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七日】

  • 醒醒吧!還有甚麼比生命更重要?

  • 給黑龍江七台河市「六一零」畢樹慶的信

  • 揭露瀋陽惡警於江的公開信

  • 醒醒吧!還有甚麼比生命更重要?

    ──致赤峰地區仍然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有人員

    近日,一封題目為《勸君快快醒,莫做陪葬人》的公開信,在國際上公開後,民眾中反響強烈,現摘錄部份內容呈現給赤峰及各旗縣區仍然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望你們從這些活生生的悲慘結局中,清醒地意識到這是與邪黨保持一致的惡果,想一想自己下一步將面臨著甚麼,儘快做出最明智的抉擇。以下是公開信的部份片段:

    積極執行所謂公務的惡果

    「六一零」、國保,就是江澤民為首的黑社會組織,從上至下純粹就是當年納粹的蓋世太保,幾年來在強權專制的掩護下,在世界文明進步到了今天的情況下,卻犯下了遠勝於希特勒的反人類罪行。你們會以「執行公務」等各種說辭來掩蓋你們的罪行。這種所謂的「公務」是植根於共產邪黨魚肉百姓的本性。中共的邪惡程度,就連黑社會的頭目都會自嘆不如。這話現在說給你們可能不願聽,總有一天你們會徹底的明白。多年的黨文化洗腦已經使你們的思想僵化至近乎麻木,誰好誰壞都分辨不清。但我要跟你們說的是,不久的將來,所謂的「六一零」組織與其集團和幫兇也必將作為人民的千古罪人被押上歷史的審判台。當年的基督教、佛教都被當時的執政者迫害過,可是基督教、佛教傳揚至今,而那些參與迫害的人呢?即便不是現世現報,也是罵名千載。如果說以前你們不明白法輪功的真相,為了那點利益對大法犯下了罪惡。那麼十一年過去了,法輪功已弘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唯獨中國大陸在持續的迫害,有機會去香港、台灣看一看,那裏的法輪功到處都是,普遍受到歡迎和讚譽。而在大陸你們所從事的是世界獨一無二的瘋狂迫害,你們不感到罪惡嗎?

    下面這些例子都是無原則的盲從上級的命令執行「公務」,最終自食惡果。就說你們能夠直接查證的例子。

    赤峰迫害法輪功的元凶之一、原「六一零」頭目楊春悅的兒子遭車禍而亡,本人患上頑疾遭報。赤峰翁牛特旗積極參與迫害大法的張曉剛,現遭惡報身患絕症,生不如死。翟大明原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長,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他很賣力,很快就被邪黨提為赤峰市國安局局長。在他任職期間,利用跟蹤、蹲坑、監控等各種特務手段,瘋狂的迫害法輪功學員,這些年來,赤峰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很嚴重與他有直接關係。善惡有報是天理,今年四月份翟大明死於血癌。他自知行惡太多,必然有一天遭惡報,因此在治療期間告訴單位和家人對他的病情要保密。

    2004年10月18日,赤峰市松山區國安大隊長張英,非法駕駛扣押的民用車辦私事,在赤峰市新城區附近和一輛大車相撞,張英當場死亡。張英自99年7月20日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充當江氏迫害法輪功的爪牙,對松山區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的迫害,被其非法勞教、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就達幾十人。2002年8月7日,在赤峰市六一零指使下,以松山區國安大隊張英為首,夥同赤峰市國安大隊對赤峰市松山區、紅山區的法輪功學員周彩霞,徐振青(男)、楊桂雲、李雪、吳淑華、楊樹華、郎樹芹、吳淑君8人進行文革式的非法遊街迫害。這次遭受迫害的有10多人,其中被非法判刑5人,被勞教4人,其餘的均被非法罰款,原赤峰市總工會女工部長周彩霞被非法劫持到內蒙古保安沼監獄後被迫害致死。據他本人供認,從99年7月到2001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行動中,就非法敲詐法輪功學員家屬4萬多元,幾年來非法敲詐法輪功學員家屬錢財已達十幾萬元。他用敲詐來的錢在新城區買了8畝地占地建房。可是那些錢再多能買回他的一條命嗎?

