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的幾位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五日】

一、老當益壯

有一位年近八十的大法弟子,曾經因講真相被非法勞教過一年。但是她每年過年期間都在自家的門前貼上兩幅真相對聯,她想這樣經過她家門前的人就都能看到真相。開始她想叫寫字好的同修給她寫,轉念一想這樣會給邪惡找來不斷盤問的藉口,於是只念過幾天私塾的她,天天在家練寫字,終於一副對聯貼在了門上,對聯寫道:世界需要真善忍、善待大法得福報。橫批:真善忍好!

一對去她家樓上拜年的年輕夫妻,女的抱孩子先上去了,後邊男的看到後急忙說:「快下來!快下來!這家人膽真大,敢貼這內容,看這字像是自己寫的,有意思,佩服!佩服!」

警察知道後,急忙敲她家的門,並對她吼道:「老太太怎麼貼這內容,快撕掉!」她不緊不慢的說:「真善忍不好嗎?世界不需要真善忍嗎?」那警察被問的啞口無言,氣急敗壞的順手把對聯撕下來就跑了。這位大法弟子立即回屋拿起筆又寫了一幅貼了上去,從此以後她家門上天天貼著真相對聯。

這位老年大法弟子每天都在講真相,或是在市場上,或是在公交車上、或是在馬路上……

一次她與另一位年輕的同修在外邊講真相、發傳單,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惡警把她們綁架到派出所。惡警手拿著真相條幅和傳單問她:「這是你發的吧,你那麼大歲數還幹這事?」她笑呵呵的說:「是我發的,是為了救人。」惡警告訴她:「既然你都承認了,就別想回家了。」當天就把她關到了派出所,這位大法弟子平靜的在派出所睡了一宿。第二天派出所要她回家,她說:「我們是兩個人來的,必須兩個人一起回去,否則就不走。」警察沒辦法只好把她帶到關押另一個同修的房間,只見同修癱軟在沙發上一動不動,周圍圍著一幫警察,其中一個對她說:「有甚麼辦法讓她醒過來,不然你怎麼跟她一塊走?」她說:「試試吧!你們都閃開。」於是她坐在地上給同修發起了正念,同修身體漸漸能動彈了,不一會能坐起來了,又過了一會能站起來了。派出所警察們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正念的力量,紛紛改邪歸正,親自把她們送回了家。其中關押她的那個警察還偷偷的告訴她,以後有新的真相傳單也送給他一份。

一次三個派出所同時接到對她的舉報,三輛警車先後停在她家的樓下,他們不停的敲她家的門,她就是不給開,惡警們就到市場上找到了她的孩子,把門騙開了。這位老年大法弟子立刻坐下來立掌發正念,進屋的惡警掉頭就跑,三輛警車隨即也溜溜的都開走了。

二、「黑老大」的轉變

他是個只有一條腿的殘疾人,年近六十歲,曾經是當地個體戶市場上的黑老大,他是一位大法弟子的丈夫。他說自己還不屬於大法弟子隊伍裏的人,因為自己還不夠大法弟子的標準。

開始他妻子去北京天安門證實法被當地派出所送回來後,他把她踩在地上打,想從此打怕她,使她不敢再出去了,省得讓家裏人整天為她提心吊膽。可三番五次的暴打並沒有管住,他妻子依舊出去發傳單、講真相。這使他很納悶,一向安分守己的老婆,怎麼因為看了一本《轉法輪》的書,就變得敢做與邪黨對著幹的事了呢?帶著疑惑他也看了一遍《轉法輪》,才懂得這是一部使人能修煉圓滿的宇宙大法,是教人向善做好人的寶書,妻子弘法做的是功德無量的大好事,只能利國利民。

從此他也開始學法煉功講真相、發傳單,他經常先出去勘察,哪條街有攝像頭,哪棟小區監視器在甚麼位置,回來後一一告訴妻子及其同修。一次在火車站前廣場,妻子和同修發傳單,他見半天才發幾十張,於是他拿了一大摞背對著火車站廣場攝像頭猛得一揚,傳單撒遍廣場上空,在廣場的旅客人人都能接到看到。

他斷絕了與過去哥們的往來,讓孩子們只與大法弟子接觸,他認為孩子與大法弟子來往才能學好。他家經常收留流離失所的同修,他與妻子拿出過去做買賣的積蓄,不辭辛苦的操勞食宿。他得知某同修的妻子被勞教後,為了讓同修安心上班,他去把他們的孩子帶回家照看,還陪同他一起去探望他的妻子。

當地派出所、街道、區委等得知他在家說了算,妻子怕他,一幫人來到他家想逼他做他妻子的「轉化」工作,他告訴他們:「家裏現在飯都快吃不上了,哪有那分閒心,房子還欠幾十萬的債務呢,你們政府先幹點正事,幫還還再說。」來的這幫人被嗆的目瞪口呆,立馬灰溜溜的走了。

