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向內找 就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也經歷了十多年的風風雨雨了,有許多執著真的修去了,在修煉中磨礪的越來越成熟了。學法也很認真,擺在重要位置,也知道應該做好「三件事」,可有時堅持的不好,心裏也很著急,尤其現在救人搶人,抓緊救度眾生。自己雖然也抓緊一切機會去做,時刻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無論是工作中、生活中、只要能接觸的人都儘量去講清真相,而且經常去偏遠的農村發資料,講真相,但還是做的很不夠。

以下是自己最近的一點心得體會,總結一下經驗教訓,以便自己今後做好。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悟到是自己修煉狀態所限,可始終也沒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直到最近的一件事才深刻認識修煉的嚴肅性,才真正靜下心來深挖自己的執著。紮實向內找,發現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遇事不能及時向內找,總是向外求,總是能看到別人的不足,總覺的自己對,而且有熱心,總願意去幫助別的同修,執著同修的執著,卻不是紮紮實實修自己;有時也意識到應向內找,肯定是針對自己的心來的,但還是做的不太好,可一看到同修的執著我就著急,理性的時候少,總是先看別人,用自己的認識去衡量別人;有時抱著人心強加於人,人家接受不了,還和我生氣,我有時還覺的憤憤不平,完全沒有修煉人的慈悲祥和的心態。發現自己修煉多年卻不會修,任何事情都是針對自己的心來的,我卻總是推出去而失去提高的好機會。致使很多執著心在這裏滋生蔓延,發現怕心、爭鬥心、妒嫉心、色慾之心、歡喜心、情都在這裏有市場。

還有一個更大的問題,就是不讓人說,一說就不高興,總想去反駁,要是人家說的尖銳一點,馬上就得幹起來;要是覺的自己被冤枉了,那簡直受不了。正像師父講的那樣「有的就像那火柴一樣了,一劃就著。就像那個地雷,一踩就響。你不能說我,一說我就不行。」(《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記得上次幾個同修來交流,進來就找我們的問題,而且抓住這點事不放,我一下就受不了了,爭辯起來,過後也知道後悔,可關鍵時刻就是不能看自己,總是爭辯不休。抱著人心去做事,越來越不對勁,加之幹事心不注意安全,去一個很邪惡的地方多次發資料都平安回來,後來路都不通了,可還執著非去,結果遭綁架。我知道是自己有大漏,但我絕不認可邪惡這種迫害,在救度眾生的關鍵時刻,我們不能受損失。心中發出強大的正念,徹底解體迫害我的一切邪惡,決不承認它們的任何迫害,同時把心一放到底,去留由師父安排。但有時心性所限還做的不好,還是被他們非法拘留,我想來了就解體這個黑窩,不管走到哪裏我就是做三件事,走師父安排的路。決不能承認這種迫害,同時靜心找自己的執著。有一天,師父的一段法顯現在腦中:「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犯法的,宇宙的舊理也是不允許的,無理的迫害是絕對不行的,那樣舊勢力也不敢幹。」(《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十一天我以病業方式闖出,但邪惡不肯輕易放手。

我不承認病業的迫害,但不是嘴上說的,我心中有堅定的正念,我一定要證實法,決不能給大法給救度眾生帶來負面影響。但一著急又過於執著了,學法修心拼命的找自己的問題,好像一切為它而修了。我意識到又走偏了,把心真正放下,該做甚麼做甚麼,我認識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所以紮實找自己,也找到了許多執著,並注意在實修中修去。注意修口了,不在背後議論同修,少說常人的事,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時刻注意修自己,無條件向內找。那天有同修忽然說我「自私,不配合整體。」當時我覺的特別刺耳,一下怔住了,但由於最近注意修自己,知道這不是偶然的,我沒動心沒發火,可還是沒有找到自己的問題。我自認為熱心善良,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整體配合也很主動。可同修為甚麼這麼說我。真覺的特冤枉,但我就是堅定向內找。後來一下明白了,這不就是針對不讓人說的心來的嗎?是因為自己最近學法修心向內找,關鍵時刻不動心不爭辯,終於走過來了,心中豁然開朗,真為自己高興。這是我最不能忍的,以前就因為這樣的事和同修發生爭執,以致摔了大跟頭。這次全憑悟法理、向內找走過來。

