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研究所剝奪法輪功學員工作機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廣州報導)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三十日發表了題為《中科院華南植物園博士生和妻子的遭遇》一文,文中揭露了法輪功學員、博士生於亞歐和妻子李杉杉在中科院廣州華南植物園所遭受的迫害。除了文中所描述的綁架、監控等迫害形式,實際上還包括在形式上不那麼明目張膽的對於工作機會的剝奪。

於亞歐於二零零四年九月入學中科院研究生院,二零零五年八月開始在中科院廣州華南植物園的植物分類課題組裏從事科研工作。由於於亞歐工作認真、為人厚道,深得老師的喜愛,所以於亞歐的老師曾在多種場合表示過等他畢業以後,想要留下他在自己的課題組裏工作。可是自從二零零八年被非法抓捕回到單位以後,於亞歐即被剝奪了這種工作的機會,在留園工作的問題上遇到了重重阻礙。甚至曾有片警明確說過:「(對於法輪功修煉者)去政府或者事業單位工作,你就別想了。」

於亞歐在自己老師的課題組裏從事科研工作已經有四年半的時間,在工作過程中,很多老師都發現他的性格和科研態度,很適合繼續從事科學研究工作,而有幾個由他主要參與的項目也還在進行之中。由於認識到對於自己工作機會的剝奪也是一種非法的迫害形式,於亞歐決定通過落實自己的工作一事來反迫害,並讓更多人能夠因此認識到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於亞歐的老師在找自己談話時曾說過:「我確實覺得你工作很認真,並且相信你能夠先人後己的工作,不計較自己利益的得失。如果我說了算,我肯定是要留下你。可現在問題是即使我願意,他們那些領導能願意嗎?」基於自己的老師對自己一貫認可的態度,於亞歐於二零一零年一月即將畢業答辯之前再次找到自己的老師,向他提出:「如果您認為我適合繼續為您工作,想留下我,那就請把我留下吧,因為迫害是沒有任何法律根據的,如果您擔心其它方面有壓力,我可以一層一層的去找相關的負責人講,跟他們講清楚沒有任何法律或者相關的規章制度說可以對法輪功修煉者給以工作上的不公正待遇。」於亞歐的老師在回答中表示,如果一層一層逐級上找,那麼這件事甚至涉及到北京中科院的領導。並再次提及,如果是他本人說了算,沒有其它的干擾,他一定會留下這個學生的,並且現在剛好是他的課題組裏非常缺人手的時候。

於亞歐對於自己獲得公平工作機會的訴求引起了「610」等專職迫害法輪功部門的恐慌,他們知道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無理的,心裏發虛,又拿不出任何合法的規定或具體法律條款來說明他為何不能獲得這個工作機會,所以就施壓到他的老師身上,強迫他的老師在二零一零年一月三十日以前敦促他完成博士論文答辯,然後儘快離開廣州,使他們擺脫這個「包袱」。於亞歐作為一個即將畢業的博士生,儘快的完成自己的畢業論文答辯本來就是他的本職工作,而作為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修煉者,做好本職工作本來就是他對自己最起碼的要求。並且實際上他也一直在認真、努力的撰寫畢業論文。而聽到自己的老師說「上面」有命令要求他必須一月三十日之前完成答辯後,於亞歐提出了質疑,那就是畢業論文的答辯時間應該是老師和學生根據工作的完成情況來具體商議的,為甚麼要所謂的「上面」來強制規定呢?所以於亞歐拒絕了這種無理的要求。之後,於亞歐的老師再次表示由於他的日程安排等原因,並且由於承受的巨大的「上面」的壓力,使他已經承受不了了,所以非常希望他能夠在一月二十六日這一天進行博士論文答辯。對此於亞歐提出:「首先,黨委書記曾經說過,由於我對於法輪大法的信仰,將有可能因此而不授予我博士學位,這是完全違反法律和相關規定的,所以在這個問題解決之前,我認為不適宜進行論文答辯;其次,我關乎博士學位的兩篇論文早就寫好,卻被一拖再拖,一直沒有發表。如果我留在這裏工作,還可以慢慢的發表論文來拿學位,可是如果我被強迫離開了這裏──我在這裏的時候都沒被及時發表的文章很可能會被更長期的拖延下去,此事關乎學位,我認為在這個問題解決之前不適宜進行論文答辯;第三,在我的工作問題上,我被非法剝奪了繼續我現在的科研項目工作的權利,並且沒有得到任何合理的解釋,工作方面的問題對每個人來說都是十分關鍵的,所以在這個問題沒有得到合理的解決前,我認為不適宜進行論文答辯;第四,現在以我為主在做的科研項目,確實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完成,我留在這裏繼續完成工作是負責任的態度,但是即使在被強制剝奪這種工作機會的情況下,我也應該把這些工作完成再走,這也是一種職業操守。基於以上幾點,我必須拒絕任何強制的答辯時間。」然而有人因此卻藉機恐嚇說「如果園裏真的把你開除了怎麼辦?」,「你以為『610』真的不敢抓你嗎?」之類的話。「610辦公室」本身就是一個非法設立的機構,它的成立本身就是違法的,更沒有任何抓人的權利,所以這種恐嚇,更看出其迫害的心虛和「610」是這一切迫害的幕後主使者。