    1999年7月20日,惡首江澤民剛剛下達迫害法輪功的命令後,赤峰市紅山區交警支隊大隊長張景文,就從當日起,在赤峰市四門市崗樓用高音大喇叭叫囂了兩天多,全是誣蔑和攻擊法輪功的誹謗之詞,讓人們放棄修煉法輪功。一個多月後,張景文就得了闌尾癌,三個月就下了地獄。當年他只有42歲,正身強力壯之時。張景文為圖一時名利,極力賣命,充當了江澤民的替罪羊,沒想到他所做的一切卻付出了慘痛的生命代價。他的遭遇給世人留下了一個深刻的教訓:誹謗佛法是絕對沒有好下場的。

    58歲的赤峰市公安局副局長李財,是靠打壓法輪功爬上去的惡人之一。「7.20」惡黨迫害法輪功時,他正任紅山區公安分局局長,別看此人個子小,長相不起眼,可是出手特狠,損招頗多,不僅層層布置打壓抓捕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有時還親自帶領惡警抓捕和審訊。使轄區內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拘,被傳訊,被罰和勞教判刑等。許多資料點被破壞。李財在幹盡了這些缺德事之後,也官升一級被提為市公安局副局長。2007年12月左右,李財因收了一個重傷害家屬錢財而沒有把事辦妥被舉報撤職。內蒙古寧城縣大明鎮城裏村黨支部書記張景和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一直仇恨大法和辱罵大法師父,充當江賊的打手,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他整天東奔西跑上躥下跳,為了搜集、提供打壓法輪功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信息。還密切配合惡警多次到村民秦鳳珍等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非法搜查、綁架、強行洗腦,還株連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親戚朋友,搞得雞犬不寧,人人畏懼,整個村裏被這紅色恐怖籠罩著。在張景和等惡人的殘酷迫害下,法輪功學員有的家破人亡、流離失所,有的被非法關押,傾家蕩產。張景和的惡行卻受到了邪惡江氏集團的極大賞識,中央電視台對其進行了專門的採訪報導。2002年5月8日他又在中央電視台焦點謊談節目中惡毒誹謗誣蔑法輪功,栽贓陷害法輪功學員。時隔一個半月的當年7月23日下午7時,張景和趕驢車從田裏拉土豆回來,當車走到他家大門口,突然車轅子將他身背頂在門框上,張景和慘叫一聲口鼻流血不省人事,送縣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後經大夫檢查其肋骨撞斷,心肺撞爛。

    赤峰市文鐘鎮一村民李俊英,在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大法以來,與其丈夫為了牟取一點個人私利,出賣良知,經常惡意舉報村裏修煉法輪功的學員。法輪功學員給他們夫婦講真相,他們表面上不說甚麼,但背後卻經常向派出所打黑報告,致使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其中部份被非法勞教。 2002年,李俊英得了一種絕症,幾個月後說不了話。臨死時,嚼自己的舌頭,把舌頭都咬下來了,滿嘴流血沫子。他老伴也得了重病,險些要了命,此後長期用藥。

    內蒙古《赤峰日報》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以來,發表了大量誹謗大法的文章,毒害了眾多世人,加劇了當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形勢,總編王然對此負有重大責任。二零零五年,王然得癌症做一次手術,二零零六年再一次得癌症後做了換肝手術,無效死亡,當年約五十三、四歲。

    《赤峰日報》副主編(原《紅山晚報》總編)展國龍,二零零八年開自家車回老家途中,車被一輛重型貨車從後面撞碎,他和他母親、保姆三人當場死亡,年僅四十九歲。展國龍任紅山晚報總編期間,積極參與誹謗法輪大法,最終落得如此可悲的下場。

    趙君學,內蒙古科右前旗國保大隊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2009年的大年初十,趙君學死於急性腦出血。法輪功學員曾經多次對他勸善,趙君學還是跟隨邪黨,終於賠上了性命;馮立濤,內蒙古阿爾山市國保大隊惡人,2008年奧運期間屢次迫害法輪功學員。其遭惡報後,法輪功學員多次勸說,馮不信,他說他用命擔保,邪黨不會滅亡。結果,馮立濤現在得胃癌,胃遭大切除;2008年8月底,內蒙古包頭市東河區公安國保大隊教導員劉偉在呼包高速公路上遇車禍,遭惡報身亡。眾所周知,六一零、國保大隊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機構,但也幾乎成了死亡率最高的職位。

