危難之中,所以才會不顧自身安危,苦口婆心地勸你們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讓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希望你們在「天滅中共」之時,在大劫難來臨之時,都能夠平平安安。

    在這裏給你們講一個唐山大地震時發生的一個真實故事:

    唐山郊區有一個小村莊,住著一位年過八旬的老太太。因為她出身富農,曾被戴上了一頂「富農分子」的帽子,20多年來一直受到該村的管制。老人不論在家裏還是在生產隊,整天都是默默無聞的,除了幹活就是幹活,從不多言語,更不與人爭辯。

    76年唐山大地震的前兩天,她突然跑到村幹部家裏,告訴他要發生大地震了,趕快轉告全村的人,做好防震準備。村幹部聽後,認為她胡言亂語,就把她給轟出去了。回家後,老人不死心,又去找村幹部,並向村幹部打保票:兩天之內要發生大地震。村幹部仍然不相信,也沒照她說的辦。無奈,老人隻身一人離開了村子。當走到半路時,她又返回來了,再次找到村幹部,用自己的生命保證,眼下要發生一場大災難。村幹部終於被她說動了,立即通知全村人,放假兩天,儘快離開該地區,去投奔外地的親朋好友。

    就在全村人離開的第二天晚上,那場毀滅性的大地震發生了,一瞬間,整個唐山地區夷為平地,幾十萬人死亡,更多的人受傷。而這個村子的人,全部安全無恙。

    今天的人受共產黨幾十年的洗腦宣傳,天不怕,地不怕,很難相信甚麼,也不相信善惡有報,只知道為名為利去爭去鬥,「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都成了自己的行為準則了,即便真理擺在面前,也要本能地去排斥。但不管怎樣,在這裏我還是要勸上你們幾句:其實我們人哪,都很渺小,不知道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有些事情啊,真的要冷靜下來好好地思考思考,不要一味地譏諷和嘲笑,誰也不是傻子,我們為甚麼要給你們講真相,勸三退呢?我們可不是吃飽了撐的,沒事幹。一定要好好地想一想,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可不能拿自己和家人的生命開玩笑。

    最後希望你們都能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能夠「三退」(退黨、退團、退隊),與中共脫離關係,將來天滅中共時都能夠留下來,都能夠平平安安!

    慶安縣法輪功學員


    你們的出路在哪裏?

    ──四川涼山州法輪功學員寫給當地公、檢、法、司及政府相關人員的公開信

    涼山州公、檢、法、司及政府相關工作人員:

    春華秋實,冬去春來。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已超過十一個年頭了。在這十一年中,你們像工具一樣被統治者利用,對完全受憲法保護的、遵循「真、善、忍」原則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群體,進行了嚴重的迫害,作為家鄉的法輪功學員,慈悲為懷,我們真心希望被中共矇蔽、利誘而對人民作惡的公、檢、法、司工作人員明白真相,停止做惡,迷途知返,因為我們希望你們及你們的家人有一個好未來,因為你們的生命也是可貴的。

    一、涼山州公、檢、法、司十一年迫害法輪功情況概述及近期表現。

    據不完全統計,涼山州各市縣,十一年來,被迫害致死的至少4人;被非法判刑的34人以上(西昌16人、會理8人、越西4人、金陽2人、德昌3人、昭覺1人……),被非法勞教不下80人(西昌48人、會理20人以上、越西5人、德昌3人、昭覺1人……),而隨意抄家,非法拘禁、數量根本無法統計,隨意毆打折磨如同家常便飯,以小小西昌市為例:對法輪功學員洗腦200人次以上,抄家300人次以上,非法拘留上百人次(被拘留的學員大多數沒有任何手續)。以強制性洗腦為目的的「洗腦班」就辦到第6期,非法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幾十萬元。……還有數不清的精神折磨和肉體摧殘。

    請大家來看看涼山州公、檢、法、政府相關部門近一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所作所為吧!

