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奧運期間對唐建平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明慧通訊員四川報導)唐建平先生,四十一歲,四川省蓬安縣鮮店鄉人,於一九九七年在北京開始修煉法輪功。從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八年,遭中共當局非法治安拘留兩次、刑事拘留兩次,非法勞教一年九個月。下面記錄的是唐建平自零八年中共以奧運為藉口加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中所遭受的迫害。

一、異鄉遭綁架、抄家、拘留

中共奧運會期間,即二零零八年六月六日晚上,雅瑤派出所和花都區公安局以查暫住證為名,來到廣州市花都區雅瑤鎮雲騰路七號──唐建平的家,騙他妻子打開門,開門後,一夥人蜂擁而入,立即控制了正在煉功的唐建平的行動自由,並拍照、攝像、翻箱倒櫃(床墊都掀開看),搶走了《九評共產黨》光碟六十九張、《轉法輪》二部、MP3講法光碟一張,並抄走其它一些東西,如 「傳統文化」、打工收支記帳的本子、通訊本、身份證、上班戴的寫有「法輪大法好」的安全帽等。

然後以去派出所了解情況為由,將唐建平綁架到雅瑤派出所,非法拘禁審問到凌晨二點多鐘,後被強制戴上手銬,劫持到花都區看守所非法拘留。

當時參與的人有一個是花都區公安局的,著便衣,出示他的腰牌看叫楊某鉛,身高一點八米左右,偏胖。

二、在花都區看守被上腳鐐、戴手銬

被劫持到花都區看守所時已是深夜二點多了,唐建平拒絕被搜身,被看守人員銬在值班室窗戶的鋼筋上,一直站到天亮,白班的人來上班。早晨九點多鐘,警察找了一個凳子讓他坐下,並用長鐵鏈套住手銬,拴在柱子上,直到下午二點多鐘,共被銬了十二個小時。隨後被戴上腳鐐強行關入二十四號倉。

入倉後遭強行搜身,唐建平抗議這種對自己的無理迫害,因而不把自己當罪犯報數,看守所姓晏的警察,就唆使在押人犯阿寶打唐建平的嘴巴,並威脅道:「不報數,就戴上手銬和腳鐐鎖在一起,人只能蜷成一團。」(法輪功學員李鐵松在那裏就遭到過這樣的迫害) 然後他們把唐建平戴的腳鐐鎖在床邊一個固定的鐵環上,大小便都是關在那裏面的人用盆子接。

三、花都區看守所的「特殊腳鐐」

花都區看守所的腳鐐很獨特,一般的腳鐐,鐵鏈是軟的,行走時難度不大。可花都區看守所的腳鐐卻是一根圓鋼筋(長約25-30公分以上,直徑為16釐米大小粗),圓鋼筋兩頭各連一隻鐵圈套住腳頸。由於腳鐐中間的圓鋼筋是直的、硬的,人行走時難度就很大。他們用這種方式折磨唐建平。

零八年六月七日被非法提審時,唐建平戴著這樣的腳鐐行走很難,看守所的警察還唆使裏面的在押人員強行推著唐建平走快點。 六月八日雅瑤派出所夥同一身份不明的中年人 ,估計是廣州「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凌駕於法律之上)頭子或國安頭子,又非法提審唐建平。他要唐建平說出真相資料的來源,唐不配合,在非法提審後,看守員又以「走快點」的方式來折磨他,唐建平實在受不了了,只好蹲了下去,惡人李白通才作罷。在花都看守所的六天時間,唐建平被非法提審四次。

四、在四川省蓬安縣看守所受迫害

六月十三日,唐建平被四川省蓬安縣公安局國安人員陳卓、和蓬安縣金溪派出所副所長李雙威綁架回四川蓬安縣,關在蓬安縣看守所。

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期間,因唐建平身上沒帶錢,沒錢買日用品。洗澡、洗衣服都是用別人用過的洗衣粉水來洗,有時甚至是別人洗內褲的水拿來洗澡、洗頭、洗衣服。上廁所沒有手紙,用廢書紙,牢頭劉子榮都不准,叫用水洗,否則就要打人。

蓬安縣看守所裏的監控設施是聲音和影像都能監控,只要一說法輪功的事,警察劉金鵬就叫唐建平背監規。有一次,劉金鵬叫唐建平出去訓話,強制他承認自己違了法,是「利用×教破壞法律實施」,並用鐵砂棒毒打唐建平的雙肩胛。