    內蒙古呼和浩特第一看守所惡警韓林,在2003年4月5日清明節這天,開車從呼市到北京途中車禍身亡。後來聽知情人說,平坦的路上他把吉普車撞到了一輛停在路邊的車上,大動脈割斷身亡。韓林在看守所曾經參與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給劉姓法輪功學員戴「紇鐐絆」(酷刑名)長達23天,還操控監內的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老天有眼,善惡有報。在此奉勸那些至今還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千萬不要再一意孤行,助紂為虐,趕快悔改,善待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將功補過,否則惡報時後悔都來不及!

    其實共產邪黨本身就是虎狼之群,利用你時,加官晉爵,危機之時,隨時可以處置你。其實你也不過是他們砧板上的一塊肉而已。它幾年一次運動,上次運動的幹將,下次可能就是被處置的對象。你能保證五年、十年還是今天你任意妄為的狀況嗎?劉少奇風光過,江青囂張過,可是後來呢?他想到過沒有?在那樣一個隨時狼性發作的機制中,執行甚麼都有可能把小命送掉。文革中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執行毛澤東的命令迫害老幹部。文革結束後,羅瑞卿等人要為慘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討回公道。劉傳新自知難逃此劫,1977年5月19日就自我了斷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17個典型,都是些看守員和審訊員,此外還清查出文革中「表現積極」的警察793人,共810人,對他們內部審訊後拉到雲南秘密槍決。對他們的家屬只是給了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那些暫時僥倖逃脫的文革急先鋒們最終也遭到天譴,很多人都得了心臟病、半身不遂或癌症而不得善終。

    大審判在即

    迄今為止,江澤民已經被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名在眾多國家被控告,現在中共的很多官員一出國門,就面臨起訴。

    此外,在中國國內,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不懼中共的威脅、迫害,在各地法庭上勇敢的為被誣陷的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形成潮流勢不可擋。相信在中國大陸,公審江澤民及其爪牙的這一天很快就會到來。一切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共產邪黨內的「新納粹分子」,正在重蹈二戰期間納粹分子的覆轍。我們堅信,無論他們逃到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人們一定會把他們送上正義的審判台。

    誰參與了這場罪惡呢?回想在江澤民動用所有的國家機器,耗費國民收入的四分之一迫害法輪功時,在大陸的所有的宣傳工具鋪天蓋地造謠、誣陷法輪功時,在強權威逼、利益引誘的魔難中,多少人受騙上當?有人至今還失去理智的、喪失良知的參與。這些事情當然得自己去負責。面對正義的審判,這些人能用「執行命令」這個老調嗎?任何犯罪的行為都不會由於這種託詞而逃脫懲罰。

    對每個受中共江澤民威逼矇騙的迫害法輪功的參與者(他們同時也是受迫害者),目前還有機會彌補。怎麼彌補呢?那就是:了解法輪功真相;善待法輪功修煉者;搜集迫害法輪功的證據;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可用化名、筆名、小名安全退出)。只要你真心想彌補,就能做到,你就會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給黑龍江七台河市「六一零」畢樹慶的信

    文/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

    畢樹慶:

    我們給你寫這封公開信,是想告訴你,法輪功學員遵循「真、善、忍」的準則修心養性,在被迫害中屹然向世人講述真相,因為讓眾生得救才是我們的最大心願,這其中也包括你,所以,請你一定要靜下心來好好看看啊。

    一直以來你都在「六一零」組織工作,由原來的科員一路提升為主任。可令人遺憾的是,你提升的原因卻和這麼多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業績」有著密切的關係。有人曾聽你說過:「迫害法輪功學員會遭惡報?!你看我這不挺好嗎?」你還在酒桌上公開講:「要把他們(指法輪功學員)給放了,那我不就輸給法輪功了嗎?」一直以來,你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我們所不願看到的。「善惡有報是天理」,儘管惡報並不是法輪功學員所希望的,但一定要真的等到遭惡報來臨時,你才能醒悟嗎?