    1、據明慧網上已經報導的迫害資料統計,從2009年9月至2010年5月份,涼山州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達16名:

    西昌市區(11人):程冬蘭、高德玉、何正瓊、何先珍、陸遠翠、夏惠瓊、胡雲環、岑梅、宋平秀。2010年5月,米易法輪功學員蘇麗娟和另一女學員,被綁架、關押在西昌市看守所。

    會理縣4名:2010年5月6日早上11點左右會理縣的韓孟和退休在家的許德鈞被綁架到西昌西寧鎮「洗腦班」。2010年,5月11日12點會理雲甸鄉雲河四隊的法輪功學員羅留相和吳登群因惡人構陷,被綁架到會理看守所迫害。

    越西縣1名:一名女法輪功學員5月初被綁架到西寧「洗腦班」,10天後才回家。

    2、2010年4月20日,布拖縣公安局警察梁龍有、打吉和一名女警察一起到西昌市騷擾「轉化」該縣到西昌市居住的所有法輪功學員,還填一種「幫教表」叫學員簽字。

    3、2010年5月,據悉現在電信和聯通公司都被公安系統脅迫對所有擁有手機的人進行監控、監聽,前幾日會理手機短信被封鎖,短信無法打開。擁有手機的人全部被剝奪了通訊權。近期涼山州公安局對手機短信進行監控、跟蹤定位所謂的「敏感信息」。

    因迫害事例太多,我們就各個部門舉幾個典型事例吧。

    (一)、市國安警察的惡行:

    1、西昌市國安暴力綁架法輪功學員禍及小孩

    2010年5月7日中午,西昌法輪功學員胡雲環,在自己家的門市上(服裝裁剪門市)被一群市國安警察綁架。國安警察闖進門市,強行綁架走了胡雲環,搶走了她家裁剪、製作衣服用的電腦和打印機,據說電腦被搶走是因為國安發現電腦上有「明慧網」三個字,在綁架過程中,胡的丈夫央求警察不要動著小孫兒了,因為小孫兒得了一種罕見的血液病,本地醫院無法醫治,才花了一、兩萬元住進成都華西醫院治病回來,身體不能承受任何壓力,否則將犯病。一個年輕的警察不聽,死死攥緊小孩的手臂,胡雲環被警察綁架走了,關進西昌市拓荒看守所。警察的暴力,使小孫兒手臂馬上呈青紫色,血液病又犯了。只好又送到千里之外的成都醫院醫治。可憐的孩子不明白,為甚麼給他和媽媽、外公,爸爸帶來痛苦的全是警察?

    小孫兒的外婆,何正瓊,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生活的坎坷、家庭的貧困和全身的疾病使她差點失去活下去的勇氣,2005年在她病重又無錢醫治走投無路時開始煉法輪功,幾個月後,全身疾病全無,她有了健康的身體打工掙錢養家,她希望更多的人能夠知道「法輪大法好!」,從而受益,因此發傳單、光盤介紹法輪功真相。2009年9月,何正瓊在「大世界數碼城」上班時被警察綁架。2010年5月13日何正瓊被市法院非法庭審。

    現在小孫兒又眼睜睜地看著又一個親人──奶奶胡雲環被警察綁走,自己還被警察攥住犯病住院,可憐的孩子,在他幼小的心靈中,警察都是抓壞人,為民除害的,怎麼恰恰自己最親最好的外婆和奶奶都是被警察抓走的?

    胡雲環家沒有固定的收入,全靠她和老伴給人裁剪、縫製衣服掙錢,現在胡雲環被綁架,小孫兒又住院,本來貧困的家更是雪上加霜。現在胡雲環已被非法逮捕。

    2、何先珍、何正瓊法庭上揭露國安暴力逼供、搶劫

    在5月13日市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法庭上,何先珍揭露市國安大隊副大隊長太剛毅在非法提審她時,出手打她,把她的手臂打得一直抬不起來,一直痛。何正瓊揭露了市國安警察王永榮和太剛毅動手毆打她行刑逼供的事實。

    何先珍還揭露了她的生活費被國安非法搶走的事實:何先珍是會東301的家屬,丈夫死後,單位每個月發200元生活費給她,她省吃儉用存了5600元錢,誰知這次被迫害時,市國安非法抄家時,她的5600元錢被國安搶走,至今沒有任何下落,也沒有任何手續給她。參與抄家的警察是西昌市國安大隊的太剛毅、劉國強、王永榮、沙宗全等。警察的以上行為至少構成了刑訊逼供罪、搶劫罪。同時市國安大隊還給301單位「打招呼」,扣壓了何先珍的生活費。

    西昌市國安的一系列行為,正印證了1999年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江澤民在公安內部下的密令:「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名譽上搞臭」。

    (二)、公安局長的行為:

