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清執著與真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五日】算算自己的修煉道路也走了七年多了,但是實際上最近過去的一年才剛剛感覺到自己能夠勉強算的上是一個修煉人。在這短短的一年裏,真的感覺到師父對每一個弟子的用心和慈悲呵護,即使是最不精進的弟子。

常人認為的好不一定是真正的好

修煉以前的我在別人的口中既是家長眼中的乖孩子,又是老師心目中的好學生,也是朋友眼中善解人意、不斤斤計較的好知己。在一片讚揚聲中長大的我也以為我就是這樣的,以至漸漸長大了,我也忽略了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其實有的時候我心裏是很生氣的,但因為別人的一句:「沒事,她不在乎」,掩藏住了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我麻痺了自己,以為自己真的不在乎,但實際上都埋在了心底。長期這樣的心理,使我養成了很會看別人眼色的習慣。這招在常人那真的是非常管用,讓人家覺得我非常體貼,很會關心人,但實際上有時並非出於真心。

後來大學畢業以後,通過師父的精心安排,有了長期接觸修煉人的環境,在常人中的所謂會來事,在修煉人這全都不管用了。在常人那所謂的委婉、不得罪人,到修煉人這就是拐彎抹角,解決不了實質的問題,而自己還因為總是怕自己受甚麼傷害,經常不直接表達自己的真實想法。而且我很怕面對自己的錯誤,如果是我自己面對自己的錯誤時,我會告訴自己「沒事,下次做好,誰不犯錯誤啊」。但一旦這個錯誤被別人發現的時候,我就竭盡全力的去掩蓋自己的錯誤。其實對於修煉人來說,所有發生的事都不是偶然的,發生這樣的事不正是提高的機會嘛。

身邊恰巧還就是有敢於直言的同修,我在極力掩蓋錯誤時,同修總是不留情面的一下子把它指出來(當然是按照我的承受能力)。直到有一次,再一次問題出現的時候,我又是那樣的狀態,同修就很嚴肅的說:「你就承認這件事你做的不對,我會把你怎麼樣?我能罵你還是能打你啊,修煉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不敢面對自己的錯誤呢?怎麼就這麼不能堂堂正正的修呢!」當時真的,如果有個地洞我真的會鑽進去。不過冷靜下來一想,哎,是呀,做錯了又怎麼樣?師父都說,「摔倒了別趴著,趕快起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我連面對自己錯誤的勇氣都沒有,還怎麼繼續修煉,還怎麼從人昇華到神?人家都是有了錯誤發現就趕緊改正,可我呢,掖著藏著生怕被別人發現。

有的時候,大家在一起切磋。我真的很想說自己的意見,又有愛面子的心,怕別人不接受,就大幫哄,誰說甚麼我也跟著說點甚麼,這樣就觸及不到真正的我。有的時候覺得很有必要說出來的,就拐啊拐的,因為大家的思想都很純,所以經常聽不懂我說的話,有的時候會當面指出我的不足,那感覺真的是剜心透骨啊。黑黑的物質彷彿很多很多,很厚很厚,同樣的一個問題好像要以不同的形式考驗我好幾次,這顆心才能真正的放下,這個業力才能真正的消減掉。而且我感覺自己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業力大悟性差」的人。因為業力太大,完全把自己包住了,每天都活在自己的氛圍中,用自己為私的想法,去衡量修煉人的想法。對師父的慈悲點化,一次次視而不見,還說感受不到法在我身上的體現。因為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很多都是因為在身體上的變化,都是身體原來有甚麼甚麼病,修煉之後完全沒事了。我沒想到健康的身體也會給我的修煉路上造成了障礙,因為身體沒有過消業的狀態,而且修煉以後不用法對照自己,不實修,還覺得自己原本就是個好人,所以沒覺的大法給我帶來甚麼益處。就一直處於半修不修的狀態。其實說白了,那不是完全信師信法,那法怎麼會給我體現出來呢?