    「六一零」是中共江氏集團在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即在七月二十日公開迫害法輪功之前),密謀策劃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一個組織,簡稱為「六一零」。因為迫害法輪功是違反憲法的,所以這個「六一零」也是一個違反憲法的非法組織(民間也有人稱其為「死亡組織」)。它是因應共產黨迫害法輪功而產生的,也必將隨著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失敗而告終。

    相信你會知道,自劉京繼任中共「六一零」總頭目後,對法輪功的迫害更加猖獗。在他上任後,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越來越多,特別是,竟然出現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並焚屍滅跡的空前殘忍的暴行。劉京現已遭惡報,患癌症已到晚期。各地「六一零」的負責人不是遇車禍就是患絕症,或因其它甚麼緣故而暴斃,因此「六一零」被公認為是最危險的職業,「六一零」主任一職曾被人稱為「死亡職位」。

    你可否還記得中央電視台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偽案的製片人之一陳虻已死於胃癌。前些年播報污衊誹謗法輪功謊言最多、也最賣力的羅京,也已因身患絕症而死亡!緊隨江澤民,掌握全國財經大權的原副總理黃菊,每年以占國力收入四分之一的撥款,用來迫害法輪功。結果使自己早早地踏上了不歸路。最典型的是被中共大肆報導的河南省登封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兼局長任長霞,她本身是迫害法輪功的主要人員,二零零四年四月十四日晚,她乘坐的汽車在高速公路上追尾撞了前面的汽車,車上其他三人都沒有事,但坐在後排最安全位置的任長霞卻被撞死了,而且死後三天眼閉不上。連她的妹妹都說她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報了。我們寫出這些事例,也是真心希望你及更多的人能有所醒悟,遠離災禍,擁有未來。

    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對法輪功迫害已近十一年了。在這些年中,中國有多少萬人被無故判刑、勞教,關進了拘留所與看守所,又有多少萬人被酷刑折磨致殘,多少被迫害致死,甚至又有多少人的內臟器官被活體摘除,當局從中牟取暴利。這些詳細數據,也許你們在上級的會議中,作為打壓力度的大小而傳達或通報過,也許作為絕密數據根本就不會讓你們知道,因為怕你們一旦良知覺醒而揭露他們的罪行。然而你作為七台河市的「六一零」主任,對本市的法輪功學員所進行的迫害,你一定還記得吧。

    2003年4月12日,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鄭麗波女士,51歲,在牡丹江新大陸分店工作時,被強行綁架到七台河市公安局。4月14日,僅僅兩天時間,家屬接到公安局通知鄭麗波心臟病死亡,家人見到鄭麗波的屍體時發現頭、後背都有傷,臉呈紫色,兩眼大睜,因家人知道鄭麗波根本沒有心臟病,於是聘請律師,經瀋陽法醫鑑定:鄭麗波是窒息而死(憋死)。

    在這場殘酷的迫害中,僅本地就有17人被非法判刑,3人被非法勞教,多人被勒索,多人被迫流離失所。在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痛苦與無奈中,在幼小孩子和年邁老人的淚水和悲憤中,你們卻因參與迫害而得到了「二等功」,並為此得到10萬元的獎金。

    然而「善惡終有報」,當時直接參與迫害的公安局長張和平、政保科長付循環和崔向東卻分別得到了離職、患腦血栓、得癌症的可悲下場。作為「六一零」主任的你,再回想此事時,不知是何感想?!

    2008年3月,20幾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綁架。在迫害中,你為了叫法輪功學員出賣其他人,採用毒打、威逼、利誘、恐嚇,蹲坑、跟蹤及勒索錢財等迫害方式。我們相信,作為「六一零」主任的你,應該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違法的。你還曾恐嚇法輪功學員:不准將迫害的事上網,不准將迫害的事說出去,否則就將怎樣怎樣。

    2009年9月22日,也是在你的直接參與下,非法抓捕了六名法輪功學員和兩名賣電腦耗材的業主,因家人知道你們這麼多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是違反法律的,於是從北京請來三名正義律師為親人做無罪辯護,可是在你們的利誘恐嚇下,一個家屬被迫辭退一名律師。而另兩個律師當庭揭露了警察所謂的「證據」都是偽證,法輪功學員沒有違反中國法律,信仰自由受憲法保護,要求立即釋放法輪功學員。面對律師有理有據的辯護,在場的所有人員都靜靜的聽著。家屬聽到旁聽座位上的公安人員由衷地讚賞:這律師辯護得真好。律師不僅從法律角度指出了對法輪功迫害的非法性,而且還從道德的角度表達了對「真、善、忍」信仰的崇高敬意。

    然而這三位法輪功學員至今仍被非法關押。理由是「頂尖上訪」,所謂的「頂尖上訪」就是因為請了律師做無罪辯護。想想在中共統治下生活的百姓有多悲哀,連這一點最基本的人權都沒有。難怪有良知的警察都說:中共不解體,老百姓沒好。

    更為令人痛心的是,你知道遭迫害的都是甚麼樣的人嗎?

