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生活中修煉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二日】我們在常人中修煉大法,人人都有家庭,即使沒有工作,沒有社會環境,也有家庭環境。我感覺家庭關比在社會中的關更難過。走向社會,知道自己是修煉人,知道用大法約束自己,嚴格要求自己。一走進家門,那根緊繃的弦馬上就放鬆了,總感覺家裏是個避風的港灣,溫馨的地方。在外面過不去的關,遇到的麻煩終於有了發洩的地方,和家人大談特談某某怎麼怎麼不對,某某某如何如何不好,而當和家人發生矛盾的時候,又會無所顧忌的反唇相譏,甚至爭吵起來,而一家人都修煉,想想應該是很和諧的,大家都是修煉人,都修自己,找自己的不足。恰恰相反,一家人都修煉,矛盾反而更難化解,甚至打的不可開交。

我的父母、哥哥都修煉,這些年矛盾卻從未斷過。一天晚上,哥哥到我家來,正趕上吃晚飯,就在我家吃飯。因為我丈夫下班晚,得給他留出菜來,每次都是我拿碗給撥菜,父母不撥,不知撥的多或少,夠不夠。也怪了,那天我也沒想甚麼,就對媽媽說:「你給撥吧,誰撥都一樣。」媽媽猶豫著,這時,哥哥「哼」了一聲,把頭歪向一邊,撇著嘴說:「使這小心眼子,你不撥讓誰撥?看看別人給撥多少。」我趕忙拿過碗來,把該留的菜拔出來,扣在鍋裏,繼續吃飯,沒吃兩口,不爭氣的眼淚就想往下流。我使勁瞪大眼睛,想把眼淚收回去,但做不到,於是我找藉口看壺開了沒有,趕緊出屋了。來到院子裏,終於忍不住了,眼淚刷刷的流下來,嘴上一句話沒說,心裏委屈極了,我這個樣子也不能進屋吃飯了,於是拿來盆子,開始洗衣服。媽媽出來叫我,我說一會再吃,這時,眼睛已經紅紅的了。

此時外面很靜,沒人打擾我,我開始靜下心來找自己:為甚麼哥哥的幾句話,這麼讓我難受,就受不了呢?師父說:「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轉法輪》)看來我這個情還是很重,這時我想起自己過去動不動愛流眼淚,和別人談起過去的事,忍不住流眼淚,唱歌的時候,也流眼淚,想忍忍不住,現在我終於找到了愛流淚的根源──情。沒有從人中跳出來,把人中的事、人看的太重。

法理上明白了,心裏也舒暢了,再回到屋裏,就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沒人問我甚麼,而我內心提高昇華後的喜悅只有自己知道。

我從小就和媽媽對脾氣,而父親喜歡姐姐,不喜歡我,看我幹甚麼也不順眼,我和姐姐吵架,不管誰的錯都批評我,就為這,媽媽經常護著我。修煉了,父親對我的態度依然沒有改變,媽媽多次對父親說:修煉人對誰都得好,不能有分別心,可父親依然如故。而我也相當長的時間和父親不和,心性上過不去,知道這種狀態不對,但心裏總是彆扭。

我常人心也很重,平時話很多,有甚麼事愛嘟嚕,一次,我嘴裏起泡,有十幾個,張不開嘴說話了,吃飯更是困難,媽媽說:「該修口了。」我一想也是該修修口了,廢話太多,家裏事管的太多,對父親做事看不慣也嘟嚕,認識到不對就改,不能再拖拖拉拉了,都到甚麼時候了。

逐漸的我的廢話少多了,我自己也感覺進步了,挺高興,沒高興兩天,看到父親把蒼蠅拍放到吃飯桌子上,又受不了了,對父親說:「這蒼蠅拍多髒啊,放上面,吃飯的時候再放饅頭。」父親沒說甚麼,我以為父親以後不再放了,但父親仍然放,我不再嘟嚕了,但在心裏憋著,不痛快。

同樣買水果、點心,姐姐、哥哥買的父親吃,我買的不吃(有時吃點),夏天西瓜打開一過夜就壞,我和媽媽都吃不多,父親愛吃,但就是不吃,寧可壞了,扔了也不吃。

父親每次用水管接水,水桶滿了,總忘了關水龍頭,水嘩嘩往外流,我開始善意的提醒幾次,但父親仍忘了關,每次都溢出很多,我憋不住就跟媽媽嘟嚕,媽媽回頭再說父親,父親一句話不說,但過後仍不改。

我的心裏放不下了,總是彆彆扭扭,開始向外找了,總是看父親這不對,那不對,說話也不太尊重了,偶爾也頂兩句。一天,看神韻晚會《岳母刺字》,媽媽說,你看過去的人,見父母都下跪,哪個敢跟父母頂嘴?現在的年輕人,倒過來了。我心裏一咯登,這不是說我嗎?其實媽媽不是說我,我知道是師父借媽媽的嘴說我。

我的臉直發燒,我還是修煉人呢,做的還不如一個常人。對父母一點也不尊敬,說話還這麼難聽,父親的表現也許就是衝我的心來的,因為我有這個心,所以才有這樣的事來刺激我,讓我發現自己的執著、不足,提高上來,因為修煉的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師父說:「所以今後遇到矛盾的時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為矛盾產生的時候,會突然間出現,可是卻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當作煉功人,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

是啊,我口口聲聲說自己是修煉人,可真正遇到矛盾的時候卻往外推,不能把自己當作煉功人,向內找,修自己,怎麼提高呢?我總是看到父親的執著,想讓父親改變,那自己是不是也太執著別人的執著了呢?修煉的人遇到任何事都不動心,我的心卻那麼難受,自己強烈的執著不放,卻總想去改變別人,這怎麼修啊?

對照大法,我做的實在太差勁了,認識到了就得改,就得修。在我真正在法中昇華上來之後,再看父親,也不像過去那麼彆扭、難受了。回想過去,只是覺得父親這些年太不容易,吃了這麼多苦,扣發工資,流離失所,吃不好,穿不好,但卻天天樂呵呵的,從來不叫苦,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更是讓人佩服。作為晚輩的我,更應該盡到孝心,讓父母舒心,不為生活分心,把心放在修煉上,共同配合、做好三件事,這才是我們最終的目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