分清執著與真我

漸漸的隨著修煉的成熟,慢慢把我虛偽的人的外殼一層層剝開,才發現真正的自己原來不是這樣的。我看到了一個可怕的自己,一個完全陌生的自己,一個相對於修煉人那麼壞的自己。我開始慶幸,幸虧我修煉了。當時看到自己原來是這樣的一個人時,我真的受到打擊了,不想接受這個事實。一直以來,雖然嘴上沒說,其實我心裏一直認可了別人眼中的自己,幾乎沒甚麼缺點,但用修煉人的標準一看原來都是反的,在常人中看來是好的,恰恰是你作為修煉人應該修去的。而且讓我感到奇怪的是,對於修煉人來說,找到執著去掉它應該是感覺馬上就輕鬆了許多,應該像扔掉髒東西一樣。可是我每次找到自己的不足,還有看清曾經在我心目中那麼完美的我的家人,也只是跟現在的人一樣,都是為私的時候,我的心卻很痛。讓我看清這個事實把它拋棄掉好像在我的心裏挖掉了甚麼一樣,感覺就那麼痛。後來跟同修切磋,同修就說了一句:「你把它當成了是你的東西唄,你認為就是你那麼想的唄!」

是呀,把它當成是我這麼想的時候,已經認為它屬於我了,那麼去掉它當然像挖掉甚麼東西一樣啦。在對家人的情的方面,考驗也很多。一次次的打擊讓我更加看清情也是一種物質,更加了解人性。不管他這輩子是你的甚麼人,最親的親人也好,他也只是個人──常人,都是為私的。之前在我的思想裏面,我的家庭是誰都比不了的,如果誰說她的父母怎麼怎麼好,我都能跟人家吵起來,一定要證明我的父母就比別人的好,我的父母就是完美的。後來通過學法,身邊的同修也一直幫助我,讓我一點點看清,之前我的家庭所灌輸給我的思想,在我的修煉路上不僅絲毫沒有幫助,反而都是需要去掉的東西。我也從一開始的突然看清從而走了極端的做法,慢慢的開始學會圓容我的家庭;從一開始會抱怨我怎麼生在這樣的家庭(之前一直是以我的家庭為榮,當然又是為私的覺得在我的修煉道路上給我製造這麼多障礙)到慢慢會向內找,知道了不能怪她們。如果我不是為了保持在她們心目中的形像,不掩藏自己的真實想法,也許就不會給她們這樣一種錯覺,讓她們給我營造出這樣的一個成長氛圍,也許就不會造成我今天的這樣的個性了,也就不會在這條路上走的這麼艱難。雖然現在有的時候還是會出現不知道怎麼做合適的情況,但是通過不斷的學法,情況一定會越來越好。

時刻要把自己當作修煉人

最近發生了一件事,讓我深刻的認識到,只要修煉了,作為大法弟子在對人處事上就不能有一絲的馬虎,一思一念都要站在法上,否則遇到事情的時候,舊宇宙為私的特性馬上就能在你身上起作用。特別是在面對常人的時候。幾天前,得到師父點化:言行舉止一定要符合大法弟子的身份。按照字面上的意思反覆想了想最近幾天的思想行為,覺的還可以啊,沒有出格的舉動啊,轉天下午就發生了一件事。

我陪同修去買包,結果付錢的時候,同修說:「你幫我付錢啊,我去別家看看。」說完就去了別的攤位。我順手就從錢包裏拿了一張二十元的和一張五元的鈔票遞給了賣包人。當時恰巧兜裏就那一張二十元的鈔票。這張鈔票是別人找給我的,但我當時沒有注意,事後看看錢有些奇怪,就給別人看了,有幾個人說是假的,但有兩個人還說是真的。其實如果大家都說是假的,我可能毫不猶豫的就會銷毀掉,但就因為還有兩個人說是真的,所以我就抱了一種僥倖的心理,希望他收錢的時候可以看看那錢,如果他說有問題的話我就給他換一張,但他接過去就放在兜裏了。我就想:也許人家認為是真的才收的唄,而沒想過人家也許是相信我才沒看的,我應該提醒他看一下才對。後來買完包,我一看同修跟另一個賣包的阿姨在聊天,我也就跟這個年輕人聊了很多,因為工作性質的關係,就把電話號留給了他,讓他有需要幫助的時候給我打電話。後來就氣氛溶洽的離開了。

後來,跟別的同修聚在一起時,一起買包的同修說,:「哎,你那錢呢,讓甲同修給你看看是不是真的!」我當時說:「我花出去了,給賣包的人了!」還解釋道:「當時兜裏就那一張二十元的,就給他了!」當時那個同修沒有說話。事後只有我們倆在的時候,同修語重心長的說:「我不是說你做的不好啊,但是這個事情我覺的你挺欠缺考慮的,你想想我們當時在那聊那麼長時間,如果那錢真的是假的話,人家會怎麼想?是不是會覺的,哦,原來是花假錢的呀,怪不得這麼熱情呢。師父一直在告訴我們在常人中要做個好人,甚麼事情都要站在別人的立場上為別人考慮。而且你自己尚未確定錢是真的還是假的,怎麼可以就花出去了呢?如果換做是別的同修的話,一定不會這麼做的。你自己好好考慮一下,要不下午就過去把錢換回來吧。」一番話說的我真是慚愧啊。

