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鵑休向耳邊啼(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日】(明慧記者鄭語焉台灣台北採訪報導)有人說,這是個沒有距離的年代,無論天涯海角,航空交通頂多一、二天就可抵達,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涯若比鄰的世紀。唐朝無名氏有首雜詩:「近寒食雨草萋萋,著麥苗風柳映堤。等是有家歸未得,杜鵑休向耳邊啼。」道盡異鄉遊子有家歸不得的辛酸,這發生在天涯若比鄰的世代格外令人傷懷。

有人或許覺得不可思議,有心想,天底下哪有回不去的家?別懷疑,海外各地何止成千上萬的法輪功學員,只為堅守真善忍法理,立志做個好人中的好人,便被中共當權者使盡陰毒手段阻隔在家鄉門外,傅成瑤便是一個例子。


圖:傅成瑤(前)早晨在公園煉功

坎坷遭遇無生趣

五十四歲的傅成瑤,父親原是山東青島某縣縣長,「文化大革命」時期每天被紅衛兵拉出去批鬥。因為被打成「走資派」,他罹患肝病發燒沒有醫院敢收,沒有醫生敢為他治療。父親去世當年成瑤十二歲,年齡最長的大哥只有十五、六歲,最小的小妹只有四、五歲。所幸尚有一份工作的母親堅強地撫育三子二女,二、三年後卻因積勞成疾長年臥病住院,正是高中學齡的大哥、二哥早早投入社會工作,掙錢養家,成瑤每天在醫院照顧母親。經過五、六年左右,母親繼父親之後也去世了。成瑤說:「父母相繼去世,感覺就像天塌了一樣,我怨老天怎麼對我這麼不公,內心也責怪自己命薄,克父克母。養成我表面內向溫和,內心卻忿恨不平,好像隱藏著一觸即發的熊熊火苗。」可能是因為同病相憐的移情作用,她也特別喜歡為弱勢抱不平。

成瑤在當地一家公司上班,婚後育有一子,兄弟姊妹成家後也都有了不錯的工作與生活,雖然分居各地,但因共度艱苦歲月成長過來,彼此情誼相當深厚。一九八九年某日,成瑤下班回到家,大哥帶來丈夫車禍喪生的消息,成瑤失去意識,十天後才回過神來,內心恐慌失眠下不了床,整整三個月不能自理,全賴兩個嫂子照料。兄弟姊妹請假回來安慰,公司同事也三不五時過來關心,成瑤怨天尤人,感覺生命毫無意義,輕生的念頭像走馬燈似的轉溜不停,只是可憐才八、九歲的獨子幼年喪父,不能再失去母親,這才沒付諸行動。

幸運得法獲重生

就這樣歷時三年左右,她慢慢走出喪偶傷痛,一九九二年透過親戚介紹遠嫁台灣。再婚初期礙於兩岸法規,只得仍居青島,由先生來回探視聚首,一九九八年獲准來台定居,二零零零年取得身份證。

在青島等待台灣許可定居的那六年,公司同事和周遭親友興起「氣功熱」,眼見他們學學這功不久又轉練那功,每次轉換就批評前一門派的氣功師傅如何如何,成瑤很不以為然,因此一直沒有跟進,直到一九九六年。成瑤說:「九六年一月十日是我永遠難忘的日子,是我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獲得真正重生的日子。」

公司一位非常厲害的同事修煉法輪功後變得溫良謙和,一月十日這天借給成瑤一本《轉法輪》,並且教她功法。成瑤一學有所觸動,就說:「好,我要學。」等同事一走,她馬上捧讀起《轉法輪》來,真善忍,凡事向內找,在提高心性上下功夫,做事考慮別人……在人心道德急遽下滑的現今社會還有人講究道德倫理,成瑤有說不出的感動,越讀越是覺得寶貴。她為自己找到人生的方向而熱淚盈眶,捨不得放下這本書,一直讀到半夜二點多,隔天須要照顧小孩以及上班,只好戀戀不捨的把書收好,一得空便又迫不及待地打開,她一氣呵成地看完。

