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出事 我們都看看自己是否在善待同修

——與丹東東港市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九日】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晚上和二十二日早晨在遼寧省丹東市政法委「六一零」,丹東公安一處(國保大隊)的直接操控指揮下,東港市公安局及下屬開發區和大東兩公安分局,刑警大隊,「一一零」,街道派出所,各鄉鎮派出所,傾巢出動,有十五名大法弟子被惡警從家中被暴力綁架。從當時情況看,這次突然綁架大法弟子是中共邪惡之徒籌劃了四個月。目前仍有幾名同修被非法關押在東港看守所和丹東白房子看守所。

師父講法中多次提到資料點要遍地開花,同修們也經常說要聽師父的話,資料點遍地開花,可真正做到的有幾個呢?同修中大多數存在等、靠、要的心理。證實法的事情不積極,出事後有的同修議論被抓的同修「大包大攬」。那麼同修們有沒有想一想這「大包大攬」是怎麼形成的呢?如果每個同修都做一點,同修還需要「大包大攬」嗎?那麼在這些「等、靠、要」的心理背後是否存在著怕心和求安逸心的心理呢?出事之後有的同修說:「原來搜集材料、面對面到相關部門講真相、曝光邪惡的同修這次都被迫害了……」通過這句話反映出來的不就是同修的依賴心理嗎?

手機安全問題:據我所知,東港地區很多同修都是手機對手機的打電話,通話中經常提到「打印機、電腦、紙……」等詞。開始的時候有位同修很注意手機的安全問題,只要同修用自己的手機給他打電話,他就告訴同修不要這樣手機對手機的打電話,他就換號碼、換手機,換了幾次,可同修們還是不注意,後來這位同修實在沒有辦法,也手機對手機的打電話。時間長了,好多同修都這樣手機對手機,也沒甚麼事,所以大家在手機安全的問題上失去了理智對待的好習慣。

甚至出現這次事情以後很多同修不僅不向內找,而是開始議論這次的事情到底是誰的責任?議論這次被綁架的一位同修是因為重名重利才做證實法的事情。大法弟子做證實法的事情是沒有錯的。如果這位同修真的是為了名,那還有冒著被抓、被迫害的危險來圖這個名的嗎?如果是為了利,那這位同修把錢揣在了自己的腰包嗎?據我所知這位同修的子女跟這位同修要二百塊錢這位同修都拿不出來,大家看到這裏還覺得這位同修是重利嗎?憑這位同修的能力他可以找到比現在的經濟收入高的工作,但這位同修為了證實法毅然的放棄了收入高的工作。而且這位同修對自己要求非常嚴格,其他同修知道這位同修生活條件很困難,就給這位同修送吃的,送用的,這位同修總是說,不能接受這些東西,如果拿了這些東西,自己條件困難,甚麼時候能還上,再說,拿人家的東西是要拿德換的。

更甚至有的同修不靜心學法,不為同修發正念,不搜集相關材料、曝光邪惡,開始猜測誰是特務?互相之間猜疑、不信任,互不接觸,把精力用在不必要的地方。猶如一盤散沙,大家有沒有想一想,這樣想、這樣做的時候誰高興?誰擔心著急?

在這一次的事情上反映出了大多數同修的一些問題:學法少,怕心,猜疑心,依賴心,全都暴露出來了。

這麼大的損失,同修們覺得邪惡這一次來的很兇猛,害怕了,退縮了。大家都躲在了家裏,不像以前遇到同修被迫害情況時那樣積極的找到相關的部門講真相,搜集電話。仔細看看關於這次同修被迫害的報導,搜集的直接參與迫害的邪惡的電話不是很多。我們越是這樣退縮、害怕,邪惡越會囂張,覺得這樣做大法弟子就會害怕,邪惡會覺得它們的陰謀得逞了。所以希望同修們能放下執著,共同營救出還在被關押的同修!

希望東港地區的同修都要向內找一找,不要覺得出現這次的事是哪個或哪幾個同修的責任,不要覺得表面上這件事與自己無關。從法中,我們知道看到甚麼聽到甚麼事情無論與自己有沒有關係都應該向內找,無論是個人修煉上還是整體配合上,存在著怎樣的問題?差在哪?出現了怎樣的漏洞?才會出現了如此規模的迫害?

師父在《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中提到:「就像這個拳頭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勁。(做握拳的手勢)你說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它想幹甚麼,(做五指分散的手勢,指每個手指)這沒勁兒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希望東港的同修們都能從內心上互相協調配合起來,營救出還在被非法關押的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