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 破除舊勢力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三月五日】那是二零零五年秋天,早上出門,突然發現我頭天晚上貼在樓口電表箱上的粘貼字倒了,我一愣,不會呀,我每次做真相都是很認真的。我急忙取下來,重新端正的貼好。這張色彩非常鮮豔的菱形紙上,中間是一個大福字,上面寫著「法輪大法好」,是我特別挑選出來,貼在我住的這個樓口裏的,怎麼會這麼粗心呢?

一上午,我都在想著這件事,有點覺的不太對勁。中午下班回來,正巧碰上我兒子一同進樓口。我說,兒子,你快看,只見那真相貼又倒過來了,上面一半又掀起彎過來。我兒子立即過去,把它重新端正的貼好。我剛想阻止,他已經做完了。我進屋後,告訴兒子,早上我已經重貼一次了,看來是有人故意做的,為甚麼呢?

一下午,我都心神不寧的,就感覺壓力很大,我的空間場很不好。下班了,我走出公司不遠,迎面碰上三個騎自行車的,一個警察,兩個協勤,我感到有點異樣,因為我平時很少能碰上警察。當我從超市買完東西,走出三十米遠,才想起忘記騎自行車了,又回頭去取車。邊開鎖邊想,我怎麼這麼沒用,一點小事,就這麼神志恍惚。

一抬頭,忽然發現,那個警察帶著那兩個協勤正在超市路口,交頭接耳,好像在看著我。我一愣,他們又跟回來了,他們也好像發現我看到他們了。這時,警察先騎車沿著我回家的路先走了,另兩個跟在了我的後面,我被夾在了中間。

我邊發正念,邊想:看來我被邪惡監控了。離我住的地方一百多米遠,又看到警車停在浴池門口。這兩天我就看到警車停在這裏,我就想,邪惡能靠近我,說明我的空間場不純了。當時也沒太深想。

拐進樓群,看見我住的樓口有一騎摩托車戴著墨鏡的人,手裏拿著手機看,像是在等人。我把車騎到樓口,靠邊鎖好,外表不慌不忙的走進樓口,直奔屋門。開門進屋,藉著回手關門時,從門玻璃觀察到那戴墨鏡的人拿著手機,看著我的屋門在打電話。

我把兩道門都關好後,心跳的非常厲害,我的空間好像一下變的很小,覺的天都像壓下來了,我住的是一樓,窗外有圍欄,我心想,我想出去都不可能的。這念頭只是一閃。孩子一會就回來,吃晚飯了,我不能走,躲不是辦法,我必須得面對,不能走流離失所的路。

我心裏求師父加持我,發了一會兒正念,根本靜不下來,心慌的都要跳出來了,我當時想,如果我被綁架,孩子這學怎麼上(我租房陪孩子讀書),不,不能想這些,最主要的是,明天有一個同修來我家,她有我家的鑰匙,如果我發生不測,那她可就太危險了。怎麼通知她?電話是不能打的,我的手機不安全,我現在又不能出去。先不想這些,估計暫時孩子回來之前,還不能有問題,我應該正常的給孩子做飯。

我機械的把飯做好,六點半,孩子回來了。我強忍著等孩子回來吃完飯,平靜一下自己(怕嚇到孩子),慢慢的,簡單的把事情經過告訴了他。兒子很緊張,問我怎麼辦?我說,目前最要緊的就是怎麼通知你阿姨不要來我家,我想,你出去打電話,能不能被跟蹤?我兒子想了想說,到教學樓裏用IC卡去打。我說行,我又想,怎麼說呢?電話又不能明說,還得讓她明白,兒子說:「媽媽,你最好寫在紙上,我怕我說不明白,記不準,耽誤事。」最後我寫了一個紙條。

兒子走後,我放心了,這才敢拿起手機給媽媽打電話。電話接通了,我只說了三個字,「媽,幫我。」不等回話,就掛斷了,因為我媽和姐姐都是同修。

要做的事都做完了,這回才放下心來發正念。可是過一會,發現還是發不好正念,這心怎麼還是這麼慌啊,這腿還有點突突,抖動。我停下來,問自己,你怕死嗎?我回答,我不怕。那麼你怕被迫害嗎?我說,死都不怕,怎麼還能怕被迫害呢?那你為甚麼還這麼哆嗦?噢,我知道了,我不怕,是怕心出來了,那就滅掉你這個怕心吧。

就這樣,發一會兒正念,找一會兒人心,漸漸的感覺好多了,壓力越來越小了。等到兒子放學回來後(九點半左右),覺的風平浪靜了,但是還是有一點怕心,問兒子看沒看那個粘貼?兒子說沒看,(因為我下班太緊張了忘記看了),要出去,我就攔,擔心外面有監控器。

十點半左右,兒子說:「媽媽,出去看看吧。」我們倆都擔心那字又倒過來,這對大法太不敬了,可我還是怕。最後兒子自己出去了,把粘貼拿了回來。看著這張福字貼,我總算明白自己問題出在哪了,是自以為是的心,顯示的心,把自己想的太高了,擺的高高在上:我是大法弟子,能住在這裏,這是這個樓口人的福氣,我會給這個樓口人帶來福氣的,將來的人會說曾經這裏住過一個大法弟子,多自豪啊。我每次發真相,這個樓口都多發一遍,貼粘貼,要選自己認為最漂亮的,因為我住在這兒。人心的執著在招引迫害,太危險了。

找到了這些執著心後,環境就變了。第二天,自己感覺壓力沒有了,像甚麼事也沒發生一樣,一切又恢復了平靜。過幾天,在週刊上看到我住的小區當天晚上綁架了好幾個大法弟子,我都不認識,其中一位離我住的很近。

晚上,回到了媽媽家,知道媽媽放下電話,就同我姐姐一起幫我發正念。媽媽說我輕易是不會求幫助的,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煩。她倆發了能有四十多分鐘後,又出去找同修幫我發。我姥爺(他九十九歲了,當時學大法有四、五個月了),也告訴我:「昨天傍晚,我嚇壞了,你媽他們在北屋,我自己在床上躺著,我看見黑壓壓的黑氣,呼呼的往北屋去,好長時間哪。我一動都不敢動啊,太嚇人啦。」我明白了,在師父的呵護下,在同修的幫助下,在找到並去掉執著心後,這場迫害終於破除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