第四天,煉功點上的輔導員說剛好可以去請《轉法輪》。成瑤說:「當時請書不容易,要等,我很幸運,剛好碰上,一口氣就把當時所有的大法書籍請回來,包括《轉法輪》、《精進要旨》、《法輪功》和教功帶。」

成瑤住在公司職工宿舍,區內很多人都煉法輪功,她讀完《轉法輪》一個星期後便到鄰居家上九天班(當時叫「帶功報告」)。成瑤說:「從一開始我就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很想接著聽,很想一口氣就聽完九講,但輔導員說一天只能聽一講,可以重複聽,聽完講法後要煉功。我一看到教功帶片頭法輪旋轉就感到通體舒暢無比,有種飛上青天的感覺。」

日常煉功場面浩大殊勝

成瑤回想當年,同修學法煉功非常精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從不間歇,包括大過年除夕夜都不中輟。她所服務的公司內部設有煉功點,每天清晨四點,就有七、八十至一百多人到點上煉功,區域的煉功場(體育場)平常是三、四百人,假日或洪法煉功時少說也有四、五百人。煉功前大家寒暄的寒暄,交流的交流,或者學法、或做自己的事,看似散漫零亂,可等煉功音樂一響起,全場馬上自動站好位置,幾百人齊刷刷的隊伍,聽不到一點講話的聲音。成瑤紅了眼眶說:「那真是說不出的殊勝,感覺整個人被融合在無比祥和的場裏熔煉著,純淨又聖潔。」

那時,中國大陸教育不是很普及,文化水平沒這麼高,很多老人家都沒念過書,不識字,可是學念《轉法輪》非常用心。成瑤獲得先生全力支持,在自己購置的私人住屋設立九天班和學法點,每天晚上七點,大家把家務打理妥當後,就到學法點來學法交流,風雨無阻,無日間斷。她說:「我家是個完全敞開的場所,每個同修都有鑰匙,來就來,走就走,沒有人會干涉。」

為甚麼中國大陸那麼多人堅持修煉法輪功?成瑤說:「因為修煉前後身心變化非常大,我親眼目睹很多對先生、對婆婆不好的,身體不好的、有中西醫束手無策的病痛的,通過修煉後都變得非常好。就算是一字不識、裹小腳的老太太都能把《轉法輪》讀、背得滾瓜爛熟,身體健康也起了非常良好的大變化。大家找到了人生的真諦,萬分珍惜,口耳相傳自然就越多人來煉。我們公司同事和上層都知道我修煉法輪功,連局長、科長都鼓勵他太太到我家來上九天班及學法。這麼好的功法,大家都這麼喜歡的功法,中共卻一夜之間就迫害,中共真是不得人心。」

迫害大法 中共失人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氏集團出於妒嫉和恐懼,展開對法輪功的無理迫害,掀起陣陣腥風血雨,妄想「三個月就要消滅法輪功」。然而,法輪功修煉者不屈不撓的反迫害講真相反而促使法輪大法更加迅速地在全世界弘揚開來。隨著中共騎虎難下的尷尬,迫害定性越來越高越殘酷,現在舉世皆知中共暴虐惡行,它失民心都失到國外去了。

成瑤說:「二零零零年九月那次回去探親,十幾位同修相約在田裏見面交流,大家都很羨慕台灣可以自由煉功的好環境,我們在那交流一上午,一輛摩托車停在遠處一上午,等我們散了他也走了。那次我差點被扣在機場回不了台灣,事後知道那天見面的同修大半都被抓走,那輛摩托車原來是在監視我們。」

「我在青島的私人房屋被貼封條,禁止任何人出入,既沒經過程序也沒告知我就做了。哥哥受了某些程度的影響,到輔導站把每位同修身上的鑰匙都收走。」成瑤說她內心很清楚,她再也回不去了,那片她生長的土地被中共隔離得這麼遙遠,甚至血濃於水的親情都被狠毒地阻斷。

