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的一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零年四月十七日】

求名反失名,痛苦掙扎中

從小我就記憶力很強,喜歡讀書,願意做個正直、善良的人。但人際關係一直不好。我覺的時時處處都在為別人考慮,可總被別人誤解。為了讓別人都喜歡我、善待我,我更努力的討好別人,卻往往事與願違。當時因為找不到事情因緣所在,於是我每天怨天怨人、怒氣沖天,但仍為有個好名而盲目努力。

最後人際關係完全崩潰:婆婆當街辱罵,公公砸破門窗,母親置之不理,父親讓我自己解決,丈夫對我埋怨有加。當時似乎沒一個人安慰我一句。我又氣憤又委屈,一年多時間裏吃不下飯,連喝水都是打著精神強迫自己每天喝三碗,以維持生命。體重銳減,渾身無力。當時的那種痛苦,今天似乎忘卻很多,但仍能感到那時晦暗的精神世界。因為自己生父早逝,從小覺的自己缺乏家庭溫暖,所以只是為了兒子勉強活下去。中藥、西藥都吃,但對我的病於事無補。吃飯比吃藥都難。從一九九二年直到九八年,精神和身體一直在死亡的邊緣上掙扎。

修煉之初,家庭矛盾得化解

九八年春天,鄰居說起《轉法輪》,我決定一睹《轉法輪》的風采。當晚去了本村的煉功點。輔導員因為我的名聲,對我成見很深,讓我回家看這本書,如能做到再回來修煉。我不以為意,拿起書就回家了。當晚看了一夜,大喜過望,覺的《轉法輪》是一部天書,一部讓人修煉的天書。按照書中講的去修煉,定能修成。於是我決定修煉。

開始的狀態很好,我開了天目,看到了法輪,看到《轉法輪》像盛開的金菊發出黃燦燦的光。以前因為身上的病常常失眠,喝酒為了催眠,沒想到卻成了癮。為了能修成,我戒了酒。和公婆也和好如初。一切似乎又回到未出嫁時的原點。

學會向內找

可是境界並沒有提高,只是師父給的功起的作用,所以與同修和其他不修煉的人之間的矛盾仍然不斷。滿以為去掉些就能修成,誰知仍然是老樣子,我一度迷惑。

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發生後,我被綁架兩次。這讓我真正重視起心性修煉。我必須腳踏實地的一步一步往前走,不能只做表面功夫。

二零零三年在背法的過程中學會了向內找,首先找到了妒嫉心。它微妙存在於生命的每一個細胞中,無論是對人還是對事,只要有比較,便是妒嫉。這種認為待自己不公啊,出身不好啊,同修修的好、修的不好,錢多呀,錢少呀等等,似乎充斥於每個大陸人身、心靈上,讓所有人把它的存在當成正常,很難發現。隨後又找到色心,去掉這兩樣之後,在和同修的一次矛盾之後明白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一舉四得」的一層法理。那個時候我覺的自己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沐浴在佛光中,法為我盪滌思想裏的塵埃。

放下求名心,去執得真福

可是求名的心沒找到,修煉上仍然磕磕絆絆。零九年串親戚時,姐姐的一句話「幹活不由東,累死也無功」讓我想了很久。這些年自己吃苦受累為別人,是站在自己角度、自己思想境界中,仍然沒有做到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完全站在別人的角度看問題啊。那顆未發現的求名的心,才是這許多矛盾的根源。

知道了這些,我明白了母親的苦衷,那種命不由己的悲哀;也明白了同修的苦衷,那種抱著強大執著而又無法釋懷的悲哀。甚麼是幸福,放下執著的人,才是真正幸福的人。人、神真是在一念之間。為了人的甚麼苦苦的、痛痛的煩惱,才是真的傻呀。寫到這裏,我覺的這許多年牽絆我的許多東西放下了一大半,我不由的要說:修煉真好,做大法弟子真好,法輪大法真好!

在這裏我真心祝師父生日快樂,謝謝師父給了我修煉的機緣,也謝謝我周圍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