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的確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三十一日】讀了《明慧週刊》第四三三期裏同修的交流文章《那期盼的眼神》,我深有同感。現在我也把自己講真相救眾生中遇到的一些事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分享。

我是農村的大法學員,在這些年的講真相中,切實感覺到眾生是在等待著我們去救度。

有一次去趕集,給一位擺地攤的老大爺講真相,我面帶微笑走到他的攤位前,遞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並說這是大法真相,您看看吧。大爺很高興的接了過去,我問他是不是個黨員,他點點頭。我又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不知道,我就跟他講真相:「大爺呀,是這麼回事,您看現在共產黨貪污腐敗,迫害好人,欺騙老百姓。其實它從來沒幹過甚麼好事,從建政到現在,發動了多次的政治運動,害死了八千多萬人。就說你擺地攤吧,起早貪黑的做小買賣不容易,去了繳的稅也剩不了幾個錢。大法是叫人做好人的,可是它就是不讓學,它做的惡事太多了,人治不了它,老天要滅它了,它在滅亡的時候,誰加入過它的組織就會受牽連,退出來就保平安,在心裏願意退出就行了,大爺,您退了吧」。他急切的說:「好,我退,我退,可把你盼來了」。在我講的過程中,老大爺不住的點頭,等我講完後,他雙手合十,對我說:「謝謝,謝謝……。」一連說了七、八個「謝謝」。他的兩眼流下淚來了,那眼神就像是告訴我,他等了很久、很久,終於盼到救自己的人來了,他明白的一面真的認為他自己得救了。我強忍著自己的眼淚說:「大爺,不用謝,您忙吧,我走了」。我轉過身來,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淚水止不住的流。

一天,我去了本村的一戶農家,這是我第一次去他家勸「三退」。閒談之後,我問他是否入過黨、團、隊組織,他說上學時入過少先隊。我跟他說:「你看現在的中國社會,大官大貪,小官小貪,咱們農民種地掙兩個錢不容易,現在不繳稅了,可是化肥、柴油價格上漲,比納的稅還多。」他連連點頭。我接著說:「邪黨壞事做盡,天要滅它,它在滅亡的時候,加入過黨、團、隊組織就會做它的陪葬,只要你同意,退了少先隊吧,我給你起個名,用甚麼名字都行,它滅亡了,與咱沒關係,咱還平平安安的。」他聽我講完後很著急的樣子,問我說的是真的嗎?我說是千真萬確的,我們學真、善、忍,從來不騙人。他說:「好,我同意退,這麼人命關天的大事,你趕緊找村幹部在大喇叭上廣播廣播,讓全村的人都退了吧,都能保平安。」我被他明真相後真摯善良的心所打動,我也告訴他:「現在的環境還不允許我們這麼做。從表面上看,邪黨好像是不管了,可是在暗地裏還在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甚至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牟取暴利。」他讓我先別走,接著把他的家人都叫到我的面前,讓他們聽我講真相。我講完後,他催促他們以前入過甚麼快和我說說,讓我給退掉,好保平安。他們一家人都很高興的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我一一記下了他們的名字,他們一家人都得救了。

我家的煤氣用完了,找了灌煤氣的人來家裏灌煤氣。在交談中得知他是在農閒時出來灌煤氣,掙兩個辛苦錢。我說:「咱掙兩個錢不容易,邪黨的那些貪官可都是腰纏萬貫,億貫,貪的錢花不了就存到國外,因為他們知道這種做法長久不了,都在給自己留後路,邪黨一旦倒台,他們就好趕緊往國外跑。你看現在中國社會,貪官橫行,哪還有咱老百姓的活路。在貴州平塘縣掌布鄉的旅遊景點有一塊裂開的石頭,上面刻著『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這說明邪黨氣數盡了,應該滅亡了。」他聽後說:「共產黨完了,太腐敗了。」我問他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順便遞給他一本真相小冊子,他說這些法輪功的書他看過很多,是放在他家門口的。他入過團,早就想退了保平安,可是不知道怎麼退。我說:「你今天遇到我了,我可以幫你退了,我給你起個化名退了吧?」他說:「我不用化名,我用真名退,表示我的誠意。」我說:「行!」臨走時我告訴他:「你經常開車出來灌煤氣,你在心裏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人車保平安。」他點頭答應著:「你們這些學法輪功的人真好,不過千萬注意安全。現在我終於找到人退團了。我也祝你平安!」他高高興興的開車走了。

還有一次,我家賣廢品。收購廢品的是夫妻倆。這位大姐很開朗。她的丈夫在我家的院子裏忙著收拾廢品,大姐看著我說:「我看你挺面熟的,好像在哪裏見過你。」我說:「大姐,這是我們有緣份,我看你人很善良,送給你個真相護身符,你戴著並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平安」。她點頭稱:「我信,我看過你們發的小冊子,法輪功挺好的。」我把她讓到屋裏坐下,妻子端來了開水。我問她是否入過黨、團、隊組織,如果入過,就退了吧。她說上學時入過團,早就不交團費了,也不管用了,還退甚麼。我說:「是這麼個道理,在人的這面,共產黨不承認你是個團員了。可是在你入團宣誓的時候,你說你要把生命都獻給它,就有一個邪靈在你的額頭上打上記號,你就是它的一份子,它就永遠控制你。這樣在邪黨滅亡的時候,你會跟著它遭殃的。你退出來,它就控制不著你了,會保平安,就得救了。再不受它的牽連,多好!」她說:「我退,別跟著它倒楣。」並說了她的名字。我正在記下她的名字時,她說,我有兩個兒子,你也給他們退了吧。我說那要經過本人自己同意才管用。她真誠的說:「你放心,我一定告訴他們,讓他們同意。你可以再給我兩個護身符嗎?我想送給我的孩子。」我又給了她兩個護身符。她急匆匆的到屋外把她的丈夫叫進來,讓我把他的黨員也給退掉。她的丈夫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我就又給他講了真相,他聽明白後,也爽快的退了。

眾生真的在盼望著我們去救度。師父在多次的講法中都告訴我們救人的緊迫。同修們,在正法最後的短暫時間裏,讓我們同心快救人,多救人,兌現我們的誓約,完成我們的使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