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修好自己二三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六月十五日】師父說「修煉如初,必成正果。」(《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那麼我們在修自己的時候,就應該嚴格要求自己。這樣,做「三件事」才有基礎,才有威德。

在遇到魔難和矛盾時要向內找,矛盾出現了必然有它出現的原因,我們真正向內找,提高上來,正念正悟正行,就能找到我們的執著心,去掉它昇華上來。關鍵是人神一念之差。在多次的修煉提高中我的感受是:第一,要清醒冷靜,不陷在事件本身,向內找對待事情。第二,在最短時間向內找,不給邪惡時間和空間。第三,凡事以法為重,找到執著和觀念去掉它,儘快昇華上來。

記得一次去看望甲同修,她當時說同修乙如何如何,我有些不願意聽,就說:「不是你說的那樣。」結果她立刻說:「你和她一樣,都不讓人說」。我當時就感到頭昏腦脹,怎麼衝我來了?就和她爭辯起來,結果她火冒三丈,甚麼我們不關心她了,只想著自己等等都來了,她這一火,我忽然冷靜了,心想:不能爭論了。我回到家把這個過程像演電影一樣從新回放,心裏委屈呀,覺的她說的字字剜心,怎麼也找不到自己的問題。後來我就發正念:清除一切邪惡鑽我空子讓我不能靜心找執著的因素,我跳出人的認識,以第三者的角度看這件事,我到底有沒有她說的這種情況。有,我該怎麼辦;沒有,我該如何去對待。終於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強烈的維護自我的這顆心:我的認識,我的觀點,我的表現,我的善心;我不能受冤枉,我不能受委屈,我不能受指責等等。

我明白了,不在於這件事本身的誰對誰錯,關鍵是讓這麼一件看似偶然的事來刺激到自己的心靈,讓我找到了多少年來的根本執著:執著於自我。在這一瞬間,我的頭腦中立即浮現出一個畫面:一條拴著無數條纜繩的船,它的纜繩齊刷刷的割斷了,船要啟航了。我的內心無比輕鬆,竟怎麼也找不到就在這之前的難受、委屈、鬧心了。我的眼睛濕潤了,我第二天去真心的謝謝這位同修,在我麻木時觸動我,叫醒我,甩掉包袱。結果她也很難受,說自己的心也出來了,沒能及時找到,頭疼了一天,我說:「趕快去掉放不下的東西,我們共同提高上來」。

還有一個關一直伴著我的修煉過程。就是家庭關。丈夫時不時的酒後找茬製造麻煩,說來慚愧。可能自己在外人面前能約束自己,而在家裏就不注意實修的原因,也有生生世世的因緣,再者就是丈夫一直幫我提高心性,讓我去掉最難去的心:不讓人說的心。我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舉例子的那個人一樣,平時各個方面注意嚴格要求自己,無論家裏外面都能得到大家的認可和尊重,漸漸的滋養了自己愛面子心、虛榮心、自尊心。一次,丈夫表面上毫無來由的酒後說髒話、罵我,簡直讓我無法忍受。我一開始還忍著,忍了一半就忍不住了(幾次都是這樣)和他吵起來。第二天,我的思想業力反應的特別強烈,想出許多常人負面的制人的辦法和語言。我就發正念清理,一會人念,一會神念,法也學不進去了,我想:不行,我不能讓思想業力牽著我走,我知道越表面它表現的越壞,越猖狂,但卻是該去掉它的最後時刻,我應該變被動為主動,我找同修切磋,曝光它,不掩蓋它,看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光盤,師父的法句句入心,漸漸的我平靜下來了,冷靜了,我再也不能拖泥帶水了,反覆出現的執著一定是根沒挖出來。

我無條件的向內找,發現了自己許多不純淨的心:自以為是,不關心別人、自私、怕麻煩、不讓人說的心。我集中念力清除這些心後,平靜的和丈夫溝通:我有做的不好的你給我指出來,我改。不要採取酒後發火罵人的方式。說完自己內心還是隱隱的有一些委屈:明明自己受了委屈,卻要承認不足。我知道執著心還沒去徹底:夫妻之間的好面子心。這時,丈夫特別感動,說第一次你這麼坦誠的承認自己有錯誤,我以後一定改正自己的缺點。過了一會,我那種不平衡的心理平靜了,我知道敗物滅了。從此,丈夫不再製造魔難了,我去掉了不讓人說的執著,那一瞬間我明白了師父講的「修內而安外」的又一層內涵。

這樣的事情很多,我知道只要工作、生活中有甚麼事情覺得彆扭、不舒服時,就順著這顆心向內找,一定能找到一個執著,正念滅掉它,沒有過不去的關,找的越及時,提高的越快。師父把「向內找」的法寶無條件的捧給了我們,千萬要珍惜它,關鍵時要善用這個「法寶」,時間長了就會自動的形成一種「向內找」的機制,把邪惡遠遠的制約住,讓我們無條件的向內找,儘快去掉觀念和執著,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斷提高,不斷昇華,不負師望。

一點體悟,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