法理雖明白,但修煉的路決不是一帆風順的,前幾天因一同修家出了事,我又犯了老毛病,一個勁兒為同修著急,幫同修樹正念,而忘了向內找,結果被邪惡加重迫害,病業假相很嚴重,心也不穩了。讓同修幫發正念,同修卻說自己顧不上自己了,我心裏很不是滋味,也不向內找了,其實這就是讓我去這個「私」,這個「自我」,我還不悟。同修再來時又說:「你別老想你自己了,那麼自私,給資料點發發正念吧,你就好了。」我當時就有些受不了了,但我知道她確實是狀態不好,只好包容她吧。但同修走後,我的心再也守不住了,我覺的好孤獨,自打我們接觸,互相協調做了許多工作,但有時總是我無條件的配合,而她不是這個不滿意,就是那麼不高興,總是高標準要求我,別人稍微付出一點她一個勁的誇,而我怎麼都不行,出了問題就想她能從法上理上正念上幫你,可卻……我的心受不了了,發正念也發不下去了,眼淚怎麼也止不住,委屈傷心,找到同修一大堆執著: 妒嫉心、私心、執著自我、不平等的心,在這裏同修配合不好好難過。哭啊哭,我忽然警醒了,我為甚麼會這樣,這麼難過,這是我嗎?我一下看到了那個強烈的「我」、「私」、「情」,那麼執著它,那麼怕碰它,執著那一點點感受,總得舒舒服服的,要不就沒完沒了的折騰,我明白了,馬上正念去除這些東西,我不能為它而存在。馬上向內找自己,我發現同修反映出的心都是我的執著,我就是這樣要求她的,我應去除這些東西,尤其是妒嫉心,這是最嚴重的。

念一正,一切都煙消雲散了。可我的「病業」反映並沒減輕,又加重了,我找不到自己的執著,發正念也不強,疼的嚴重時正念也受影響。我請師尊加持,正念正行,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還要救眾生呢。一同修來和我交流,讓我看一看師父講的善解的法,一句話點醒了我,我只知道誰迫害我不行,迫害同修不行,帶著強烈的霸道自保的私心,根本就沒想一想一切都不是偶然的,因為修煉的不足,它才干擾你,你卻不找自己的問題,怎麼能行呢?認識到之後,我誠心與之交談,善解惡緣,同修們也都聞訊趕來幫我發正念,並在法理上切磋,達成共識,絕不允許以這種方式迫害同修,給救度眾生帶來負面影響,不讓邪惡鑽空子。後來我也悟到這一段時間又陷入在病業假相的魔難中修煉,這不還是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嗎?我是應該連舊勢力的本身都不承認的,從根本上否定。因為不被承認而強加的迫害是違法的。修煉最難的是正悟法理,法理一明,正念又像山樣堅定了,橫掃陰霾。

在修煉中我悟到,人最難改變的是觀念,最難放下的是執著,最難堅持的是正念。修煉的路很窄很窄,要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理智清醒的走好每一步,時刻保持正信向內找,不要表面上光鮮,在美麗的外衣下隱藏掩蓋著很陰暗的東西。不要等到難大的必須放下生死才能走過來,甚至放下生死都不行,讓師尊操盡了心。而且自己也備受損失,消磨自己的正信,消磨自己精進的意志,會使自己變的消沉,怕心滋長。

通過大量的靜心學法,才走了回來,可是失去的很難補回來,教訓太慘痛了,寫出來曝光這些不好的東西,解體它。同時也給同修提個醒,一定要勇猛精進,走好最後的路。我還悟到,之所以沒走好,就是因為「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曼哈頓講法》)

我還悟到,我們現在的使命就是救度眾生,多救人,快救人,只要時刻保持神念,就是做好「三件事」,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擺正這一基點,就能走正走穩自己的路,就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具足保護自己的能力。不要總是把自己擺在人中,師尊早已給了我們神的一切,我們早就應該做好了。不要老是等著師父領你走了,師父已經放手,慈悲的盼著我們自己走好,我們該學會自己走路了,我們一定能走好,因為我們背後有巨大的保障。

千言萬語彙成一句話,不管你覺的自己如何,你有幸趕上這偉大的時代,有幸成為一名大法弟子,這是萬古不遇的機緣,不要再怕了,不要再帶修不修了,只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學法修心向內找,只要聽師父教誨,只要敢跟師父回家,敢往前走,修煉的路上沒有闖不過去的關和難。等待你的都是師尊給你安排的最好的一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