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矛盾中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二月十八日】一年前,因為母親突然去世,父親悲傷過度,生命垂危,住進醫院,我從南方回到北方照顧父親。半個月後,父親病情穩定出院。而此時南方來電話催我回去工作。我將父親安頓好準備回南方,但父親堅決不同意,他說如果我去南方他突然發病我都趕不回來,我一定去南方工作的話他就跳樓。

他以死來威脅我,我很生氣,他明知道我的情況,為了他自己不讓我去工作。我家裏只有我和女兒兩個人,女兒剛剛考上大學,學費要錢,住校要錢。如果我不工作,就失去了經濟來源。我已經快50歲了,北方工作不好找,工資又低。而在南方工資高,我又幹的得心應手。失去了這麼好的工作,我如何生活?

別無選擇,我決定暫時留下來照顧父親。一個老同修安慰我:也許用這種方式把你留下來,讓你專心修煉的,煉功人一切都能過去。是呀,自從96年我從母親身上見證了大法的奇蹟,我開始接觸了大法,但都因為工作忙,而沒能專心學法修煉,特別是在南方工作更加繁忙,幾乎沒有時間煉功,更接觸不到師父經文。照顧父親的這段日子能夠有時間學法煉功、發正念、救眾生,同時看到《明慧週刊》上大法弟子的學法救人心得交流,受益頗多。

我留下來照顧父親,父親非但不感謝我,還處處刁難我。有一天我買塊豆腐,他說哪有錢買豆腐?我做飯他說:煤氣開那麼大多浪費,水用那麼多幹甚麼?他眼睛盯著我的後腦勺,對我所做的一切指指點點,經常無緣無故發脾氣。而他大把大把的花錢買藥,他要吃進口藥,吃了這藥,吃那藥,每月藥費800多元。他的工資1300多元,扣掉800多元,三個人還怎麼生活?我感覺父親在無理取鬧的在折磨我。生活在常人中,對於眼前發生的一幕幕家庭瑣事,很自然的用人心在想:我是修煉人,為你放棄了最重要的,而你還這樣對我。我對你冷言冷語是對的。有一段時間,我一聽到父親說話,火就往腦袋上竄。而父親更變本加厲。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頭暈目眩,一動不能動,只能一個姿勢坐著,一會要吐,一會要拉。當時我意識到我是一個煉功人,不會有事,接著發正念,忍著眩暈看《轉法輪》。大約4個小時左右,我能動了,慢慢躺下,睡了一覺。起來後,甚麼不舒服的感覺都沒有了,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狀態呢?我開始反省向內找。我是修煉真、善、忍的。父親為甚麼總對我發脾氣呢?是不是我的「氣」促使他的呢?為甚麼父親對我發脾氣的時候雖然知道自己是修煉人還要生氣?而沒有想到「忍」,卻很自然的用常人心去想:我是對的,你是錯的,我生你氣更是對的。我對父親冷言冷語還有「善」念嗎?有慈悲心嗎?這是不是就是我的修煉環境呢?是不是我提高心性的機會呢?我沒有過關哪!

放下了人心,我對父親的氣全消了。以後父親再對我無緣無故大喊大叫的時候,我剛要火冒三丈,一個念頭立刻制止了:不能生氣,堅決不能生氣。我試著理解父親:一個老人孤獨又有病,對他好點吧。同時我又勸父親不要總是發脾氣,這樣對自己對別人都不好。

一切事情站在法上去理解,而不是用常人心去想就不一樣了。法能圓容一切。現在父親很少發脾氣了,跟我相處很好,而且病也好了很多,藥費由800多元減少到了100─200元左右,工資也由1300多元漲到了1500元左右。我理解了這句話:煉功人一切都能過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