    1、2009年11月16日,法輪功學員高德玉家人聘請的金律師要求依法會見高德玉,主管的副局長汪耀輝,以法輪功是「涉密案件、政治敏感案件」為由,拒絕律師會見。

    2、2010年5月25日,西昌川興鎮中心小學的退休教師宋平秀在家裏被綁架到西寧鎮「洗腦班」,直接參與並指揮綁架的是西昌市「610辦公室」(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成立的非法組織,凌駕於公、檢、法之上)副主任陳其、西昌市公安局局長彭康,綁架時公安局長親自帶頭違法,一沒有抄家證、二沒有拘留證,彭康在抄家時最積極,翻箱倒櫃,連宋平秀家剛買的一把剪刀都不放過,說「是法輪功的剪刀」。

    (三)、檢察官的行為:

    市檢察院在誣陷高德玉等4名法輪功學員的起訴書中,為了陷害法輪功學員,把案子搞大,檢察官竟然把抄出的書和小冊子等一頁算一份材料,這樣羅織出上萬份傳單。

    (四)、法官的表現:

    市法院2010年4月28日、5月13日對6名法輪功學員兩次非法庭審,開庭前,每個律師在法院辦手續時,法官楊波都要打招呼:「不許對法輪功作定性上的辯護」,並告訴律師最高人民法院有文不准律師對法輪功作定性辯護,律師叫拿出文件來看看,楊波說是內部文件始終沒拿出來。……

    律師在法庭上要求展示證據、證人出庭作證,全部被法官楊波回絕。因為法輪功學員的所有傳單、光碟,都是教人向善、揭露中共迫害的真實情況的,是公訴人、610、法官不敢面對的。

    (五)、政法委官員的行為:

    律師要求會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高德玉,政法委劉副書記對高德玉的律師說:「不要給我們講法律,我們不講法律」。

    程冬蘭的律師要求會見,涼山州司法局副局長和公證律師管理處負責人直接給律師施加壓力,該負責人聲稱法輪功嚴重威脅了黨的執政地位,危害了國家安全;而副局長叫律師「要講政治」。

    (五)、610副主任的表現:

    2010年4月28日,西昌市法院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陸遠翠、夏惠瓊,市610副主任陳其一直在台前幕後走來走去,指揮操控法庭情況。還有一個當事人夏惠瓊都還沒有質證,法庭就匆匆開始辯論階段,在正義律師有力的無罪辯護下,理屈詞窮的法官不得不草草收場。有些司法專職人員也在私下議論:「其實那兩個法輪功根本就沒有罪,就是市610陳其強行叫幹的」。

    2010年5月13日,市610辦再次操控市法院,非法庭審高德玉、何正瓊、何先珍、程冬蘭4名法輪功學員。

    因恐懼讓群眾聽到正義律師的無罪辯護,市610如臨大敵,提前幾天就給所有知道的法輪功學員的單位、社區、村組打「招呼」,用盡各種手段阻撓旁聽,甚至有些單位及村、組都派了人直接在市法院門口監視,有「自己的人」就去阻止,不許自己範圍的法輪功學員進入法庭或者在法庭外停留。法庭外滿布警察、便衣,除了極個別家屬,不准任何人進法庭(帶身份證也不行)。

    在法庭上,律師拿出中共黨章,當眾念相關條例,提到群眾可以給黨領導、組織提意見,反映情況,並且不得打擊報復。這時市「六一零」副主任陳其竟然在法庭上咆哮起來,叫律師「滾出去」。

    ……

    如果說以前你們不明白法輪功的真相,為了那點利益對大法犯下了罪惡。那麼十一年過去了,法輪功已弘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唯獨中國大陸在持續地迫害,有機會去香港、台灣看一看,那裏的法輪功到處都是,普遍受到歡迎和讚譽。而在大陸你們所從事的是世界獨一無二的瘋狂迫害,你們不感到罪惡嗎?