    法輪功學員姜波濤,在外是被公認的好老師,在家是頂樑柱。他被綁架後,為構陷他,說他接收了《明慧週報》500多份、《明慧週刊》100多份以及法輪功光碟100多張,且不說這些資料本身都是教人向善、論述的都是事實,都是受憲法「言論自由」保護的,是合法的,根本構不成判罪依據,單就經律師調查發現:所謂的「口供」都是誣陷,所謂的「證人」都不認識姜波濤。而且口供中漏洞百出,互相矛盾,不能互相印證,律師稱:口供如此荒誕不經,反映口供設計者缺乏辦理刑事案件的經驗。其實所謂的「口供」是在姜波濤被抓後不讓睡覺,又在被巴掌打懵了的情況下構陷的。姜波濤被綁架,疼愛他的媽媽不知哭了多少回;他6歲的兒子時常在紙上寫到:我想爸爸!我爸爸是好人,叔叔快放我爸爸回家,我想爸爸。

    法輪功學員李新春,原本多病疼痛的身體通過修煉大法得到康復,從而擁有一個幸福的三口之家,其女兒被警察非法抄家時的土匪行為當時就嚇得身體不適,後來一直不敢在家住,又因長期見不到媽媽,在擔驚害怕中,身體時常出現不適,如今家裏只剩爸爸一個人,常常在勞累了一天回來後,守著空蕩蕩的家。

    法輪功學員郭其中,為了供兩個孩子上學,在辛苦又危險的礦井中上兩個班,是大家公認的即善良又能幹的好人。

    相信你也有一個幸福的家,有自己的爸爸媽媽,有需要關愛的妻子、孩子,如果能將心比心的換位思考一下,相信你一定能感受到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親人所承受的痛苦與無助。在沉默中,有多少家庭骨肉分離,有多少罪惡得以發生。

    據不完全統計(不包括縣裏和鄉下),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自1999年7月20日至2010年5月20日,有798人被非法抓捕扣押拘留;被勒索、罰款1,448,000多元,(不包括被沒收的財物);其中被迫害致死及迫害離世的有25人;被非法判刑20多人;被非法勞教103人;共有25人被非法停止工作並停發工資;有多人被迫流離失所,騷擾的次數及財物損失無法計算。這些也只是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一部份,由於種種原因所限,全部情況尚未揭示出來。

    1999年,11月非法拘留法輪功修煉者92人,12月拘留法輪功修煉者106人,其中16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192,000多元。

    2000年1-2月七台河市非法拘留法輪功學員189人,3-4月拘留118人。6-7月拘留126人,其中45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196,000多元 。

    2001年,16人被綁架,其中5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178,000多元 。

    2002年,27人被綁架,其中8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28,000多元。

    2003年,50人被綁架,其中17人被非法判刑,其中3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244,000多元。

    2004年,16人被綁架,其中8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253,000多元。

    2005年,7人被綁架,其中3人被非法教養。其中2人被非法判刑,被勒索 10,000多元。

    2006年,11人被非法綁架,其中4人被非法教養。被勒索173,000多元。

    2007年,4人被綁架,其中2人被非法教養 被勒索2,000多元。

    2008年,25人被綁架,其中9人被非法教養,6人被保外,被勒索78,000多元。

    2009年,11人被綁架, 目前已知道被勒索94,000多元。

    一個明白真相的警察說:法輪功學員太善良了,被迫害這麼多年,沒發生一起暴力襲警事件。共產黨真壞,逼警察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十多年來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沒能使人們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法輪功反而弘傳世界114個國家和地區,就是屬於中國領土的台灣也有幾十萬人的修煉群體。同樣在香港、澳門也能自由地信仰、修煉法輪功。這現象本身就足以引起人們的深思。越來越多的世人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純正、善良,看到了修煉法輪大法的神奇效果,也開始得法修煉了。

