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向內找、形成整體和康平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在零九年裏,我縣接連發生了十二名同修被綁架。零九年九月我縣張強鎮三棵樹多名大法弟子開車去內蒙發放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誣告,先後都被綁架,三名同修被勞教一年,另兩名同修走脫被邪惡在網上通緝,今年三月十四日在家中被綁架。零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小城子鎮同修王金鳳、李曉平、王雪坤被同時綁架,王金鳳、李雪平家屬請了正義律師為他們做無罪辯護,依據法律據理力爭,將公訴科長張志軍和審判長范斌對兩名大法弟子的惡意誣告和故意誹謗一一全部駁倒,並嚴肅要求當庭無罪釋放王金鳳、李曉平。可是由於瀋陽「六一零」非法組織直接來我縣操縱指揮凌駕法律之上,強行判王金鳳七年、李曉平三年;王雪坤(判三緩五)於年前回到家中。正義律師為康平大法弟子作無罪辯護,在康平尚屬首次。經過大家多次切磋交流認為應該主動的向公檢法部門講真相要人(以前我們地區針對公檢法部門講真相不主動),很多同修也都積極主動的參與講真相要人。有的寫信,有的打電話,有的打語音電話,有的去公檢法講真相要人,有幾個組還形成了二十四小時不間斷的接力式的發正念。我們還大量張貼北京正義律師來康平為大法弟子作無罪辯護的不乾膠,一時間轟動很大,同時也觸動了邪惡。公安局長牟國明(瀋陽調來的)布置了大量警力巡邏、蹲坑、守候、撕毀真相標語等等,在三月十四日去三棵樹綁架大法弟子孟蘭玉、何亞賢時,親自到張強派出所坐鎮指揮,徹底成為邪惡利用的工具。

現在王金鳳、李曉平沒營救出來,卻又有同修被綁架,一些同修感到壓力很大,有的灰心喪氣,出現了消沉的狀態,有的還說花了這麼多的錢,出了這麼大的力,卻是這樣的結果,這不白做了嗎?明顯體現了求結果的心,其它各種人心也表現的淋漓盡致。同修被救出來,得需要我們整體配合無漏,整體心性昇華後,另外空間邪惡解體,才能做到。然而出現這麼大的干擾與迫害,正是因為我們整體出現了長期懈怠、求安逸、不向內找、爭鬥心、怕心、妒嫉心、怨恨心等等已經到了一定程度了,不去不行的地步了。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找到了迫害的藉口。

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中沒有任何無緣無故的事情。在我們這裏出現的不正確的狀態和不好的人的行為的時候,那就是針對人心來的。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沒做好就會被鑽空子,也許在這方面需要這樣去針對,才出現的。」(《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我覺得有以下幾個方面需要我們整體同修儘快的調整,嚴肅對待自己的執著,真修實修自己,去掉長期執著的人心,儘快的把心性境界提高上來,邪惡才能沒有賴以生存的土壤與空間。

一、整體長期存在不能向內找的嚴重問題造成了間隔

最近就我縣接連出現同修被綁架,資料被破壞的問題至少有四名同修跟我談了這個問題,他們一致說我們現在整體存在的最嚴重的問題就是不向內找。出現問題向外找別人的不足,不管是縣裏的還是鄉鎮的同修,甚至有的長時間不向內找,互相之間爭鬥心不去,怨恨心很大,出現了間隔;也有的哥三好的姐三好的,跟我合的來我就接觸,相反就不接觸;也有的不修口,甚麼都說,還背後議論同修,甚至生氣懷恨在心。我也認識到了不向內找的嚴重性,同時我也覺的應該好好的找找自己了。這一找才發現自己修煉以來,就沒有認真向內找過自己的執著,總是向外看,致使修煉過程中一直是矛盾重重,魔難重重。總是記著同修的缺點和不足,用法對照別人、不對照自己,背後議論同修,瞧不起同修,認為自己比別人勸退的人數多,有在別人之上的心,總認為自己行。有時對名利色情的執著很重,遲遲不願去,給自己修煉造成了阻力。別人給自己提意見不願接受,一說就炸,不管是同修之間還是家人之間。自己家人說自己修的不好,就不高興,還生氣的說他們知道甚麼?一觸及自己的執著就非常不理性。有的同修給提的意見多了,也反擊別人你還如何如何呢?真的是修的太差勁了,反思自己真的是不像一個真修的弟子,可是三件事也在做,這不就是常人做大法弟子的事嗎?

師父和宇宙中無量無計的眾神都在看我們的每一思每一念哪!而我們卻辜負了師父對我們的苦心救度和宇宙中的眾生對我們的期望。我覺的目前我們只有向內找才能走出矛盾,去除間隔。其實師父所有的講法給我的感覺都是在反覆強調向內找的法理,我悟到如果一個修煉人長時間不向內找就不是在修煉,因為師父講過:「我們往往碰到任何事情的時候都是在向外看,你為甚麼這樣對我?心裏頭有一種不公的感覺,不去想自己,這就是所有生命的一個最大的、致命的障礙。」(《新加坡法會講法》)那麼我們縣出了這麼大的迫害,這麼嚴重的問題,是不是衝著我們每個人的心來的?是不是衝著整體不向內找來的?我想那是一定的。

現在我覺的我們人人都應該深入的找找自己,把各種頑固的執著、私心等等從根本上去掉,從不好的狀態中走出來,由此我悟到走出間隔、化解矛盾必須得多學法,嚴格要求自己,用心學法,把法學進去,真正做到同化「真、善、忍」,才能走出人來,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真正的從舊宇宙的私中脫胎出來,人人都為別人著想,去掉一切人的東西,如果我們人人都能把自己的寬容心修到像宇宙天體那麼大,像師父所講的洪大的寬容,那麼我們整體還能存在間隔嗎?一切不都被包容在其中了嗎?一切邪惡也必將蕩然無存。師父說時間不等人,師父心裏非常著急,而我們卻這麼不爭氣,我們還能有多少剩餘的時間可以這麼懈怠?我也發現了一個問題,真修實修的人,時間總是不夠用,而不實修的人的時間卻很充足,都浪費在自己的私慾和過好日子上了,真是危險至極呀!