其實在給錢的時候我猶豫過,只是差問一句。最終向內找,發現其實自己還是希望那錢可以花出去,忽略了如果錢是假的帶來的後果。我突然恍然大悟,這不就是師父點化的:言行舉止一定要符合大法弟子的身份。

再往深處看,我的修煉狀態一直也是這樣,每次也向內找,但總是留一個餘地,然後這小小的一個缺口,就是以後擴大漏洞的基礎。寫到這裏才發現,我每次的關都要反覆的過幾次,可能也是這個原因。每次都不清理乾淨,每次都是僥倖的心理,每次給自己的說辭都是「應該不會吧」。從而看到了我的修煉態度也一點都不嚴謹,總是得過且過的。而且我還發現我的一個壞毛病,每次自己悟到了,總是會拖,不會馬上去做好,總是指望外界的因素再一次的提醒,使自己感覺到緊迫了,才會精神起來。這也反映到我的修煉狀態,總是停留在想的狀態,不去實際行動,也就是正念不足,不能夠堅定自己從法中悟到的正理。當時給錢的時候,我明明有猶豫,知道如果錢是假的話,我這麼做就是不對的。但我還是把希望放在外界因素上,希望他主動去看看錢,結果他沒有看。

第二天的下午,我們又從新回去,我直接去找了那個年輕人,跟他說:「實在不好意思,昨天給你的錢你花了嗎?那個錢有點問題,有人說是假的,當時兜裏就那一個二十的,我沒留神,就給你了,實在是不好意思。」他笑了,說:「昨天你給我的時候我也沒注意,後來去買水的時候,一摸錢有點薄,後來給別人一看說是假的。我也沒找你(我給他留了電話),心想算了吧,你肯定也不知道,知道也不能給我。」想想真的臉紅,面對一個常人的信任,其實就算我不是成心這樣的,也太差了。哎!真是慚愧啊。把錢換回來之後就去找同修,她跟那個攤主阿姨也在說這個事呢。這時年輕人也跟著我過來了。同修也代我跟年輕人道歉,一個勁的說我不是故意的。年輕人反倒不好意思了,一直說著:「沒事沒事,不用太往心裏去,都理解,而且我應該謝謝你們才是!」旁邊的阿姨還一直說,「現在哪有這樣的好人,還給送回來,真是好人啊。」

現在想想真是後怕。甚麼叫證實大法?難道只是開口跟人家講真相叫證實大法嗎?如果有一天真相大顯,世人會怎麼看大法弟子?我還有甚麼資格稱自己是大法弟子?通過這件事,我今後也要時刻提醒自己,我不能自私的只把我當成我自己,我是大法弟子,我的言行也應該是能夠體現出大法的美好的,怎麼可以這樣給大法抹黑呢?

師父的呵護無時不在

也幸虧師父慈悲的在我身邊安排了這樣一位同修時時提醒著我,讓我少走了很多彎路。越修煉,越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看看從前自己的不珍惜,總是說師父不管我,其實我也從沒把自己當過真正的修煉人。修煉過程中,一直是有求的,希望甚麼神奇的事發生在自己身上,感受到甚麼,看到甚麼,我才能踏踏實實的安心修煉。可是恰恰這樣,會使更多不好的物質把我與宇宙特性隔離開。

「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要想修煉,那麼就修煉。」「師父告訴他不能求,不能求,他就不相信,一味的在求,結果適得其反。」《轉法輪》 現在更加理解這句話了。

本來不知道該寫些甚麼,總覺的沒甚麼大事發生。但是一開始寫才發現,想跟同修們說的好多好多,對師父的抱歉好多好多。師父一路的呵護,一路的惦念,一路的扶持,一路的承受。不爭氣的弟子還總是讓師父那麼操心,只要我們自己有一點點想做好的心,師父就馬上給推到位,生怕我們掉下去。同修們啊,我們都是師父手裏捧著的金子,師父比我們更珍惜我們自己,不要自私的不管不顧我們世界的眾生,他們都在眼巴巴的指望我們來拯救我們的世界啊。

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出,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