妻子遭綁架後,一幫惡警連夜來到他家抄家,他首先拔下了電腦硬盤揣兜裏,惡警們翻了他們的房間沒找到甚麼,要去另一房間,他說:「這是我孩子的房間不許翻,誰翻我就和誰拼命,少造點業吧,法正人間時,將要大審判的,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的會死的很慘……」在他的威懾下他們沒敢進另一房間。一個小警察拉開了客廳櫥櫃下抽屜,發現全是光盤,剛要拿起看看,他上前用腳把抽屜踢上,嚇得小警察沒敢吭聲。惡警們說「你們家所有做資料的工具都全,肯定是個資料點?」他說「你們的家也有其中某種工具,不也是資料點嗎?」惡警們被問的啞口無言。

妻子被勞教後,他克服了種種生活的不便,操持著一家老小的生活,去探望妻子,告訴她同修們和家裏人都關心你,慰問你,鼓勵妻子堅信大法不動搖,同時奔走於司法機關等部門要求釋放妻子。

這期間他更加抓緊把真相資料發到一個個小區住戶,去附近農村一村一村的講真相、勸三退,回來用電腦手寫版寫三退聲明……連小區的片警都對他說:「抓走了你媳婦,法輪功傳單反而更多了,看來法輪功是深得人心,煉法輪功的人太多了!」

他現在說我爭取以實際行動早日歸隊,當一名夠標準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三、巨關巨難

同修大姐A年近七十五歲,她的女兒是著名醫院的主治醫生,卻因堅修大法、講清真相被非法判刑近十年,A大姐每天既要操持家務,又要照料癱瘓在床的母親、年邁有病的丈夫、上高中的外孫及上班的女婿,每月還得往返近百里路去監獄探望女兒,給她帶去必需的生活用品、營養品等等。

她的丈夫曾經是某事業單位的邪黨書記,深受共產邪靈的毒害,把女兒遭到的迫害都怪罪到A大姐身上,因此經常對她暴跳如雷、大吵大鬧、摔東砸西。他的女婿由於長期孤單一人,生活寂寞也有了外遇,不管孩子,還三番五次的提出離婚。面對剜心透骨的身心打擊、來自各個方面的巨大壓力及每天照料一家老小的繁重家務,A大姐從沒有懈怠、沒有悲觀,而是更加精進的做好三件事。她每天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從沒間斷過。她白天出去講真相、勸「三退」或與同修切磋,學法經常到後半夜一、二點鐘,她的家也成了各地同修學法交流的平台。獄中的女兒看不到新經文,每次探視時她都要把師父新的講法主要內容記在腦子裏告訴女兒,篇幅短的就背誦給女兒聽,使女兒在思想上能跟上正法進程。

A大姐經常用自己修大法後思想境界的提高、身體的變化等事實向丈夫講大法的真相,告訴他女兒遭受的迫害是江××和共產邪黨所造成的,邪黨反對「真、善、忍」宇宙大法,迫害按「真、善、忍」修煉的好人,必遭滅亡。天長日久她丈夫在事實面前思想也有了變化,也認清了邪黨的罪惡。

A大姐在母親去世後幾次回到老家,向娘家的親朋好友講真相、勸「三退」,許多親朋好友明白了真相後紛紛退出邪黨和附屬組織,得到了救度。

四、貧賤不移

年近七十歲的B大姐從小就命運坎坷,病魔纏身,六歲得了大病,病的不會走路,常年讓藥養著,甚麼東西都不愛吃,也不餓,所以成了一個很重的羅鍋。結婚後男人大吃大喝,不管家,不幹活,造成兩口子成天打架生氣。又有三個孩子,生活十分困難,她整天幹活不愛吃飯,一天就吃一碗到兩碗粥,結果身體垮了,總是渾身難受,從頭皮到腳心都難受,沒有好地方。四十多年來,到處求醫問藥,世間的各種治病方法都治了,沒有一個醫院醫生看好的。她一米六二的個子,才六十二斤,實在沒錢治了,流血半年後,想到了死,可孩子小離不開母親,又死不了。她回想以前的生活都不知怎麼熬過來的。

她一九九七年得大法,得法後非常精進,不到一個月病都好了。一九九九年邪黨對大法開始迫害,大法弟子一批一批的被勞教、被抓,她也在二零零一年初被抓勞教一年,由於不「轉化」連著加期二個半年,等於勞教二年。回來的第二天她就找同修要真相傳單到處貼,一點怕心也沒有。她們鄉就她一個人是大法弟子,有事她就跑二十里路找同修商量。到二零零六年又一次因為貼傳單被惡警看見,又被勞教了一年零三個月。到期後她自己沒房子,跟著姑娘、姑爺過,姑娘從小沒遇見過和警察打交道的事,姑爺的大哥是支書、鄉人大代表,他姐姐又是婦聯的人員,他們都給她女兒施加壓力,惡警又找他們一家子,所以女兒成天和她打,管的很嚴,不讓她和同修見面,想要見一次面來回得十元錢,女兒又不給。三個兒女,誰家也不要,上誰家都不給好臉子,她到那自覺多幹活,真心幹活都不行。