    在看守所,一個犯人明白真相後說,我要早聽到大法真相,我也不會到這鬼地方來遭這份罪了,我出去後也要修煉法輪功,用佛法真理來改變我的人生道路。一個死刑犯在將被行刑時,公安問他:你還有甚麼要說的嗎?他停下腳步,想了想,指著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說:他們是修煉真善忍的,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人,請你們解掉他們的手銬和腳鐐。一個生命即將結束的人,沒有想到他的父母妻兒,卻想到的是法輪功學員的被迫害,到底是甚麼因素起的作用呢?

    北京的一位警官,自從法輪功被迫害開始後,他只要知道要抓哪個法輪功學員,他都提前通知這個學員,讓他們安全轉移。對收繳上來的大法資料他都妥善保管,然後轉送給法輪功學員。當薩斯病(非典)蔓延時,在他身邊工作的、參與過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同事,在短短幾天的時間裏,有的自己突然死亡,有的家人死亡。他感慨地說:幸虧我善待法輪功學員,沒對大法犯罪,才使我和全家人躲過了這一劫。

    2006年9月,山東勝利油田的一位警察投書明慧網說:我身邊很多同事都明白善惡必報的道理,中共歷次運動過後都是卸磨殺驢、捨車保帥,隨從者的下場太可悲了,所以都不願再被中共當槍使。他們不但退了黨,還主動收集中共迫害的罪狀,提供給國際真相調查團,將功抵過。

    某地一個「610」的頭頭說,我對法輪功是「出工不出活」,法輪功修煉真善忍,又不幹壞事,總有一天要平反的。我今天參與迫害做壞事,平反那一天我脫不了關係,自己犯罪不說,還連累我的家庭老小。

    法輪功是教人大善大忍的真正的高德大法,是救度世人的宇宙大法,煉功不但能有個好身體,對社會更是百利而無一害。人類的歷史也告訴我們:迫害正義的從來沒有成功過。文革中北京公安局局長劉傳新執行毛澤東的命令(不是法律)迫害老幹部。一九七六年文革結束後,新上任的軍委秘書長羅瑞卿等人要為慘死在北京公安局的冤魂們討回公道。在追查開始前一九七七年五月十九日劉傳新趕緊自殺了。北京公檢法系統抓了十七個典型,都是些看守員和審訊員,此外還清查出文革中「表現積極」的警察七百九十三人,共八百一十人,對他們內部審訊後拉到雲南秘密槍決。對他們的家屬只是給了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歷史的教訓太多了。

    如今在迫害法輪功上依然還在重複,你知道嗎?江澤民為了保住自身的利益,也曾經通過美國的親信試探法輪功口風,提出可以像文革一樣槍斃一些打死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來償命,換取法輪功不起訴,還說可以比文革處理得更嚴厲些,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就槍斃多少警察。想一想吧!辛辛苦苦,換取甚麼結果?對於高於人這個層次的天理來說,因迫害了佛法修煉者而造下了沉重的罪過,必將受到嚴懲。就是在當今人類社會來說,時機一到你也一定會成為替罪羊,當形勢需要時會被共產黨一腳踢開,這樣的下場,是清清楚楚擺在眼前的,你還不相信嗎?

    這場基於栽贓和謊言的迫害,從一開始就註定要失敗,這一點連迫害發起者自己都知道。所以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各級六一零,從迫害初到現在各種犯罪計劃、政策都是一級一級口頭傳達,連電話記錄都不留,即使有文件後來都在想辦法收回和銷毀,這不很明顯嗎:不給自己留罪證,以便到時把所有責任全部推給下面層層的具體執行者。當迫害持續不下去的時候,當所有迫害者面臨正義的清算時,那些跳在前面的「迫害急先鋒」們,一定會被出賣得乾乾淨淨,到時沒有任何「有關上級」來為你們承擔一絲一毫的責任。不過話也說回來,暗室虧心,神目如電,背後指使者也一定難逃法網。

