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華南植物園對博士生家人施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七日】(明慧通訊員廣州報導)廣州華南植物園相關「領導」人物因博士研究生於亞歐在論文中寫下「感謝法輪大法」的字句,威脅要對他進行處分,並頻頻對於亞歐遠在山東的家人施壓。

廣州大法弟子、中科院華南植物園即將畢業的博士研究生於亞歐,因在博士論文的「致謝」頁中寫下:「首先要感謝法輪大法,沒有這正信力量的支撐,就沒有這篇論文。」於亞歐在壓力下拒絕去掉這句話,園方將原定於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舉行的博士論文答辯強行取消,並通知於亞歐可能對他進行處分。

二月四日,於亞歐按照園裏教學部的要求,同時也是按照中科院的學生管理規定,向相關部門和老師提交了「要求恢復博士論文答辯的申辯書」,該申辯書中詳述了法輪功不是邪教,自己沒有任何違法、違規、違紀行為,以及保留上訴權利的內容,並且要求園方立刻按照規定恢復他的畢業論文答辯。

園方在接到於亞歐的申辯書後,沒有按照正規的管理程序討論其申辯書的內容並儘快恢復其答辯,而是由老師、園黨委書記分別打電話給於亞歐遠在山東的家人,要求他們「立刻前來」,並要求他們對自己的兒子進行「勸說」。

這種行為,自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華南植物園領導在「六一零」的指使下要求於亞歐交「思想彙報」以後就時有出現。每當於亞歐拒絕了園方在「六一零」指使下向他提出的不合理要求後,園方就會找到他的家人,要求其前來「協助處理」。

且不說於亞歐早已經是年過十八歲的成年人,有獨立行為能力;且不說山東省離著廣東省多麼的路途遙遠,家人往來不便;就是從頭到尾翻遍《中科院研究生院學生管理規定》,也找不到研究生院方面或者園方有權在處理學生問題時「找其家人」的任何管理規定。也就是說,園方是在沒有規定其有權找學生家人的情況下,是在沒有與學生於亞歐本人商量過的情況下,而三番五次這樣做的。而這種「找家長」的行為確實給於亞歐的家人帶來了很多壓力和苦惱,也使相關的老師等人員飽受壓力之苦。

共產黨在對人民群眾的迫害中,一向慣於迫害與其「專政」對像直接相關的家人、老師、朋友等,以達到通過迫害受害者的親屬等最親近的人,而逼迫受害者向不合理要求妥協的目的。而這,也正是共產黨「邪教」本質的體現。正信教人向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敬天、敬地、敬父母;而邪教共產黨卻教人「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其樂無窮」,不要說對別人的父母好,就是在自己的父母與「黨」不一致的時候,都要用其恐怖的壓力讓親人之間「劃清界限」,這是對人倫、對所有人親情的最大的迫害。

希望相關的人員立刻懸崖勒馬,不要再昧著良心配合共產黨的迫害政策。「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留給你們做出正確選擇的時間也不多了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