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白雲區精神病康復醫院的罪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七日】我在2000年至2001年在廣東省廣州市白雲區精神病康復醫院親身見證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遭到迫害的慘烈,那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姓名已無法考知。雖然事過多年,現在覺得還是有必要把它寫出來,留下歷史的見證。

2000年7月15日,我和法輪功學員去天安門打橫幅證實「法輪大法好」,被惡警綁架。因不想連累家鄉親人和相關政府人員。我們許多學員都不報姓名和地址,幾經輾轉我們被移交給廣東省駐京辦事處又和廣東省三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一同被遣送回鄉,7月22日到廣東省沙河區收容遣送站,在這裏沒有任何法律程序下我們被關押長達十個多月時間。

我們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關在二中隊一間禁閉室內,一天只給很少的一點飯,而且時時都面臨著各種迫害,半年下來我們都已經不像人樣了。後來又進來一位廣東法輪功學員,我們開始集體絕食抗議這種非法無限期的關押。到第六天他們叫五六個當差的(收容所內關押的輕微犯人)將我們按在地上強行灌食。那名廣東的學員絕食到第十一天被送去廣東省白雲區精神病康復醫院,在那裏他遭到殘酷的折磨,回來的時候滿身是血被送往一中隊。第二天又將一名海南的法輪功學員綁架去,幾天後回來給我們講了那裏的恐怖和罪惡,打死算白死,沒有追查,上午死了下午就火化掉。在他進去的前一天就有一名學員被用鍍鋅管活活打死。他在那裏邊被幾個打手抱起來往地上摔,本身就皮包骨頭他承受不住就報姓名和地址。此醫院據說是白雲區公安局和民政局合辦的。

在那以後的日子裏經常有從康復醫院回來的常人講,法輪功你們要是被送去康復醫院死定了。那裏天天打死人。邪惡的氣氛籠罩那個環境。即使在禁閉室那種幾乎與外界隔絕的情況下仍能不時聽到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有一天一個當差的站在窗口跟隔壁禁閉室的一個常人說,我在康復醫院呆二十多天,有一個法輪功學員被我們掐死。還有一天晚上從二樓轉下來一個叫老黑東北人,因偷東西被關進禁閉室,進來就問我們幾個是幹甚麼的。我們說是煉法輪功的,他馬上就說,哦!我以前在康復醫院裏呆兩個多月時間,有一名法輪功,叫他不要煉功不聽被我們掐在門板上死了。也許已經習以為常,說話間他並沒有認識到這種行為的罪惡。一天禁閉室裏進來一個河南人,他說前段日子在詔關收容所有兩名河南法輪功學員也不報姓名地址,因絕食八天晚上被一輛車接走,後來他就不懂了。隔幾天放風的時候關在一中的一名法輪功學員從鐵門扔紙團給我們,打開一看說康復醫院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我們猜可能是這兩位。

2001年5月,我們在這裏已經被關了10個多月,一天一個當差的騙我們收拾行李準備送我們回家,一到門口說是去白雲區精神病康復醫院,我們不配合,後來被幾個當差的強行綁架抬上車。

一進醫院,一個湖北姓張的醫生過來說把法輪功的地址姓名搞出來。這時幾個當差的打手圍過來。第一個是廣東的學員被他們打得很嚴重,眼角、膝蓋幾處直淌血,抓他腦袋往牆上猛撞,往死裏打,這位學員後來變得神志不清大喊大叫起來。另一名廣東東莞姓蘇的也遭受同樣的毒打,額頭直流血。後來他們把我拖到一間衛生間,裏面有很多凶器,我就坐在地上不動,他們用一根木棍中間釘了三根鐵釘(有1.5寸長)使勁往我背上甩打,五月份身上只穿單薄的汗恤,鐵釘穿過單衣,後背鮮血淋漓,每一下都是鑽骨鑽心的疼痛。打了好多下後我再也承受不住了,後來我報了一個電話號碼他們才收場。那幾天後背腫得像背個大鍋,站不直,彎不下,走路上廁所都十分艱難。

我們被關到後面一幢房子,和很多流浪收容人員關在一起,一天晚上我們房間睡六個人,大約半夜12點進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老人,不知甚麼緣故被兩名當差按在地上用鐵絲捆手,用襪子塞住口,往死裏打,用膝蓋跪下去一會兒就死了。在那種恐怖黑暗中自己好像身不由己無能為力,只有想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些惡人早晚會報應。

後來我們了解到隔壁也關了十幾位女法輪功學員,聽說她們承受不了毒打已報了姓名地址。一天又綁架來了一位女法輪功學員,很堅定,幾個當差的到她們房間毒打。因繼續絕食被拖進後面的一間小屋,那裏是專門關被打生命垂危的人。5月20日我們和十多位女法輪功學員又被送回沙河區收容遣送站,其中卻沒有那位學員。

幾天後我被老家公安分局接回並被非法勞教一年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