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義縣地區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二十六日】我們義縣地區在師尊的呵護下,這些年來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上,可以說是卓有成效。表現在:一、真相資料遍地鋪,無所不及,無空白區。二、不乾膠經常貼,隨處可見,世人明真相。三、面對面講真相、年關送「福」字、發真相信、打真相電話救度眾生勸三退的人數很多。儘管如此,我們自知沒有甚麼可值得滿足的,因為這一切可以說都是師父和大法給我們開創才能做到的。

在看到成效的同時,我們也應回過頭來找一找差距,反思一下不足,那真是離師父正法進程的要求,相差甚遠,有諸多地方未能做好、甚至有的地方還深感遺憾。

最讓我們深感遺憾的地方,我個人認為,那就是在營救被綁架的同修上,這些年來在營救被綁架的同修上,我反覆的思考很長時間、也想了許多,差點都形成執著了。可以說我地區一直在做,但沒有營救出來幾個,幾乎是沒有。就這樣的一個結果,無論是從責任感和使命感,都讓我自責和遺憾。當然,從法理上講我們營救同修的目地主要是藉此契機講真相救度更多的眾生。所以,我們發出的每一念都應是解體邪惡對同修的迫害,凡是被綁架的同修都應是無條件、立即釋放的;而不看重被綁架同修出來了或未出來的結果上。可我總認為,我們不執著出來的結果上,但這不等於不看被綁架同修被營救出來,也不能總是一個也營救不出來呀?否則還叫甚麼營救同修哇!

近期,我地區姜豔玲同修遭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第四看守所已達兩個月的時間了,還未營救出來。在這個長時間營救被綁架同修的問題上,除去被綁架同修個人問題與不足之外,我反思自己向內找,找到了許多個人和整體上的,長期存在的問題和不足。現寫出來願和義縣地區同修切磋。以達到「明析不足再精進」(《洪吟二》〈理智醒覺〉)的目地。我個人認為:

一、這些年我們雖然真相資料發了不少,面對面講真相也做了不少,可面對面的直接對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六一零」等部門,講真相就非常的少,即使做了一點,也是不到位的。

比如:去年,在營救被綁架同修左立志過程中,她被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長達半年的時間裏,我們都各自的反問一下自己:你對公安部門的警察具體講了幾次真相?面對面的講又有幾次?這不是求真,而是講真相到不到位的問題。別人我不知道、不敢說,就我自己而言,可以說間接的講,還講過幾次,而面對面的講,可以說是一次也沒有。

等案件到了縣法院刑事庭庭長王德久那的時候,同修普遍認為他這個人很惡、所以,案前案後,雖然也直接的做了一些,如:有的同修給他寫了真相信、有的同修給他打了真相電話、有的同修給他貼了不乾膠,有的同修將他惡行上了網,但又有多少同修直接去找他面對面的講真相?別人不說,我這次是去了,可我不是直接去找他,而是以左立志親友的身份,找熟悉的一位院領導給他講真相,結果,院領導很忙就直接把我介紹給辦這個案子的刑事庭庭長王德久了,於是,我與王德久便有了面對面講真相的機會,當我說了幾句左立志煉法輪功受益時,他就煩了,急著眼狠狠的對我說:「法輪功是政治案件,別看你是她親友,又是你熟悉的院領導介紹來的,你要管多了,我也把你牽扯進來。我對你說:我自從接了左立志這個案子,國外的電話一天都沒停,搞的我一天也沒有安寧過。」聽他這麼一說,當時,我便被他的常人怨恨情所帶動,對他便產生了怨恨心,心想同修們說的真對,此人真是太惡了,不可救了,還跟他講啥真相?讓他等著淘汰吧!結果,慈悲心也沒了,更想不起來找他的目地是來救他的,因為他才是被邪黨毒害最深的受害者,更應該救度他。由於那時把救人的基點忘了,也就不想救他了,善心也沒了,所以真相沒講到位,便離開他了。到後來,王德久在不明真相中,硬是給我們的同修左立志秘密枉判五年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使他本人不但沒得救,反而對大法弟子還犯了罪。

如今被綁架同修姜豔玲已被非法關押在錦州第四看守所已達兩個月的時間了,還未營救出來。也將面臨縣公、檢、法、「六一零」等部門的構陷,時至年關前後,我和義縣地區的同修,都應該吸取左立志案的教訓,把握好這年關前後的這個契機,全面的向世人講清真相,尤其是面對面的對公、檢、法、「六一零」等部門可救眾生講清真相,在救度他們的同時,將我們的同修姜豔玲也儘快的營救出來。

