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同修陳麗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一日】一想起她,腦海中就浮現出一個顏容美麗、氣質超凡脫俗的女子。她個子高挑,帶著一種道家骨格清奇的風姿,待人如水,溫言順忍,與人相處,總是謙遜的把自己擺在低處。

她來自於中原腹地,中華文化深厚純樸的地方,氣質中也稟承了那種樸素清淡。在我的眼中,她擁有絕世的姿容,五官無可挑剔,然而,外表的貴雅彷彿與她無關,她可以穿著最素淡的衣服,最落伍的款式行走在浮世繁華之中,面容始終愜意悠然。

97年,她動了修行之心,恰那時機緣開啟,在紫竹院公園的一處山坡上,循聲追尋到那天籟之音,佛光普照下,一群法輪大法修煉人的身影吸引了她,從此以後,她開始走上了歸真大道,成為大法弟子。

99年,那個黑雲欲來的「十一」,我們到她4平米的廉租屋一起學法,她特意為了我到菜場買材料,做了涮鍋,她自己卻常為了節省生活費用而食不果腹。也是那一次,通過她,我知道了洗衣皂也是可以用來洗碗筷的。

99年末吧,她暫住我家一處閒房,去那裏找她,只看到她留下的字條和留給我她的存摺(存摺中有800元錢),字條上說,她去上訪了,存摺上的錢是留給我的房子的水電費。

再見她,是幾個月後,當地的「610」邪惡組織把她和她姐姐陳麗君及其他同修關在一處設施簡陋的招待所,迫害一個多月,還勒索她經濟困難的家人1萬多元住宿費,才讓她和她姐姐離開那個邪惡之地。

2000年春,她再一次去天安門,同去的還有她的姐姐,然而這一去,9個春秋,燕子南來北往,卻再無她的消息。

2004年,當我也從魔窟中回來,從明慧網上得知她的姐姐陳麗君被鄭州當地看守所迫害致死。想到她心裏所承受的傷痛與孤單,不禁唏噓淚下。

9年了,麗霞,你還好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