二、談怕心、私心、妒嫉心、怨恨心

談怕心、私心、妒嫉心、怨恨心,我就想這些心多不善哪?離大法要求我們的境界相差甚遠。而我們整體也確確實實存在著這些人心,過去我也覺的有這些心,但是一直以來都沒有修乾淨,讓邪惡有了可以滋生的土壤。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偉大的師尊已經給予我們能足夠保護自己的能力了,就看我們自己能不能正念正行,想起師父的講法:「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自己很久以前就會背這段法了,但是始終沒能理解其真正內涵。這幾天突然悟到要想達到「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的境界,首先必須得修出善心和慈悲,才能有那麼大的威力。而我們整體或個人還沒有修出這樣的純善,甚至有的同修與同修之間間隔很大,像仇敵一樣,這怎麼能說是善呢?整體環境也就不純了,那麼邪惡就能壓進來,甚至造成大的干擾與迫害。

記的最近的一次交流會上有一個同修談了他對兩個問題的理解,給我很大啟發,我覺的非常有道理,同時我覺的也體現了善的又一層法理。一個是他對「除惡只當把塵拂」這句法的理解。他舉了一個很簡單的例子,說一個碗上面落滿了灰塵很髒,那麼你是把它打碎扔掉呢?還是用清水把它清洗乾淨呢?那麼如果我們慈悲的把它上面的灰拂掉,再用清水把它洗乾淨,它就變成了乾淨的碗了,它就是有用的東西了。反之你看它挺髒,瞅它不順眼,把它打碎扔掉,那麼你是不是沒有做到慈悲於它?因為它可以變成有用的東西。那麼我們同修與同修之間出現了矛盾或是你瞅誰不順眼,認為對方不好,你是把他推出去、推到對立面上去,造成間隔呢?還是善意的為同修負責,慈悲的指出同修的缺點與不足,使同修在法理上提高昇華上來?這不就是宇宙中最大的善念嗎?這不就是正法理嗎?我們修的不就是這個嗎?這不也是師父希望的嗎?緊接著他又舉了一個例子說一個常人都能有這麼大的善心與忍耐,主動的化解矛盾,化敵為友,足見其胸懷寬廣。有多大的胸懷,才能做多大的事。反之,則造成不好的局面或惡果。

一直以來我就發現我們地區一直存在著怕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等等很嚴重的現象。怕心表現在一旦有大的干擾與迫害,怕心就出來了,從而三件事跟不上,講真相救度眾生的事也不敢做或是少做,得很長時間才能調整過來,爭論不休最後產生怨恨心、妒嫉心,產生了很大間隔。大法弟子是有標準的,正法也是有時間限制的,如果我們個人與整體再不發生根本上的改變,不能做到真修、實修,把這些頑固的執著心從根上去掉,將給自己的修煉留下終身遺憾,給整體造成嚴重的影響。我理解私心、妒嫉心是修煉人極大的執著,也是修煉人的死關,是舊宇宙生命的最頑固的癥結。

想到師父講的「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這個狀態是我們修了這麼多年的大法弟子應有的境界了,可是在我們地區多數還做不到。那麼我們有私心、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的存在,是不是在「惡者」範圍之內呢?所以我覺的我們從現在開始應該有一個根本上的轉變,按照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整體提高,整體昇華,對的起大法弟子的稱號,對的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的起對我們寄託無限希望的無量眾生,不要在最後的路上再留下遺憾了。其實我想正法都走到今天了,我們就是世界的主宰。大家知道我們當初是冒著天膽來的、冒著回不去的危險來到骯髒險惡的世間,助師正法救度眾生。那麼我個人理解,我們當時下來時那個天膽看上去是不是很偉大?很了不起呢?其實那不也是在舊宇宙中形成的嗎?我個人理解如果我們不能在正法過程中修出這純正的一念,也許將進入不了那圓容殊勝的新宇宙。所以我們應該儘早的、嚴肅的將怕心、私心、怨恨心、爭鬥心、懈怠心、安逸心等等各種頑固的私心,「修得執著無一漏」(《洪吟》〈迷中修〉),才能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進入新的宇宙。

最後建議我們整體都認真的拜讀一下師父在《歐洲法會講法》的一段:「那麼發生矛盾的時候要各自向內找自己的原因,不管這件事情怨不怨你。記住我說的話:不管這件事情怨你還是不怨你,你都找自己,你會發現問題。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如果你沒有這顆心,就不會引起矛盾,得對你修煉負責任的。是凡矛盾發生在你身上,出現在你這兒,出現你們之間,就很可能與你有關係,就有你要去的東西。不管怨不怨你,我的法身在去你的心的時候,可不管這件事情怨他還是怨你。」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點體會,我修的不好,以上提到的缺點和不足也都是我存在的問題,我決心以後嚴格的修正自己,去掉一切頑固的執著,儘快提高上來,請同修多給我指出缺點和不足,互相勉勵,共同提高,達到圓容不破的整體,走向成熟。因為境界有限,可能有偏執的地方,請同修們諒解,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