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給予的智慧向世人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六日】我自幼體弱多病,得法前幾十年苦苦探求祛病健身之路。學生時代練過長跑、武術、氣功,參加工作下鄉後,我利用業餘時間自學中醫、針灸、按摩。八十年代後期至得法前,我先後練過幾種氣功,也未見甚麼大的功效。

回顧我的修煉大法的歷程,雖然平平凡凡,但也磕磕絆絆。沒有慈悲偉大的師尊的無微不至的呵護,沒有同修們無私的幫助,我是無法走到今天的。於是,我用大法給予我的智慧向世人講清真相。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發生後,謊言鋪天蓋地。我想這不行,一定得叫大家明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於是我和公安局來的人講,和領導講,和同事講。領導和同事都明白了真相,這也為我後來的工作和修煉帶來了便利。

我的職業是教師,我想還得叫學生明白真相,於是我讓班幹部在班級裏給大家讀僅有的法輪功真相材料,我又利用早會時間給學生們講了幾次,他們也明白了真相。

二零零二年,我下崗後,去了外地,那是一個相對封閉的地方,大多數人不了解法輪功真相。所以,我每天只是在一些休閒場所跟遇到的人講法輪大法好,講揭露邪黨,江××打壓法輪功是錯誤的,只是停留在這樣一個狀態。

二零零七年我回到本地,我想這是師父讓我利用親朋好友多、熟人多的條件講真相、勸三退吧。我一定要把握好這個機會,救度更多的世人。通常我採用以下幾種方法:

(一)找。找親友、同學、同事、學生,在這個人群中講顧慮心就少得多,送他們小冊子、光盤、傳單,走親訪友,促膝談心,大家都明白了法輪功真相。他們親眼看到我精神狀態和身體的變化,認為法輪功真是好,許多人作了三退。一次不退的我就去兩次、三次,有的多次,不片面追求三退數量,務求解決思想認識問題。

(二)碰。每天都爭取上街一次,留心過往行人,有時就會遇到多年不見的同事、同學、鄰居熟人,簡單寒暄幾句之後,就抓緊時機講真相、勸三退。後來我悟到:只要你有這個救人的心,老師就會把有緣人帶到你身邊。一次在商業街步行道上,一老農問路,我詳細的告訴他怎麼走,並答應帶他去。忽然見這老農眼睛發亮,一副激動的樣子,我一細看,竟是三十多年前的鄉下鄰居。我就順利的給他講明了真相,辦了三退。

(三)隨處講。利用外出、辦事、購物、洗浴等機會隨時隨處講真相,把講真相溶於日常生活中。

就拿購物來說,現在由於企業下崗的多,造成商店多,買東西的少這種局面,經商的都感歎生意不好做。那我們就從生意不好做談起,講清根源是共產黨太腐敗,再講到幾千萬有正義良知的人都退出了它,你也應該退出,這樣,許多人都能接受。

但也有例外,一次去一家針織品店買內衣,我正跟女老闆講真相呢,男老闆不知道甚麼時候回來了。看到我在講真相,他說了幾句難聽的話,拿著手機氣勢洶洶的問我:「你是幹甚麼的?」我不為所動,心裏說:我是來救你的。我不慌不忙的回答他:「我是顧客呀,到你店裏買東西來了。」「那你剛才都說些甚麼?」老闆問。我說:「我是告訴你們法輪功真相啊。」老闆說:「你說這些和我們沒關係」。我反問他:「你想不想平安幸福?想不想生意興隆?」「那誰不想呢!」老闆說。我就告訴他們心中牢記真善忍、按真善忍的原則辦事,生意就會越做越好;退出黨團隊,就會平安幸福的道理。老闆態度馬上緩和了,放起了手機,還說讓我以後在外面講話要多加小心。我囑咐他們:以後你們見到法輪功真相材料一定要看,然後堂堂正正走出商店。

除了面對面講真相之外,我還採用寫真相信、用真相幣等方式傳播法輪功真相。

例如,我聽說某農墾分局受謊言毒害較深,我就給局領導、學校校長和公安局長寫真相信。我從《明慧週報》看到伊春市金山屯區大法弟子被惡警迫害失去雙腳的消息,悲痛之餘,我拿起筆來給相關單位和警察寫勸善信。看到某社區居委會牆上貼有誹謗大法的標語,我就給居委會主任寄真相資料,寫真相信。看到中小學《思想品德》教材中有污衊大法的話,「天安門自焚」等內容,我想,不能讓這些假的東西毒害青少年,我就給教材主編寫真相信。看到某中學化學試卷上有誣蔑法輪功的試題,我就給該中學化學教師寫信……

寫真相信的好處是不受時間、地點等條件的制約。只要我們懷著一顆真正為他好的心,收信人一般會認真看、仔細想,會作出正確選擇的。

使用真相幣也是一種很好的傳播真相的方式。近三年來,我購物時就放上一張真相幣,很少有不要的。如果真遇到不收的,我就把這當作講真相的契機。我會告訴他,收真相幣對你生意有好處,按真善忍的標準經商,你的買賣會越做越興隆。聽了這話,有的就高興的收下了,還說謝謝。

有好心人告訴在大超市和公交車上都不能用,我也照用不誤。用之前發正念,讓真相幣真正發揮救人的作用,讓看到者得救,一般情況下都比較順利。有時買東西也會找回真相幣,我收到真相幣就故意念出聲來,讓店主和顧客聽到。

修煉十幾年來,每遇到家庭中的「大事」,諸如:提幹、孩子升學、就業、老伴辦養老保險等事情,我都牢記師父教誨,隨其自然,堅決不搞不正之風。在日常生活中,家裏家外,我也謹遵師父「懷大志而拘小節」(《精進要旨》<聖者 >)的教導,不因日常小事而放鬆對自己的要求,讓世人通過我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

師父說:「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我平時走在街上,與行人擦肩而過,心裏發出一念,讓眾生都明真相,都能得救。路過公檢法司、居委會等單位,我就發正念,解體操控他們的邪惡,讓他們得救。沐浴在大法中,心情十分舒暢,步子特別輕快。

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也有許多做的不好的地方。顧慮心就是影響我救人的一個障礙。比如說,與有緣人不期而遇,稍一猶豫,機會頓失,可能一年、幾年甚至一生無緣再得見。再如,見到一位久未謀面的老同事,寒暄幾句開始講真相,還未來得及勸退呢,對方有急事離開……顧慮心使我失去了一個又一個的機會,而有的機會不會再有。

分別心是影響我救人的又一個障礙。遇到正直、善良的人願意開口,而遇到人品不好的就不願意講。心裏明知這世上的人都曾是師父的親人,可自己還是把人給分類了。向內找,究根源,暴露出了自己的一顆私心。

在今後的修煉路上,我要時刻牢記師父的教誨,繼續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堂堂正正的大步前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