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七月十四日】我雖然早已接觸法輪功,卻是到二零零九年四月底才走入大法修煉。

我妻子是修煉大法的,我看到她身體的變化、在她身上發生的各種神跡,以及她在處理常人中的各種事情,寧可自己吃虧、寧可個人利益受到傷害,她都不和別人一樣去爭去鬥,處處以大法為標準、為他人著想。而她沒修煉大法以前,是一個名利心非常強、妒嫉心很大、從不吃一點小虧的人。是大法改變了她,所以我認為法輪功不是一般的功法,法輪功李洪志師父也不是一般的常人,能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為同修多想

二零零零年,我妻子因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非法勞教一年。我很痛苦,知道她是好人,知道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師父好。一天晚上,有個同修來我家,說她丈夫怕她去北京,把她鎖在屋裏,把家中的錢全都拿走了,她是偷跑出來的,她想去北京又沒錢。我就給她了二百元錢,還把她送到火車站,看著她上了火車、去北京證實法。

還有一位同修,因發真相資料,被警察非法通緝。一天晚上她來到我家,問我能不能收留她。我想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不能叫她也被抓走(因我妻子還在勞教所)。我毫不猶豫的收留了她,叫她和我女兒住在一起。

師父保護我全家及家庭資料點

二零零二年二月,我家就成立了家庭資料點,我幫助妻子買各種設備、耗材,幫她做法輪功真相護身符、各種真相小冊子,有時也幫她傳送資料等,我們倆口子配合的非常好。因我妻子在勞教所沒被「轉化」,中共人員經常來我家騷擾,企圖抓她去「洗腦班」。在李洪志師父的佑護下,每次都有驚無險,資料點至今已平安度過了七、八年。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日,在師父的點悟下,我妻子不叫我帶鑰匙上班,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剛按門鈴,忽然從樓上和地下室衝出來八、九個人(因我家住在二樓)。他們命令叫我開門,我說沒鑰匙。這時我妻子把門上的風口打開說:「你們這幫流氓、土匪騙子三番五次來騷擾我,想叫我開門妄想!」他們一看陰謀又沒得逞,只好把我叫到樓下傳達室裏給我說學習班怎麼好、怎麼好,叫我妻子去學習班等等。我說;你說學習班那麼好,怎麼不叫你家人去呢?他沒辦法回答我。另一個人又說要相信組織。我一聽就來氣了,我說:誰要相信你們,誰就瞎了眼。上次開十六大時,你們來了幾十人抓我妻子,沒抓走她。你們不叫我上班,叫我在家幫你們看著她、不讓她去北京,到月底扣了我幾天工資。他們說「這次你叫她去學習班,我們叫你單位加倍給你補上。」我說;我也不要你們加倍補,我也不叫她去學習班。最後他們灰溜溜地走了。

講真相救度眾生

人們都知道我妻子是個好人,可警察一次又一次來騷擾。別人問為甚麼?我就藉此給所有我認識的人、同學朋友及小區的人們講真相。因為我看過很多真相光盤,所以講真相講的也很好,有很多人都被我講的退出中共的黨團隊了。

走入大法修煉

二零零九年四月份,我突然感到左半身麻木、無力。到醫院檢查是腦梗,在醫院住了半個月,醫生讓我戒煙、戒酒,我說已經吸了四十多年的煙了,戒不了,醫生說那也要慢慢戒。所以我一直還吸煙、喝酒,出院後。很多同修來看我,都說是好事,該修法輪大法了。我妻子也這樣說:你該修大法了。我想是否緣份到了,於是每天都和妻子一起學法、煉功,每人讀一小節。當讀到《轉法輪》第七講戒煙這段時,師父說:「在這個學習班的場上沒有人想到抽煙,你要想戒,保證你能戒,你再拿起煙抽就不是滋味。你看書看這一講,也會起這個作用。」我想既然想修煉,那就把煙、酒戒掉吧。也就這一念,我馬上就把煙、酒戒掉了。幾個月過去了,再沒吸煙、喝酒,而且從此身體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妻子和同修都為我高興。

現在,我是一名法輪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