    二、迫害註定失敗,參與迫害是絕路

    這場基於栽贓和謊言的迫害,從一開始就註定要失敗,這一點連迫害發起者自己都知道。中共一面誤導下級:執行命令,讓幹啥就幹啥,出了事沒責任,是上邊叫幹的,「打死白打」、「整死算自殺」……一面又不敢下達書面文件,大部份指令都口頭傳達,連610前期的迫害法輪功的文件,都要收集上交銷毀。表面不管以任何理由來解釋這一舉動,目的很明顯:這就是中共高官要銷毀證據,將來要基層參與者替罪。

    江氏在2005年的舉動也證明了這一點,面對日益增多的國際起訴,面對已走入死胡同的迫害局面,江澤民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也曾經通過美國的親信試探法輪功口風,提出可以像文革一樣槍斃一些打死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來償命,換取法輪功不起訴,還說可以比文革處理得更嚴厲些,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

    這就是無知參與迫害的人的「總後台」對被利用者的態度,這也可看得出被中共利用來迫害善良民眾的中共各級人員將來極其可悲的下場。

    中共後來制定的法律,也將置參與迫害者於死地:「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中國《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

    想不到吧?每一位執法犯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官員,都犯了中共的法律,都要自己承擔法律責任,都是中共的替罪羊!

    你們中的很多人口口聲聲只看現實,不知道上面這些事情現不現實。你們中的還有很多人心懷僥倖:不知這場迫害還要持續多久?管它呢,閉著眼幹吧,過一天是一天。提醒你們,文革結束前幾天,中共的報紙、廣播還在聲嘶力竭地叫嚷:一定要把「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進行到底呢!

    三、參與迫害不僅是犯罪也將面臨天理的惡報

    善惡必報是天理。從明慧網統計看,已有超過萬例的惡報事件報導,包括省委官員、市委官員、公安局長、法院院長、司法局長、企業黨委書記、學校校長、辦公室主任、「610」頭目、派出所所長、警察、居委會主任等等。有被車撞死的,有翻車死亡的,有得怪病死的,有被雷擊死的,有被電打死的,有得癌症死的,有無緣無故倒地死亡的,有遭遇精神刺激上吊自殺的,有因其他罪行敗露畏罪自殺的,還有因各種原因被判刑、被撤職,或者突然一跤摔倒癱瘓的,更有自己做惡殃及家人的,不一而足。

    四、你們的出路

    (一)守住良心,善待法輪功學員

    一個明白真相的警察說:法輪功學員太善良了,被迫害這麼多年,沒發生一起暴力襲警事件。共產黨真壞,逼警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其實你們也不是沒有選擇。看看明真相的警察選擇正義良知的行為,你們就知道怎麼做了。

    1、聰明的派出所所長

    河北一派出所所長明白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一次,他聽說另一派出所綁架了一名法輪功學員。星期一全局開會一散會,他就找到該派出所所長說:老兄,咱哥倆不錯我才說你,你那麼聰明,沒事老弄那個幹甚麼呀?你想當名人哪?看吧,你抓一個得出來一堆,你就要被到處貼了,親戚朋友都別想安生。你越弄事兒越多,顯得你那個區又亂,別的區有了標語傳單也得說是你那的跑過來幹的,以後全局一開會得先提你,你就光等著挨批吧。幾天後,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就被放出來了。

    2、阿山的選擇

    據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七月十六日報導,東北有一鄉鎮派出所所長叫阿山,一日,阿山帶著倆警察上河對岸某村去抓法輪功學員,當車行至河中間時,吉普車掉坑裏出不來了,車裏進了水,車門打不開,裏面的人面臨危險。情急中阿山大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功師父快救救我們。」語音剛落,只聽喀嚓一聲,車門開了,所長迅速的從車裏鑽出來,又把那兩人拽出來,從嘴裏倒控出許多水,脫離了危險。阿山他們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磕頭,連連說感謝大法師父的救命之恩!阿山再也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了。

    3、明真相的公安局長

    一天我去一個警官家辦事,談話中提到了法輪功之事,他說他在某局任公安局長三年期間,沒有迫害過一個煉法輪功的,並說網上的惡人榜沒有他的名字感到很欣慰。我為他給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而高興,我說:「善有善報,你會有好報的。」

    原來是一法輪功學員給他郵過揭露中共本質的《九評共產黨》,讓他明白了真相。希望所有的警察都要像他那樣善惡分明,珍惜法輪功學員所做的就是在珍惜自己,給自己留一條光明之路吧!