成瑤的兒子因為已逾來台依親的年齡,一直留在大陸。他於九六年和成瑤一起得法,考上很好的大學卻因修煉法輪功被學校拒絕而無法就讀。先生趕到大陸去想辦法,結果含淚返台。二零零三年兒子申請來台探親被公安刁難不給辦手續,真正理由是,他的母親在煉法輪功。當時公安對成瑤哥哥是這麼說的:「跟你明講了吧,就是要叫你妹妹回來,要把她抓起來。」

二零零七年兒子結婚,成瑤無法回去主婚觀禮。今年三月媳婦生產第四天,公安跑到兒子家裏和大哥家騷擾,媳婦嚇得奶水馬上就退沒了。成瑤說:「心理上恐懼,保障不了正常生活,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人生最重要的兩個日子

成瑤在台灣的家庭十分美滿幸福,與三個女兒和二個外孫的互動直如親生般的親密信賴,台灣煉功環境又是如此自由,她盡可安穩地過自己幸福的生活。然而基於揭露迫害,讓人了解真相是對好人的保障和給壞人改過自新的機會,她和海外許許多多生活在自由天空下的法輪功學員一樣,不辭千辛萬苦自發自費地做講清真相的工作,經常打電話到大陸給公安單位,到旅遊景點發材料講真相,遇有需要也到「真善忍國際美展」擔任導覽。成瑤說剛開始的時候很艱辛,經常被辱罵或掛電話,但是隨著各地大法弟子鍥而不捨地努力,世人明白真相越來越多,環境也寬鬆許多,現在願意聽真相的人也越來越多,成瑤分享了幾個例子。

幾個月前,因為山東膠南市大法弟子邵星寶被迫害一事(明慧網有詳細報導),成瑤抱著「讓對方明白真相,不要迫害好人,給他自己留條後路,為他自己有個美好的未來著想」這樣單純一念,連打三通電話給公安單位。她從天安門自焚事件的造假以及破綻,講到善惡有報的天理,要求對方善待好人,不要迫害法輪功學員。第一位聽了,請成瑤幫他用化名退黨,第二位靜靜聽完後掛下電話,第三位聽了二分多鐘後表示他之前已經退黨。成瑤恭喜他將有美好的未來,並請他牢記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日子,對方重複二次念出:「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說他永遠牢記:「出生之日和退黨之日」是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兩個日子。

二年前,成瑤打電話給四川某地「六一零」辦公室,向對方說,你知道迫害好人沒有好下場,天理昭彰屢試不爽。她問對方:法輪功學員秉持真善忍做好人有錯嗎?人沒有真善忍就不夠做人的道德。對方靜靜聽完表示非常認同。成瑤說:你能聽進去表示還有善念,也是福報不淺,希望把這訊息傳達給你的領導。對方答應了之後問成瑤:你知道這是哪裏嗎?這是六一零辦公室,我是主任。成瑤告訴她,我知道六一零專為迫害法輪功而設,但我們做事要對得起良心,希望你選擇對的去做,不要迫害法輪功,不要迫害好人。對方立即就回答「好」。

這趟旅行真是大收穫

小時候有個童謠遊戲:「美不美江中水,親不親故鄉人」,結局必是「江水美,鄉人親」,儘管千篇一律卻樂此不疲。上個月,成瑤到台北市著名地標景點一零一大樓前廣場,巧遇來自新疆的一位先生,發現成瑤與他太太都是山東老鄉,備感親切。倆人從新疆哈密瓜聊到台灣景點小吃,再聊回山東近況,成瑤將真相講了個遍。這位先生表示不是共產黨員,但是少年時戴過紅領巾,入過少先隊,請成瑤幫他取個化名退出少先隊。

當天同一地點,成瑤遇到二位來自大陸的老太太,三人互稱老鄉,聊得非常熱絡開心。成瑤送給對方護身符,要她們好好收存,謹記護身符上面的真言,災難來時真心誠念「法輪大法好」可得自保。二位老太太非常高興,很慎重的收起來說好,並且表示這趟旅行真是大收穫。成瑤也為又有二個生命可得美好未來而感動欣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