六月二十六日至七月,蓬安縣國安、金溪派出所非法提審了幾次,逼問唐建平資料來源。七月三日上午又被蓬安縣司法局鐘茂雄非法提審後,當天下午送來了勞教通知,唐建平拒絕簽字,鐘茂雄就叫當時和唐建平同一監室的刑事犯楊波代簽。唐建平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九個月,其原因稱: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七日唐建平在蓬安的一個鄉鎮的集上,給趕集的人發了傳單。

五、在新華勞教所唐建平受到了酷刑折磨、強制洗腦等迫害

唐建平被劫持到四川省新華勞教所遭受到的酷刑和精神折磨包括:電棍體罰、強制洗腦、唱中共歌曲、強迫誹謗法輪大法、高抬腿跑步、做俯臥撐、雙腳並攏跳高、面壁、立正站軍姿等等。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早上六點,唐建平被劫持到四川省新華勞教所入所隊(即六大隊一中隊),中隊長叫王跌輝。一進入所隊,就被強行面壁、立正站軍姿、換勞教服、搜身、不准打盤坐、不准雙腳交叉坐、不准講法輪功。

九月二十五日晚,唐建平被轉到六大隊二中隊(迫害法輪功專管隊),安排到十一舍。監舍長叫陳天富,又是轉教組大組長,此人曾被六次勞教、判刑,包夾唐的兩人都是吸毒盜竊。

民管會的勞教人員對勞教的人態度蠻橫、聲嚴厲色:「你們到這裏來了就是違了法的,要聽管服教」,「只有錯誤的動作,沒有錯誤的口令」「你不尊重我,我就不得尊重你。」「班組長的任何命令都要執行,不能頂撞,錯了以後再說」……

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比那些違法亂紀的勞教人員還嚴。勞教所選擇教期長的勞教人員做法輪功學員的包夾,法輪功學員走哪兒都有人監控。教轉組的警察遊寧、趙勇、楊警、高蘊源唆使勞教人員陳天富對唐建平進行各種各樣的體罰:不准午睡,強制看誣蔑法輪大法的邪書叫作「學習」,不看就罰下蹲並不准換腳。坐軍姿要一動也不能動,坐不住時要報告,包夾同意後才能伸一下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因陳天富向教轉組說唐建平不唱中共歌曲,叫警察趙勇在開飯唱歌時盯著他,晚飯後把唐建平叫到值班室,要唐建平唱歌,唐不配合,被趙勇用警棍電擊,而趙勇還說:你記住我這是用的電警棍在打你,不是我用手在打你,我用手打那才是「違法」 。

二零零九年一月五日,警察陳天富突然又叫唐建平「訓練」,實際上就是體罰、強制轉化。逼迫唐做上下蹲運動、高抬腿跑步(此運動很累人)、俯臥撐,累得唐建平動彈不得。還強迫做,並被打耳光。

一月九日,勞教所要寫年終總結,改造計劃,因「四知道」裏面要寫被勞教的原因,要罵法輪功,唐建平再次拒絕,教轉組四個警察遊寧、趙勇、楊警、高蘊源齊聚管教辦公室,(那裏面沒安攝像頭)叫陳天富、陳開健(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陳祥明的人)挾持唐建平到管教辦公室,陳天富、陳開健一人拉住他一隻手,趙勇問為甚麼不寫,唐建平老實回答了他。他就拿電棍在唐建平的頭上拖了幾下,當時好像火花濺在唐建平的身上無法躲的感覺。由於有兩個人拉住了唐建平的手,使他退都沒法退一下。

有幾次受迫害時, 唐建平喊:「勞教所是法西斯監獄」,馬上幾個人就一擁而上把他按倒在地或床上用枕頭把嘴堵住,有時說話聲音大了也用同樣方式迫害,同時增加包夾人員。

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不知是三中隊或二中隊的中隊長把唐建平叫到民警談話室問他對法輪功怎樣認識的?見唐不罵法輪功,就把唐叫到值班室,先叫他蹲下,又叫他把嘴張開,一把將唐建平拉過來把電棍塞進嘴裏,警察趙勇又隨手給了唐一耳光。

在舍房裏關上門「訓練」迫害。唐建平被強制做上下蹲、俯臥撐、高抬腿跑步、雙腳並攏跳高。早上五點起床,晚上十一點睡,白天不准出工,成天以訓練為名體罰,如果拒絕訓練,陳天富就說「不訓練就是反改造,拉出去電棒燒」。同時又把包夾黃小林、左雙全、王麒源也叫起來,坐在那裏不准睡,叫唐建平蹲下,不准換腳,成天不准坐凳子。