    4、北京的一位警官,自從法輪功被迫害開始後,他只要知道要抓哪個法輪功學員,他都提前通知這個學員,讓他們安全轉移。對收繳上來的大法資料他都妥善保管,然後轉送給法輪功學員。當薩斯病(非典)蔓延時,在他身邊工作的、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事,在短短幾天的時間裏,有的自己突然死亡,有的家人死亡。他感慨地說:幸虧我善待法輪功學員,沒對大法犯罪,才使我和全家人躲過了這一劫。

    5、2006年9月,山東勝利油田的一位警察投書明慧網說:我身邊很多同事都明白善惡必報的道理,中共歷次運動過後都是卸磨殺驢、捨車保帥,隨從者的下場太可悲了,所以都不願再被中共當槍使。他們不但退了黨,還主動收集中共迫害的罪狀,提供給國際真相調查團,將功抵過。

    6、某地一個「610」的頭頭說,我對法輪功是「出工不出活」,法輪功修煉真善忍,又不幹壞事,總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參與迫害做壞事,平反那一天我脫不了關係,自己犯罪不說,還連累我的家庭老小。……

    其實全國各地善待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官員非常多,他們才是真正聰明的人,他們中有些是看透了中共邪黨的本質,有些是早就知道了真相,當然也有不少是在惡報臨頭時才幡然醒悟、誠心悔過的,不過也不算晚,他們運用智慧或多或少的幫助法輪功學員,守住了心中的那一份良知,這些,法輪功學員都知道,天地之間也銘記著,他們用實際行動為自己挽回了損失,為自己贏得了未來和幸福……

    (二)順應天象退出邪黨,誠心悔改。

    如果你們說你們只認現實,世人覺醒、退黨大潮不是現實嗎?老百姓都知道「天滅中共,退黨保命」。趕快發表聲明退出中共邪黨的一切組織吧!

    同時,如果你們能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彌補給法輪功造成的損失,贖回你們的罪惡,在這件事還沒結束前對你們也就是機會,人心生一念,天地盡皆知,善惡若無報,乾坤必有私。

    我們真心希望您能夠用心傾聽和判斷。請你們千萬對自己的生命負責,對自己的家人負責,對自己的未來負責。我們鄭重並嚴肅的奉勸那些至今還追隨江氏直接或間接迫害大法的涼山州公、檢、法、司、政府相關工作人員及被毒害的人們,不要對大法及法輪功學員行惡,不要再去傷害這些好人了,立即釋放所有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你真正坑害的最終是你自己及你的親人。希望你們能懸崖勒馬,趕快將功補過。

    涼山州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零年六月


    給大慶天然氣公司器材站宮百臣的信

    宮站長:

    天然氣公司法輪功學員張鯤六月八日在單位上班時被公司「六一零」劫持到五常洗腦班迫害,已近十天了,張鯤的父親已經去世,母親六十多歲,張鯤家的孩子又小,才三歲,家裏老人和孩子都需要照顧,這幾天來,他家裏人都在為張鯤被綁架著急上火,為他擔憂。

    宮站長,你們可知道五常洗腦班是個甚麼樣的地方?你們可知道這一舉措給你的下屬職工及其家庭造成多大的傷害嗎?你們可知道你們執行上級指令和完成任務的同時,最終傷害的是你自己及你的家人嗎?讓我們本著善念告訴你這一切。

    一、五常洗腦班的罪惡和政法委書記付彥春和政法委副書記朱憲福的嘴臉

    五常洗腦班,在一樓室內掛牌:美其名曰「思想教育轉化學校」,室外掛牌打著「五常招商局」的幌子,欺騙世人。是黑龍江省迫害法輪功的邪惡組織「610」指使五常市610開辦的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基地。位於黑龍江省南部的五常市。這個所謂的轉化學校沒有任何標誌與執法身份,地點經常變動。在省、市「610」的指揮下,五常市「610」辦的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暴力洗腦、強行轉化。中共江氏集團的「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拖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群體滅絕政策,在這裏體現的淋漓盡致。

    五常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採用的形式非常邪惡,概括的講主要有:暴力洗腦、強行轉化:為了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他們採用各種流氓手段,軟硬兼施、武力摧殘、藥物迫害、精神摧殘、經濟上拖垮,花樣翻新,非人性所為。同時欺上瞞下,瘋狂斂財……其邪惡手段令人髮指。僅舉幾例:

