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修煉 講清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五日】

一、過家庭關找回昔日同修──丈夫

一九九六年丈夫和我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候家庭干擾很大。當時,我們和公公、婆婆生活在一起,公公是中共邪黨黨員,婆婆有附體,根本不讓我們看法輪功書籍,也不讓我們煉功。看見我們看大法書,婆婆就撕、燒,還說些不好聽的。有一次,她還指使孩子打我。過一段時間,丈夫也不修了,還站在了他父母的一邊,也說大法不好,阻止我學法煉功。那時,我心裏有種說不出的滋味。由於學法少,只知道法好,對法理解得不深,但我心裏有一念:誰也動不了我,一定要修下去。

記得有一次,婆婆因我修煉,罵起丈夫,丈夫把我從屋裏推到院子的台階上推了下去,我摔倒在地上,還沒等我起來,丈夫又連踢了幾腳,疼得我眼淚在眼圈裏轉。當時就想起師父講的法:「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精進要旨》〈何為忍〉)在師父的呵護下,心漸漸的平靜下來,不怨婆婆,也不恨丈夫。心裏只有一念,是在消業,把生生世世欠你們的都還給你們,所以心裏很坦然。

第二天早上按時做好飯,心平氣和的招呼婆婆吃飯,婆婆的氣雖沒消,可當時說:「你這兒媳婦還真是神呢!」

我想只要我們有一顆堅定修煉的心,師父就為我們安排寬鬆的修煉環境。過了一段時間,公公的工作調到市內,婆婆也隨著進城了,這使我有了更多時間學法、煉功。

在這十幾年的修煉中,還有很多沒有做好的地方,比如公公和婆婆至今還不認同大法。不聽不看真相資料,跟他們一說就翻臉,這是我最大的遺憾。

值得高興的是,丈夫從二零零八年又從新開始修煉。而且非常精進。我們倆成立了學法小組,在同修的幫助下,攜手建立了家庭資料點。他負責下載做資料,我負責送資料。在丈夫走回修煉前,有空我就給他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玩電腦遊戲,阻礙他得法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在他高興時給他講真相。有一次,給他講「亡共石」,他不信。我說你上網搜「藏字石」就能看到了。他上網一搜索,真的看到了,又上到動態網和明慧網看了很長時間,從此丈夫又回到大法中。

寫出這些只是希望對和我境遇相似的同修有個借鑑,希望我們為掉下去的昔日同修多發正念,找到他(她)的心結,使他(她)早日回到法中來。其實這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起引導作用。「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

二、看《九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

自從《九評共產黨》問世以來,師父讓我們「三退」救人。我覺得我們每個同修都應該把《九評》多看幾遍,把共產(邪)黨的殺人歷史看明白了,把每次運動的時間、地點、人物記住,對我們勸「三退」就容易多了。因為現在的人多數都被共產(邪)黨的假相迷住了,只有我們多看《九評》,給人講真相的時候才能破他們被邪黨迷惑的殼。

在講真相之前,我多數都是在家先學法,再發正念,然後帶上《九評》、光盤、小冊子、傳單、護身符等真相資料,與同修結伴,邊走發正念,並請師父加持。遇到聽真相的人,先對他發正念,然後主動搭話,面帶笑容,語氣要善,幾句話就進入話題。我說:咱們見面是緣,問你個事知不知道!一般人都會問啥事。我說:三退保命知道嗎?有的人說知道,也有人說不知道。說知道的我就問退了沒有?如果說退了,我就說:祝你幸福平安,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般都說謝謝。

對於說不知道的人,就問你入過黨團隊嗎?不管說入沒入過。如果這個人是年齡大的,我就說:像你這歲數的都經過共產黨的運動,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迫害死了八千多萬民眾。共產黨講無神論,扒墳、砸廟、毀佛像都幹過。那時砸廟、毀佛像的人都遭報應了。這樣一說,一般的老人都相信。然後我再說:法輪佛法教人心向善,按「真、善、忍」做好人,結果共產黨給按「真、善、忍」標準修煉的佛家大法說成是邪教,還編導一幕幕自焚、自殺、殺人的鬧劇,嫁禍法輪功。今天大法洪傳到世界一百一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除中國大陸外,其它地區煉功都是公開的。善惡有報是天理,人不治天治。共產黨始終與天地人為敵,神佛能不清算它嗎?凡是入過黨團隊的,你就是它的一員,等到它滅亡時,你也會隨著一塊遭殃。所以趕快聲明退出吧。神佛看人心,用筆名、小名、化名退出都行。我們不要你一分錢,只要你能平安度過劫難,是我們最大的心願。不管你是幹啥工作的,掙幾千、幾萬、當大老闆的。首先都需要平安,你說對不對?希望你珍惜我們所做的,就是珍惜你自己。一般的說到這都能退。退不退的都送上一份真相資料,讓他拿回去看。

記得有一次,我和一個學生講真相,講了很多他也沒表態。我說:小伙子,姐不是吃飽了撐的,我們冒著被抓、被打、被勞教、被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的危險,我們為甚麼站在街頭跟你說這些呢?因為我們修煉的人知道人類有一場大淘汰,不修煉的人不知道。我們是在告訴你脫離災難的方法,是在用心跟你說話,希望你能感受的到。當時我說的很激動,眼淚流了出來。最後,小伙子把真名告訴了我,他退了。

當然講真相會遇到各種各樣的人。還有一次,同修給一個人講真相。這個人是黨員,擺手、搖頭不信,還說不退。同時他說他看過《九評》,還說了很多中共的邪說。我走到那人跟前說:你根本就沒看過,要說看過也只不過翻了幾頁。也許我說對了,那人不吱聲了。接著我就給他講共產黨的邪惡、大法的美好。最後那人又說:我給你舉個例子,假如有個很好的人是村長,上邊來人讓帶路到誰家去,他領去就不對嗎?還給曝光!(他指的是公安局、派出所讓他帶路到大法弟子家)我說:論歲數我可能得跟你叫大哥,今天咱們見面是緣。我也給你舉個例子,如果有個人在家是個非常孝順的兒子,在外面被人指使殺了人,能說他沒有罪嗎?曝光是讓你懸崖勒馬,不要再助紂為虐,那人一愣。我又接著說:共產黨的歷史是殺人歷史,氣數已盡,天要滅它,關係到每個人的生命。你是黨員就是它的一員,是我師父慈悲,告訴人脫離災難的方法。我按師父的教導救人,將來劫難來時發生不到你身上,筆名、化名都行。你貴姓?他說姓包,我說就用包某某給你退了,最後他說謝謝,我明白了。

當然講真相時也遇到過要惡意舉報的、謾罵的、根本不聽轉身就跑的,啥樣的人都有。這時候我們不要被假相所帶動,主意識要強,記住師父講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提高已經不是問題了,大法弟子的圓滿也不是問題了,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眾生,這也是當前大法弟子圓滿過程中要完成的。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責無旁貸的,必須得去做、必須得去完成的事情。」(《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通過不斷學法,意識到自己是大法弟子,三件事不做,配做大法弟子嗎?師父說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轉法輪》)不斷的呈現在腦海裏。於是又加強正念,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害怕,有甚麼怕的,怕也是執著,也是要修掉的。「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每次都化險為夷。

由於水平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