於亞歐的妻子李杉杉,在華南植物園植化領域的一個課題組成立初期就在那裏工作(臨時工性質),由於她工作認真,又可以承受做實驗經常會遇到的加班、熬夜等情況,受到了老闆的讚賞。但由於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與丈夫一起被非法抓捕,之後她失去了自己的工作長達一年半,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才回到自己熟悉的工作崗位。回到工作崗位以後,老闆和她的領導告訴她,按照人事部門的要求她應該再填寫一張登記表格並找幾個相關部門的領導簽字,李杉杉按照要求填寫了表格並逐級找到相關的領導簽了字。但是由於她拒絕了人事部門通過她的老闆向她提出的「三個月試用期」的要求,填寫的登記表格在人力資源部那裏就遲遲沒有人願意簽字了,加上自己的老闆出差,以至於被一拖再拖。李杉杉本來就在這個課題組工作,而且工作期間她的能力一直受到老闆的認可,並且以前的領導也明確說過她早已通過了試用期,所以在這次恢復工作以後,本來就沒有甚麼試用期可言,她的工作本來就是因為自己修煉法輪大法而被強制剝奪的。李杉杉按照園黨委書記的要求閱讀了華南植物園對於人員招聘和管理的相關制度,並沒有發現自己有任何不合規定之處,她也詢問了人力資源部的工作人員和園黨委書記自己不符合園裏制度的哪條哪款,也沒有得到任何回覆,都只說先將表格放在人事那裏即可。有相關人士知道此事後對她和她的丈夫於亞歐點明道:「本來園裏就是為了讓你丈夫於亞歐儘快寫完博士論文,儘快完成博士論文答辯才『允許』你回去工作的」,「他們像踢皮球一樣對待你,就是因為你是煉法輪功的,但是他們沒有人願意把這話說出來。」此相關人士還解釋道:「誰都不願意為自己招惹這些麻煩,都不願意為法輪功負責,上面壓力太大了。你是臨時工沒人管你,你丈夫是在冊的研究生那沒有辦法。」

由於在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中,剝奪法輪功學員的工作機會違反了《勞動法》、《就業促進法》等相關法律法規中關於「勞動者就業,不因民族、種族、性別、宗教信仰不同而受歧視。」等相關規定,所以在於亞歐留園工作和李杉杉的工作問題上,人事等相關部門實際上也找不出任何合理合法的規定來拒絕他們的要求。有相關人士為了避免此二人為自己的合法工作權益爭取到底,為了避免他們合理合法的反對迫害法輪功修煉者的行為,曾明確向他們表示:「就是因為你們修煉法輪功,『上面』壓力太大,沒有人願意為你們承擔責任,沒有人願意背『包袱』,但是他們絕對不會這樣說的。」「很多事往往可以『找理由而合理解釋』。」可見,邪黨明知非法卻還要強制進行的「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具體到每個單位、每個部門的具體操作上,是沒有「根兒」的,這些部門的具體負責人由於找不到合法的規定,又不願意承擔作為迫害的具體實施人這樣的責任,在實際的工作中只能通過各種「找理由而合理解釋」的「理由」來實施對於法輪功修煉者的不公正待遇。