    暴力摧殘

    為了逼迫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放棄信仰的決裂書、悔過書、揭批書),他們採取手銬、電棍、拳打、腳踢、開飛機(一種刑罰手段)、罰蹲、罰站、罰坐;用三角帶沾水抽、煙頭燒女法輪功學員的臉、踢女法輪功學員的乳房和小腹。有的牙齒被打掉,有的耳朵被打聾,有的渾身打成紫黑色,有的把電棍往嘴裏插。還有的被帶到單獨房間「單獨教練」,手段殘忍。

    精神迫害

    五常洗腦班最邪惡的就是精神迫害。他們採取恐嚇、威逼、欺詐、誘騙等各種手段逼學員交代所謂的「上線、下線」(出賣其他法輪功學員),為他們進一步迫害提供線索。

    他們兩個人或幾個人拽法輪功學員手強迫在寫好的「三書」上按手印,逼迫法輪功學員踩大法師父的像片,罵師父,罵大法,看誣蔑師父誣蔑大法的錄像,然後寫心得體會。不寫「三書」就沒完沒了的採用上述手段折磨。

    即使在殘酷摧殘下違心寫「三書」的法輪功學員,還要每天逼迫他們看揭批錄像和揭批書等,從思想意識上徹底摧毀每一個學員。

    對承受不住壓力表面妥協的法輪功學員,洗腦班利用猶大(為個人利益出賣大法和師父的人)輪番轟炸的方式,今天來一幫明天來一幫談他們的謬論,不定時搞鬥爭會式的打擊侮辱,在強大的壓力和極大的痛苦中有的法輪功學員出現精神失常等狀態。

    他們利用法輪功學員對師父的敬仰來摧毀學員,逼迫學員踩師父的像片,對堅決不踩者,就利用猶大採用流氓手段迫害。

    經濟上拖垮

    每個被綁架洗腦的法輪功學員每月要交2000元錢,就是轉化了也得呆夠2個月,否則絕不放人。惡人還對被迫妥協者搞經濟敲詐。凡是被迫妥協者必須交出3000-4000元才能放人,有的被逼迫交出4500元,勒索的錢他們私分。

    升級迫害

    對堅定修煉、抵制洗腦的法輪功學員有的送去勞教,有的送去判刑,搞升級迫害。

    五常市「610」洗腦班在全國臭名昭著,裏面的惡徒猶如地獄的惡鬼,幾年來,哈爾濱、尚志、賓縣、五常等地的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在這裏遭受迫害,多人被打傷打殘。為使親人少受迫害,很多家庭托人找關係。邪惡之徒為了多撈錢,抓了放,放了抓,很多人已經傾家蕩產、妻離子散。

    五常洗腦班的頭頭

    付彥春:現任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洗腦班主任。此人以迫害法輪功學員充當邪惡的打手、勒索錢財向上級花重金買官而爬上此位置。

    朱憲福:原五常市政法委副書記、「610」洗腦班主任,現已退休,被「610」洗腦班返聘管理食堂,月薪1000元左右。此人以前曾多次參與密謀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並勒索錢財,在明慧網上曾多次曝光其惡行及偽善嘴臉,現在又與惡人付彥春狼狽為奸繼續行惡。

    據知情者統計,自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付彥春在五常「六一零」充當打手期間至今,夥同前政法委書記朱憲福共勒索法輪功學員錢財五十三萬元,他利用迫害法輪功勒索的錢財而得以買官。並公開叫囂我已經升為政法委書記了,「六一零」正主任,真是厚顏無恥。

    付彥春經常半夜上關押女法輪功學員的房間,裏面傳出慘叫聲,付彥春還說不許叫。不知道他用了甚麼迫害手段,致使有些法輪功學員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

    付彥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損招多的是,如逼迫學員殺活魚等。還兇狠的叫囂:「我就是流氓、我就是牲口」。五常洗腦班就是一座人間地獄,罪惡累累。

    二、張鯤的為人以及他所遭受的不公

    認識張鯤的人都知道,張鯤人品好,在單位,他是個少有的好職工,在家裏他是個好丈夫,幾乎承擔全部家務,精心照顧工作繁忙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張鯤無論在家裏和在單位都要求自己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處處為他人著想,不爭不鬥,不貪不佔,無任何不良嗜好。張鯤所做的完全是行使憲法賦予的信仰自由和言論自由。

