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資陽同修交流如何消除間隔的問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五日】在2009年上半年資陽地區邪黨人員公然在電視上誣蔑大法,還用裝有高音喇叭、貼有誹謗大法內容的廣播車惡意誣陷、攻擊大法,並指使不明真相的人騷擾、監視掛了名的大法弟子,干擾眾生得度。3月我們簡陽有5位大法弟子被綁架,8至11月資陽地區有8位同修被綁架,12月又對5位同修非法重判,彭秀瓊被非法判刑3年、劉德慧被非法判4年、張世祥被非法判6年、賈正芳被非法判8年6個月、雷金香被非法判9年6個月。幾年來被綁架了很多同修,可營救同修收效甚微、幾乎沒有成功的。被綁架的同修要麼妥協、家裏或單位交幾千上萬才放人;要麼被非法重判。有的地方大法弟子正念正行洗腦班都被解體了,可資陽二娥湖洗腦班至今還在殘害大法弟子。很多在被迫害中向邪惡妥協了的昔日同修,至今還未走回大法中來。這一切都說明資陽地區大法弟子還沒形成一個分工協作、堅不可摧的整體。

同修間矛盾重重,遇到問題不向內找,指責別人、愛傳小道消息及是非的多。比如有的同修對其他同修有了意見、不好的看法時都是站在自己基點上看問題,沒有為對方想想,其實已經不善了。不但不向內找,去掉自己的執著,反而到處說,搬弄是非,今天說這個不好,明天說那個不是,給同修加不好的物質,在同修間形成不小的間隔,破壞了整體,從而被舊勢力鑽空子,自己也長期處於魔難之中。

其實我們對待任何事情都應聽師父的話,師父說:「大法弟子對待任何事情都應該正面對待,不要看人家不好的一面,總要看人家好的一面。其實你們知道嗎,我當年傳你們大法的時候,講課中下面發出很多常人的思想反應來,有的人思想反應非常不好,可是我都不看。我就看你們好的那一面,我就能度了你們。」(《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師父都不看我們不好的一面,我們為甚麼要看同修不好的一面呢?並且有時我們看到、聽到的並不一定是真的,說不定還是誤解,那就更不應該到處去傳了。

中國有句古話說「謠言止於智者」,在常人中品德高尚的智者都是不說人是非的人,不散布謠言的人。古代有識之士嫁女都要嫁給說話謹慎的讀書人,而不嫁給愛談人是非的小人。所以說,說人是非在常人中都是不受人歡迎的,更何況我們是修煉的人應該比常人中的好人、智者做的更好,我們不是要修口嗎?那就更不應該說是非了,不但自己不說,連聽都不應該聽。有的同修在矛盾中總是就事論事,執著常人的是非、對錯、恩怨,跳不出常人的理,師父說:「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曼哈頓講法》)所以我們碰到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都是針對我們自己的心來的,無論我們自己認為對與錯,我們都應向內找,修去各種觀念與人心,真正在法中昇華上來,這才是最重要的。我們應該以法為師,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真正放下自我,才能真正形成整體。

有些同修由於怕心、依賴心長期不去,在一些證實法的具體項目上就是協調配合不好。等、靠、要的問題依然存在。有的同修事無巨細都找同修,甚至家庭瑣事都要找同修,好像同修理所當然該為自己服務。把自己的事看的比證實法還重要,影響了同修做三件事還不悟。

還有人怕心很重。覺的講真相用嘴說,邪惡不容易抓著證據,而做真相資料或發真相資料就很危險,因此不但自己不做,還說貼真相常人不理解,這是把眾生往反方向推。還有人說集體學法很危險,不能集體學法。同修啊,你這不是認可了舊勢力的安排嗎?集體學法是師父讓做的,貼真相是為讓常人了解真相得救,這些都是最神聖的事,是應該得到每位同修正念加持的(就算自己怕心沒去自己不敢做,也應加持做的同修),怎麼能因為有常人不理解,自己就反對同修做呢?

師父說:「不要被這些邪惡嚇倒,也不要被它們迷惑了的常人的那些謊言把你迷惑了。說甚麼常人有甚麼想法啊,常人有甚麼想法?常人想法多了。是你們在救他們,你們在做甚麼,你們在幹甚麼,自己得知道。」「為甚麼把被邪黨文化灌輸了的常人說甚麼放在第一位?為甚麼把邪惡的迫害看的那麼重?值得深思啊。」(《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們考慮任何問題,都應該站在大法的基點上去考慮,不能順著邪惡的思路走,邪惡說集體學法和做真相是犯罪,真相資料是罪證,於是你就自己不做,還反對別人做,這不就是聽了邪惡的話嗎?

師父所要的,大法弟子只能去圓容,怎麼能否定呢?有一天面對大審判時,你怎麼辦?你能說是邪惡不讓做,自己才不做的,自己才反對的,能說自己沒罪嗎?大法弟子的修煉只能聽師父的話,總不能聽邪惡的吧。我們不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只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嗎?怎麼一遇到具體問題就糊塗了呢?

今後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首先應向內找,想想這件事為甚麼讓我看到了呢?是不是自己有甚麼心要去?清除自己的變異觀念、人心,而不是首先找別人,說別人哪兒不對。更不可背後議論同修,間隔整體給同修加不好的物質。當然同修真有問題,我們也可善意的單獨個別的給同修指出,若同修一時沒有正念不能理解,我們也不必被其帶動,憤憤不平,而應寬容同修,持之以恆正念加持同修。

我遇到兩位同修,長期不學法、一個不煉功;一個想起來煉一下,很長時間我把他們視為常人,很怨他們,認為他們就是那種狀態了。有一天突然覺的他們長期這樣與自己這一念有很大的關係。於是我把自己的思想與他們的思想連起來,清除對他們不滿、認為他們不精進的想法,堅信他們能行。一月後兩位同修都學法、煉功了,有時間還要發正念。還有兩位同修發正念四個整點每天都發不全,更別說其它時間,同修常指責他們,但一點用也沒有。同修就善意的找他們交流,講發正念的重要性,堅信他們會做好,有時間就與他們一起發正念,後來他們發正念也做的越來越好。從中我們體會到慈悲的對待同修、正念加持同修才能形成一個圓容的整體。

希望我們大家儘快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向內找消除間隔,真正放下自我,整體配合的更好、協調的更好,真正圓容好師父所要的。

以上是我的一點想法,如有不妥,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