    老人有句話:人沒有不為自己活著的。在迫害法輪功的十多年中,酷刑折磨致死的法輪功學員超過三千人,幾十萬、上百萬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洗腦、勞教、非法判長期徒刑,更令人髮指的是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高價出售,牟取暴利,再焚屍滅跡,其實惡黨不僅對大法犯下滔天大罪。它從建政以後的和平時期,就以各種名目殺害了中國同胞八千萬。中共可謂罪不可恕。上天一定要滅它!如果你想了解惡黨的更多歷史,真正為自己和家人負責。請趕快閱讀《九評共產黨》一書,全面了解中共的邪惡本性。

    我還要告訴你的是,目前,江澤民和其追隨者已經被法輪功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等罪名在全球三十個國家提出訴訟。2009年12月17日,阿根廷聯邦法院法官作出裁決: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610」辦公室頭目羅幹因迫害法輪功而犯下的「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酷刑罪」發出國際逮捕令。不久的將來,它們必將被送上歷史審判台。迄今為止全球三退人數以達到七千三百多萬人,而且每日都在以上萬人數劇增。我們給你寫此信,告訴你這個天機,目的是讓你了解真相,儘快退出曾經加入過的中共黨、團、隊組織,脫離邪黨,善待法輪功學員。只有這樣,在天滅中共的大劫難來臨時,才能避免淪為中共的陪葬品,從而走向一個光明的未來!

    地震有前兆:老鼠往外逃,豬往外竄,驢兒也掙韁啾啾叫。海嘯有前兆:海天之間一條白線,海邊起氣泡。天滅中共的前兆就更多了:非典,六月飛雪,冬天炸雷,夏日梅花綻放,亡共石(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有一巨石上寫著「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係天然形成)等等。各種古今預言紛紛現世:預言歷史上的今天人類將經歷大淘汰。

    法輪功學員省吃儉用,做成真相資料,冒著風險,千辛萬苦送到世人手上,為的就是讓你們明真相,被救度,有未來。千萬不要再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給自己留下永遠的痛悔呀!過去佛教中有一句話:「給修煉的人一口飯吃,是功德無量的事呀!善待法輪功學員可積無量福德。」切記「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何去何從?請你儘早作出明智選擇。

    七台河市法輪功學員


    揭露瀋陽惡警於江的公開信

    皇姑區居民們:你們好!

    警察本是人民公僕,靠人民的血汗錢養活著,保護人民本是警察的天職。可當今有相當一批警察,專門欺壓良善,土匪不如,被公認為惡警。瀋陽皇姑區就住著這麼一位:

    於江,警號2108213,男,37歲左右,身高不到1米6,現任馬三家教養院第一勞教所三大隊管教大隊長。住在皇姑區岐山馨園2號樓322號,手機:13840046635。

    於江的妻子康麗娜,曾在馬三家農貿大廳南門東南角經營「斗金綜合商店」,現在由康麗娜的妹妹經營。

    於江的孩子,在皇姑區岐山二校讀小學三年級。

    罪惡累累,罄竹難書

    於江是馬三家公認的最喪心病狂的「邪惡之徒」之一。他使用眾多酷刑折磨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還發明名為「抻床」的酷刑:人被吊在兩層床之間,整個身體懸空,長時間捆綁血液不流通,異常痛苦,有壞死截肢的危險。如此他還不罷休,上刑時,還點燃報紙煙熏口鼻,把人熏迷糊,嗓子熏啞。白天上抻床,晚上把人銬在死人床上,把人四肢拉直多日,還不讓睡覺。他還用電刑折磨人,七到八根80萬伏電棍同時電擊。於江利用各種手段向法輪功學員家屬勒索錢財,減期一個月開價一萬元。這還沒有把他幾年來對法輪功學員所犯下的罪惡事實全部揭露出來。

    九九年以前,馬三家教養院連年虧損,連電費都繳不上。九九年以後,中共投下鉅資迫害法輪功,高峰時動用國家財政收入的1/4。在金錢的誘惑下,馬三家惡警們瘋狂迫害,獲得了源源不斷的迫害撥款和獎金,在奴役法輪功學員的無償勞動中榨取高額利潤,大發黑財。

    惡報頻頻,殃及親人

    古訓:「作惡必滅。作惡不滅,前世有餘德,德盡必滅。」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至今因直接迫害、協同迫害法輪功學員而遭惡報的人員已超過萬例,包括從中央到地方的各級官員,基層幹部,執法人員以及普通百姓。