通過看書學法,她想起師父,心裏說:我快七十歲還有師父,現在世上只有有父母的,有多少有師父的,當初我要不進來,我早就死了,也就感受不到師父的好處了,孩子們不理解只有大法才能給人類帶來真正的幸福。

從此她更加嚴格要求自己,多學法去掉怕心,遇到魔難不抱怨,無條件的向內找,把在兒女家遇到的重重難關當作每次提高心性的過程,當作自己信師信法一次又一次的檢驗,當作逐漸成熟的礪練,用佛法慈悲的能量化解他們的怨恨,以修煉人的平和與堅韌與他們講真相。她發真相光盤、講真相、貼傳單從沒停止過,每月她僅靠二百多元錢的低保費度日,每天靠吃鹹菜和米飯過日,一個月的菜錢僅十元錢,她把剩餘的錢全部交到資料點或作為講真相的路費。

五、忠貞不渝

他身材修長、儒雅俊秀、多才多藝、思維敏捷,是一位醫術高超的中年醫生,收入豐厚。他原本有個美滿幸福的家庭,美貌的妻子,聰明帥氣的兒子。在迫害十年間,由於堅修大法講真相,先後在監獄度過近八年的寶貴時光,在獄中對他施行的多次的酷刑中,打壞了他的肩胛骨和膝蓋骨,出來後的暫短時間也是過著沒有工作、流離失所,甚至是寄人籬下的生活,他的家也因此妻離子散。

最近一次慘遭綁架,他在看守所中被惡警打的死了過去,身上的襯衫都打碎了和血肉粘在一起,然後把他扔在了草地上。惡警以為他死了,半天後一個小警察過去試試他的鼻子,發現還有些微的氣息,惡警們怕承擔打死人的責任,才把他扔了出去。

但他的言行始終是對大法的無比堅定,無論在甚麼環境下。即使在獲得自由的暫短時光,也從沒有放棄過做好三件事,他寫揭露邪惡、弘揚大法、證實法的文章,製作真相資料和光盤、廣傳神韻從未間斷。就是寄宿在同修家中,除了製作真相資料和光盤外,每天還要求自己親自發六十張以上的光盤和一定數量的真相資料。他總是用平和的語氣、清晰的法理與同修切磋交流。對不精進、不爭氣的同修,他總是用師父的法理鼓勵他們跟上正法進程,珍惜這萬古之緣。

六、百折不撓

她因為生個女孩,被婆家和丈夫趕出門外,回娘家後不久父母也因病先後去世,二零零零年得法去北京證實法時孩子才三歲,回來後,為了免遭被勞教的迫害而流離失所,一個小攤位是她們娘倆唯一的生活來源也因此丟掉了。在此期間,她承擔了供應一個地區所有資料的製作工作,後來又慘遭綁架被勞教三年,由於不放棄信仰,整整關了三年,她多次遭受酷刑,落下了許多後遺症,雙腿不能長期站立。孩子在這期間也失學寄宿在親戚或同修家,小小的年齡寄人籬下,大部份的時間是在失去唯一的親人即母親中度過,幼小的心靈過早的成熟,嘗盡了人間的辛酸。

新唐人電視台開始播放後,她成了當地專職「安鍋」的技術人員和同修中網絡和電腦技術人員,她僅有小學文化,是個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可明慧網上教的大部份技術她都掌握,在當地大法弟子證實法中起到了技術骨幹的作用。

多年來她主要靠同修的經濟供給做真相資料和技術工作,她意識到這樣在證實法中有缺陷,不符合在常人中修煉的形式,而且現在資料點遍地開花,有條件的同修家都辦起了小型資料點。因此她毅然決然的帶著孩子到南方打工,邊靠掙來的微薄工資維持著最低生活標準,邊做著三件事。

寫到這,同修們鮮活的面容再一次浮現在我的眼前,我彷彿又看到了他們講真相、救眾生而忙碌的身影,看到了他們對師父和大法堅定的神情。我唯恐自己的境界和層次有限,生怕本人的筆拙和文淺,表達不出他們在大法修煉中的胸襟、膽識和氣概。他們無私無我救度世人的善行與當今世人所推崇的成功人物相反,在一些世人認為不可理喻、甚至是在嘲笑譏諷和謾罵中,救度著世人,使世人免遭大劫的淘汰,在邪黨的滅絕性鎮壓和造謠中理智的給世人講清著真相,帶給眾生福音,帶給他們美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