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同修過心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周同修,魯東人氏,是位早就退休的老教師,人們都稱他周先生。周先生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老同修。他學法煉功嚴肅認真,常與大法弟子在大集洪法。九九年「七﹒二零」大氣候翻過來的形勢下,他仍起早煉功,白天學法。因耳聾,白日總是把門閂著,誰要去他家,就都到房後敲窗戶請他開門。

一次教育組的人登門要他「轉化」,他說:學法煉功是我自己情願的,我可不能背叛師父。我知道按真、善、忍做人是正的,我學法輪功是鐵了心了。義正辭嚴,說的那些人灰溜溜的走了。

我常去老同修家與他進行交流,並帶一些資料給他看。現在說說這位九旬同修闖心性關的故事。那就一關一關的說吧。

一過心性關

那是個春天,樹上的葉芽剛剛萌發。一天清晨他老伴開門發現門旁自家一棵很粗的大槐樹被人用刀破了一圈,就大聲喊:俺這是招誰惹誰了,把俺這樹破成這樣,這樹還能活嗎?周先生把老伴叫回家來,哈哈大笑對也是大法弟子的老伴說:「這不是給咱提高心性來了,……咱沒想那些陳年老事來,別人就來幫咱提高,這還不好嗎?」老伴覺得也在理,心裏也就平和了。過了些日子,這棵樹上出現了奇蹟:轉圈刀傷處都長出些小白根根,使砍過的這一圈比原直徑還粗。誰走到那兒還都駐足觀看觀看。至今這棵槐樹還在周先生的門旁,比以前更茂盛。周老同修身體更健康了,像個六十歲的「小伙子」,臉色紅潤,白裏透紅。

二過心性關

周先生騎自行車趕完集往回走,車後的貨架上放了一袋麵,前車把一側掛了一桶油,另一側掛皮包、肉、菜。不巧,在騎出集市二百米時與一個騎摩托車的相撞,使他的自行車前車圈變形,大腿流血。騎摩托的小伙子走錯道了,摩托車的速度還很快,對著老先生的自行車的前轤轂撞了上來。小伙子將周先生扶起來直道歉,說「對不起」。小伙子家正在蓋房,他急著出來買菜回家做飯招待幫工的,騎的就猛了點。正好路邊有個修車鋪,小伙子把車送車鋪修理。周先生說:「你趕緊買菜去吧,我沒有事,怨我沒看見你到我眼前了。等車修好了我也走。」小伙子經周先生一再催促才趕集走了。周同修付了修車費又揩乾腿上的血,無怨無悔,推著自行車踏上回家的路。

三過心性關

在一個黃曆八月中秋,正趕上農村蘋果下樹的季節,周先生去趕集,在丁字路口處他騎著騎著不知咋的,自行車直插左邊道上去了。就在這時,一輛手扶車迎面而來,當場就把他頂倒了。手扶車司機下了車,暴跳如雷:「你沒看見、沒聽見我的車過來了嗎?怎麼沒撞死你!」圍觀的人看不慣了,說:「你這個人把老大爺撞的還沒爬起來呢,人家家人知道也不能饒你的!」小伙子這才過去扶起老人和自行車。周先生起來後對圍觀的人和司機說:「這件事是我的錯,不怨這位小伙子,我耳聾、視力差,我又走在左道邊上了,是我的不對。我這個車沒頂過你。」圍觀者都笑了,司機不好意思的把車開走了。

周同修提著被撞的快散架的自行車的前轂轤,把車送車鋪修理去了。他知道有事就找自己,不和人爭鬥。周同修在修煉路上越走越精進。

四過心性關

這天是趕北集廟會,人多、車多,道難行。周先生騎自行車趕廟會。在上坡處一輛大掛車將周先生拖進後車輪胎的底盤。只見他一轉身從車底滾了出來,自行車把轉了一百八十度,周先生的褲子被掛開了,頭部也流血了,但人沒大事。好在是上坡,汽車車速很慢,如果是下坡,速度快點那就不堪設想了。

這一切被村裏趕廟會的人看到了,還有周先生的姪子,就替周先生索賠,非讓他交出一千塊錢才能私了,否則大家上派出所說理。司機是個外地人,說不了,走不脫,時間將近兩個小時過去了,圍觀的人不少。周先生對他姪子說:「你們都去趕會去吧,我來處理這事。這司機不是故意撞我,是我讓道讓少了才撞到人家大掛上,我也有責任,沒有你們的事。」村民和他姪子告訴他「別饒他」後才都去趕會去了,只剩下司機與老先生。

周同修催促司機說:「他們走了,你也開車上路吧,今天這事不怨你。」還問司機有父母嗎?司機答有。司機很感動,掏出二百元錢給老先生。周同修怎麼說也不要,告訴小伙子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要聽師父的話,處處要找自己,處處為別人著想。我們學的是真、善、忍,做好人。小伙子含淚離去。同修看司機走遠了,自己正正車把,用腳踢一踢車圈,掛上車鏈,會也不趕了,推著這輛無法再騎的自行車回家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