在四川新華勞教所,每個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睡覺都不准踡腳,要把腳放伸,否則就被認為是煉功,獄警們把煉功說成是反改造,拉出去就是電擊。監視法輪功學員的勞教人員(值舍房班的)經常掀開法輪功學員的被子,看手、腳是怎麼放的。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日,唐建平和同修劉行貴被強制拉去開所謂揭批會、反「邪教」簽名。十月份的一天,獄警以減教為名要唐建平再在揭批會上說幾句,也就是叫他罵法輪功,此時唐建平很清醒,被他堅決抵了回去,心裏想著:「就是不配合,若再打我,我就向外喊。」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是唐建平離開勞教所那天,高蘊源對唐說:「出去又亂說嘛。」意思就是:「看你去哪兒告都沒用,不怕你告,勞教所遭告了這麼多年,沒見誰受過處分。」

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轉化採取的是暴力、威脅、恐嚇、偽善與欺騙。獄警還說甚麼「我們都知道法輪功是好的,哪個都曉得。退黨,我們在QQ上都遇到了的,都是退了的。你們把 『四書』寫了,開個揭批會,你該幹啥出去還幹啥,幹部也好向共產黨交差領錢,你早點出去做你的正事。」如此招不行就用暴力、恐嚇的方式迫害。

勞教所惡人:

二大隊為迫害法輪功專管隊,從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起,由原來的三大隊三中隊和六大隊二中隊合併為二大隊。大隊長蘇欣在二零零九年任職期間自稱對法輪功學員的轉化率達100%。主要採用暴力,不聽者同時用多根電棍擊。

惡警趙勇好色,一藏族警察稱他「色鬼」。二零零零年調入專管隊,最直接地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悔過書等「四書」, 開「揭批會」。如不配合就在他每週兩次值班日,以談話為名恐嚇、威脅、施暴等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二月一日(正月初七),他打了法輪功學員,二月五日(正月十一)他父親死亡,他本人二零零九年做CT檢查出腎臟有問題。其妻生病花了幾萬元,兒子也經常生病。這是善惡必報的天理在他及家人身上的體現。
我們期盼所有的警察、官員都能明白真相,別再參與迫害善良,如果你真的不知道真相,那麼從現在開始,您有悔意並不算晚。中共建黨以來整人運動不斷,迫害死八千萬無辜百姓。人不治天治,天災人禍不斷,就是警示人們要有大事發生。只有聲明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黨、團、隊),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才能躲過大劫難,你才會平安、美好。如果你是知道真相卻一定要與中共為伍的人,那麼也請你認真思考一下,現在法輪大法弘傳世界一百一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全世界就唯有中共反對,而且國際法庭對參與迫害的直接責任人──江澤民、羅幹等已經立案審查……你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啊,請你認真地為自己和家人著想,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與唐建平在新華勞教所同時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成都的樊海東、眉山的夏春雷、華鎣雙河鎮的鄧啟興、廣安市的楊林興、宜賓市的徐強、綿陽的孫仁智、旺蒼縣的何某某、劉行貴、林春全等。

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九日,下午六點蓬安縣金溪鎮派出所藍偉、分管治安的羅朝全、劉輝來勞教所接的唐建平,回到老家交到村幹部手裏;二月一日,金溪派出所所長劉長虹以唐建平要辦理身份證為名,令其部下藍偉給唐建平做了指紋檔案,當時唯獨唐建平要打指紋,感到不對,在問及唐建平血型時,唐建平說我不知道。藍偉叫唐建平去檢驗血型,唐建平趁機走了沒再配合。

附參與迫害者名單:

廣州市花都區公安局(警察楊某鉛,身高1.8米左右,偏胖)
雅瑤鎮派出所
花都區看守所惡警晏某某,在押人犯惡人李白通、阿寶
廣州610頭子或國安頭子
蓬安縣公安局國安人員陳卓
蓬安縣金溪派出所所長劉長虹、副所長李雙威、藍偉、分管治安的羅朝全、劉輝
蓬安縣看守所惡警劉金鵬,牢頭劉子榮、刑事犯楊波
蓬安縣司法局鐘茂雄
新華勞教所入所隊(即六大隊一中隊)隊長王跌輝

二大隊(迫害法輪功專管隊)大隊長蘇欣
二大隊教轉組惡警遊寧、趙勇、楊警(女)、高蘊源
二大隊的警察還有: 馮家茂、楊帆、仝光輝、吳華、韋光平(女)、劉興元、胥澤君、羅燕(女)
二大隊11舍監舍長陳天富兼轉教組大組長(犯吸毒盜竊)
二大隊包夾:唐安明(犯吸毒盜竊)、黃小林、左雙全、王麒源、陳開健(包夾迫害法輪功學員陳祥明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