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是法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弟子。十二年來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定信念,走到了今天。

得法前我對丈夫積怨很深,我倆性格不合。他脾氣暴躁,在家裏唯我獨尊,發起火來啥都摔。我很能忍讓,不與他一般見識,但也常遭他打罵。那時我忍氣吞聲,疾病纏身,一把一把的吃藥,精神都要崩潰了。為了兩個孩子,我苦苦煎熬了二十多年,當時我想,等兩個孩子都結婚了,我馬上離開他,一天都不跟他過了。

就在兒子結婚前三個月,我有幸得到寶書《轉法輪》。我如飢似渴的反覆拜讀《轉法輪》,心胸漸漸開闊,積壓在心中多年的怨恨像一座冰山在陽光的沐浴下,漸漸的消融了。那時我雖然法理不太清,但我明白了丈夫為甚麼對我那樣,是我前世欠他太多,是因緣關係。我打消了離婚的念頭,用一個修煉人的祥和心態對他,他也知道大法好,支持我修大法。

得法後,我按「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雖然工作很忙,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真相救人一直在做著。身體無病一身輕,道德昇華了,覺的自己修的挺好的。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執著於做生意賺錢。整天起早貪黑忙的不可開交,學法、煉功、發正念受到嚴重干擾。講真相救眾生,由於怕心重錯過了很多救人的機會,致使被邪惡鑽了空子。丈夫早出晚歸,不願回家,接著就是夜不歸宿,他有外遇了。有時回家借酒鬧事打罵我。一時間,怨恨心、妒嫉心、爭鬥心、利益心都上來了。我表面上強忍,一遍遍背著師父的法《何為忍》,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也向內找。由於當時法理不清,悟性太差,向外找的多,向內找的少,使矛盾激化,最後他大罵師父,我真是痛心疾首,帶著一肚子的怨恨,離家出走。

離家後,我很茫然,是師父把我一步一步引領到了學法小組。在學法小組裏,反覆學習了師父各地講法和二零零九年的新經文。 師父講的向內找的法理深深的觸動了我,同修在一起學法、切磋、交流,坦誠的幫助,更使我震撼。我愧疚,很後悔!有多少次學法時,讀著讀著我淚流滿面,泣不成聲。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我不斷的捫心自問:「你是大法弟子嗎?這麼多年你是怎麼修的?」有一次,同修們切磋向內找,一個同修說她與丈夫鬧矛盾是她看不起丈夫,又談了具體表現,她說這是不善。然後她問我:「你有沒有看不起你丈夫?」我急忙說:「沒有,沒有,都是他看不起我,才打我罵我。」這句話一出口,我猛然想起來了,我說:「有!有!我找到了!我真找到了!我以前總覺的自己是女強人,家裏大事小情丈夫都不管,失業呆在家不能掙錢,養家糊口都是我的事。在兒女面前也常說,顯示自己,這個家要是沒有我早就完了,早散了。這不就是看不起人嗎?看不起人就是不善。」

得法這麼多年才知道向內找,怎麼樣向內找。在隨後幾天裏,我邊學邊對照自己,越學心裏越亮堂,越找自己越慚愧,越覺的自己給師父丟臉,給大法抹黑。這次我知錯就改,隨即拿起筆給丈夫寫了一封長信,在信中我首先向他道歉。我又列舉了師父在《轉法輪》中的幾段講法,然後我用法對照自己,又列舉了一些事實,找到自己錯在哪裏。通過向內找,我發現以前認為都是他的錯,現在反過來看都是自己的錯。我又列舉了他的那些長處,過去我根本就沒有認識到。把他的善的一面又找出了很多。

在寫這封信之前,他多次給我打電話,我都不接或關機,後來他不斷的發短信。我給他回的信息中一味的指責他,話語間充滿了怨恨,沒有一點善意。我讓兒子把信給他送去。他看過信後,給我發了一個短信,非常誠懇的向我道歉,說他對不起我,請求我原諒。我們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多年,常因為小事他張口就罵,舉手就打,明明是他的錯,他沒有認過錯。這次由於我向內修向內找,真正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實修自己,修出了慈悲,加大了容量,用一個大法弟子的善溶化了我們之間那座冰山。

在接納丈夫的過程中也是經過了一番周折的。當時我的娘家人沒有一個同意的。姐姐說:「讓他下跪求饒。」妹妹說:「讓他寫保證。」有的同修說如何如何。我想起師父的話,按照師父講的做。我盡力給他做可口的飯菜,關心他。他回家後,看到我的變化,他的言談舉止變了個人似的。他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很後悔,並寫一份聲明作廢,用實際行動支持法輪大法,彌補過錯。這一切的變化,都是因為我的心變了,丈夫才變的,正應了師父的話「相由心生」(《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我從家裏出來到走入學法小組,幾個月的時間,我的心性來了一個大的飛躍。深深體會到向內找是法寶。有時那些不好的心還常常往出返,但我能用法來對照,遇事首先找自己。比如:過年那幾天,丈夫常接到電話和短信。有一天聽他接電話的語氣不太正常,疑心又起來了,他是不是又和那個女人如何如何。這時向內找,這是對丈夫不放心,有疑心,還是有怨,這是我要修去的。我把那顆心放正了,結果甚麼事都沒有了。

再比如:兒媳過日子不勤儉,能花錢,我常常為兒子忿忿不平。心想兒子累折腰筋也不會過好日子的。對兒媳婦也有怨恨心,現在我把這顆心也放下了。因為我懂得了因緣關係,以前是表面的善,心不善,現在是發自內心的,真的為他人著想。

有幾天,下水道、廁所總是漏水。找物業公司修了三次也沒修好。後來向內找,知道自己有漏,是對兒女情放不下,利益之心時常往出返,這些執著該放了。我找到,也不漏水了。

有兩天半夜十二點到發正念除惡時間了,本來定點的手機就放在枕頭邊,硬是聽不到鈴聲,錯過了除惡時間。早上起來覺的不對勁,這是邪惡因素干擾,是哪顆心讓邪惡鑽了空子?向內找,找到了──求安逸心、懈怠心。過年了,天氣冷不願起來,想多躺一會兒。邪惡真是無孔不入,它讓你睡,讓你聽不到鈴聲。

過去學法不入心,正念不足,講真相救人沒有緊迫感,就像完成任務一樣。到學法小組後,大家比學比修,同修就是鏡子,對照同修找自己,自己怕心很重,尤其是面對面講真相,一是怕,二是愛面子。做的很不好,心裏很著急。我想到師父的囑託、期望,來世的誓願、肩負的使命,立即付諸行動。新年前後我三次回老家講真相救人,挨家挨戶送真相小冊子,冰天雪地,不知摔了多少跟頭,心裏只想著救人、快救人、多救人!新年期間是闔家歡聚的時刻,這機會不能錯過。晚上我常獨自一人去離市區較遠的地方送真相,一路上不斷的發正念,沒有了怕心,只想救人,每次都很順利。現在也能面對面講真相救人了。

通過到學法小組,我明白了甚麼是修煉,怎麼樣修煉。深感慚愧,虛度了那麼多大好時光,辜負了恩師的慈悲苦度。也深感只有法輪大法才能改變人。我發自肺腑的謝謝師父,謝謝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謝謝同修的坦誠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