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再是唯我獨尊的小姑子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九日】我和二哥的感情特別好,兒時,他就總是帶著我,關心我,照顧我,彌補了我沒有姐姐的缺憾。可是長大以後,他卻娶了一個令我十分不滿意的二嫂。

二嫂個性熱情、開朗、活潑,像個百靈鳥一樣嘰嘰喳喳,給我們這個原本就十分幸福的家平添了不少生機,同時也讓我們因她而憋氣。二嫂其實對我的父母很照顧,細緻又周到,可是最不能讓人忍受的就是她多變的性格。芝麻大的事會導致她雷雨大作,西瓜大的事可能還風平浪靜。

我們這個家也算得上是知識份子家庭,我們三個做子女的,從小到大,除了我和爸爸撒嬌,拌拌嘴,沒有人會無理頂撞父母,甚至是大呼小叫的。而她的這種表現在通情達理的母親(同修)和我這個唯我獨尊的小姑子眼裏,簡直是忍無可忍。我本來在家裏也是嬌生慣養,二個哥哥處處都寵著我,一家人平和相處,怎容得下她這個「馬蜂窩」?更何況她對媽媽耍威風,我更不能容忍。

二哥曾在婚前告訴我說,我娶媳婦好壞,都不用你管,我自己管。我回答說,給我氣受,我不計較,但碰著了媽媽,那可絕對不行。(大嫂在年輕的時候,就因為無意中頂了媽媽一句,被我打了一個嘴巴子,那一年我二十四歲。現在知道,我的爭鬥心特別強。)所以,偶爾媽媽和我談起二嫂怎樣的不顧及老人的面子,在他們面前發火,可她並沒吱聲,我就氣吞山河。還指責媽媽:都是你給慣的,看你也是沒甚麼能耐,才這麼囂張。忍甚麼忍?修大法的個個都像你這樣,人家一看你連是非都講不出來,也不會認為大法有甚麼光芒。大法弟子就是正一切不正的,連孝順老人都不懂的人,你還在那忍呢。

媽媽本來因為二嫂的粗魯態度心裏多少有點過不去,經我這麼一說,就上火了。現在明白了,其實我是在歪曲法理,來掩蓋自己的爭鬥心。表面上我沒找她去理論,可心裏一直憤憤不平。我在心裏摽著勁:總有一天,把我惹急了,我非得好好教訓你一頓,讓你無地自容,從此都沒臉回這個家。我甚至還想:二哥儒雅帥氣,權錢在握,怎麼就願意和這種沒有教養的女人生活在一起,給她踢回娘家,再娶一個也不錯,看她人卑位低,以後怎麼過,反正給她幸福,她也不懂得珍惜。正如師父所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精進要旨》〈境界〉)心中的這份怨氣呀,揮之不去又無處發洩,所以就經常在夢中淋漓盡致的數落她,那些言語真是鋒利無比。完全忘記了師父的諄諄教誨:「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業力阻 橫心消業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洪吟》<迷中修>)。

這樣的心態一直持續著。她每次回來,我也和她聊天,陪她逛街,一為了二哥,二為了自己的面子(不能給大法抹黑),心裏卻盼她早點回去。

一個寒假時,二嫂讓我去她家輔導大姪兒,我雖然不太願意和她相處,但作為姑姑,為了心愛的大姪兒,我也得欣然前往。

二嫂因為有風濕病,怕涼水,所以不太主動做家務。我就把她那個亂七八糟的家收拾的一塵不染。二嫂一回來可高興了,美美的誇了我幾句,可轉身的功夫,發現暖瓶蓋沒蓋嚴(那個蓋要擰幾下才蓋緊,而我家的扣上就行),結果大發雷霆。我雖然表面上沒說甚麼,但心裏又有些沉不住氣了:我是你特意邀請來的,花了大半天的時間把屋子打掃的窗明几淨,就算有那麼點疏忽,也不至於那樣不講良心,怎麼能這樣沒有教養,而且也是讀過書的人。好,我不理你,以後這輩子都不會再登你家的門。

第二天早上,我在洗自己短褲的時候,看著她的短褲,我就又開始氣憤了:(因為每天早上我都順便把她的也洗了。)我這個小姑子你上哪去找啊,按生活環境來說,我才是公主,你不過是個草民,現在憑借我二哥的權勢,你倒搖身一變成公主了,還這麼不近人情,我還給你洗甚麼?我是缺你活不了怎麼的?我還從來沒這麼低三下四的呢。那一瞬間,爭鬥心、妒嫉心、怨恨心一齊湧上心頭。看著她的短褲,我內心猶豫不決。我問自己:你這個樣子就是覺者的風采嗎?這樣就能同化「真、善、忍」了嗎?你為甚麼要和常人計較呢?和常人計較你不也是和常人一樣了嗎?這樣爭下去,然後你還修不修了?還看書學法有甚麼用呢?師父的法也在我耳邊迴響。好,我就聽師父的話,我就是個神。這一想我心裏輕鬆極了,拎過她的短褲就洗了,沒有怨也沒有恨。結果第二天,她也不用我洗了。當我把怕人說的心、爭鬥心去掉之後,二嫂還特意買了許多菜要慰勞我,飯桌上說了許多感激我的話,還不時的向我道歉。我知道是師父幫我走過了這一關。

同時在二嫂的身上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本來面目。我的性格其實和她也有相似之處:固執任性,隨心所欲,自以為是,一遇到不符合自己後天形成的觀念的人和事,這張嘴跟貓爪子似的,說不定甚麼時候,就把人撓得血跡斑斑,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怨恨心都根深蒂固。重溫師父的法,才知道自己距離師父的要求相差甚遠。師父的法理破了我身上一層層人的殼。

當我和媽媽在法理上剖析了二嫂為甚麼在我們面前發火的原因後,我們倆都徹底提高了心性,再也沒有看不上她的心了。二嫂從此以後一反常態,每次回來都是樂呵呵的,都不知道怎麼關心我們好了,再也不亂發脾氣了。我這蠻橫的二嫂忽然間就變得這麼可愛,我這個被大哥謄為「皇上」的妹妹從此也溫柔了許多,和善了許多。二嫂從此多了一個名正言順的好小姑子,大哥和大嫂也多了一個可以推心置腹的好同修。

寫到這裏,我忽然鼻子一酸,我這帶刺的玫瑰(同事說的),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苦度,一定會成為攪家不閒的小姑子,不是看這個來氣,就是看那個不順眼,正如爸爸所說,「你除了看上你兒子,還能看上誰?」是啊!在舊宇宙唯我唯私的個性中,我還以為自己不錯呢。師父的法理照出了我滿身的污垢,這污垢埋葬了自己先天純真的本性,又如利劍般刺傷了多少顆需要理解、需要包容的心靈!

謝謝師父,讓我在佛法的普照下,綻放出生命中無私無我的光芒!我會更加珍惜這萬古不遇的機緣,修好自己,救度更多還迷茫在紅塵中的眾生,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