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好自己 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回想得法前,我是一個不太關心別人比較自私的人,雖然不去爭名奪利,但在自己的利益受到傷害的時候也是放不下,活的很累。自從得法之後,一下明白了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會因為人的想法和做法而有任何變化,既然這樣我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

從一開始師父就讓我們一下領悟了人生的意義,只有返本歸真才是我們來世上的真正目地,知道了我們都來自高處,這世俗本沒有甚麼可留戀的,這一下就豁達了,人也輕鬆了,心胸也寬闊了,走路都覺的輕飄飄的。

師父把法理都講給了我們,可是在實際生活中及過關中,還是有些人心放不下,有時就不把自己當修煉人了,學法時,看到師父把我們能遇到的所有事如何做都說的明明白白的,可是遇到矛盾時就糊塗了,有時甚至明知道該怎麼做,卻做不到。尤其是得法初期,不懂的怎麼修煉心性,把做事當作了修煉,把修煉和自己的生活和工作割裂開來,每天的學法、煉功,誰也不能干擾我,干擾了就大發雷霆,不能符合常人狀態的修煉。

有一次過節去他父母家,回來的有點晚,耽誤了學法時間,進屋時我就氣的把門使勁一摔,由於不能按法的要求做,還以為自己這是精進,使家庭關係一度緊張,還使家人說了一些對大法不敬的話。

隨著不斷學法及與同修交流,認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儘管是在修煉這麼殊勝的事情上,為私為我的心表現的淋漓盡致,所有的麻煩都是自己帶著執著、不能在法中實修造成的。從此以後,我注意在生活和工作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去自己各種不好的人心,做事儘量想到別人,站在對方的角度去考慮問題。

漸漸的,對方在家中對我的修煉不再像如臨大敵般的愁眉苦臉了,也不反對我學法和發正念了,有時趕上做飯時發正念,跟他說清,也能通情達理的理解和等著了。有時跟他講一些大法的神奇事和邪黨的邪惡時,也不大吼大叫了。隨著我學法修煉這五年多他幾乎也沒吃過藥,家庭環境和氣氛也越來越祥和了,可見正法修煉的神奇及給家人帶來的福份是不言而喻的。

我在2004年夏天得法。學了師父在各地講法之後,同時看到《明慧週刊》,了解到同修都在走出來,講真相,救度迷中的世人,我想我也應該做這件事情,就問了同修怎麼做。第一次是同修帶著我做的,感到這是一件很殊勝的事情,自己能參與進來,很榮幸也很欣慰。第二天還想與同修一起去,沒想到同修說她不能去,我又不好意思說我也不去了,硬著頭皮說那我就自己去吧。雖然有一點緊張,但還是很順利的完成了第一次獨立做真相的任務。就這樣開始了自己獨立做真相的事,同時也去掉了依賴心。我也想到,我得法晚,好多同修經歷了九九年以來邪黨的殘酷迫害,付出了很多,而我沒經過魔難,就是有責任在此時為救度眾生多做一些,很快自己也成了遍地開花中的一朵小花。

也巧那一段時間工作不忙,我就把以家為中心的很大的一個範圍及凡是去到的地方把真相資料覆蓋的做了一遍;有時也和同修一起去一些很難進去的小區做,當時就想還有這麼多世人不明真相,能搶時間就多做一些,在這其中,也去掉了一些不好的人心,像怕心、怕吃苦的心、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等。那時真是走多遠、上樓上多高都不累,有時也遇到過一些事情,像正在粘貼真相時被保安看到,要送我們去派出所,但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的化解了。

經歷了兩次這樣的事情,當時的第一念就是想到自己要走脫,心裏也很害怕,所以對方表現出來的很惡,當時真好像就是面臨生死的抉擇。當放下自我,想到為對方為眾生著想的時候,也就是基點對了的時候,馬上就出現轉機了,對方也不那麼惡了。也真正體會到了師父說的:「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轉法輪》

我們只要在法中不斷的歸正自己,去掉人心、怕心,法的威力就會顯現出來,就能救了世人。

利用工作之便及出差的機會講真相

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我感到只發真相資料救人是不夠的,必須面對面的去講,才能把世人的心結打開,真正救了迷中的人。在正念足時,走在路上、在公交車上、在市場上遇到有緣人,有時三言兩語,就能使世人明白真相,這時真能體會到是法的展現,世人明白的一面都在等著了解真相和得到大法的救度。

可能師父看到我有這顆心,在工作上安排我能接觸到一些企業的人。因為心裏想著救人的事,所以面對這些人,我做到了熱情,積極主動的為他們服務,當人們對我有一個好的印象的時候,我再講甚麼他基本就願意聽了。

我利用辦公室沒人或人少的時候向他們講大法的美好、迫害的真相和幫助世人三退選擇美好未來;也有說話不方便的時候,我就提前下樓,在一樓提前等著辦事的人下樓時利用這一走一過的時機講真相。由於有這顆救人的心,在師父的呵護下,不用說很多話,就能讓世人三退,看到這些為自己選擇了美好未來得救後的世人開心的笑容,那一刻就感到修在自己功在師父,救人的是師父和大法,我們只要動動嘴就行了。

最近幾次出差,去的都是有親屬的城市,我想師父一定是不想落下與我們有緣的一切人,我也更應該做好救人的事。有些親屬都是一些既得利益者,也很自我,救度這些人有些難度,我就提前多學法,多發正念,並要求自己出來的第一任務就是救人,其它都是其次的。

在路上坐火車時,這根弦就繃的很緊,遇到能說上話的人就講,基本上白天不捨得上床休息,怕錯過機會。有一個人在火車上給她講了半天,眼看就要到站下車了,還沒同意三退,我就跟隨她一起下了火車,在站台上,誠心的希望她能給自己選個美好的未來,正好是在泰安車站,我說:我給你起個名字就叫「泰安」,退出保個平安吧。她感到了我是真心為她好,就點頭同意並表示了謝意。在火車上我勸退了五、六個人,也為自己給家裏親屬講真相增加了信心。

出差地點是邪惡的老巢,有時在問路時,在出租車上當世人明白了真相,就能做出三退的選擇,感到師父的正法進程推的很快,能控制世人的邪惡少之又少了。出差一次回來,勸退了二十多人,其實如果做的再好一點,時時正念正行會使更多的世人得到大法的救度。

最近與同修一起出差去一個企業,那裏的世人很多都不了解真相,人都很純樸,他們是倒班制,講了一批第二天又換了新人。因為人很多,有時對著幾個人講時,一回頭看到旁邊齊刷刷的還坐了好幾個人在聽。我們幾個同修配合,把那個企業的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都講的三退了,並有些人想要學法、煉功。

看到覺醒的世人,明白的一面那麼渴望得到大法的救度,就更激勵自己要學好法,修好自己,多多救人,不辱下世前立下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

回首這五年多走過來的路,感到學法修心是最重要的,只要學好法向內找自己就沒有過不去的關,也有感於我們有一個集體學法的環境。在這個環境下能夠互相扶持,互相幫助,互相能指出對方的不足,又能從對方看到自己的不足,從而修去不好的東西。

學了師父近來發表的數篇經文,指導我們走好以後的修煉路,我感到是我們自己沒做好,拖了正法的進程,師父在為我們著急,師父可以在揮手之間就能解決正法的事,可是卻把威德留給了我們,讓我們在救度眾生中修好自己,快點結束這件事情,可是我們卻不精進,我們不能再讓師父為我們操太多的心了。讓我們共同精進起來,在最後這值千金值萬金的時刻放下自我,修去人心,救度這些輪迴千萬年等待的眾生,也是完成我們史前立下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