    中央首任 「六一零辦公室」(凌駕法律之上,總轄公檢法迫害法輪功的專門機構,相當於「文革領導小組」)主任李嵐清遭惡報:其外孫女婿於2001年3月在瀋陽機場被警方毆打致死。李嵐清看到眾多惡警惡官迫害大法遭惡報的材料,辭去了該職。

    可是很多人依然執迷不悟。就拿馬三家教養院來說,酷刑折磨死12名法輪功學員,致殘無數,還強姦女法輪功學員,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牟取暴利。一次體檢,那裏的警察沒有一個健康沒病的。雖然嚴密封鎖消息,已傳出如下惡報:

    ◆ 原院長張超英,因迫害法輪功學員升為省司法局局長,已多次犯心臟病。
    ◆ 副政委金寶林因積極迫害法輪功,被提拔為教養院副政委,後又升市司法機關,去主抓迫害法輪功。2003年暴死在辦公桌上,年僅52歲。
    ◆ 女一所所長周芹主抓迫害法輪功學員,作惡殃及家人,2000年直系親屬有四人死亡。
    ◆ 女一所大隊長王豔平,充當迫害法輪功的幫兇,一年中孩子幾次做手術也未能好病。
    ◆ 女二所女惡警周謙作惡殃及家人,其丈夫遭車禍,腦骨撞裂,昏迷不醒。
    ◆ 女惡警張豔精神失常,像瘋了一樣,至今不能帶班、值班。
    ◆ 退休警察李某舉報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學員,事後渾身難受,發現是肝癌晚期。他女兒學大法,告訴他這是迫害大法報應到了。李不信,不思悔改,現在臥床不起、背部潰爛。

    中共的法律,將置惡警於死地

    「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中國《公務員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條

    想不到吧?每一位執法犯法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官員,都犯了中共的法律,都要自己承擔法律責任,都是中共的替罪羊!

    中共一面誤導下級:執行命令,讓幹啥就幹啥,出了事沒責任,是上邊叫幹的,「打死白打」、「整死算自殺」……一面又不敢下達書面文件,大部份指令都口頭傳達,連610前期的迫害法輪功的文件,都要收集上交銷毀。這就是中共高官要銷毀證據,將來要基層參與者替罪。

    瀋陽某監獄有個老臨時工,他就是文革時迫害張志新的打手,為了防止張在行刑時喊口號,他割開了張的喉嚨。這個積極跟黨走的警察,文革結束就被查辦、開除公職,當臨時工至今。

    文革一結束,中共就為了平民憤大殺替罪羊。北京市公安局長劉傳新畏罪自殺,積極執行文革政策害人的17名軍管幹部、793名警察,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

    當時還沒有《公務員法》,如今這項立法,為中共卸磨殺驢提供了法律保障。

    警察的生命,同樣可貴

    慈悲為懷,我們真心希望那些被矇蔽、利誘而對人民作惡的官員警察,明白真相,停止做惡,迷途知返。短暫的功名利祿,是以自己、家人的性命為代價的,來不及享受就被病痛煎熬甚至死於非命的例子,太多了,上明慧網看看,觸目驚心。

    在法律界,如今各地正義律師為法輪功做無罪辯護的此起彼伏,因為法輪功根本就沒有觸犯中國的法律,罪名是歪曲法律強加的。一些迫害元凶已在海外法庭被起訴判罪,阿根廷法官向江澤民、羅幹發出國際逮捕令。

    惡警惡行,披著執法的外衣殘害良善,危害著整個社會,拷問著每一個人的良知。

    這裏敬請皇姑區居民,發出正義之聲,譴責惡警暴行,抵制罪惡的延續和升級!

    我們也請岐山二校的老師同學們,如果有認識於江的,或者認識於江家人、孩子的,請轉告她們,勸於江停止這種滅絕人性的迫害,否則,自己難逃惡報,難免殃及家人,難逃將來的法律制裁,因為中共已經在法律上讓他們替罪了。這是對於江負責,是對他的親人負責,也是對每一位黎民百姓負責。因為──

    昨天傷害了無辜的別人,明天就可能傷害到無辜的你。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