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賀雪兆同修生前受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五月九日】賀雪兆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被中共迫害離世。此前他遭受了長達六年的殘酷迫害,多次遭綁架、關押,遭到非人的酷刑折磨。

我認識賀雪兆是一九九七年一次法會上,他是資興鯉魚江電廠初中物理老師,大學畢業,三十多歲,一米七多的個子,高高瘦瘦,一表人才。

得法前,賀雪兆身體不好,有胃潰瘍,關節炎等,曾練其它氣功。但沒有好轉。有次在一本雜誌看過介紹法輪功,按照動作比劃過覺得全身有股熱流通透。一九九六年暑假,賀雪兆在湖南長沙中南工大學習期間,早上晨練時看到一些人在煉法輪功,就是自己曾在雜誌上看過的,當時就認準這輩子就要煉這功。打電話要家人把家裏一千多元的氣功書處理掉,家裏要乾乾淨淨後,把師父的書和法像請回家。自此走入修煉,嚴格按「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怎麼說,他就怎麼做。工作認真起來了,從實驗室拿回來的儀器,諸如電表,試電筆,望遠鏡等都送回去了。學校,家裏,居民樓的髒的衛生都搶著幹。大家都說他是個好老師。

由於他年輕有文化,自然就成了當地的協調人,義務組織大家學法、煉功、到各鄉鎮去洪法。

正當很多有緣人紛紛走入大法修煉,一場瘋狂邪惡的迫害在醞釀中。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那天,天變黑了,一整天下著傾盆大雨,空氣中瀰漫著邪惡的因素,賀雪兆與幾位同修去老地方大市場煉功,正頭頂抱輪時,警察來了,把他們抓到派出所,賀雪兆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新年,賀雪兆去老家耒陽過年,和當地同修二十多人一起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討公道。他在武漢被警察截回,後被非法勞教一年。先被關押在郴州勞教所,當時他是郴州最早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郴州幾十個大小官員對他進行威脅誘惑,他就對他們洪法,講大法的美好,迫害大法不對。三個月後,賀雪兆被劫持往長沙新開鋪勞教所,警察動用各種刑罰對他,上抻床、穿約束衣、戴鋼盔帽子、手銬,他求師父說要煉功,手銬就鬆了,取掉帽子,他在禁閉室煉了四天功。到後來,勞教所不管他了,整個所只有他和那個老同修可以煉功。

賀雪兆被超期關押八個月後,於二零零一年八月出獄回家。回家後第一晚,賀雪兆看了一通宵師父的新經文,知道他寫三書出獄做錯了。警察、「六一零」人員第二天就來了,賀雪兆聲明,他要重新修煉,勞教所寫的「三書」不算數。警察氣得直跺腳,說:「那你以後要長期跟我們打交道。」

回家後,雖然賀雪兆照常上班,但單位只發生活費每月六百元。

當時整個郴州都沒有真相資料,賀雪兆同當地的同修一起做資料,送往外地。有一天晚上,賀雪兆騎摩托車五個多小時,把資料送到我們這裏,當時已是深夜一點,他放下資料,坐了一會,就又騎摩托車回去了,一晚上來回200多公里。途中撞到一輛車,被摔出去一米多遠,他爬起來,騎上摩托車回家了,第二天還接著上班。

二零零二年新年,當地邪黨人員又將賀雪兆綁架到郴州洗腦班,他絕食反迫害,第八天被放出。

二零零二年五月,賀雪兆在單位再次被綁架,惡警從他家紛紛抄走電腦、影碟機、摩托車等物品。他被關到秀流賓館的地下室,以彭延壽為首的惡警對他進行刑訊逼供,皮鞭抽、雙手反銬向上拉,他絕食到第五天,發正念鬆下手銬,在看守人員的眼皮底下,走出了賓館,開始了流離失所的日子。

在這段流離失所的期間,賀雪兆和我們幾個流離失所的同修在郴州建立了一個大型資料點,真相資料源源不斷送往周邊的地區。那是郴州最早的大型資料點,可能由於人員太多,二零零三年五月被惡警跟蹤,賀雪兆等九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賀雪兆被關在郴州看守所,惡警幾次將他拉到一賓館地下室刑訊逼供,用皮鞭抽,用皮鞋踩肚子,將他打昏死後再用冷水潑醒,他始終沒說。這次賀雪兆被非法判刑八年。

在常德津市監獄,獄警指使三個犯人二十四小時守著賀雪兆,不准他學法煉功,他全身長滿疥瘡,癢的通宵不能入睡,摳下來的皮有幾臉盆;後又被迫害出肺結核、肺穿孔、胸膜炎,家人去監獄三次,堅決要求保外就醫,直到他奄奄一息了,監獄才答應保一年。資興「六一零」主任李永生還逼家屬交一萬五千元。二零零五年三月,賀雪兆回家時,已是皮包骨,只有六十多斤。

回家後,中共惡徒們仍然一天二十四小時監視賀雪兆,隔三差五打電話騷擾,他出門散散步就有人、車跟在身後。身體極度虛弱的賀雪兆這次沒有康復,於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三日被迫害致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