二、營救被綁架的同修,我個人認為,主要是靠同修整體的合力、而整體的合力要靠地區協調人在法上去協調來實現的。

就目前而言,我們義縣地區的協調人,依我看自身的狀態不算太好。狀態不好它會直接影響到當前被綁架同修姜豔玲的營救。就我所知現在經過長時間、自然形成的能協調、會協調、有協調能力的協調人,有的去了外地;有的被家庭矛盾纏繞著長時間出不來;而不善於協調,好起幹事心的,有的好大包大攬的去協調,說是協調其實不是協調,而是常人領導式的布置工作、分配任務,結果同修不愛聽、不願意接受。有的個別協調人不注重多學法從法理上提高自己,有時有意無意的在做事上偏離了法理,還固執己見不讓人說,你要一說,他認為這不是事,你要再說,就說你是妒嫉他,甚至很反感的給你來一句:「別以為就你修的好。」把你頂回來。現在我地區整體的協調,可以說是有間隔,處於各幹各的,無力度的、未形成合力的狀態。

取而代之的多是各片負責人小範圍的本片內,用法去衡量去做一些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協調之事,以此來圓容著地區整體,使地區三件事還在平穩的做,這很可貴。但是,這不是長遠之計,它畢竟不是地區的整體,所以,我地區協調人之間,不儘快的在法理上切磋、歸正目前的狀態,勢必會出現大漏,給整個地區救度眾生和當前被綁架同修姜豔玲的營救,造成阻力和障礙,從而削弱我地區整體救度眾生和當前營救被綁架同修的合力。

三、我們被綁架同修在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我地區資料點未遍地開花,同修「等、靠、要」之心不去,這一因素促成的。

先說一說,資料點遍地開花。在我地區資料點是比證實法初期多了一些,但也是屈指可數的。我們有一些怕心重的同修本來有條件上明慧、建立家庭小資料點走出來。但由於較長時間形成的「等、靠、要」認為安全之心不去,使「資料點遍地開花」只停留在嘴上,而很少付之行動。卻不知已開了花的資料點,也多是家庭小資料點。你不開花就必然給開了花的資料點加大了工作量和安全上的隱患。長期下去,大包小流的出來進去的進耗材、傳資料,是不是容易引起世人感覺異常。而我們資料點的同修工作量大了,是不是會影響學法,同時還會滋生出幹事心,幹事心一出就很容易給邪惡鑽空子遭到綁架,由此看來被綁架同修,是不是我們同修「等、靠、要」認為安全之心不去,這一因素促成的。

再說一說已開花了的資料點,在安全的運作上仍存在著隱患。因為多數都不是獨立運作的。可有的同修會說,我的資料點運作了這麼長時間了也未出現安全問題呀,你未出現安全問題,要我看一方面是你經常保持正念;另一方面是師父時時在呵護的結果。不獨立運作的本身就是僥倖心理,一旦遭到破壞,不僅損失大,而且會給本來想開花建立資料點的同修走出來,設上了障礙,從而不敢開花了,到最後還是給我們救度更多的眾生帶來損失。

四、修煉如初的狀態在淡薄,而明顯的麻木、懈怠、求安逸之心卻出現了。

修煉如初既是師父對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要求,又是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修煉,完成使命、責任的保證。而麻木、懈怠、求安逸之心卻是大法弟子修煉的大敵,它的出現你不修去,就將你毀於一旦。當前我地區部份同修出現的麻木、懈怠、求安逸之心,表現在如下三個方面:

一是,一位同修失蹤一個多月了,才知道。知道後去看人,說人這沒有。之後托人打聽,回話說:那個煉法輪功的送勞教了。再次問送哪勞教了時,得到回答,這裏根本就沒有關押這個人,至此這位同修的下落還不明瞭。此事是不是看出我們個別的同修有些麻木。

二是、要說懈怠,主要表現在發正念上。發正念是師父叫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中,非常重要的一件事。綁架、非法關押迫害同修是舊勢力強加的本不應該發生的,這決不是我們師父安排的。當我們用大法的標準來修正自己時,舊勢力就安排了對整體正法、對大法弟子、對眾生的迫害,為了除惡,救度眾生,師父讓我們用正念除惡和加持被綁架、非法關押同修的營救。當前,我們在為被綁架同修姜豔玲發正念的營救上,開始時都很用心。時間一長,尤其是年關來到,有的同修便懈怠忙於常人之事了,而放鬆或忘了發正念。特別是發正念沒有看到我們人心所想像的結果時,就懈怠了,不但發的次數少了,質量也不高了、不純淨了,隨著時間的拉長,甚至於不發了。

三是,求安逸之心表現在有的同修竟追求起常人的美好生活來。置高檔的樓房;為子女操勞,上大學、安排工作、結婚等等。

面對當前快速的正法進程,我地區上述存在的問題與不足,是遠遠不能適應的。必須儘快歸正。因此反思,所以指出的問題很多,在此只是對事,而不是對人,我也當然已在其中了。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看法,不妥之處請義縣地區同修切磋、並慈悲指正和補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