    作為張鯤的上級領導,你們明知道張鯤是很好的人,卻非要送他去洗腦,你們要洗掉他甚麼?他的真誠?他的善良?他的優秀品格?為了完成上級的「轉化」任務,為了你們自己暫時的名與利,給他個人和家庭帶來巨大的無形的傷害,你們就這樣不負責的把一個好人送到沒有人性的地方迫害,你們也有人心,當你和家人都生活的無憂無慮的時候,現在又趕上了傳統節日──端午節,難道你們就不想想你單位的好職工還在被迫害中,那是和你參與迫害是分不開的。原來大慶也有個洗腦班,在後衛星樓區內,後來由於各個單位的領導都不配合所謂的上級指示精神,也發現這是迫害無辜的好人,和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文革組織是一樣的組織,是凌駕於法律之上的非法組織,在社會方方面面正義力量的壓力下,大慶紅衛星洗腦班也就漸漸的消失了。

    在中共獨裁政權下當領導確實有你們的難處,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政策,尤其是株連政策,使各級幹部也承受了很多,動輒開會,要甚麼轉化率,特別是一到所謂的敏感日,又是動員又是布置,唯恐法輪功學員有甚麼舉動;稍有「事態」,就得面臨來自「上面」的責難和怪罪、降職、降薪,扣發獎金等。邪惡的指使和壓力,使你們自覺不自覺的成了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可是我們同修都知道,張鯤他從沒恨過你們哪!他牢記師父的教誨,法輪功學員沒有敵人,法輪功學員只有救人的份。他在承受迫害的同時還在想著怎麼能叫你們明白真相……

    三、順天意了解真相退邪黨,為自己停止迫害善良人

    宮站長:我們都是炎黃子孫,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相信善惡有報的理念綿延數千年。我們暫且不說有多少執意跟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警察、「610」人員、各級幹部如何離奇死亡或病魔纏身(因為上蒼絕對不會因為你是執行誰的指令而網開一面的,誰幹的誰承擔。所以這些年來惡報不斷),就說歷史的發展,它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共產黨建政以來,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為維護它的特權穩定,搞了十幾次各種政治運動,整死、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比第一、二次世界大戰全球死亡人數總和還多。一個人殺了人都要被法律判刑,一個黨殺害了那麼多無辜百姓就完事了嗎?「多行不義必自斃!」人不治天治!幾年前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的一塊巨石上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經地質科學家考證,為天然形成,電視都播出了,現在這地方都成旅遊景點,50元一張的門票上赫然印有這六個大字,有條件的可以到網上以「救星石」或「藏字石」搜尋查找。古有「亡秦石」,今有亡共石,這是天意啊。

    法輪功學員告訴大家關於法輪功的真相,勸「三退」,是順天意而行,按天理做事,目的是為了救人。歷史上的很多預言都講到了在歷史的這個時期,會有大事發生。這也不是恐嚇誰。你想想,中共篡政六十年來,造成了八千萬中國民眾的非正常死亡,比兩次世界大戰加起來還要多,而且現在對修煉佛法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是殘暴至極,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數十萬人被非法關押,活摘器官牟取暴利等等;喉舌媒體造假煽動,政府機構層層施壓株連,造就了無數流氓打手,使社會道德急速下滑,天災人禍不斷,真是天怒人怨。「天滅中共」已經是近在眼前的事實,所有協同中共參與迫害和死心塌地跟著中共的都將受到牽連。所以我們奉勸大家,佛法慈悲,回頭是岸!

    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十一年了,不僅沒有把法輪功迫害倒,法輪功反而弘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與我們同祖同宗的台灣,從中共迫害前的幾千人快速發展到五十多萬人修煉法輪功。同樣在香港、澳門也能自由地信仰、修煉法輪功。法輪功的主要書籍《轉法輪》被翻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地出版發行。《九評共產黨》一書以其平和的態度和大量的事實,揭示了共產黨的來龍去脈和其邪惡本質,因而引發全球退黨大潮。這些現象本身就足以引起人們的深思。越來越多的世人看到法輪功學員的純正、善良,看到了法輪大法給人們帶來的神奇效果,也開始修煉法輪功了。

    ……

    宮站長,靜下心來想一想吧,用你的良知衡量一下對你站裏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看一看當今的社會,彌補和挽回對法輪功學員曾經的傷害吧。名利是短暫的,生命是最可貴的,別給自己生命的未來留下遺憾,願你和所有眾生都能遠離災難,走入未來。

    大慶法輪功學員
    二〇一〇年六月十七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