在中科院華南植物園甚至是整個中科院系統中,對於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還存在著一種「連坐」的政策,也就是哪個單位、哪個部門的法輪功學員「出了問題」,與其相關的領導和負責人就要承擔相應的「重大」責任甚至是丟掉飯碗。所以在這種政策下,與法輪功學員直接相關的老師、同學、領導、朋友等,也就成了「連坐」的對像,事實上也就是中共迫害的對像。這種「連坐」政策,也是法輪功學員在工作中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主要原因之一。因為即使很多人了解了法輪功的真相,很多領導和老師也認可法輪功學員的人品和工作能力,他們還是認為自己雇佣法輪功的修煉者會冒很大的「風險」,因為萬一他們「出了問題」,自己就面臨著「610」等邪黨部門帶來的很大麻煩。同時由於這種層層追究責任的「連坐」政策,很多迫害部門內部甚至是「610」內部的工作人員,都受夠了這樣的壓力和背地裏做事的陰暗,都不願意再從事這樣的違背良心和道義的工作了。有與此相關的人員甚至這樣說:「你們以為誰願意幹『610』啊,誰願意幹計劃生育這樣的事啊,都是為了生活,沒辦法。」

真正的迫害者永遠躲在幕後,他們卻通過施壓強迫老師、部門領導等作為他們的迫害工具來對法輪功學員提出各種要求和實施例如剝奪工作機會等非法政策。在這種「連坐」迫害中,於亞歐的老師就被這種不斷來自「上層」的壓力和各種指使折磨的痛苦不堪。本來已經身兼數職,要兼顧自己的科研項目和行政工作的老師還要不斷替「上層」來傳達要求、反饋信息,因為對法輪功學員的監控在華南植物園已經形成網絡,無論任何一個「終端」反饋來的信息都會很快上傳,然後迫害者再要求領導、老師等去「傳達命令」。像於亞歐的老師這樣的「相關人員」承受的壓力極大,即使不考慮他們本職工作已經極為繁忙的因素,迫害畢竟是不得人心的,一方面要承擔著「連坐」的責任,一方面還要違背著良心被作為迫害的「工具」來使用,精神上還要時刻承受著這樣那樣的負擔,非常苦。所以這種通過「連坐」政策對法輪功學員施加的迫害,事實上已經延伸到了那些跟法輪功學員相關的人們,迫害範圍之大,波及之廣,就更不是一兩個人的問題了。

那些還在為邪黨的迫害政策賣命的人,你們應該冷靜下來想一想,你們內部橫向、縱向的各個部門之間,因為類似於「連坐」這樣的政策,誰真正的對人負過責呢?是不是也在互相推卸責任,唯恐惹禍上身呢?你們內部宣傳的那些誹謗法輪功的各種材料,是不是也是在互相欺騙呢?以中共的歷史,如果真的找到了法輪功的一點不是,一定會不計成本、不遺餘力的大力在群眾中宣揚的,可是為甚麼那些所謂的「法輪功情報」卻只在你們內部傳播,而不敢公之於眾呢?你們從來就沒想過也許你們才是被騙的嗎?你們就沒有想過你們自己也是被利用的工具,而哪天一有閃失,「上面」也會隨時翻臉的嗎?這個「鐵飯碗」不好端呀!希望你們能夠好好思考一下自己的未來,想一想邪惡的迫害和法輪功學員的講真相之間到底哪個是應該譴責的,並且希望你們作出正確的選擇,擁有好的未來!


華南植物園相關部門電話 (區號 020)

主任辦 37252778 
副書記、副主任辦(任) 37252916 
副主任辦(周) 37252708 
副主任辦(魏) 37252582 
主任助理辦(王) 37252678 
主任助理辦(蟻) 37252751 
紀委辦(莫) 37252627 
辦公室 37252711 
主任室 37252737 
綜合檔案室 37252705 
黨群部 37252655 
部長室 37252580 
退協 37252721 
人力資源部 37252738 
部長室 37252769 
醫療室 37252608 
教學部 37252882 
部長室 37252851 
經濟部 37252735 
部長室 37252536 
資產部 37252717 
 37252715 
部長室 37252783 
網絡中心 37252652 
主任室 37252929 
主管 37252890 
正門門衛 37252727 
後門門衛 37202145 3725272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